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二卷:成长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针对(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二卷:成长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针对(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原创许立峰回到市里之后,先向朱代东汇报了自己在阳凌县的视察情况,对许立峰在阳凌县的表现,朱代东基本上满意。搜这⒌当然,对朱代东而言,许立峰的表现,只能说刚及格而已。

    但朱代东也知道,许立峰对基层的工作方式还不是很熟悉,特别是那些基层干部,他们的油滑和一些农民式的政治智慧,是许立峰可能从来都没有遇到过,甚至都没有听到过的。

    “这次阳凌县看守所因为失职,而导致在押人员脱逃一案,一定要在短的时间内侦查结案。在整个案件的处理过程以及审判过程中,都要让媒体全程参与。我们要通过这起典型的失职案件,对全市的政法干警起到警示教育作用,使其引以为戒,杜绝此类案件的再次发生。”朱代东说道,看着许立峰的时候,他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如果以朱代东的作风,这次的调查,他觉得应该放在阳凌县,就算市公安局参与进来,也应该放在阳凌县进行,没有什么地方比阳凌县加适合侦办这件案的了。但是许立峰显然没有意识到,把案放在阳凌县的好处。

    许立峰可能会觉得,如果让案在阳凌县调查,可能会受到来自县里某些领导的阻力。特别是来自县委书记卢帆的干扰,可能会影响到整个调查的结果。但许立峰却没有想到,在阳凌县调查这起案,会对他的威信、声望有着什么样的提升。当然,如果不动用市局的力量,就加完美了。

    立峰很认真的记下了朱代东所说的每一个字,他回到市里之后,发现。自己在阳凌县的时候。还没有真正领悟到朱代东发给自己那条短信的内容。

    当时朱代东只发给许立峰一个名字,就是孙奎汝。可是许立峰只是简单的跟孙奎汝接触了一下,他们的谈话。当时两人都没有交心。而直到许立峰在回木川的路上,孙奎汝向他提到了董高义。如果在阳凌县的时候,孙奎汝就能告诉他董高义的名字。或许许立峰在处理这件案的时候,会是另外一种态度。

    但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现在的许立峰,对于朱代东所说的每一个字,他都很珍惜。虽然自己之前犯过错误,可是经验不就是这么一点一点的积累起来的么。他相信,自己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只要能做到这一点,就一定能尽量追赶着朱代东的步伐。

    许立峰离开市政府之后。又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市委大院,向贺俊贤汇报。这次发生在阳凌县的事情,对木川政法系统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作为市政法部门。贺俊贤也很关注这件案的进展。但是贺俊贤把自己的位置摆得很正,自己能从市政府调到市委大院来工作。朱代东是出了大力的。他看待这件案,加愿意从政治方面来考虑,一切以朱代东的意见为终行动纲领。

    况且,贺俊贤也知道朱代东的作风,是绝对不会容忍这种事情发生的,就算他不插手,这件事的结果,也会跟自己的预期一样。同时,他在市委大院,还能给许立峰一些意见,比如说阳凌县的卢帆,现在就在市委大院,并且见的还是袁德明,这个消息,可能是许立峰还不知道的。

    “许市长,这件案一定要严肃查处,我们要透过现象看本质,为什么阳凌县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根源是什么?我们要找出来,并且在以后的工作中引以为戒。”贺俊贤缓缓的说道,现在他跟许立峰之间的关系,就像原来他跟付仁慧一样,虽然是同级别的干部,可是在工作上,却是实实在在的上下级关系。

    原本阳凌县的这次的失职事件,如果没有跟县里的领导发生关系的话,阳凌县自行处理就可以了。但既然被许立峰发现,而且阳凌县的亡羊补牢又做得那么的明显,许立峰自然不会放过。贺俊贤也知道,许立峰上任伊始,需要树立威信,而阳凌县很不幸,成为了他的目标。

    “公安局已经在全力调查,我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全查清楚的。”许立峰坚定的说。

    “很好,但也要注意一些其他的因素,查案怕的就是受到干扰。”贺俊贤提醒道。

    “是的,据我们调查,这件案,很有可能有跟阳凌县的主要领导有牵连。”许立峰说道,他明白贺俊贤的意思,在阳凌县的时候,不就是因为卢帆,而导致案情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了,要不是市公安局的干预,恐怕已经按照卢帆的预想,都已经结案了。

    “有证据吗?”贺俊贤说,许立峰这种先入为主的观念要不太好,在案件没有结案之前,这样的话可不能随便说出口,哪怕卢帆真的插手,也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此时的卢帆确实也在市委大院,他正在袁德明的办公室里大倒苦水,虽然说的是阳凌县的事,可是实际上却是对许立峰非常不满。

    “袁书记,您可是阳凌县的老书记,难道还不知道我们阳凌的干部作风么?看守所的几位同志因为失职,导致在押人员脱逃,这件事影响虽然恶劣。但是经过我们对罪犯家属做思想工作,已经有一名罪犯主动投案,而涉案的几位政法干警,也向检察院投案自首了嘛。就在昨天晚上,后一名逃脱的罪犯也已经被抓到,整个案可以说已经结案。可许市长却让市公安局突然插手,还要重调查,难道我们阳凌县的工作,完全没有可信之处吗?其实他打的那点主意谁不知道,就是想杀鸡给猴看,把我们阳凌县当成了那只鸡,全市的政法干部当成了猴嘛。”卢帆愤愤不平的说。

    “如果你们办的案严丝合缝,别人就算吹毛求疵也没办法嘛。身正不怕影斜,既然你觉得这件事,立峰同志是多此一举,那就要让他心服口服嘛。”袁德明摆摆手,说。

    “可是这会影响到县里政法工作,同时也会影响到全县干部的信心,把所有的人都带到市里,知道的倒没什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阳凌县发生了什么惊天大案呢。”卢帆说道,许立峰现在已经是当面跟他叫板了,如果钱飞虎还在省里,那他还会让许立峰三分,但现在,他绝对不会退让,就算许立峰能查出什么,也要让他在阳凌县碰个头破血流。

    “这个思想工作就要你这个当县委书记的去做嘛,只要不影响全县的稳定以及经济发展,就可以让立峰同志去调查。”袁德明说道,许立峰的背后站着朱代东,而且许立峰又刚刚上任,作为市里的领导,总不能打击同志的工作积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性吧。

    “照这样下去,县里的工作非受影响不可。”卢帆说道。

    “那就到受了影响再说吧,我相信,立峰同志的出发点是好的。你也不要总怀疑别人就是针对阳凌县,或者针对你。”袁德明淡淡的说,卢帆对许立峰的做法,反应很激烈,这让他没有轻易站在卢帆这边,许立峰的身后站着朱代东,任何关于许立峰的事情,他都会很谨慎。

    “袁书记,这还不是针对我啊,他这是在打我的脸!袁书记,这件案的涉案人之一是我表弟,许立峰在抓他的时候,连个招呼也没打。而他现在把案收上来,肯定是为了杀一儆百,原本只是一桩普通的失职案,非得让他搞成渎职罪不可。”卢帆说道,如果说胡秋鹤被判刑,他这个县委书记脸上有光吗?许立峰倒是通过这件事树立了威信,可是他在阳凌县的威信就会扫地,这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的。

    “你这个卢帆,说来说去,还是为了你的表弟嘛。怪不得立峰同志要重调查,你是不是有把柄在别人手里?”袁德明淡淡的说。

    “我怎么会有什么把柄呢,只是我为这几个人不值,他们能主动投案自首,且为破获其中一名罪犯脱逃一案,提供了可靠线索促使成功抓获,属立功表现。而他们的认罪态度尚好,因此,这几个人虽然犯有失职致使在押人员脱逃罪,但至少是可以免于刑事处罚的。可现在呢,不但工作要丢,而且还可能被判刑,如果是这样的话,阳凌县的政法干警不会心服,我们阳凌县的干部也不会服气。”卢帆说道。

    “事情不是还没有到那一步嘛。”卢帆微笑着说,看到卢帆不死心,他只好说道:“如果事情确如你所说,我会跟朱市长和立峰同志打招呼的。”

    “谢谢袁书记。”卢帆高兴的说,但他又很疑惑,这件事就是许立峰搞出来的,跟朱市长有什么关系呢?

    对许立峰的情况,卢帆并不是很了解,特别是当他得知,自己根本就不可能跟许立峰竞争这个副市长之后,就是不想去了解。但这并不表示卢帆没有了解的渠道,离开袁德明的办公室之后,他问了几个人,知道许立峰跟朱代东的私交非常不错,这让他心里顿时有些慌乱。

    :今天一张月票(求魔也没得,大可非常郁闷,别人都在增加,而大可却在原地踏步,一不留神就会被踩下去啊,赏几张月票(求魔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