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二卷:成长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视察工作(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二卷:成长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视察工作(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原创温福亮在阳凌县的工作忙碌而充实,但是不管他每天的工作有多忙,每天都要给朱代东打个电话汇报一下自己的工作,如果去市里,那是必须要去向朱代东汇报工作的原创首发]

    温福亮之所以这样做,也不仅仅是为了尊重朱代东,主要也是向朱代东学习。朱代东是从基层成长起来的干部,他在县里工作的时间也很长,对于这县里的工作情况非常熟悉,多向他请示报告,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朱市长,我对全县的干部都谈了话,可是对谁的县长人选,心里还真的没有底。”温福亮笑着说,他所谓的干部,指的是有资格担任县长的副处级以上干部。

    “是阳凌县没有一个有能力当县长的,还是你看不出他们的能力?”朱代东问。

    “自然是我的眼光有问题,朱市长,你的眼光可是杜书记跟车省长都称赞过的,能不能到我们阳凌县来指导工作?”温福亮说道,一个好的搭档,能让他的工作轻松很多,这一点他现在已经有所体会。书记、县长一身兼,虽说很威风,可是真正让县里所有的工作都压在他身上的时候,他每天可以说是吃饭的时候都没有。

    现在他才刚刚开始熟悉县里的情况,想一心扑到基层去视察工作都不可能,每天最多也就是有半天的时间,到了下午,他是无论如何也要出现在县城的,要不然整个县委、县政府的工作,都要因为他而停滞。

    “我又不是组织部长,你们阳凌县选县长。要我来干什么?但是对于阳凌县的工作,我确实很着急。”朱代东说道,阳凌县不可能长时间缺个县长,原本温福亮对阳凌县的情况不是很熟悉,如果阳凌县的县长还时间空着。对温福亮的压力也很大。

    朱代东到阳凌县之后,在阳凌县委开了一个座谈会,跟阳凌县的干部进行了深入的座谈。同时,朱代东又跟每一个干部,分别谈了话。对于阳凌县的发展。阳凌县的干部都提出过自己的设想,但是在朱代东看来,有些人的想法,还是显得有些不切实际。但是,阳凌县的副县长沈木风提出的绿色蔬菜和有机蔬菜项目,引起了朱代东的兴趣。

    所谓的绿色蔬菜,是对蔬菜中的农药的残留量、重金属和亚硝酸盐等含量超过国家规定的蔬菜。而有机蔬菜。是根据欧洲标准生产,必须经过国际有机食品认证机构的认证,完全不使用农药、化肥、生长调节剂等化学物质,不使用转基因工程技术的蔬菜。

    “朱市长,经过检测。我们阳凌县的空气、土壤、水质经过检验,符合种植绿色蔬菜和有机蔬菜。”沈木风说道,虽然种植蔬菜并不算什么大的产业,可是如果做好了,那也是有利可图的。

    “哦,木风同志。你原来在农业局工作过吧?”朱代东问,因为食品安全,市里对全市的蔬菜要求很高。因此,市里的蔬菜价格,几乎快是楚都、坛水这些地方的两倍了。可是对于这样的价格,木川的市民还是能够接受的,一分钱一分货,对于自己餐桌上的东西。他们宁可多出点钱,也不希望吃到影响自己身体的蔬菜。

    “是的。”沈木风谦恭的说。他这个计划也向温福亮汇报过,可是当时温福亮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他就没有多说了。可是没想到这次朱代东主要要听他的意见,而且听得非常的仔细,中间还插了很多的问题。

    “木风同志,你这个设想很好,阳凌县是农业大县,如果要搞蔬菜种植,特别是这种绿色蔬菜和有机蔬菜的种植,还是大有所为的。到时,不但在全市推广你们的蔬菜,同时还能让我们市的蔬菜形成品牌效应。”朱代东微笑着说,现在全国有很多的蔬菜种植基地,专门是为了香港而生产蔬菜,如今木川市场上的蔬菜,检测的条件跟供港蔬菜相比也不遑多让。

    “朱市长,你的意思是说,可以推行绿色蔬菜的种植?”沈木风惊喜的说,孙奎汝在的时候,他曾经向他汇报过这个想法,可是孙奎汝研究了很久,却总是没有在全县推广。如果没有县里的支持,小面积的种植,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当然可以,但是你们做的水质、空气、土壤检测要经过权威检验才行,不要到时候自摆乌龙。另外,如果阳凌县真的想要长久的种植绿色蔬菜、有机蔬菜,那对全市的环境保护,就一定要加大力气,木风同志,这个事可千万马虎不得。一粒老鼠屎能坏一锅汤,千万不要因为一时的眼前利益,而让阳凌县的环境污染。”朱代东郑重的说道。

    “是的,我会注意的。”沈木风有些奇怪的说道,朱代东的意思,好像是要让自己负责这件事似的,可是温福亮对自己的这个项目并不感兴趣,就算朱代东再支持,恐怕也是没有办法的。

    朱代东在阳凌县只待了一天的时候,在他回去之前,最后又找温福亮谈了次话。在来的时候,朱代东认为,阳凌县想要发展,必须走农业经济这条路子,现在跟沈木风谈了话之后,他觉得,阳凌县的路子应该已经找到了。

    “福亮同志,你跟沈木风谈过话没有?”朱代东随口问道,沈木风在林业局、农业局都当过局长,后来还在阳凌县的经济开发区当过工委书记,可是阳凌县的经济开发区搞得并不是很成功,入驻的企业不多。但是,沈木风这个人的能力还是不错的,而且最重要的是,沈木风是属于阳凌县本地的干部,他虽然不是阳凌县人,可是他老婆是阳凌县的,而且沈木风从刚开始工作,就一直在阳凌县,如果让他当县长,也能赢得本地干部的支持,最重要的是,能让这些人的心态稳定下来。

    “谈过,我刚来的时候,孙奎汝还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力向我推荐过他呢。”温福亮解释道,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孙奎汝推荐的干部,他又怎么敢重用呢。他虽然也找沈木风谈过话,可是那样的谈话,只是流于形式,甚至沈木风连他的那个种植项目,他都没有听完,就结束了谈话。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想要再转变,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办到的。

    “就是因为这样,你就对沈木风有偏见?”朱代东哑然失笑,温福亮也真的是,如果沈木风是卢帆新推荐的,那他的做法倒也无可厚非,可是孙奎汝跟温福亮,自始至终也都没有利益的冲突关系,他又怎么会给温福亮做一个陷阱呢。

    “我倒不是对他有偏见,可是孙奎汝推荐的干部,我想要慎重考虑而已。”温福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你了解过原来沈木风跟孙奎汝的关系没有?”朱代东又好笑又好气的说,虽然他在来之前也不知道两者的关系,可是他在今天的谈话中,问起了这个问题,阳凌县干部的回答,很有技巧,属于外交式回答,可是从他们私下的谈话中,他却知道了孙奎汝原来跟沈木风的关系其实并不是太好,孙奎汝正是因为担心温福亮会重用沈木风,才特意在温福亮面前大力推荐沈木风的。

    果然,温福亮根据原来的经验,把沈木风列入了黑名单。经过一天的了解,朱代东认为,阳凌县的县长非沈木风莫属。而且沈木风是一个真正的实干家,性格温和,跟温福亮搭班子,绝对是个非常好的人选。

    “听说他跟孙奎汝的关系并不是特别好。”温福亮说道,他对县里干部的了解,主要还是从县公安局的那帮人嘴里听来的。只不过县公安局毕竟远离县里的政治中心,像这些领导之间的私交,也只是人云亦云。

    “这不就对了嘛,孙奎汝跟沈木风的关系并不是特别好,孙奎汝在自己当县长的时候,也没有重视沈木风的提议,为什么你一来,他就郑重向他推荐了沈木风呢?”朱代东说道,这就是农民式的政治智慧,孙奎汝明知道温福亮问自己是为了敷衍,可他还是郑重其事的把沈木风介绍了出来,这就说明,他对温福亮的心态了解得很清楚。

    “呀,差点中孙奎汝的招了。”温福亮一拍大腿,一脸懊悔道。朱代东一点拨,他马上就想明白了,孙奎汝明则推荐沈木风,实际上就是要打击沈木风啊。如果朱代东不来阳凌县,恐怕他对沈木风的印象,一时之间很难改变过来,至少在阳凌县的新任县长没有确定下来之前,他是不可能改变这个想法的,那样的话,就正好落入孙奎汝的彀中。

    “沈木风向我提了一个绿色蔬菜和有机蔬菜的种植项目,我觉得,如果阳凌县的水质、土壤、空气,真的能通过检验的话,那阳凌县就真的找到了一个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朱代东微笑着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