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二卷:成长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狮子大开口(求三张月票)

误入官场 第二卷:成长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狮子大开口(求三张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原创朱代东离开阳凌县之后,温福亮马上就找沈木风谈了话,朱代东的指点,让他拨云见日,开始重新审视沈木风的这个项目既然这个项目,连朱代东都很有兴趣,肯定是不错的。而沈木风再次向温福亮汇报之后,他越听越觉得,这就是阳凌县的机会。

    “温书记,情况就是这样,按照现在市里对蔬菜的要求和价格,如果我县能种植十万亩蔬菜,将可为农民创收六个亿以上,这还仅仅是保守估计。而随着蔬菜的运输、检验、清洗、包装、销售的一系列环节,我县完全可以走出一条特色蔬菜的道路。”沈木风见温福亮直愣愣的望着那份材料,以为他走了神,轻声说道。

    “好,沈县长,我觉得你这个项目很好,一年这计在于春,现在马上就立春了,县里马上就要研究这个项目。但是你也要知道,市里对于食品方面的检验,可以说是非常的严格,如果我县在土壤、水质、空气方面不能达到种植的要求,那就算种出来了菜,也是进不了市里的市场的。”温福亮说道,全市的食品安全工作,温福亮知道市里对食品的检测会有多么的严格,如果阳凌县不能在质量上达标,那一切就都是空想。

    “请温书记放心,我对全县所的适合种植蔬菜的地方都进行过这方面的检测,在我县,绝大部分的地方都是适合种植这些绿色蔬菜的,有些地方还特别适合种植有机蔬菜。”沈木风见温福亮对自己项目一下子就改变了态度,知道肯定是朱市长的原因。早就听说温福亮是朱市长的人,现在看来果真不假。

    “但我们不能把你的检验当成权威,沈县长,我想县里由你出面,从省里请出专业的检验人员,对我县在种植方面的条件进行严格的审查,一旦我县的环境达标,明年马上就要开始种植蔬菜。”温福亮说道。朱代东走的时候虽然没有明说,可是既然他重视沈木风的项目,自然也就说明了他的想法。

    “好的,明天我就去请省里的专家。”沈木风说道,温福亮对这个项目的支持,让他非常感动,这就好比一个设计师,当他对自己的设计非常满意的时候。可拿到生产方时。却方却嗤之以鼻,甚至连正眼都不瞧一眼,他自然非常沮丧。可是现在。突然有人告诉他,很重视他的设计,想要大量生产。他当然高兴了。

    “沈县长,你对目前的工作有什么看法没有?”温福亮说道,虽然他对这方面并不是很擅长,可是对于做官,他还是能做到无师自通的。

    “温书记,只要能让阳凌的百姓接受这个项目,哪怕是再辛苦,我也不会有任何怨言。”沈木风说道,县里很多干部都知道温福亮。可是却没有几个人跟他真正交流过。温福亮原来当市公安局长的时候,听说作风强硬,在公安系统内说一不二。现在他到了阳凌县之后,很多人自然也会联系到他在公安局的作风。

    可是很多人对温福亮在岳松区的表现却视若无睹,因为他们相信,一个人的性格是很难改变的,就像对狗来说。如果你让他改变吃屎的习惯,它们也是一下子不会适应的,甚至这以多年以来,根本就没有改变过。

    “辛苦自然是要辛苦的,以后县政府那边的工作。就要拜托你了。”温福亮微笑着说,市里让他代理县长。就是想让他对这个新的县长有一定的发言权,这也是为了以后阳凌县的工作局面更加稳定。

    “好的。”沈木风一心只想着这个项目马上就要在全县推广,心里美滋滋的,哪里听到了温福亮的意思呢。

    经过省里权威部门的检验之后,温福亮跟沈木风带着一份关于阳凌县大面积推广绿色蔬菜和有机蔬菜种植的报告,到市政府向朱代东再一次汇报。对于这份报告,朱代东在阳凌县的时候就已经听沈木风介绍过。

    这次温福亮之所以会和沈木风一起来市政府汇报,主要就是想向市里表明一个态度,他是支持沈木风担任县长的。但是朱代东在这件事上,并没有当着温福亮表态。温福亮是他推荐到阳凌县的,现在阳凌县的县长,他又开口,恐怕有些不合时宜。

    但是温福亮在向周保宁汇报工作的时候,已经明确提出,推荐沈木风担任阳凌县的县长。同时也把阳凌县的种植计划,向周保宁作了汇报。当得知这个项目,得到了朱代东的首肯之后,周保宁就没有再说什么,他相信,以朱代东的目光,自然不会让阳凌县的经济拉后腿的。

    这次温福亮到市里,还有另外一件事,要想富,很修路,阳凌县之所以这么多年以来,经济增长速度一直上不来,主要就是因为阳凌县的交通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其不便利。整个阳凌县就像一个盆地,四周都是山。而通往外面的道路,只有一条,而且还是一条年久失修的省道。幸好,阳凌县是通火车的,要不然阳凌县的交通情况,还不如解放前了。

    “周书记,阳凌县的情况,您应该也很清楚,我到阳凌县之后才知道,今年阳凌县的干部工资,都要贷款才能发出来,至于年终奖,恐怕只能是象征性的发一点。如果阳凌县要改变现在的状况,必然要有所改变才行。我想,阳凌县最需要的是一条通往外地的公路,现在木川到市里的公路,年久失修,根本就不能走大一点的车子。”温福亮说道,他这次来市里,就是要伸手的,马上就要过年了,可是阳凌县的工资都发不出去,这让得知实情的人大吃一惊,原来担任一把手的喜悦,一下子就消失无形。

    “温福亮同志,书记管人,市长管钱,你缺钱应该找代东同志啊。”周保宁笑吟吟的说,温福亮现在变化真的很大,现在坐在他面前的温福亮,跟原来相比,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沉稳、内敛、自信,身上的急躁,已经完全看不到了。

    “周书记你不发话,朱市长哪会给钱啊。”温福亮苦着脸说,朱代东很看重他确实不假,但是这也要看情况,至少表面上的功夫要做足吧,就算他真的拿了钱,也不能让别人说闲话。

    “阳凌县的情况很特殊,我可以跟代东同志打个招呼,但是今年可以帮你们渡过难关,到了明年,就要看你们自己的了。”周保宁笑着说。

    “请周书记放心,只要过了今年,明年阳凌县一定会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温福亮坚定的说,他在岳松区的时候,基本上已经不用再为财政支出的事操心了,今年岳松区的财政节余就有好几千万,这还是投资了好几个项目的原因,到了明年、后年,就是收获的季节,到时岳松区再想干点什么事,也不用老是盯着市里了。

    “那就好。”周保宁说道,虽然阳凌县的县委书记是周保宁,但因为朱代东的关系,他相信阳凌县的经济发展,朱代东自然也会出一份力,朱代东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让木川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阳凌县比木川要小得多,如果要改变也自然容易得多。

    朱代东听了温福亮的汇报之后,却是哭笑不得,“温福亮啊温福亮,我是让你去阳凌县去当县委书记的,不是让你当丐帮帮主的,你才上任几天?资金的问题,到处都很难,你怎么不打岳松区的主意呢?”朱代东笑骂道。

    “我倒是想向戴书记借点钱,可是得愿意借才行啊。朱市长,你可能不知道,阳凌县的情况现在非常艰难,说句不好听的,县里的财政赤字早就超过了偿还能力,如果不是县委、县政府低声下气去求银行,恐怕都贷不到款了。可现在到了年底,银行方面也特别小心,根本不敢大额贷款,没办法,我只好向你伸手,你要是不打发点,我就不回去了。”温福亮笑着说道。

    “好吧,你要多少?”朱代东无奈的说,阳凌县的情况他这次也有所了解,公安局都要靠卖户口才过日子,就不要说其他政府部门了。因为经济不景气,所有的政府部门也都没有什么油水,如果县里的财政困难,全县的干部日子就不好过了。

    “一亿五千万。”温福亮狮子大开口的说道。

    “什么?温福亮,阳凌县一年的财政收入有一亿五千吗?”朱代东气笑了,温福亮还真敢张嘴,一亿五千万,好像自己随手一拨,这钱就到了阳凌县账上似的。

    “朱市长,我刚到阳凌县,现在全县的干部可都是眼巴巴的望着我呢?现在阳凌县日子过得最滋润的可能就是教师了。市里有严令,不敢克扣教师工资,而且市里的财政还对教师有补贴,可怜我们这些当干部的,反而这几个月都只能发百分之五十的工资了。”温福亮苦着脸说。

    PS:还差三张月票追上前面一名,兄弟们加把劲,大可已经把吃奶的劲都出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