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二卷:成长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看望老市长(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二卷:成长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看望老市长(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每到春节前,通往京城的各个交通运输线上,就会增加各种各样的载着各地土特产的车辆。这些车辆一般都会很运到各地的驻京办,而且由驻京办统一规划,根据各地经济发展的需求,各个部委依次排送。

    木川自然也不会例外,但是今年木川的情况有些不同,刚到十二月,跟木川驻京办合作过的部委,就主动给风焕兰打来电话,问今年木川过年准备了什么好东西。言下之意非常清楚,他们很期盼木川今年的过年物资。

    风焕兰为此特意向市里打了个报告,今年驻京办的原浆保健酒如果少于五百箱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应付得来。报告虽然是打给市政府的,可是实际上,只是给朱代东一个人的。因为原浆保健酒只有他,才能炮制,也只有他,才能决定有多少原浆保健酒进京。

    而除了驻京办之外,市里对于原浆保健酒也需求也很大,还有省里。周保宁刚刚担任副省长,而且还兼着木川市委书记,省里的领导不好直接找朱代东要酒,但是跟周保宁提一提,还是没有问题的。而周保宁在省里,暂时还只能算一个新人,他也不好拒绝,只好来打朱代东。

    “代东啊,我是周保宁,上次回市里忘记跟你说了,今年原浆保健酒,也得给省里准备一批才行,你不知道,省里很多老同志都对咱们的原浆保健酒很感兴趣。”周保宁亲自给朱代东打了电话,说实话,他现在跟朱代东要原浆保健酒,还真没有了原来的底气,如果朱代东告诉他,洒全部用完了。他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要多少,我马上给你准备。”朱代东爽快的说道,周保宁用的是商量的语气,他自然也会客气。

    “一百箱应该够了吧,省委、省政府各五十箱。”周保宁想了一下,说道。

    “一百箱够了么?保宁书记,我看多准备五十箱吧,今年你可是代表着木川呢,留五十箱作机动。明天送过来,可以么?”朱代东说道。木川酒厂给他准备了一个很好的泡酒地方,为了应付年底的使用量。他早就做好了准备。

    “太好了,代东,谢谢了哈。”周保宁高兴的说,虽然他还兼着市委书记,可是上次的事情。让他知道,自己现在的主要身份是副省长。至于市委书记,只是一个摆设。

    “保宁书记,这样的事情还需要谢么。”朱代东谦逊的说。

    朱代东知道,送到省里近批酒,有相当一部分是送给省里的老同志,省里有老同志,市里也有老同志、老领导啊。这酒是木川搞出来了。省里能考虑到老同志、老领导的身体健康,木川市当然更得考虑到老同志、老领导的身体健康。

    朱代东马上把钟召云叫壹为,把这个相当跟他说了,让他先去做个统计。市里不但要给人民群众谋福利,对于老党员、老干部。自然更要给他们谋福利。虽然一点原浆保健酒不算什么,可是表达的。也是市里的一片心意。

    “朱市长,不知道有什么标准没有?什么级别以上才送酒呢?”钟召云问,如果全部要送的话,那全市所有的退休干部加起来可上万,就算一人一瓶,也得一万瓶。而且中国人讲究好事成双,哪有只送一瓶酒的,那就得十吨原浆保健酒。

    况且,这样的事情由市委老干部去负责就行了,市政府只需要把酒交给老干部,具体的事情由他们去处理便可以。

    “所有的老党员干部都要送,那也是不现实的。我看就正科以上党员干部或者获得过劳模或者优秀党员的干部吧。你让老干局把数据整理出来,另外全市副厅以上的干部,就由我亲自去送吧。”朱代东想了一下,说道。他到木川来了之后,跟市里的老干部只见过一次面,而且还是在大会上。

    朱代东对于木川现在的干部档案都很熟悉,可是对于退休干部,还真的不是很熟悉。朱代东对于这样的信息,一直注重“看”和“听”,一般情况下,他是不会主动去问的。而不管是市委大院那还市政府大楼这边,对退休干部,特别是退休的高级领导干部,讨论的并不多。

    老干局那边很快就把朱代东需要的资料送了过来,翻开资料,排在第一位是木川的老市长,今年已经七十二岁的齐有和。齐有和是木川八十年代末的市长,那个时候,周保宁还只刚担任市委副书记,而朱代东,还只是古南师大一名在读的大学生而已。

    齐有和住在市政府的老机关宿舍里,朱代东知道齐有和现在每天除了早上到附近的公园去参加一下活动之后,基本就待在家里看看报纸,养点花草。晚上看过新闻联播之后,齐有和就会到老干局的活动中心跟市里的老干部一起玩玩牌,晚上十点的时候,准时回家休息,第二天早上五点半起床,周而复始。

    原本钟召云跟老干局的局长甚至是简务帅都想陪朱代东来看望老市长,但是都被朱代东拒绝了。今天他的任务是看望三位老领导,除了齐有和之外,还有以前在副书记和副市长退下去的两位老领导。

    “请问你们找谁?”伍成科去敲了门之后,出来一位中年妇女。

    “请问这是齐有和同志的家吗?”伍成科走上前,轻声问道。

    “是的,你是?”

    “我是市政府办公室的伍成科,这位是朱市长,是来看望齐有和同志的。”伍成科说道。

    “啊,朱市长,快请进来。”保姆惊喜的说,她给齐有和当保姆多年,老干局的同志倒见得不少,可是市里的领导,就很少来了,不要说是市长,就连一般的副市长,甚至于是老干局的一些领导同志都很少来了。毕竟,齐有和已经退下来好多年了。

    “朱市长,您好,我是齐老的生活秘书戴亚东。”戴亚东可是认识朱代东的,他听到门口有动静,还以为是老干局的人来送过年物质,这个地方,除了一些老同志会来串门之外,恐怕也就只有老干局的人还知道这里住着曾经的木川市长。

    齐有和退下来之后,依然享受着高级干部的待遇,除了配了生活秘书之外,还有专车,但是齐有和提出,他基本上不外出,所以几年前专车就够了。但现在只要他有需要,老干局还是会马上给他派车的,可是车子的档次自然也就降下来了。

    虽然同样都是市长的秘书,可是戴亚东这个前市长秘书跟伍成科现在这个代市长的秘书,两者有着天壤之别。他这个前市长走出去,别人连理都不会理他,可是伍成科想要办个什么事,哪怀他不开口,自然会有主动找上门来。不要说他这个前市长的秘书,哪怕就是齐有和这个前市长,想要办个什么事,也是难于登天。

    “你好,戴亚东同志,齐市长在家吗?”朱代东问,其实他在外面的时候,就已经听到了里面有一位老者的呼吸声,对于声音的细微区别,朱代东现在可以说是无师自通的专家。

    “在的,他在楼上的书房,我去请他下来。”戴亚东忙不迭的说道,他事前没有接到通知,而且朱代东身边也没有老干局的工作人员陪同,显然,这是朱代东心血来潮的一次拜访。

    “不用了,我上去就是。”朱代东抬了抬手,说。

    “好。”戴亚东心里一喜,朱代东很尊重齐有和,或许这次对齐有和和自己来说,都是一次很好的机会。

    齐有和虽然年过七十,可是耳聪目明,下面的动静他早就听到了,正要走出书房,就看到戴亚东带着两个年轻人走了上来。

    “齐老,朱市长来看您来了。”戴亚东看到齐有和走出来,连忙说道。

    “齐市长,你好啊,我是朱代东。”朱代东连忙走上去,恭敬的朝着齐有和鞠了一躬,微笑着说。

    “你好,朱市长。我现在可不是什么市长罗。”齐有和笑吟吟的说,他当然认得朱代东,虽然他现在很少出门,可是每天市、省和中央的新闻他每天都要看的。朱代东虽然很少上电视,可是每天都得在电视上露脸,特别是近段时间以来,他的新闻更是占据着市里新闻的主要内容。

    “不管什么时候,你永远都是木川的市长,这一点谁也改变不了。”朱代东谦逊的说。齐有和精神矍铄,说话声音宏亮,“小戴,去倒两杯茶来吧。”齐有和说道。

    朱代东跟着齐有和进了书房,戴亚东送进来茶之后,伍成科就随他一起下了楼。虽然朱代东只是来看望一下齐有和,可是这是新老两个市长的对话,他们作为秘书,还是把空间让给他们为好。

    ps:快到月底了,我相信很多朋友应该又有了月票,看完书后,可以到书页试着投一下月票,兴许,月票又出来了呢,不管什么时候,大可对月票都是很渴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