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二卷:成长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其中的原因(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二卷:成长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其中的原因(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日期:~11月29日~

    对于伍成科的解决,戴亚东却并不放心,相反,他还愈发的的。伍成科没有跟齐有和共过事,不知道这位老市长是多么的讲原则,他在担任市长的时候,可以让自己的子女在企业里工作,以齐康辉跟齐雅怡的能力,其实进入仕途是完全可以的。但他偏偏让他们进了企业,结果倒好,他这个市长刚退休,齐康辉跟齐雅怡马上就被下岗。

    “老干局那帮人我还不知道?表面上答应得好好的,一转眼就把事情给忘了,他们也都是摸准了齐老的脾气,不会跟他们计较这些事情,一帮混蛋!”戴亚东说道,他其实也是受老干局管理的,可是因为齐有和讲原则,从来不会因为私人的事情,向组织上提要求,所以他们根本就不会去理齐有和私人的事情。

    在齐有和身边工作的时间越长,戴亚东就觉得齐有和确实很“傻”,又傻又天真。他从来不向组织上提任何条件,而且还主动提出,要减轻组织的负担。本来齐有和是可以享受专车的,可是他三番五次跟老干局提起,自己基本上不外出,养个司机和车子,那得浪费国家多少钱啊?

    可他不想想,你自己不用,难道就真给国家省钱了?再说了,你不用,可以让其他人用嘛。比如说自己这个生活秘书,如果坐着他的专车出去办事,那也是很有面子的事吧。可他偏偏却要还给组织上,宁可让自己外出的时候坐公交车,还说现在全市都是免费坐公交车,不坐白不坐。既然如此,那坐专车也是不坐白不坐啊。

    其实在齐有和身边工作的时间越长,戴亚东就受他的影响越大。对戴亚东来说。齐有和的很多举动,他都是无法理解的。特别是跟现在的干部一比较,他更是无法享受。天下乌鸦一般黑。何必要做那一点白呢。

    “现在快过年了,老干局的工作很忙,我想过了年之后。应该会有人解决的。”伍成科说道,到了年底,老干局不但要负责慰问老干部,而且还要组织各种迎春活动。而且今年老干局还要负责发放原浆保健酒,事情比原来就更多了。

    “你能不能给冯曦槿直接打个电话?实话告诉你吧,这几天我每天都到老干局、人事局打听了情况,可是根本就没有任何消息嘛。”戴亚东说道,他必须抓住这次的机会,或许现在朱代东还记得齐有和。可是时间一长,如果朱代东翻过了这一页,恐怕再想解决这些事情。就难于登天了。

    “好吧。”伍成科说道。

    伍成科给冯曦槿打了电话。虽然在电话里冯曦槿很客气,也认真的记下了齐昌平和何梦冰的名字。可是对于如何办这件事,他心里还没有底。伍成科跟他说,这是朱市长的意思,可是自己只是听到了伍成科的一面之辞,谁知道是不是伍成科的假传圣旨呢?而且齐有和的为人他很清楚,绝对不会为了家人的事麻烦组织上,不要说现在齐有和已经不是市长了,就算他当初担任木川市长,也不会做这等事的。

    可是这件事关系到朱代东,冯曦槿不敢怠慢,他先把戴亚东叫回来,亲自问了话。得知朱代东前几天确实去看望了齐有和,他心里有了数。可是这件事也很难办啊,虽然事情是朱代东要求办的,可是市里还有领导也特别作过指示,对齐有和的家属,要“严格要求”。

    “袁书记,我是冯曦槿,前几天听说朱市长去看望了齐有和同志。”冯曦槿无法下决心,虽然只是两个人的工作调动问题,但是背后却关系到朱代东跟袁德明,他夹在中间,任何一个处理不好,都会把他给挤扁。

    “这件事我知道了,他就是喜欢做这种事情。”袁德明淡淡的说,这段时间他对朱代东也很是不满,原本周保宁担任副省长之后,市委大院这边就由他主持日常工作,可是朱代东却市委大院这边的事情,也屡有插手,特别是关系到人事的问题,现在的朱代东完全不像原来那么谦让,再加上简务帅被朱代东吓破了胆,使得他的工作很是被动。

    “朱市长提出来,要解决齐有和同志的后顾之忧,想给齐昌平和何梦冰安排一个合适的单位。”冯曦槿轻轻的说道,虽说他是老干局的局长,而且还兼任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但是在袁德明和朱代东面前,他完全算不得什么,不管是得罪哪一个,都让他不好受。

    “那你就安排嘛。”袁德明淡淡的说,这样的事情也用得着来问自己?冯曦槿又不是不知道自己跟齐有和的关系,原来齐有和担任市长的时候,他还只是下面的区委书记,因为一些事情,跟齐有和闹过矛盾,原本他早就可以进市委班子,结果被齐有和否决♀件事让他一直怀恨在心,齐有和退休之后,他虽然对付不了齐有和,可是让他的子女遭点难,还是没有问题的。

    “我想让齐昌平到人事局,何梦冰调城东区组织部,你看合适吗?”冯曦槿轻声问。

    “这件事跟我又没有关系,如果你要请示,应该向齐有和请示嘛。”袁德明不置可否的说道,然后也不管冯曦槿说什么,径直挂断了电话。

    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忙音,冯曦槿仔细揣摩着刚才袁德明的话,他突然眼睛一亮,如果自己不想处理这件事的话,最好的办法,自然是让齐有和主动提出来。他是老市长、老领导,而且原则性强,如果他主动提出来,无需组织上对齐昌平和何梦冰特别照顾,自己不就既完成了朱代东的指示,也合袁德明的意么?

    果然,冯曦槿甚至都没有亲自去拜访齐有和,只是给他打了个电话,跟他说起有领导打招呼,想调动齐昌平跟何梦冰的工作,他想调齐昌平到人事局。何梦冰调城东区组织部。想征求一下齐有和的意见。齐有和一听这话,马上就义正词严的回绝了冯曦槿的好意,他告诉冯曦槿¢织上调动工作,是需要慎重考虑的,不能因为有领导打了招呼。就走后门吧?

    冯曦槿对齐有和的话深以为然,齐有和的态度,让他无论是对朱代东还是对袁德明,都有了交待。不是自己不帮忙调动工作,实在是因为齐有和自己提出来的嘛。但是最后,齐有和也随口问了他一句,是哪位领导打的招呼,冯曦槿倒没有隐瞒,告诉他是朱市长。

    冯曦槿绝对不会料到。齐有和竟然会因为这件事给朱代东打了电话,当伍成科接到戴亚东打来的电话,说是齐有和要跟朱代东通话之后。他马上就把电话转到了朱代东的办公室。

    “代东。我是齐有和啊,谢谢你上次来看我这个老头子。但是对于我孙子和外孙女的工作问题,真的不用你费心。”齐有和说道,虽然他回绝了冯曦槿,可是对于朱代东,他还是很感激的。虽然这件事,朱代东有些违反原则,但是至少他的心里是暖暖的。

    “齐老,我也只是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也跟他们说,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可以,加以照顾。齐老,你可不能因为你的原则立场,而影响到他们的进步哦。”朱代东说道,他知道齐昌平跟何梦冰的名字之后,马上就记起了他们的档案。他们两个虽然只是普通大学毕业,但是工作能力还可以,要知道,作为齐有和的后代,他们身上有着从政的优秀基因。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两个人到现在都还没有担任实职,只是作为普通的科员在使用。

    朱代东一直认为,这可能是因为齐有和的原因,齐有和能让自己的子女去企业当工人,自然也能让自己的孙子跟外孙女在基层多接受锻炼。

    “或许这也是为什么他们都离开我的原因吧。”齐有和突然有些沮丧的说道,别人退休之后,都是儿孙满堂,围在身侧,可是他呢,自从妻子去世之后,就一直孤孤单单的一个人生活着,就算是过年过节,他们这此儿孙辈,也未必会回来看看自己。

    “所以啊,有些事情你应该看开一些,齐老,这件事我帮你做主了。你现在已经不再是木川市长,就算有人说什么,跟你也没有什么关系,不会影响到你的原则立场。我相信,总有一天,你的儿孙们是能够体会你的良苦用心的。”朱代东说道,现在很多干部都在退休之前的二三年开始**,认为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可是齐有和在退休之后这么多年,还能保持一个优秀**员的作风,说实话,朱代东由衷的佩服。

    但现实是残酷的,齐有和对子女的严格要求,并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特别是现在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主的发展浪潮中,齐有和的这些想法,已经有些过时。但是,不管有多过时,总能感动一些人,比如说朱代东。

    “刚才冯曦槿打电话来的时候,也跟我说了很多理由,可是我觉得,不能因为我的原则,而使他们享受特殊待遇。他们要怪,就让他们怪吧。”齐有和淡淡的说道。

    “齐老,这件事您就交给我来处理。”朱代东劝道,他也暗怪冯曦槿,这样的事情你去请示齐有和干什么,直接把事情办了,到时候木已成舟,难道齐有和还真把人再调回去不成?

    朱代东突然想到,冯曦槿作为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兼老干局的局长,他能没考虑到这些问题吗?他之所以特意给齐有和打电话请示,表面上是要跟齐有和商量,其实恐怕是借齐有和的嘴,推掉这件事吧?

    如果真是那样,那冯曦槿的举动,就很值得推敲。伍成科给冯曦槿打电话的时候,朱代东可是听得真真切切,难道冯曦槿是弱智,他能听不出伍成科的意思么?

    既然冯曦槿不想办这件事,那朱代东干脆就换个人,他让伍成科给人事局长沈锵良打电话,让他来自己的办公室一趟△为人事局长,沈锵良跟冯曦槿一样,也都还兼着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而且沈锵良的排名是最靠前的,冯曦槿反而是靠后。

    “锵良同志,你跟咱们市的老市长齐有和同志共过事吗?”朱代东见到沈锵良之后,直截了当的问。

    “齐老当市长那会,我已经在人事局担任人事科长。”沈锵良不知道朱代东找自己来是什么意思,忙不迭的说道。

    “对齐老的为人,你有什么看法?”朱代东又问。

    “齐老是一位忠诚的**员,是一位清正廉洁、刚正不阿的领导干部。”沈锵良连忙说道,他知道朱代东前几天去看过齐有和,恐怕现在是对齐有和的生活待遇有所不满了。

    “是啊,齐老清正廉洁、刚正不阿,是一位值得尊重的老干部、老领导啊。”朱代东缓缓的说道。

    “朱市长,听说你前几天去看望过齐老?说来惭愧,我都好几年没有看过他了。”沈锵良不好意思的说。

    “那就他嘛,作为人事局长,你应该知道齐老为木川的发展作出过什么样的牺牲。他的子女因为父亲是市长,就无法进入机关工作,现在他的孙子、外孙女,倒是能进机关了,可是人们好像却忘了这位老市长。不,应该说有人还特别‘惦记’着这位老市长。”朱代东有些激动的说道,他敢说,齐昌平跟何梦冰的工作问题,肯定是有人刻意打压,才会如此的。要不然就算齐有和原来得罪的人再多,总有人提携和照顾一下这两个人吧。

    “朱市长,这是我工作失误,我向市里检讨。”沈锵良说道,他自然知道是谁“惦记”着齐有和,只是朱代东才来木川不到一年,对于当年发生的事情,恐怕就没那么清楚了。

    “检讨就不必了,我只想看到结果,不想过问过程。”朱代东淡淡的说道。

    等沈锵良走后,朱代东想把伍成科叫过来问个清楚,他知道这里面肯定是有原因,但是以伍成科的阅历,齐有和当市长的时候,他也还没参加工作呢。朱代东只得又给另外一个人拨了个电话……

    ps:今天虽然只有三更,但也是万字,求月票啊求月票。

    (-%%%%%%8%%%%0%7e+%%3a%2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