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基本定了下来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基本定了下来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网.】送走戴贵玉之后,朱代东正想是不是现在就陪着韦鲁郎去香山俱乐部,可是还在回楚都市区的路上,他接到了陈**的电话。

    “朱市长,我是陈**,杜书记想听木川最近的工作汇报,你看什么时候可以安排一下?”陈**说的很客气,处在他这样的位子,越是客气就越是有威严。

    “我正往市区赶,大概半个小时就可以到省委。”朱代东马上说道,虽说陈**用的是商量的口气,可是省委书记召见,谁敢怠慢?

    “那行,四十分钟之后我给你安排,可以吗?”陈**说,他自然知道朱代东刚才在楚都机场送戴贵玉一行人,要不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

    “可以。”朱代东说道,这样的安排已经是非常特殊的待遇了,只是朱代东不清楚,杜邦俊突然要见自己,是因为什么事情。他自然不会相信陈**所说的,杜邦俊只是想听取木川最近的工作汇报。

    刚才在机场的时候,省里的常世坤与宣传部长都到机场送行,杜邦俊也亲自打来了电话。显然,省里对戴贵玉的古南之行也很重视。在电话里,杜邦俊苞戴贵玉交流了对木川学习实践三个代表的看法,戴贵玉充分肯定了木川在这方面的成绩。

    想了一会,朱代东才发现,自己得给韦鲁郎打个招呼才行,刚刚才跟他约好一起吃个饭,现在自己就失约,虽说两人关系很好,可是自己既然答应了他,却无法履行诺言,那就是信誉问题了。

    “代东,我就说嘛,你可能没有时间的时间,果不其然。”韦鲁郎调侃道。他虽然没有朱代东那样的超强听力,可是得知是杜邦俊要见朱代东,他马上也猜到了一些内情。看来跟自己猜测的差不多,朱代东这个刚当选的木川市长。很有可能干不了好长时间。

    “有心过端午,十月不为时,今天吃不成,还有明天,后天嘛。”朱代东微笑着说,答应了别人的事,却突然要反悔。确实让他觉得有些不自在。就算是他跟韦鲁郎的关系很好,失信于人的事情,还是不太好的。虽说这种事,韦鲁郎也能理解,可他还是暗暗提醒自己,以后要尽量避免这样的事情。

    “那行,反正你是欠我一顿饭。”韦鲁郎笑吟吟的说道,朱代东虽说只是木川的市长。可因为周保宁长期在楚都办公,使得朱代东身上的担子更重,想要跟他认真的吃顿饭。还真的得挤时间才行。

    “没有问题。”朱代东说道,官场之中最难还的就是人情债,现在他跟韦鲁郎之间的这顿饭,倒还说不上人情,可是能早点兑现还是要尽量提前。

    朱代东到省委的时候,正好距陈**打电话的时间是半个小时,朱代东的时间观念一向很强,他答应半个小时赶到省委,杜树军哪怕是拼上性命,也会按时赶到的。

    “朱市长。你真准时。”陈**看到朱代东出现在门口,连忙站了起来。他一直在等丰朱代东,朱代东要来的事情,他已经向杜邦俊汇报,如果朱代东不能按照赶来,他他反而会被动。

    “陈厅下了通知。我岂敢不准时?”朱代东笑吟吟的说,他认识陈**是因为许立峰,当时陈**已经是杜邦俊的秘书,虽说杜邦俊那个时候只是省长,可是陈**也不可能有很多时间跟他们聚会,所以他跟陈**的关系,自然也不如许立峰。

    “朱市长说笑了,你可是我的楷模。”陈**微笑着说,他认识朱代东的时候,朱代东还只是雨花县的副县长,当时他已经是杜邦俊的秘书。可是这才几年的时间,朱代东就如坐了火箭般的窜了上来。由副处到正厅,普通人没有几十年的努力,是不可能做到的。而朱代东,仅仅用了七年时间。

    朱代东在陈**的引导下进了杜邦俊的办公室,看到朱代东进来,杜邦俊从办公桌后面站了起来,跟朱代东握了握手,请他在会客区坐了下来。陈**放下朱代东的茶杯之后,就退了出去。

    虽然朱代东清楚杜邦俊并不是主要想听自己的工作汇报,可是既然陈**传达了这个意思,他第一件要做的事,自然是汇报木川的工作。杜邦俊听得很仔细,朱代东虽然没有带材料,可是他对木川的情况很了解,各种数据和数字信手拈来。

    “代东同志,你对木川今后工作有什么想法?”杜邦俊听完之后,问道。

    “继续改善民生,发展经济。”朱代东说道,很多人都觉得,这两者是一对茅盾,改善了民生,自然就无法集中全力发展经济。可是在具体的实践中,朱代东认为,这是一对相辅相成的关系。

    “木川市去年作为一块试验田,取得了很大的成就。特别是你们在迅速发展经济的前提下,又能着力改善人民生活水平,这是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为难得的。”杜邦俊沉吟道,这次朱代东又能抓住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这让他都很意外。朱代东年轻有活力,思维敏锐,思路开阔,勇于改革和创新,当初把朱代东从楚都调到木川的时候,他就坚持让朱代东担任代市长,事实也证明,自己没有看错人。

    “是的,我们想在这方面做一些尝试。”朱代东谦逊的说,在杜邦俊面前,他感觉自己好像被脱光了似的,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代东同志,保宁同志现在长期在省政府办公,对木川的工作没有影响吧?”杜邦俊突然说道,因为车杜炯的坚持,周保宁一直还兼着市委书记的位子。当时车杜炯的意思,是不想因为市委书记的变动,而影响到木川的经济发展。可现在看来,车杜炯恐怕也是想给朱代东一个机会。

    从朱代东调到木川,才一年时间,当时朱代东只是副厅级干部,可现在,他已经是木川市长。从副厅到正厅,朱代东的擢升就有些迅猛,但是这种擢升,包括木川的干部和群众,都没有觉得不正常,这说明朱代东在木川很受拥戴。如果让朱代东接替周保宁的职务?恐怕在木川也不会引起什么轰动。当然,这只是杜邦俊现在的一个想法,他还需要跟其他人交换意见之后,才能最后确定。

    “如果说没有影响是不可能的,但我们尽量克服困难。”朱代东说道,如果说完全没有影响,岂不是周保宁这个市委书记可有可无?

    “这段时间你身上的担子可不轻。”杜邦俊意味深长的说。

    杜邦俊的话让朱代东心里一动,他不知道杜邦俊是想减轻他的负担呢,还是想给他压担子。无论是前者或是后者,看来木川的市委书记很快就会定下来。

    在省委的时候,朱代东的手机响了好几次,但当着杜邦俊的面,他无论如何都是不能接电话的。刚走出省委大楼,他马上拿出手机,有几个电话是市里打来的,他没有理会。因为戴贵玉突然提出要走,打乱了他今天的行程安排。而楚都也有几个电话和短信。韦鲁郎就发了条短信,问他中午能不能挤出时间吃饭。另外周保宁也给他打了电话,剩下就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朱代东手机里的通讯录里基本上是不存电话号码的,对他来说,电话号码毫无用处,只要是他接触过的电话号码,从来就不会忘记。朱代东先给周保宁回了个电话,上午的时候,周保宁也到了机场。

    “保宁书记,有什么指示?”朱代东坐回车里之后,说。

    “代东啊,回木川了?”周保宁微笑着说。

    “没有,在省委,本来想回去,但在路上接到省委的通知,杜书记要听取木川的工作汇报。”朱代东说道。

    “哦,代东,看来你引用总书记三个代表的思想很精准啊。”周保宁笑着说,木川市委书记的位子,他迟早是要交出去的,如果能交给朱代东,对他来说,未必不是件好事。虽说朱代东显得有些年轻,可是他现在木川的威信,比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这也是误打误撞。”朱代东谦逊的说。

    “我听到一个消息,今天晚上,关于木川学习和实践三个代表的新闻会出现在新闻联播里,这对于我省我市又是一件大事。”周保宁说道,木川近几个月在中央台的新闻节目中,出现的频率可是够高的,特别是这一次,意义重大。影响的不仅仅是木川,甚至整个古南,甚至是全国的政治局面都会有此影响。

    “真的?那太好了。”朱代东高兴的说,如果今天晚上的新闻联播,那木川的事情就定性了。从此以后,木川将负责举起三个代表的伟大旗帜,成为学习和实践三个代表的基地和示范区。

    看了看时间,朱代东又给韦鲁郎打了电话,得知对方还没有吃饭,马上就跟他约好在香山俱乐部,欠一顿饭的人情,有的时候也是很难还的。最后,朱代东才打给了那个陌生电话,对方既然知道自己的手机,或许认识自己。(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网()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本章节由网书友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