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还不去办?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还不去办?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虽然焦遂市的干部没有意料到朱代东会提前来,但朱代东的车子刚进焦遂,马上感觉到焦遂方面已经有了准备。比如说他的车牌,当地的交警只要看到古南省的车牌,都会特别关注。幸好朱代东的车子是楚都的牌照,如果他开的是木川车牌的车,恐怕一路上都会有人跟随。

    鉴于这种情况,朱代东到焦遂市之后,只好换了辆车子:昌隆达摩托车。雨花县生产的这种摩托车在整个华中地区的销售都很好,对朱代东来说,如果想要看到基层的情况,摩托车可以说是最好的工具。

    对市里的情况,朱代东几乎不用跟市民直接接触,只需要到商场、农贸市场和居民区转转,基本上就了解得差不多。而且在焦遂市的这几天时间,朱代东已经学会了焦遂的方言。现在他用本地话跟当地人交谈,从口音上,已经分辨不出来了。

    焦遂市虽然有九千多平方公里,但城区的面积不大。焦遂市下辖一区、一县、一市。其中城区面积一千三百多平方公里,人口六十五万多人。而焦县面积最多,达到了五千六百多平方公里,可人口却只有五十六万多人。而水长市面积二千六百多平方公里,人口也达到了近百万。

    虽然现在焦遂市所辖面积达到了九千多平方公里,可实际上,除了城区的一千三百多平方公里是原来所辖之外,焦县与水长市都是上个月二十五日才刚刚纳入焦遂市行政区域内的。

    上个月二十五日,经国务院批准,设立地级焦遂市,辖城区,代管水长市,城区辖原县级焦遂市所辖行政区域,另下辖焦县。实际上焦遂市在一个月之前,只不过是一个县级市而已。可以想像。新的两个县市加入之后,在领导管理上,肯定会存有漏洞。今年焦遂市的情况,也会变得异常复杂。

    在焦遂市待了三天之后。朱代东就骑着摩托车去了焦县。在快要到焦县的时候,他看到一处转弯处有交警在执勤。朱代东走的是国道,交警在路上执勤原本很正常,他在经过的时候,也只是稍微放慢了速度,可就是这样,让他听到了一些原本不应该出现的事情。

    在木川主政的时候。朱代东对市公安局交警大队有明确指示,交警大队的主任功能是:负责对全市的道路交通管理工作进行指导和规划,对道路交通事故责任重新认定,对伤残程度进行重新评定、对车辆损失的程度进行重新鉴定。同时负责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注册登记、核发牌证、转籍、过户、转出、转入等。负责机动车驾驶证的核发、补发,并负责机动车驾驶员科目一、科目二和科目三的考试。负责全市道路的巡逻,纠正交通违章,维护交通秩序,处理突发事件。配合开展警卫工作。

    因此,木川的交警大队,必须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对机动机的违规行为,主要是以教育为主,罚款为辅。除非是超载,那处罚得就比较严重,而且没有任何情面可讲。比较现在的楚川公路,为了自动检测车辆超载情况,更是在道路上安放了木川机车车辆厂研制的超载检测系统。因此,只要不是超载的司机,都愿意从木川经过。

    可现在这里的情况却大大不同,只要是被交警拦下来的车子。鲜有没有被罚款的。朱代东特意把摩托车停了下来,很快他就发现一个情况,如果是本地的车子,司机马上就会给熟人打电话疏通关系,一般很快就会被放行。而外地的车辆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只要是被交警拦下来的车子。肯定逃不过罚款的命运。

    朱代东来到一个等待处理的外地车辆旁边,看到愁眉苦脸的司机,他把车子熄火,拿出一根,敲了敲车门。

    “师傅,能不能借个火?”朱代东问道。

    里的司机随手递了个打火机出来,眼睛又望着前面正在处理的交警。

    “谢谢。”朱代东给自己点上火之后,又给司机递了根烟,“师傅,抽棵烟。”

    “谢谢。”司机有些意外,随即又有些警惕,但看到朱代东一脸的亲切,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接过了那根烟。拿在手里随意瞥了一下之后,他又很惊讶,因为这根烟很不一般,竟然是中华。现在能抽得起中华的人,非富即贵,可是车外这个人无论是从穿着还是交通工具来看,都不像富贵之人。

    “师傅,你的车是怎么回事?”朱代东吐了口烟,随口问道。

    “还能怎么回事,交罚款呗?”司机无奈的说道。

    “罚款?你的车不是没拉货么?”朱代东看到这辆车子的车厢里空空如也,怎么也会被交警拦下来呢?

    “没拉货也得罚,这里的交警大队不叫交警大队,叫罚款大队。”司机戏谑道。

    “罚款大队?嗯,很形像。”朱代东笑了笑,说道。

    正在朱代东跟司机说话的时候,前面的那辆车子处理完了,一位交警走了过来,或许是因为天气开始炎热,他把警服的扣子打开,看到对方坦胸露肉,朱代东的眉头一皱。

    “罚款五十。”交警大大咧咧的走到车门边,高声说道。

    “领导,我的车子连货都没拉,只是回程车,是不是搞错了?”司机陪着笑说道。

    “你是交还是不交?”交警不耐烦的说道。

    “交,交,当然得当了。”司机见哀求无用,马上就把钱拿了出来。

    那交警收到钱之后,顺手把钱收到了口袋,随后扬了扬手,示意对方离开。司机见可以走了,也不顾朱代东还在旁边,对他轻笑了一声之后,发动车子,逃也似的走了。

    “同志,你好像没开收据吧?”朱代东看到交警从自己身边走过,皱了皱眉,问道。

    “你是什么人?”交警不耐烦的问,看到朱代东开的是新摩托车,又加了一句,“你的行驶证、驾驶证呢?”

    “车子刚买,行驶证还没办法。”朱代东没想到交警竟然会反戈一击,连忙说道。

    “那还不赶紧去办?”交警听到朱代东说话带着焦遂口音,不耐烦的说道。然后不再理会朱代东,向着后面一辆车子走去。

    看到交警的背影,朱代东无奈的摇了摇头,就算再交涉下去,也是没有实际意义的。况且他的身份暂时还不能公开,只好也发动车子,向着焦县驶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