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 经验之谈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 经验之谈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肖凌风找上付勤元,目的只有一个,探听消息。虽然他对付勤元的嘴严是心知肚明的,可以前他们是一个战壕内的战友,彼此之间并没有任何隔阂,算是市委里面少有能说知心话之人。

    “勤元,你这个司机是临时的还是长期的?”肖凌风把付勤元拉到一旁,悄声问道。

    “这我怎么知道呢?”付勤元憨厚的笑了笑,说。事实也确实如此,他能不能成为朱代东的司机,能担任司机多长时间,都是由朱代东一言而决。

    “跟我还打马虎眼?”肖凌风佯装不喜。

    “我才给朱书记开了一次车,前后不过十来分钟,哪有机会说起这个事?说不定到了明天,朱书记又安排其他人去开车呢?”付勤元谦逊的笑了笑,说。

    “这怎么可能,朱书记可是三顾茅庐亲自请你出马,怎么可能还会换人呢?”肖凌风有些幽怨的看了付勤元一眼,现在付勤元是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他现在已经是朱书记的司机,可自己还在市委办坐冷板凳啊。

    “领导的心思可不是我能猜测的。”付勤元轻轻摇了摇头,说道。他自然明白肖凌风的想法,可是关于肖凌风的事,朱代东既然没有说,他自然也不会问。作为司机,这是最基本的职业素质,如果他为肖凌风的事去问朱代东,那付勤元也就不再是付勤元了。

    “勤元,如果朱书记问起了我的事,你可得告诉我一声。”肖凌风说道。

    “好吧。”付勤元迟疑了一下,还是应了下来,他在心里衡量,如果朱书记真的问起,自己告诉肖凌风,会不会违反了规定和自己的原则。

    肖凌风知道再要求付勤元多做点什么也是徒劳无功的,现在付勤元是朱代东的司机。想要他为自己在朱代东面前说好话,基本上是不可能有的。付勤元自己妻子的工作,都没向曾松如张过口,又怎么会为自己的事。向朱代东求情呢?

    自从得知付勤元成为朱代东的司机之后,肖凌风就一直心神不宁,快下班的时候,他妻子打来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家吃饭?肖凌风心里正憋闷呢,就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晚上不回来吃饭了。现在有没有在外面应酬。已经成为一名官员是否活得滋润的标准之一。很多机关里的人,为了向别人证明自己混得很好,宁愿点一个盒饭,在办公室偷偷吃了,然后回去的时候,骄傲的告诉别人,又**了一回。

    肖凌风其实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在外面吃饭了,虽然他妻子宁愿他每天都能按时回家。但对肖凌风来说,每天都回去吃饭却是关乎自己的尊严。现在肖凌风不像原来那样,可以随意签单。所以他不想饿肚子的话,也可能自费叫盒饭或者自己到外面去吃。

    吃过饭,肖凌风原本准备回家,可是回家之后能干什么呢?付勤元的事情,妻子肯定已经知道,与其面对她的叽叽喳喳,还不如在办公室看报纸。肖凌风能成为曾松如的秘书,自然有他的优点,能写一手好文章自然不用说,对焦遂的发展。其实也有自己的想法。只不过他一直在机关,只有理论而缺少实践。

    快到十点的时候,肖凌风还不想回去,办公室的沙发很硬,而且今天没人加班,他一个人待在办公定在显得很突兀。走出办公室。肖凌风无意识的游荡,又或者是心有所想,走着走着,竟然到了席文轩负责的市委总值班室。既然到了这里,干脆就在这里挤一晚算了。

    席文轩是市委资格最老的秘书,也是最没出息的秘书。跟他一起当秘书的人,现在有一个当了副市长,两个当了县委书记,六个当了局长。只有他,还是值班室主任,直到去年才加了个括弧:副处级。

    值班室说得好听点是在市委办,其实屁权力没有,想卖苦力,倒是可以,谁沾了一个电话在手上,说不定折腾得一晚都别想睡觉。席文轩经常自嘲自己是市委办的高级门卫和保安。

    但是,席文轩绝对是个人精,不仅写得一手好字、一手好文章,而且对官场上的事情,洞若观火,看得比谁都透。看到肖凌风走进来,正无聊透顶的席文轩马上怪叫一声:“哟,天下第一处的肖大处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值班室今天蓬荜生辉呀。”

    “晚上没地方去,来你这里挤一晚,你值你的班,我先睡了。”肖凌风却不太想理席文轩,虽然席文轩是他的前辈,但市委办不是一个讲资历的地方,如果你的资历太老还没跑出去,反而是一种无能的表现,不仅受不到别人的尊重,而且会让人瞧不起。

    “现在你还能睡得着?”席文轩似笑非笑的说,他以前也给市委书记当过秘书,绝对是肖凌风真正的前辈,自然明白现在肖凌风的心境。昨天晚上朱代东亲自到付勤元家里吃饭的事情,早就传遍了市委大院。

    “我有什么睡不着的。”肖凌风原本不想搭理他,甚至把身子也侧身墙壁,可是席文轩的话正好戳中他的痛处,他马上转过身来,说道。

    “如果付勤元没给朱书记开车,那你可能还睡得着,可是现在嘛,心里是不是也痒痒的?是不是也在期待自己能东山再起?我告诉你,趁早死了这份心,朱书记能启用付勤元,可绝对不会再用你。”席文轩冷哼道,司机不比秘书,朱代东启用付勤元或许是演给别人看的一场戏,如果肖凌风也认为自己将得到重用,那就大错特错了。

    “那你说说看,朱书记会怎么安排我?”肖凌风翻起身来,问。朱代东继续使用付勤元,自然给了他无穷的希望,今天晚上不管他在哪里,都是睡不着的。

    “朱书记怎么安排你我不知道,但是你想再回到领导身边当秘书恐怕是不行了。现在的领导,可不像当初。虽然那时的领导没现在的领导水平高,也没现在的领导读材料顺溜,但是那些从基层上来的领导说话做事,那叫一个爽快。我家里没柴油用,当时的书记一张条子批了几桶柴油给我,我说老婆没工作,书记一个电话就把我老婆安排到了事业单位工作。现在的这帮书记、市长,十有**都是从秘书干起来的,一肚子花花肠子弯弯绕,哪个肯给人办事?真他妈邪门,自己给人当奴才时摇尾乞怜,一朝当上主子,便拿奴才不是人。要我看呀,他们也不是拿你们不当人,是你们这帮家伙只知道干活,不知道送礼,要知道,这世道就是这样,敢跑敢送,提拔调动。我就吃这份亏,以为把自己全卖给书记了,书记还在乎我送他那点钱?但是,我错了,错的离谱。到现在我才醒悟过来,可晚了。书记是不在乎你那点钱,但在乎你的态度。逢年过节你想不到他,那就说明你不尊重他,没把他放在眼里,你就不是他的人。曾松如的时候,你是如此,现在你还想重蹈覆辙?”席文轩滔滔不绝的说道,他历来口无遮拦,说出的话别人听了心惊胆战,他照说不误。

    要知道,市委的重要领导时常经过值班室的门口,他一口一个书记、副书记的骂,难保不刮到书记、副书记的耳朵里,但非常奇怪,从来没人制止过席文轩。

    “听你的意思,你是对朱书记不满?朱书记好像也是秘书出身,难道他也拿秘书不当人?”肖凌风冷笑着说道。

    “我这是泛指,跟朱书记没有关系。”席文轩摇了摇头,虽然他胆大,可是面对新上任的市委书记,还是不敢乱说的。

    “你消息灵通,知不知道朱书记有什么爱好?”肖凌风随口问道。

    “怎么,心动了?当官的还能有什么喜好?除了钞票就是女人,你还能给他送女人?”席文轩冷笑着说。

    “你的臭主意我也能信?”肖凌风哪能承认,反驳道。

    席文轩正要说话,值班电话响了。不成文的规矩,八小时之外,官大官小,谁有事都往值班室打电话。席文轩主持值班室,别的本事没练好,但领导的声音他硬是听了出来,可是今天这个电话,他一听感觉既陌生,但好像又有些熟悉,突然他全身一个激灵,突然就想起,这是上任市委书记朱代东的声音。

    “是文轩同志吧?”朱代东可不知道刚才席文轩还在大放厥词,好像全市的领导都没放在眼里。

    “您好,朱书记,请问有什么指示?”席文轩刚才还在骂骂咧咧,可一拿起话筒,便规规矩矩、唯唯诺诺。或许这就是他一直只能待在值班室的原因,当着领导的面屁都不敢放一个,背面却敢骂娘,恐怕这样的秘书,没有哪个领导会喜欢的。

    朱代东要求明天早上开个会,席文轩马上拿笔记了起来,放下电话之后,顾不得跟肖凌风聊天,马上通知明天开会的事。

    这个时候倒没人打扰肖凌风了,可他哪里能睡得着呢?当席文轩打完电话上床,打起雷鸣般的鼾声时,他还在翻天覆地,辗转反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