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七百三十七章 此人正彼人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七百三十七章 此人正彼人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榭尉争越来越有些看不yòu朱代东了,不就是大学毕业八年没见嘛,

    怎么他的说话口wěn,已经很不像一名教师,倒像是一位领导干部。自己进区教育局也有一段时间了吧,可他的派头明显比自己要大。而且据他仔细观察,还不太像是做作,因为有些气质,是无法装出来的。

    这次的聚会很sī人,每个人都没有带外人来,邬肖任是不想让别人分享自己与朱代东吃饭的经历,谢尉争是生怕外人瞧出破绽,不敢带人来,而朱代东则是没有这个习惯。除非他觉得有必要,否则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轻易带人去赴宴的。

    谢尉争交待朱代东,等邬肖任来了之后,多喝酒少说话,少说工作上的事,多说生活趣闻,朱代东忠实的执行了他的交待。以朱代东的酒量,想要放倒邬肖任跟谢尉争,是件很简单的事。除了一开始简单的相互介绍之后,朱代东就是不停的喝酒。

    在座的三位,不管是真假身份,朱代东的身份都最高,算是领导。

    领导想喝酒,当然要尽力作陪。邬肖任是酒精考验的干部,能喝差不多一斤茅台。然谢尉争就要差一些了,半斤茅台下肚,就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

    但朱代东不管他们是一斤的酒量,还是半斤的酒量,最后都把他们放倒。然后在酒店开了两间房,请酒店的服务员把他们送到房间,他全部结了帐之后,才离开。

    谢尉争醒来之后已经是下半夜,一翻身,发现自己睡在áng上,再一抬头,房间里除了自己之外,没有其他人。他猛的摇了摇头,仔细的回忆也只是mímí糊糊的记得,自己喝了不少酒,最后应该是被人架着送进房间的。

    他马上找到酒店的服务员,问清了事情的原委得知局长就在自己的隔壁房间,猛一阵敲门之后,睡得昏昏沉沉的邬肖任才脚步轻浮的走过来开门。

    “局长,你还好吧?”谢尉争可没有朱代东的细心,到现在包里还带着小砂轮和葡萄糖注射液,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给邬肖任泡杯茶。

    “还行朱处长的酒量可真是不小,光是这酒量,就让人敬佩三分。”邬肖任缓缓的说,晚上他是饭没吃一口,菜也没有夹几筷子光顾着喝酒了,而且最后还喝了个人事不醒。请客的,要让客人送进房间,这要是说出去,以后都不好意思见人了。

    “是啊,他的酒量实在让……人很吃惊。”谢尉争说,他记得在大学的时候朱代东滴酒不沾,没想到现在他的酒量竟然如此之大。自己半斤白酒的量,在单位上也算是能喝酒的人之一,可是在朱代东面前,连边都沾不上。

    局长能喝一斤多,可最后也醉倒了幸好朱代东没有进机关,要不然光凭他这样的酒量,就比自己更有优势。

    “对了,朱处长呢?”邬肖任突然想起,自己醉倒了谢尉争也没撑住,西城区教育局的战斗力没有经受住考验。

    “他……已经先走了。”谢尉争犹豫了一下,说道对于朱代东能把账结了,他很满意对朱代东能不声不响的独自离开,他更加满意。

    他嘱咐朱代东,在饭桌上少说话多喝酒,尽量不要跟邪局长谈工作上的事,这些朱代东都做到了,这次的聚会,完全达到了他的目的。

    “这次真是招待不周,东西你给集处长买了吧?”邬肖任问。

    “买是买了,可是“…没有送出去。”谢肆争说,想了一下,又说,“要不,局长你拿回去吧。”

    “我就不要了,现在时间也很晚了,我先回去,小谢,明天你记得跟朱处长说一声,这次招待不周,下次找机会再向他道歉。”邬肖任说,对谢尉争没有把礼物送出去,他是有些不满的,如果让他知道,谢尉争竟然连账都没有结,现在他住的房间都是朱代东付的钱,不知道会有何感想。

    “局长放心好了,我一定不会让朱代东对我们局有何不满。”谢尉争满脸微笑着说。

    “这就好,明天你把发票拿来,直接找我签字。”邬肖任说,对于今天晚上谢尉争安排的饭局,他也不是完全满意,除了谢尉争没把东西送出去之外,在酒桌上,谢尉争没有把气氛搞起来也是牟原因。既然是饭局,当然要喝酒,但喝酒不是唯一的,聊的话题才是真正的核心。但邬肖任现在回忆,晚上跟朱代东,根本就没有真正说上几句话,光顾着喝酒了。

    邬肖任要回去,谢尉争当然也不会再在楚都大酒店住,虽然现在是下半夜,但他知道,父亲此时一定还在家里等着自己可是等到他想去前台拿发票的时候,才发觉,发票竟然世被朱代东拿走了。

    你又没单位报销,把发票拿走算怎么回事嘛,谢尉争心想。自己又没有朱代东的联系方式,看来明天得在局长面前发扬风格才行,就说今天开支的钱,自己垫付。

    回到家,谢吾文果然在家里等着,虽然已经凌晨三点,但他一点睡意也没有。他不知道儿子安排的这次饭局能否令邬肖任满意,如果被邪肖任发现,儿子竟然把大学同学叫去应付他,那事情可就麻烦了。

    “爸,还没睡呐。”谢尉争说。

    “你不回来,我哪里睡得着,晚上的饭局还顺利吧?”谢吾文关切的问。

    谢尉争赶紧把晚上发生的一切,详细的告诉了父亲。在谢吾文面前,谢尉争没有任何的隐瞒,特别是朱代东在酒桌上的表现,他说的什么话,喝了多少酒,他说得特别仔细。

    “尉争,你能不能向我详细的描述一下你这位也叫朱代东的同学?”谢吾文听完后,凝重的说道。他听完儿子的述说,突然有种感觉,这个朱代东,怎么跟自己见到的朱处长颇有几分相似呢?

    “他也没什么特别的,身材不高不短,体形不胖不瘦,如果不仔细看,不会给人留下太深的印象,但如果你认真的观察他,也很耐责。”谢尉争想了想,对于朱代东的外貌,他还真不太好形象。如果把朱代东形容得很帅,他心里不舒服,但若是形容得太不堪,好像跟事实出入又很大。

    “他开车没有?”谢吾文问。

    “他怎么会有车呢,不可能嘛。”谢尉争笃定的说,虽然他并没有注意到朱代东有没有开车,可是凭他的直觉,朱代东是不可能开车来的,他又不是给谁当司机的。

    “什么叫不可能?你到底有没有亲眼看到他怎么来去的?”谢吾文瞪了儿子一眼,嗔怪的说。

    “我英然没有注意……,但……”谢尉争说。

    “够了!”谢吾文呵道,“你有这位同学的照片没有?”

    “我在大学的时候跟他关系一般,再说他那个时候穿的土里土气,哪会有什么照片?”谢尉争兀自说道,看到父亲脸sè越来越沉,他才改口:“我们毕业前照了合照,不知道那上面有没有他。”

    “还不快去拿?”谢吾文越听越生气,谢尉争什么都好,就是在有些人面前喜欢装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经常戴着有sè眼镜看人,士别三日,况且要刮目相看,何况他们大学毕业已经快八年了。八年都能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何况一个人的变化呢?

    谢尉争在家里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大学时的那张已经泛黄的毕业照。谢尉争找到照片上的朱代东,发现八年的时间,朱代东的变化很大。虽然他的外貌可能差不多,可是对照晚上看到的朱代东,谢尉争还是感觉朱代东与照片里的朱代东是两个人。

    晚上看到的朱代东,举手投足间很有自信,他与邬肖任交谈的时候,身上带着一种非常奇怪的气质。朱代东比自己可能还要小一岁,但他在四十六岁的邬肖任,却并没有因为年龄的差异而产生任何隔阂。

    “这就是他?”谢吾文手指有些发颤的指着照片上的朱代东问。

    “爸,你可真是好眼力,我刚才还好一会才确认呢。”谢尉争笑嘻嘻的说。

    “你混蛋!”谢吾文大骂道,他原来以为儿子在机关里磨炼了这么久,xìng格、眼光应该都历练出来了,但是没有想到,真要是遇到什么事,表现竟然如此的不堪!

    “爸,你无缘无故骂我干什么?”谢尉争满腹委层的问,自从高中之后,就很少见老爸冲自己发这么大的火了。

    “你这位叫朱代东的同学,老家是不是芙蓉县的?”谢吾文声sè俱厉的问。

    “好像是吧,我记得他在大学找的女朋友是雨huā县的,芙蓉县就在雨huā县旁边。”谢尉争思索着说道。

    “谢尉争啊谢尉争,我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谢吾文叹息一声,无力的坐到椅子上。

    “爸,我又做错什么了?”谢尉争大感委屈,自己的一切事情,都跟他有商有量,怎么现在什么事都怪到自己头。

    “你知不知道,你的这位同学朱代东,就是省委组织弈干部二处的处长朱代东!!!”谢吾文大声说道。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