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七百五十章 还是没忍住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七百五十章 还是没忍住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朱代东以前没有跟这个魏成林交往过,甚至两个人都没有见过面,

    他唯一跟魏成林有关系的是,在部里看过他的档案。但是魏成林请的客人,朱代东却见过两面,冯州龙:楚都市委〖书〗记元褰振的秘书。

    朱代东是秘书出身,一向很重视、尊重领导的秘书,这种重视和尊重,是发自内心的,绝对没有任何做作。而只要是知道朱代东工作历程的秘书,对他也很有好感。朱代东对于这些秘书来说,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典型。他们中的不少人,都是以朱代东为榜样。

    虽然如此,可朱代东还是没有打算要越过屏风去跟他打招呼的想法,在这样的场合,朱代东不喜欢张扬,他原来在大学的时候,就是一个内向、孤寂的人,今天的同学聚会,他也表现得很平静。谢尉争和罗莎一左一右陪在何国平父女两侧,吴古文原本是挨着罗莎坐着,朱代东又坐在吴古文边上,但是朱代东刚坐下,罗莎一把就把他拖到身边,让吴古文坐到朱代东的边上。

    “我还没有跟你算账,现在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竟然敢叫我妹妹!”罗莎拉着朱代东的手臂,在他耳边轻声哼道。

    “别人都嫌自己年龄大,你倒好,说你年纪小,还不满意。”朱代东轻笑着说。

    “在别人面前,我当然嫌大,但在你面前,我永远都是你的姐姐!”罗莎顺势在朱代东手臂上掐了一下,看到朱代东lù出痛苦的表情,这才满意的神情。

    “大学的时候你就欺压我,到现在还不放过我啊。”朱代东夸张的说。

    “这辈子我都欺负定你了。”罗莎得意的笑道,她在大学的时候,就以朱代东的姐姐自居,就连唐小丽当时都只能跟着朱代东称她为莎姐。

    “莎姐,现在哪高就呢?”朱代东笑着问。

    “古南日报算临时工吧,编制还在市文化局。”罗莎对朱代东没有隐瞒,实话实说的道。

    “怎么不调过去算了呢?”朱代东随口问道。

    “你以为自己是谁呢?我倒是想调到报社去,可人家的编制很紧张每次有空编,都轮不到我。就这么混着呗,我这个临时工干得还tǐng欢的。”罗莎有些黯然的说,其实她有好几次机会调到日报,可是因为每次都跟领导有摩擦,这件事就一直被压了下来,到今年都快有三年时间了。说起来可能有些滑稽她是正规的记者,但却不是报社的正式员工。

    “朱代东,你现在哪高就呢?”何国平就坐在罗莎的旁边,他今年虽然六十六了,但还是耳聪目明。

    “报告何教授我拿着在您手中学到的知识,在混口饭吃。”朱代东笑着说。

    “你现在哪所学校?”罗莎问,以朱代东的个xìng,最好的工作就是教书商人。

    “我现在已经没教书了,有负何教授的教育啊。”朱代东叹了口气,说。

    “你刚才不是说,也在用在大学里学到的知识在工作么这就足够了。”何国平呵呵笑道。

    “罗莎,现在代东可是不得的。”谢尉争笑吟吟的说,据他了解,朱代东可能是班上所有同学中,现在职务最高的一个。整个班上,现在科级干部只有三个副处级干部暂时还没有,正处级干部当然也就只有朱代东一个了。

    他们是师范生,毕业之后基本上都是分配到了各个学校从事最基层的教书,只有很少的几个人分到了教育局等机关,也就是这几个人进步的速度比较快。至于谢尉争自己进区教育局也才几年的事,要不是现在打着朱代东大学同学的旗号,距离提拔还遥遥无期呢。而大多数同学到现在还在教育一线工作,倒是有相当一部分人成了教育骨干。

    “不得了?朱代东你下海发大财啦?”罗莎惊喜的说,她是真心为朱代东高兴,朱代东家的情况她清楚一些,说老实话,当教师,除了工作稳定一些之外,工资实在不算高,如果碰到一些经济不好的地方,工资还经常被克扣,甚至还会停发。

    “以后还要请罗大记者多多照应才是。”朱代东谦逊的笑道。

    “好说,好说。”罗莎开心的说。

    “吴古文,听说你调到了市一中,这可是省重点中学,现在初中部还是高中部?”朱代东不想大家把话题总集中在自己身上,转过头问道。

    “暂时还在初中部。”吴古文轻声说,他在学校的时候跟朱井东有着相似的家境,而且两个人的xìng格相近。

    “暂时还在初中?听你这语气,好像不久的将来就要朝着高中部迈进似的?”朱代东笑着说。初中教师与高中教师的待遇有很大的不同,无论是工资待遇,还是上课时间,在高中教书都要舒服得多。

    “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目标嘛。”吴古文信心满满的说,在学校教书,讲究的是你上课的水平,以及学生对你的喜爱程度,更重要的是,你教的班级是否能出成绩。吴东红这几年来,他的教研水平,一向得到了全校师生的认可,要不然他也不会被市一中调过来,在一中的这两年多时间,他教的班级成绩非常好,去年的中考,是整个一中上线人数最多的班级。高中部已经有人跟他在谈去上课的事,而且初中部也愿意放人,他才会如此信心满满。

    “看到你们个个都事业有成,我这个当老师的也很慰藉。”何国平听着昔日的学生们一个个介绍着自己的近况,虽然已经有一部分学生没在教育干线上了,可是作为他们曾经的老师,他衷心的为他们感到高兴。

    “何教师,感谢你当初对我们的教育,今天借huā献佛,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桃李满天下。”朱代东站起来端起酒杯,恭敬的向何国平说道,然后一口把杯中的酒喝完,说:“学生喝完,您老随意。”

    “请大家原谅,家父最近身体欠佳,这杯酒,就由我代替吧。”

    何琴拿起身边的酒杯,站起来说道。

    “能跟师姐碰杯,是我好荣幸。”朱代东微笑着说。

    “可是我们现在却没有碰杯噢。”何琴轻轻一笑,说。

    “那简单。”朱代东马上再给自己倒了杯酒,微笑着说:“师姐,我敬你,祝你永葆青春。”

    “看来你果真是下了海,这嘴甜得就像抹了mì似的。”罗莎等朱代东坐下后,朝他抿嘴笑道。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等上过寿面仙桃之后,在谢尉争的主持下,何国平在众人的陪伴下,又切了生日蛋糕,然后就提出辞呈。今天虽然是打着为何国平祝寿的旗号,实际上他并不是真正的主角,而且他的年纪也有这么大了,早点回去休息,学生们也是能够理解的。

    等何国平一走,包厢里才真正热闹起来,大家毕竟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了,就算是谢尉争跟罗莎、吴古文他们,也很难得才见一次。真要说坐下来好好聊聊天,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

    他们这边一热闹,屏风那边的人可就不大高兴了,魏成林一直在向冯州龙道歉,对于包厢中间放着屏风,冯州龙倒也不太在意,毕竟那边说话的声音也不大,虽然人比较多,但都很克制。

    可是他们这边刚喝得高兴的时候,屏风那边突然开始嘈杂起来,这让魏成林眉头一下子紧紧蹙了起来,原本他心里就不怎么舒服,现在脸sè更是一下子yīn沉下来。伍潇一见,马上放下手中的酒瓶,轻轻移开屏风,走到朱代东他们这边,说:“诸位,我们那边在谈事,能不能请大家帮个忙,稍微注意一下自己的嗓门?”

    “我们喝酒,关你们什么事?”罗莎正见不得像伍潇这样的人,自以为在政府部门上班就很了不起,其实在她看来,狗屁都不是。

    “莎姐,注意形象,保持素质。”朱代东在旁边轻笑着说。

    “你啊,就知道当缩头乌龟!”罗莎也不知道弊根筋不对了,冲着朱代东骂道。

    朱代东见罗莎发飙,很明智的把嘴闭上,罗莎原来就是心直口快的人,在大学好时候,就时常训斥自己,她就像一只带着小鸡仔的母鸡,经常护着自己。现在她又喝了几杯酒,更是惹她不得。

    只是现在冯州龙就坐在隔壁,这让朱代东无法保持缄默。既然罗莎是劝不住了,就必须要转变方法,刚才在大堂的时候,他听到谢尉争对魏成林的态度还是很恭敬的,就朝着谢尉争说道:“谢尉争,何教授现在也走了,我们是不是换个地方?”

    “我看可以。”谢尉争可不想在这个场合跟魏成林照面,真要是在这样的地方,给魏成林留下了什么印象,以后他在西城区教育局,提拔之路恐怕就要堵死了。

    “我看不可以,我们的菜都还没上齐,酒也没有喝完,话都没午说几句,要走你们走,反正我是不走!”罗莎大声的说。

    “你是哪个单位的?”魏成林屏风那边听了之后,终于忍不住,yīn着脸走过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