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七百五十一章 前嫌尽弃(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七百五十一章 前嫌尽弃(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魏成林是西城区的区长,天龙大酒店又坐落西城区,按说只要他一出现,谁都会给几分面子。能来天龙大酒店吃饭的人,要么人就在西城区,要么工作在西城区,不管怎么说,跟西城区都有关系。

    而且屏风这边的人,他一眼扫过去,就没有什么重要的人物,只是刚才开口说话的那个女的,人倒是长得不错,看上去有种惊艳的感觉。

    但牙尖嘴利,嘴巴就像tǐng机关枪,能直接把人顶到墙壁上。

    “怎么,吃饭还要分单位?”罗莎冷笑着说。她为人一向大大咧咧,但行事泼辣,在师大的时候,就颇有女侠的风范。走上社会之后,她的这种xìng格却让她一度接连碰壁,直到她成为古南日报的记者,才慢慢找到适合自己的路。可就算是这样,她这条路也充满荆珂。

    “吃饭倒不用分单位,但是说话要注意分寸。”魏成林他有些恼怒的看了她一眼,冷冷的说。他这已经把话说得很重了,如果是熟悉他的人,一定会知道,这个时候魏区长已经是非常愤怒。

    “饭我可能会乱吃,但话绝对不会乱说。”罗莎针锋相对的冷笑着说道。

    “你……”魏成林被罗莎气得说不话来,自从他担任西城区区长以来,何曾受过这样的奚落?哪怕就是市委市政府的领导要批评自己,也要注意方式方法。但对面这个人,显然不是自己的领导,可她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让他的愤怒一下子到了要发作的边缘。

    “你是不是哪个政府部门的干部?我觉得也有点像,难道身为干部就能欺行霸道?就能抢占别人早就订好的包厢?”罗莎冷笑着说。

    “请你注意自己的语气,这位是我们西城区的魏成林区长。”伍潇在一边厉声说道。

    听到刚才说话是位区长,朱代东的同学中,有好几位马上lù出敬畏之情,对于这些教师来说,不要说是区长,就是区教育局长,都是难得一见的大人物。但罗莎对于区长却不太感冒,她是省报的记者”什么样的人物没有见过?不要说西城区的区长,就是楚都市的市委〖书〗记元褰振,她都采访过好几回。

    她这样的xìng格,倒是让元骞振对她很有好感,如果罗莎是在楚都日报,恐怕早就转正了。

    “区长?怪不得,好大的官威啊。”罗莎冷哼了一声”说。

    “罗莎,你少说几句好不好?”谢尉争拉着罗莎的胳膊,小声说道。虽然他们这边对魏成林冷嘲热讽的只有罗莎,可是对方自然而然会把他归到罗莎这一边。他又看了一眼朱代东,只要自己这位老同学此时正用手mō着鼻子”一脸的苦笑。

    这个时候谢尉争倒是能理解朱代东,不管他说什么都不太好,何况刚才也没有介绍他的身份,也许他跟魏成林也不认识。哪怕朱代东真的做和事佬,魏成林也未必就会卖他的情。而且就算魏成林给朱代东面子,罗大记者未必会给朱代东面子。

    “谢尉争,你不就是在西城区教育局上班么”你又不是什么领导,跟这位魏区长更是隔着十万八千里,有必要这么护着他么?再说了,现在是我得罪他,又不是你得罪他,你在旁边急什么?”罗莎哼道”她最看不惯像谢尉争这样的人,刚才还在洋洋得意,说他在区教育局上班怎么样怎么样,一转眼,就是一副阿谀的嘴脸。

    朱代东在旁边听得苦笑不已”罗莎就算是记者,也不能什么话都说出口吧?她这么些年还没有转正,看来也不全是别人的原因。细节决定成败”xìng格决定命运,以罗莎这样的xìng格”她的命运似乎也早就注定了,她不适合在机关里生存,更不适合在官场中生存。

    “谢尉争同志,你是西城区教育局的?”伍潇见谢尉争“很上路”又是西城区的干部,就掉过头问他。只要是体制内的干部,这件事就好解决了。

    “是的,这些都是我的同学,刚才可能多喝了几杯,请你们不要见怪。”谢尉争满脸歉意的说。

    “今天魏区长在这里宴请一位重要的客人,如果你们能提前离开,我们将不胜感潇点点头,诚恳的说。就算要给这个谢尉争小鞋穿,也不会是这个时候,官场之中,从来就不讲究六里的债,一定要还得快。而是遵循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道理。

    “罗莎,还是换个地方吧?”吴古文不想惹麻烦,也劝道。他为人一向胆小慎微,此时听得西城区的区长就在这里,而且看样子语气不善,他哪里还坐得下去只想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罗莎恼怒的瞪了吴古文一眼,自己的这些同学,个个都是书呆子,如果行文,他们也许能论个一二三,可是真正让他们出场,个个都蔫了。罗莎正要说话,就见屏风那边又过来一个人。

    “朱处长?!”冯州龙听到这边的动静,按捺不住,也走了过来,刚才这边的对话,他也听到了一些,原本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连魏成林的面子也不给,走过来一看,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那里的朱代东。

    虽然朱代东坐在人堆里并不显眼,可是他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如果仔细看的话,只要看一眼,就不会忘记。这真是一对矛盾,一般人可能不会注意,但是冯州龙在第一次见到朱代东的时候,就发现了。

    “冯处长,你好。”朱代东见冯州龙认出了自己,只好站起来,微笑着伸出手,跟他紧紧的握了握手。冯州龙是一位很称职的秘书,

    跟自己虽然只见过两次面,但是关系并不错。虽然他现在只是副处级干部,可是因为特殊的位置,他一个人出来的话,堪比一名普通的市委副〖书〗记。

    魏成林请他吃饭,论级别,魏成林比他高半级,但是在这里,魏成林却把他当成领导接井,特别是独处一室的时候,异常恭敬。如果不是今天的情况有些不同,魏成林的表现恐怕会更加恭敬。

    “朱处长,怎么这么巧?”冯州龙微笑着说。

    “是啊,跟几个老同学聚聚,没想到冯处就在隔壁,早知道,这屏风就不必放了。”朱代东笑着说。

    “冯处长,这位是?”魏成林本来一直yīn沉着脸,但听冯州龙跟这个不怎么起眼的年轻人有说有笑,而且还称他为朱处长时,脸上的乌云,马上消失了一大半。

    “魏区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处长朱代东同志。”冯州龙微笑着说。

    整个包厢里的人,可能只除了冯州龙和谢尉争没有觉得惊讶之外,其他人都是一脸诧异,特别是罗莎,她一直认为朱代东现在下海经商,赚了两个小钱,根本就没办法把朱代东跟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处长等同起来。此时她嘴巴微张,大脑一片空白,刚才的伶牙俐齿完全消失无形。

    所有在座的人当中,还是魏成林率先反应过来,他马上挤到朱代东面前,紧紧握着他的右手,笑容满面的说道:“朱处长,你好,我对你可是久仰大名啊。”

    “久仰大名不敢当,我最担心就是臭名远扬。”朱代东笑笑说,

    现在楚都市的干部,对自己可不见得有什么好的评价。不说臭不可闻,至少也是“凶名在外”。

    “朱处长说笑了,别的地方我不知道,但是西城区的干部,对朱处长是钦佩有加的。”魏成林说,虽然朱代东在处理程凤林任命时,给了一个很意外的评语,让程凤林最终从市公安局调到了西城分局,但他毕竟是省委组织部的处长,对西城区的干部而言,市委组织部的威慑力要更大一些。

    “今天我们同学聚会,打扰到魏区长跟冯处长,真是不好意思。”朱代东歉意的说。

    “该说不好意思井,应该是我们。

    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我都听说了,这样好不好,我们换个地方,找个好一点的地方,大家再聚聚。”魏成林忙不迭的说。

    “我看还是下次吧,今天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以后有机会,再向魏区长赔罪。”朱代东微笑着说。

    “这我可不敢当,下次如果有机会,一定向朱处长赔礼道歉。”

    魏成林说。

    双方因为朱代东的关系冰释前嫌,罗莎在得知朱代东的身份之后,也没有再开口,他们这边一切以朱代东马首是瞻。虽然他的同学中,有几个很愿意与魏成林一起吃顿饭,联络一下感情,可是现在朱代东不想去,他们也只能如此。

    罗莎不发言,朱代东提议换个地方,所有人都无异议。朱代东原本想就在天龙大酒店开几间房,让这些老同学在一起聊聊天,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人打扰。可是现在魏成林既然在这里,想要再安安静静的在天龙大酒店聊聊天,显然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