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七百五十四章 一个晚上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七百五十四章 一个晚上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也许是因为刚才已经回忆了自己原来的工作几个小时,现在让朱代东再回忆的话,他说得很简明扼要,这让罗莎很不满意,她需要具体的事例,和当时朱代东的〖真〗实想法,这会给她以后的创造,有很大的帮助。

    “代东,是不是吴古文走了之后,你就学会敷衍我了?”罗莎不满的说。

    “岂敢岂敢,我只是觉得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刚才在我家的时候,已经自卖自夸了好几个小时”现在实在有些不好意思。”朱代东笑道,他其实只是不想在罗莎这里待的太晚”自己倒无所谓,如果让单位上的人说他闲话,就不好了。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如果你想早点回去,现在就可以走了。”

    罗莎生气的说。

    “今天是周末”我回去也没什么事干。”朱代东连忙赔笑道。

    “我可没有求你啊”爱说不说。”罗莎眼角一扬,板着脸说。

    “是。是我死皮赖脸要说,就算莎姐你不想听”我也非说不可,

    就算你要赶我出去,也要趴在你家房门外说完再走,这总可以了吧?”朱代东笑眯眯的说。现在的罗莎跟原来在学校的时候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当时无需自己来哄他,学校有几十个男生想排着队去哄她。对于她”朱代东其实有种特别的感觉,就像自己的大姐一样,只要自己在,就不想让她不高兴。

    “那还不说?!”罗莎眼中已然lù出笑意,但还是要板着脸说道。

    没有吴古文在一旁,朱代东心里更加平静,他靠在椅背上,微闭着双眼”好像回到了几年前。对于自己这几年的工作经历,他并没有觉得有何愧疚,也放不满的就是自己有些工作还没有做到位,原本有些可以做得更好的工作,因为自己在某些方面没有坚持,甚至做出了一些让步而并不圆满。

    “其实你无需任何愧疚,你已经是我所见到的最好的官员了。我这可不是奉承你,而是真正的实话。”罗莎一直在静静的听着朱代东的述说,她只是在快速的记录着朱代东所说的话,一个晚上,他足足记满了一个本子,这将是她最好的创作素材。

    “能得到莎姐的认可我死而无憾了。”朱代东笑着说。

    “你又皮吧,天都快亮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吧,如果你老婆误会你,我可以向她解释。”罗莎合上记事本笑着说。以朱代东现在的身份”让他陪着自己说一个晚上的事,确实有些为难他。

    可是在罗莎的眼中,朱代东依然是大学里的那个朱代东,不管他现在是什么样的职务”也不管他是否结婚生子”在自己的眼中他依然是自己的弟弟一般。自己有不开心的事,会告诉他,而他的事情,自己也要全部知道。

    也许在罗莎的潜意识里,以朱代东的事迹写一部小说只是一个借口,她真正想知道的这几年朱代东都是怎么过来的。特别是当她得知,朱代东竟然没有跟唐小丽最终走到一起的时候,这种感觉更加强烈。

    她之所以在毕业之后,就断了与朱代东的关系,除了因为两人相隔很远之外最重要的还是因为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出现而让唐小丽产生什么样的想法。在大学的时候”虽然唐小丽也像朱代东那样,称自己为莎姐但是实际,身为女人罗莎能感觉出来,唐小丽内心有些不喜,

    不管罗莎是否只把朱代东当成她的弟弟,唐小丽都不会希望有另外一个陌生的女人去关心朱代东。

    可是让罗莎没想到的是,朱代东刚刚毕业就跟唐小丽分了手,对于他跟唐小丽的事情,至少在大学里的事情,罗莎很清楚。而在雨huā县的事情,她也问得很详细,只可惜,那段时间很短,朱代东甚至在报到之后,都没能再看到唐小丽。

    “如果是跟别人在一起”她可能会不高兴,但我相信,如果回去我告诉她,晚上一直跟你在聊天的话,她绝对不会有任何想法的。”

    朱代东笑着说,这么些年来”其实只要他愿意,想找到罗莎和吴古文这些人,也是很容易的。

    他在毕业留言册里,记载着他们的家庭地址,只需要一封信,就能联系上。

    可是朱代东却一直没有这样做,这也许是因为他的个xìng。他的xìng格现在与大学的时候,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可这样的变化,不是一天就改变了过来的,而是一个长期而缓慢的过程。对于自己与初恋女友的分手”以朱代东原来的个xìng”他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这恐怕也是他潜意识里”不想跟这些好朋友联系的原因。

    “1现在唐小丽怎么样了?”罗莎问,朱代东虽然家境贫寒,可是找男朋友,不是看家境,而是看人,唐小丽因为自己没有坚持,朱代东也因为当时的软弱,两人失去了这么一个机会,他很遗憾。

    当然,现在的朱代东看起来很幸福,他与严蕊灵是在狮子山认识的,朱代东在仕途上,也从来没有接受过严鹏飞的任何帮助,这些虽然只是朱代东告诉她的,可是她一听马上就相信的。在朱代东面前,她不像那个言语犀利的损嘴记者”而像一个真正的姐姐,哪怕朱代东有心要骗她,她也会深信不疑。

    “我还是好几年前知道她的消息,听说离婚了”住在娘家。原来在雨huā县一中教书,至于现在还在不在,我就不知道了。”朱代东说,他跟唐小丽见面的时候,还是自己在雨huā县工作的时候,那时因为唐涛江从化肥厂调到教育局”唐小丽主动跟他见了几面。

    对于唐小丽的工作,现在她父亲唐涛江已然是雨huā县教育局长”想把她调到机关,也是一句话的事。但是如果朱代东猜的没有错的话,唐涛江就算想把女儿调到教育局或者下面的学区,唐小丽也是不会接受的。

    唯一令朱代东欣慰的是,唐小丽因为唐涛江的关系,就算还在一中教书”也流言会轻松许多,毕业教育局长的女儿在学校,学校的领导总之会关照一些的。

    “我过几天帮你联系一下。”罗莎笑笑说。

    “莎姐,还是算了吧,也许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忘了她,但是现在却不想再跟她有任何联系,因为这对严蕊灵不公平,而我跟严蕊灵的感情,也是真挚的,我不想让她受到任何感情上的伤害。”朱代东正sè道。

    “我尊重你的选择,代东,唐小丽放弃你,是她一辈子的损失。”罗莎叹道,不说朱代东现在的职务,光说朱代东对感情的专一,就让她好生羡慕。

    “她现在离了婚,不管现在生活得怎么样,我想她也不愿意再跟从来的人和事有什么关系,如果能让她能从新开始,我也会感到高兴的。”朱代东郑重的说。

    “说得我都想哭了,你这个人啊,在学校的时候就太善良,但现在进了机关,说话行事可不能再这样,该坚持原则的就一定要坚持原则。算了,你现在是领导了”再对你说这要的话,一点意义也没有。

    或许你倒是可以教我一些机关的生存之道。”罗莎本来还想多劝朱代东几句”可是忽然想到人家已经是正处级的正职干部,而自己就算是当了记者”但编制还是临时的,好像没什么资格去说朱代东。

    “莎姐的话我会一直记在心里的。”朱代东诚恳的说。

    “明知道你说的是假话,但我还是愿意听。快回去吧,要不然等会天亮了,到时你就真的有麻烦了。”罗莎笑道,这里的宿舍区住着很多退休干部,这些人年纪大了,睡眠时间也少,只要天一亮就会出去锻炼身体,如果让他们看到朱代东的人和车”恐怕文化局里又会传一阵自己的流言蜚语。

    “都五点多了,行,莎姐”你也早点睡”以后有时间常联系。”

    朱代东揉了揉已经有些麻的大tuǐ,站起来说道。

    其实不管外面有多少人,如果朱代东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还是能够做到的。他这份听力”做其他的事不说,但做这等偷偷mōmō的事,却是趁手不过。

    朱代东刚刚下车,家里的灯就亮了,刚走到门口,严蕊灵就打开了门:“你是不是一直没睡?”朱代东柔声问。

    “睡了,但没睡沉。”严蕊灵说”她知道今天朱代东是去见大学的同学”快十年没见面的同学”肯定有很多话要说。因此她也没有打电话去催促朱代东,一直在家里默默的等着他回来。

    “我晚上一直在罗莎那里”她对我的工作经历很感兴趣,想要写部小说。”朱代东说。

    “她还有这个兴趣?早知道我应该先下手为强,这下好了,近水楼台没有得月。”严蕊灵笑着说。

    “你如果拿我的事写,可能会对我大夸特夸,我还真怕别人会说闲话呢。”朱代东笑道。

    “你累了一个晚上了,早点睡吧,明天我带着儿子回娘家,称一个人在家里多睡会。”严蕊灵善解人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