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七百五十五章 不去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七百五十五章 不去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朱代东洗过澡后,躺在áng上却辗转反侧,跟罗莎讲了一个晚上自己的经历,现在回想起来,一时之间感触良多。他跟罗莎说的,恐怕除了自己超强的听力和能辨别别人说话真假,这些关系到自己个人绝对隐sī之外,基本上把自己的〖真〗实经历全部告诉了她。

    基层的工作很充实也很劳累,哪怕是担任了县委县政府的领导干部之后,每天都有开不完的会,检查不完的工作。那个时候,朱代东能控制开会的节奏,一般情况之下,只要是他参加的会议,除非自己不能作主,否则时间都不会很长。把该讲的讲完,马上就投入到实际工作中去。

    可到了省委组织部之后,虽然工作也做了一些,但总感觉没有在下面那样充实。而且在机关里,防范别人比扎实做事要重要得多。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事实在不少,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能掌握全部甚至是整个省委的“即时动态”早掉进陷阱几十回了。

    “怎么还没睡呢?”严蕊灵原本一个人静静的睡着,看到朱代东身来辗转不停,就转过身来,依偎在他身傍,手臂放在他xiōng膛上,脸颊贴着他的xiōng口,问。

    “到了睡觉时间了,睡不着。”朱代东把手伸过严蕊灵的后颈,顺势溜到了她xiōng口,mō着那饱满而富有弹xìng的地方,随口说道。

    “我看你是见到老同学,〖兴〗奋的吧。”严蕊灵jiāo笑着说,她原来在日报的时候,跟罗莎也算熟悉,罗莎说话真爽,经常无意中得罪人,但她待人很真诚,如果不是自己在日报只待了一段时间就怀孕了,也许跟她的关系会更好。

    “我怎么听到一股酸味?”朱代东笑道,又叹了口气,说道:“他们都知道我现在的身份了,对我的工作经历很兴趣”特别是罗莎。我不跟你说了嘛,她想以我的事迹写部小说。”“我知道,罗莎的文才很好,人也长得很漂亮。”严蕊灵淡淡的说。

    “还说没酸味?我可是在罗莎面前保证过的,你绝对不会吃醋的。”朱代东转过身来,跟严蕊灵面对面,儿子在旁边的áng上”他可以“为所yù为”。

    “我可没有这么宽宏大度,哪个女人能容忍丈夫跟另外一个女人一个晚上在外面?何况罗莎又长得这么漂亮。”严蕊灵幽怨的说。

    确实,天底下绝对不会有这样的女人,除非她是嘴上不说,心里直想。档然就是对这个男的没有感觉”不管他做什么事,都不能拨动她心中的那根琴弦。

    “那好,我跟你说说罗莎的事吧。”朱代东双手已经在严蕊灵的身体上,上下游动,在“办事”的时候再说点无关的事,可以让这个过程更长,也更能让严蕊灵记忆犹新。

    办完事”天也大亮了,朱代东也没有心思再睡,又去冲了个澡,只要在家,他妈妈就会按照农村的规矩做早饭。而且只要朱代东在家,就一定要所他叫起来吃饭,别看朱代东在外面是处长,但在家里,在父母心中,依然是那个没长大的孩子。

    吃过饭,严蕊灵带着儿了回了娘家”朱代东也开着车子出去了,在家里想要睡个懒觉,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家里按照吃饭”等到了中午,又得被叫醒。而且今天朱代东还准备去办点事”既然答应了罗莎,就应该提前帮她办好。

    古南日报那边,朱代东倒是跟他们人事处的处长简邦余较熟,但是罗莎转正的事,主要不在于报社,而是市文化局。当然,如果报社那边态度能坚决一些,市文化局也不敢真扣着罗莎。

    朱代东先给简邦余打了个电鼻:“简处长,我是干部二处的朱代东,在忙什么呢?”

    “朱处长,你好,在家呢,朱处长有什么指示?”简邦余笑着说,虽然他跟朱代东的级别是一样的,可是重要程序相差悬殊,他只负责报社的人事,可是干部二处却能对报社领导人事调整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重视xìng不言而喻。

    “指示不敢当,中午有时间没有,我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吃个饭怎么样?”朱代东笑着说。

    “难得朱处长请客,我是非来不可的。”简邦余马上高兴的说道,跟朱代东这样的人搞好关系,也是他的工作之一。不管在哪个岗位,仅仅做好本职工作,并不一定能得到领导的好感,能做好份外的事,才能真正让领导高兴,要不然表扬,也仅仅是程序上的表扬。不是发自领导内心的表扬,根本就是没有意义的表扬。

    “那行,中午我在新飞酒店恭候大驾。”朱代东笑着说,简邦余能来在他的意料之中,政府机构改革,也涉及到像古南日报这样的单位,政府机关精简机构,可是像古南日报可能会扩编,这个时候让罗莎进去,正是最好的时机。

    朱代东又给许立峰拨了个电话,以许立峰的身份,当陪客是最好不过,从早到晚朱不给许立峰打电话,很是不巧,他陪着钱飞虎去了北京开会,一时之间回不来。放下电话,朱代东想想,许立峰不来也行,上次请元褰振吃饭,他不是陪客,这次自己只是准备请冯州龙吃饭,如果还让他当陪客,显得他这个常委副省长秘书的分量就轻了许多。

    这次除了简邦余之外,楚都市这边他准备请冯州龙,市委〖书〗记的秘书,这分量足够了。不但可以顺便解决罗莎的事,同时还能跟他们搞好关系,算是一举两得。冯州龙听说朱代东请客,也没有多问什么,马上答应过来。今天是星期天,元褰振也需要休息,只要他不离开楚都市,就不会有什么关系。

    而且听说朱代东想认识市文化局的局长,冯州龙一口答应,他可以帮他邀请苏保林同志一起去,这个面子冯州龙还是有的。所谓的苏保林同志,就是楚都市文化局的局长。虽然朱代东不知道苏保林是不是罗莎原来男友的父亲,但不管怎么样,这次罗莎的工作,必须要调到古南日报社。

    最后朱代东才给罗莎打传呼,等了快半个小时,罗莎才回电话,凌晨的时候,朱代东一走,她还整理了一会材料才睡着,如果不是因为传呼就摆在áng头,还不一定就会听到。而且要不是看到是朱代东的电话,她还不一定就会这么快就回复。要知道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溧亮的女人、一个到了一定年纪的溧亮女人,从起áng到出门,是需要经过几道繁琐程序的。

    “中午吃饭?不想去。”罗莎听说只是这么个事,没好气的说,她可是以最快的速度起áng的,只是做了简单的洗漱就冲出了家门到楼下的小卖部来回电话。

    “莎姐,中午这顿饭可是跟我有点关系,真不想去?”朱代东笑吟吟的问。

    “我去干什么,不是都交给你了么?”罗莎平静的说,朱代东在今天就要请她吃饭,目的是什么她当然知道,只不过她本就不想参加这样的宴会,再加上睡眠不足,没冲朱代东发火,已经算是很给朱代东面子了。

    “好吧,这是我的错,打扰莎姐休息了。”朱代东mōmō鼻子,苦笑着说。

    既然罗莎不愿意去,朱代东觉得只请三个人吃饭不太合适,就又给韦鲁郎打了个电话,作为楚都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韦鲁郎的分量也是很够的。何况这次又是在新飞酒店吃饭,那可是楚都市委宣传部的定点接待单位,朱代东去吃过好几次了,可是跟韦鲁郎却只吃过一次,还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韦鲁郎接到朱代东的电话很高兴,听说朱代东要在新飞酒店请古南日报的简邦余和市委〖书〗记元褰振的秘书冯州龙吃饭,更是高兴。

    “郎哥,今天虽说是我请客,但却要让市委宣传部买单,实在过意不去。”朱代东笑着说。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能来新飞酒店,就是我们宣传部最大的荣幸。”韦鲁郎说。

    朱代东中午请的四个人,其中简邦余、冯献平、韦鲁郎都跟他熟识,虽然跟苏保林是第一次见面,但他跟冯州龙、丰鲁郎很熟。作为文化局长,无论是在冯州龙面前还是在韦鲁郎面前,他都得小心翼翼。

    在座的人中,韦鲁郎的级别最高,但是听朱代东跟他称兄道弟,都很惊谗特别是冯州龙,他还不知道朱代东竟然会跟韦鲁郎的关系这么好。这可是一个新的情况,找个机会还得向元〖书〗记汇报才是。

    对于朱代东为何会搞这次聚会,冯州龙并不太清楚,朱代东不会无缘无故的把自己这些人召集起来。官场之中就是这样,不管什么事,总不会说得太明白,隐隐约约、云山雾罩的最好。毕竟有些话,说出去就无法收回了的,一切都在意会之中最好。

    在酒桌上,朱代东说起了昨天在天龙大酒店的事,他再次代表同学样向冯州龙道歉,特别是自己的同学罗莎,说话不注意场合,请冯州龙千万不要见怪。

    听到罗莎的名字,苏保林心里一动,大有深意的看了朱代东一眼,他总算明白今天这顿饭,为什么会叫上自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