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七百六十四章 可能是分管经济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七百六十四章 可能是分管经济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除了这封信外,信封里还有一张照片,这是朱代东与一个女人的不雅照。转过照片,在照片的背后,打印着一个一个银行账号和一个叫夏洪亮的名字。显然,这封信,是这个叫夏洪亮的人寄来的。

    如果朱代东经常在外面有不正当的作风问题,看到这样的照片,一定会惊慌失措,但是朱代东从来没有在外面鬼混过,更没有与女人赤身luǒ体这样拍过照。而且就算有,以朱代东的记忆力,也一定能记得那个女人的相貌,朱代东仔细端详这张照片,发现照片中的女人,自己从末谋面。

    显然,这是一封污蔑或者敲诈勒索的信件!在这样的关键时候,接到这样一封不同寻常的信件,朱代东一下子沉默了。他必须马上判断,这件事是有人故意为之,还是巧合呢?

    但不管怎么样,这件事必须光明正大解决,要不然授人以柄,对自己的打击,将会是致命的。朱代东正准备拿起电话的时候,桌上的电话机此时却突然响了起来,他一听,是余卓远打过来的,让他过去一趟。

    朱代东什么也没想,这个时候见领导是最重要的,他马上准备去余卓远的办公室,但是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折了回来,拿了刚才收到的那封信放到口袋里。

    “代东,上午李部长找你谈过话子吧?”余卓远把朱代东请到会客区。

    朱代东坐下后,马上拿起茶几个的香烟,敬了一支给他,给他点着之后,才又给自己点了一支。不管自己是否抽烟,在领导面前,特别是单独在领导面前,是必须要抽的。

    ,“是的部长,现在二处的工作很繁忙,这个时候我走了,是不是不太恰当?”朱代东说。

    “地球离了谁弃会转你没来二处之前,二处的工作不照样正常进行?”余卓远有些不高兴的说。

    ,“部长批评的对,地于组织上的安排,我没有任何意见,不管在什么样的工作岗位上,都是为党工作嘛。”朱代东笑吟吟的说。

    “你说的很好,不管在什么样的工作岗位上都是为党工作。当初调你来组织部的时候,省里曾经有领导表示不满,他们认为你是一个对经济工作很有经理的同志,让你来省委组织部这样的机关工作,恐怕会有所不适。但是事实证明你在组织部工作的这段时间,表现出sè,不但赢得了同事的尊重,同时部里也很满意。”余卓远笑呵呵的说,当初把朱代东放到省委组织部,钱飞虎、常世坤都曾经跟自己提起过,只不过当时自己快刀斩乱麻把朱代东的手续在一天之内就全部办好,才没有让那个话题继续下去。

    但是现在朱代东到组织部之后,正好碰到机构改草,而且今年〖中〗央的决心又是这么的大,按照下面人的说法,现在正在风头上任何人都要避其锋芒,至于以后,就可以见一步走一步的。

    ,“部长,我能不能问一下,组织上准备对我的工作进行什么样的调整?”朱代东问余卓远现在月刚回来,还没有跟李逸风碰面,就直接来找自己了。

    ,“怎么心急了?”余卓远笑呵呵的说。

    ,“确实有点,这段时间传言很多虽然我自己都不太相信,但是这件事,我自己反而一点把握也没有。”朱代东担忧的说。

    “这是好事嘛,这次叫你来,也正是想跟你谈这个问题。经过组织研究,组织上准备推荐到楚都市担任昏市长,不知道你对此有何想法?”余卓远问。

    “哥市长?我很惶恐,担心辜负组织的信任。”朱代东谦逊的说。

    ,“以你的年龄和资格,担任楚都市的哥市长,确实让某些同志有看法,但是省里的几位领导都很看好你。而且你曾经工作过的雨huā县和芙蓉县,这两年发生了翻来覆去的变化,这一切,你可是居功至伟。”余卓远说,朱代东确实有自己的劣势,但他同样也有自己的优势,现在〖中〗央正在大力提供干部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这些,朱代东都具备。

    最重要的是,楚都市的经济这几年让省里很不满意,雨huā县和芙蓉县,虽然只是两个小县城,但是他们的增长速度,都开始在全省的县级区域里名列前茅。现在什么样的干部或许都不缺,但是搞经济的干部,特别是能把经济搞好的干部,不管哪个地方,都是很缺乏的。

    “我当时也只是做了些应该做的事,如果没有上级领导的关心和支持,怎么可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朱代东谦逊的说。

    ,“你不要总是这样*自菲薄嘛,对于楚都市的经济发展,你从开始开始,就得做一些了解和规划卓远说道,让朱代东分管经济工作,这也是元謇振主动提出来的。

    元謇振自从仔细过朱代东在雨huā县和芙蓉县的表现之后,对他就愈加关注,雨huā县和芙蓉县,原来都是贫困县。但是朱代东仅仅用了几年时间,就让当地摆脱了贫困,特别是芙蓉县,每三个月分一次红,让所有听说过这种事的人,都眼热不已。

    现在楚都市已经被一些国有企业的经营困境和下岗工人的再安置工作,以及招商引资等经济工作,搞得是焦头烂额。特别是元謇振,他虽然只是市委的一把手,可是政府这边的工作如果不能搞上去,他这个一把手也不太好当。现在每次到省里开会,只要一提到各地的经济建设,他就感觉抬不起头来。

    楚都市也不是没有搞经济的干部,每次开经济会议,各种〖言〗论洋洋洒洒,让他听得热血沸腾。可是具体执行起来呢,却都成了镜huā水月。因此,元謇振认为,楚都市需要有新鲜的血液。但他这个新鲜血液,并不像余卓远这样,是要为他自己服务的。只要是能把楚都市经济搞上去的人,元謇振随时都欢迎。在他看来,朱代东应该就是自己期待的人。

    “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信任和组织的培养。”朱代东坚定的说,余卓远虽然没有说明,自己这个哥市长是个什么要的昏市长,但是分管经济工作,这样的哥市长是必然要进班子的。

    虽然朱代东不一定要争权夺利,但是如果想要做出点事,没有点权力还真的不行。这两者就像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朱代东虽然没有研究过楚都市的经济现状,但经济问题,很多道理都是相通的。楚都市的情况,不管怎么样,都不会太糟,毕竟现在楚都市的经济总量,依然位居全省榜首。

    “代东,你现在可就是组织部走出去的干部了,组织部的干部原本导外面的交流并不太活跃,但你是个例外。我希望你到了楚都市后,

    要发扬组织的优良作风,把楚都市的经济工作,迅速搞起来。如果有什么困难,还是可以回来找我们的,这里就是你的娘家。”余卓远笑着说,朱代东刚开始到楚都市,前面的几个月,肯定无法投入到正常工作中去,他必须理清市政府的关系,并且深深地扎下根去,才能开始自己真正的工作。

    这个时候,朱代东就需要有人支持,不管元謇振是否全力以赴的支持他,组织部对他,肯定也是会有一定支持的。这对于朱代东很重要,而且余卓远也不想朱代东从组织部出去之后,就很快沉没下去,这无论是对朱代东,还是对他余卓远都是不利的。要不然,别人会说,朱代东原本一个好好的干部,到了组织部走了一圈后,竟然变得平庸了。组织走到底是培养干部还是扼杀干部呢?

    谢谢部长,这样我的底气就更足了。”朱代东高兴的说。

    “这件事最终还需要省委常委会讨论,在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我希望你还能安心工作,不要让别人有什么闲话。”余卓远提醒道,对于干部的提拔,任何时候都有可能出现意外,哪怕是这次朱代东的调整也是一样的,谁也不敢保证,组织部推荐的人,就一定能通过。

    但余卓远敢在这个时候找朱代东谈话,也是有他自己道理的,如果等省委通过,朱代东肯定能从其他途径知道,可现在告诉他,才能真正表明组织部和自己对他重视。

    谢谢部长的提醒。

    对了,部长,今天我收到一件很奇怪的信,本来想向公安机妾报案的,但接到你的电话后,马上就过来了,你看看。”朱代东拿出那封信,交给余卓远,说。

    “咦,代东,这是真的还是假的?”余卓远看到照片之后,随口问道。

    “部长,这当然是假的了,我对自己的行为有绝对的信心,照片中的这个女子,我也从来没见过。所以我想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到底是栽赃陷害,还是敲诈勒索。”朱代东笃定的说。

    “代东,我给你个建议,这件事不要公开报案,可以找个相熟的公安人员,帮你sī下里查一查,总之这件事我知道了,你放心就是。”

    余卓远说,如果这件事被人当成把柄,哪怕只是一时的把柄,也可能会让朱代东这次的调动出现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