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七百七十八章 想去也不能去了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七百七十八章 想去也不能去了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对不起,朱市长,今天来我只是想请你去我们东城区看看,听说你要来,我们可是翘首以盼,热烈期望你能早点去看看。”连解淦见朱代东脸sè不善,连忙解释道。

    “连区长,先进来再说吧。”朱代东知道连解淦之所以会这么快找上门来,踉跄留时肯定有关系,路留时知道自己要去东城区,肯定会给东城区的人打招呼,让他们注意,结果就引起连解淦亲自上门了。

    “谢谢朱市长。”连解淦谦恭的说。

    “连区长,我现在可还不是什么朱市长,你还是直接叫我的名字吧。”朱代东淡淡的笑着说。

    “朱常委,你太客气了。”连解淦说。

    “我原本今天想去东城区的经济开发区去看看,听说去年东城区经济开发区搞得非常不错。”朱代东说。

    “你过奖了,经济开发区存在不少的问题,还要请你多批评指正。”连解淦谦逊的说。

    “有问题好办,办法总比问题多嘛。就怕自己发现不了问题,那才是大麻烦。”朱代东说。

    “你说得太正确了,但我们现在还没有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正需要请你这样的高人指点才行。”连解淦谦逊的说。

    “高人谈不上,我还需要学习,所以就很想去东城区经济开发区看看。”朱代东说,如果路留时在中午的时候,给他来电话,他恐怕下午还会去的。但是现在连解淦主动上门了,哪怕就是现在路留时告诉他,所有的道路全部是可以通行的,他也暂时不会再去了。

    “那不正好?朱常委,我代表东城区热烈欢迎你去参观。”连解淦说,他知道朱代东不想让自己称呼他为市长之后,把一些指导工作、

    视察工作的字眼都丢弃了。

    “但是今天我确实过不了,我听说上次邦艳梅一案的凶手就躲在东城郊区,公安局把那边很多道路都封闭了,就跟别人约好,去其他地方看看。但你放心,过几天我机会,我一定会去东城区的。”朱代东说道。

    “这真是太遗憾了。”连解淦叹道,他以前也不认识朱代东,这次听说朱代东要来楚都市之后,才打听过他原来的一些事情。这个从基层走上来的干部,是一个实干型干部。当他听说朱代东在没上任之前,要来东城区看看的时候,他一点也没有惊讶。如果朱代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他根本就不可能在下面两个县取得那么大的成绩。

    连解淦其实也算是从基层成长起来的干部,只不过他几乎一直都在东城区工作,从最基本的街道办事处做起,一步一步做到现在的区长。他很清楚,想要在基层做点事,是多么的难。而要像朱代东做得这么好,就更是难上加难。

    “这没有什么遗憾不遗憾的,现在市委还没有给我安排具体工作,我想趁这牟机会,到处转转。到时你可不能嫌我麻烦哦。”朱代东笑笑说。

    “这是我的荣幸。”连解淦说,他知道今天是请不动朱代东,这应该也是朱代东的习惯,虽然他说到时会麻烦自己,但是恐怕他真要来了东城区,甚至都不会通知自己。但他还是给朱代东留下了自己的电话,现在朱代东没有正式上任,也没有机关通讯录,而且能让朱代东记住自己的电话,应该也是件好事。

    送走连解淦之后,朱代东也跟着出去了,看来自己得换个新地方住才行,现在外面的大雾虽然还没有消散,可是自己走路出去,喜应该不会有事吧?其实朱代东走到车上才发现,其实这个时候在市区出车祸的几率应该会很低的,所有的人都是大雾,因此所有的车子也都开得很慢,虽然是龟速行事,但个个都会严格遵守交通规则,反而不会出什么事。

    走在大雾中,朱代东迎面碰到个熟人,他住的省委组织部机关宿舍,住在这里的,基本上都是自己的同事,要么就是从组织部退下来的同志。大雾中的能见度很差,可是朱代东靠的是听而不是看,他已经做好了迎接此人的准备。

    “朱处长,不,朱市长,你好。”来人正是孟遗,他刚刚从外面走回来,这样的天气,如果不是距离很远的话,走路一定会比坐车快。

    “孟遗,刚回来啊。”朱代东笑着说,他因为早就有了准备,表现得很自然,也可能会让孟遗觉得,自己非常沉稳。

    孟遗虽然在省政府里也有个家,在师大也同样有个家,但是一般情况下,他都是住在机关宿舍里。这也是朱代东比较欣赏他的原因。要是换成别人,自己是昏省长的儿子,恐怕在机关里不说飞扬跋扈,至少也会张扬嚣张,然而孟遗就像一个普通的机关干部似的。这一点,跟朱代东很相似。

    ,“是的,朱市长,要出去?”孟遗惊讶的说,今天是星期天,朱代东还能在街上漫步,这让他很惊奇。在他想来,朱代东的家中,应该是门庭若市才对。他也看到过好几次,晚上去朱代东家登门拜访的人特别多,甚至都要在外面先排队。

    ,“随便走走。”朱代东随口说。

    ,“今天你没事?”孟遗又惊讶的说。

    ,“怎么,你盼着我星期天还有工作?”朱代东似笑非笑的说。

    ,“非也非也,今天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想请老领导吃个便饭,等会我把蒋玲芳也叫上,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如果再过几天,不知道又要等多长时间呢。”孟遗惊喜的说。

    ,“好吧,你看她有没有时间,随便选蚌地方就是。”朱代东笑着说。

    ,“那怎么行呢,我正好知道个地方,今天就由我来安排。”孟遗笑呵呵的说,他前几天在东城区一家新开的酒店吃过一次饭,感觉口味很好,而且酒店的装潢也很高档,现在知道的人还不知道,正好可以当作这次聚会之地。

    ,“好吧。”朱代东说,如果他知道孟遗安排的地方是在东城区,

    朱代东说什么也不会愿意去的。

    ,“那我马上打电话。”孟遗高兴的说,他也不回去了,跟着朱代东转身往外面走着,一边拿出电话,给蒋玲芳打电话。

    听说是跟朱代东一起吃饭,蒋玲芳不由分说,立即答应过来。她虽然要去人事厅了,可是能跟原来的老同事搞好关系的机会,她是不会放弃的。她是东北人,在楚都并没有什么很深的关系,所有的关系,都是靠她一点一滴建立起来的。现在朱代东要去楚都市,如果能跟朱代东搞好关系,以后自己在楚都市要办什么事,也方便多了。

    ,“餐谋人生,你知道吗?”孟遗说道。

    ,“知道,你们什么时候过去?”蒋玲芳说,那里她也去吃过饭,是家新开不久的酒店,名字很特别,装潢很好,服务员的素质也很高。而且那里的停车场很大,酒店专门开辟了一个院子,哪怕就是公车去消费,也不用担心被人发现。

    ,“再过一个小时吧,这么大的雾,现在走也走不动。”孟遗说。

    ,“看来我还真是落伍了,你们都知道这家叫餐谋人生的酒店,亏我以前还是你们的头,可连听都没听说过。”朱代东等孟遗挂上电话,叹了口气说道。

    ,“你那是风格高、原则强,你来我们干部二处之后,除了领导,哪个能请得动你?”孟遗说,这一点,他也很佩服朱代东。在机关,吃请是很平常的一件事,但是朱代东对待这件事却很慎重,如果不是实在推辞不了,他一般都会让自己或蒋玲芳替他去参加,久而久之,别人也就不怎么请他了。

    ,“这么说好像我眼中只领导似的,这样的话我可不乐意听啊。”

    朱代东笑着说。

    ,“我这是佩服你呢,现在还有点时间,领导想去哪里,我给你服务。”孟遗大大咧咧的说,现在朱代东不是他的直属领导了,说话也没有原来的拘谨。

    ,“去趟师大吧。”朱代东突然说,上次何国平生日的时候,也不知道孟遗有没有去。对于他们两父子的关系,他也不是很清楚。但是不管他们的关系好坏,朱代东都希望能在今后之后,能更加融洽。

    ,“师大?”孟遗明显一愣。

    ,“我是师大毕业的,今天还有这样的闲情逸致,以后就算想去看看,也没有这样的时间咯。”朱代东呵呵笑道。

    ,“原来如此。”孟遗点点头,朱代东确实是在师大毕业的。

    他跟父亲的关系一般,跟母亲的关系也差不多,因为父母是在他读高中的时候离婚的,他非常气恼。虽然法院把他判给了母亲,可是跟父母之间的关系,他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倒是跟姐姐何琴的关系还不错,只要有时间,他就会到姐姐那里玩玩。

    到师大后,朱代东步行的速度明显加快,今天是星期天,学校里的学生很多,孟遗生怕跟丢了人,紧紧的后面跟随。直到朱代东走到一栋房子面前,并且按下门铃,他才猛然发觉,这里好像自己曾经来过。

    ,“何教授你好,我是朱代东,没有打扰你吧?”朱井东见开门的是何国平,笑吟吟的说。

    ,“没有,没有,快请进来坐。”何国平笑呵呵的说,他侧身让朱代东进去,可是当他看到朱代东身边的孟遗时,身体一僵,眼神变得热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