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八百一十章 较量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八百一十章 较量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八百一十章较量

    孙剑佛给武邦致打电话的时候,是在办公室。朱代东给武邦致打电话的时候,也是在自己的办公室。朱代东与孙剑佛的办公室,只相隔两层,直线距离还不到二十米,孙剑佛与武邦致的对话,朱代东一字不漏的听在耳中。

    孙剑佛并不完全相信自己介绍的关于宏利公司的情况,这一点朱代东是清楚的。但是他完全没有料到,孙剑佛对于自己介绍的关于宏利公司的情况,竟然是一点都不相信。这让他很是不解,按说以孙剑佛的身份,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呢,就算他真的对宏利公司印象很好,也不能偏帮到这个地步吧?

    孙剑佛是市长,楚都市的二把手,为了宏利公司在他心目中,应该只是一家微不足道的小鲍司。可是他刚才竟然因为宏利公司,而向武邦致表明态度,特别是他还表示,在常委会上也是这个态度,这会给武邦致多大的压力?虽然孙剑佛一再强调,那只是他的个人意见,但是谁敢不拿这个当回事?

    不要说武邦致还是孙剑佛的下级,哪怕他是孙剑佛的领导,也不得不考虑这件事的后果。朱代东清楚,刚刚武邦致对自己的承诺,恐怕会变卦。

    孙剑佛跟武邦致的电话还没有挂,朱代东马上又给路留时打了个电话,叮嘱他,对于肖宏利要干脆利落的拿下,并且还要注意保密。朱代东一说,路留时马上就猜到事情有变,要不然朱代东不会催促他。

    “朱市长,要不这样,我先把人控制起来,抓紧时间拿”路留时说道,只要一拿到肖宏利的口供,不管他有多硬的后台,都不会有什么改变了。而且能让朱代东顾忌的后台,背景肯定也不是一般的深。

    “可以,但要注意保密。”朱代东叮嘱道,路留时能主动提出来,这让他很满意。

    “没问题,我找个封闭点让他们审着,电话呼全部拿掉,不审出来就不能出来,除了我,谁也找不到他们。”路留时说道,所谓的封闭点,其实就是找间僻静点的房子,把审讯人员的通讯工具全部收了,切断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哪怕就是上级部门,没有结果,也是找不到他的。

    “这方面你是专家,我不提任何意见。”朱代东说道,他可以从侧面告诉路留时这件事的严肃xìng,但是具体如何执行,他不能插手。这不是外行指挥内行的问题,而是涉及到以后给宏利公司定xìng的问题。

    路留时对朱代东的指示执行得很坚决,现在西城分局与东城分局,一切的工作重点都是围绕着肖宏利和宏利公司。他刚开出拘传手续,让人把肖宏利带走,市局就给他打来电话,对于肖宏利以及宏利公司,要重证据更要讲政治,肖宏利是区政协委员,局就算要调查他,也必须经过一定的法律手续。并且武邦致特别交待,一定要得到市局的批准,才能对肖宏利上手段。

    “武局,对宏利公司的情况,我们已经mō得差不多了,而且昨天我们也接触过……”路留时说道,他正郁闷不已,不久前武邦致还给他打了电话,说市局将全力支持西城分局也东城分局的工作,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肖宏利和他的宏利公司拿下。现在才一个小时不到,武邦致的态度竟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这让他一时之间无法接受。而且路留时现在也明白了,刚才朱代东给他再次打电话的含意,也明白了要注意保密主要是针对哪方面。

    “路留时,你的耳朵现在是摆设了?要是听不懂人话,早点回家抱孩子去!”武邦致怒形于sè的说,他现在也是左右为难,可是他只为难了一会,因为他遵循一个原则,哪个领导的级别高,就听谁的招呼。既然孙剑佛说得这么坚决,他当然只能执行市政府的领导。

    至于朱代东的指示,等以后有机会的时候,再向他解释吧。他也相信朱代东应该会理解自己,这是他与孙剑佛的较量,自己虽是市局长,可是在他们面前,只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卒子罢了。

    “局长,从现在开始,一切事情,我都会向市局请示报告。”路留时坚定的说道,现在肖宏利已经被带走了,而且还是秘密带走的,从现在开始,他确实可以任何事都向局里请示,但以前的事就不好说了。

    “这件事孙市长做过指示,我们局,要在市政府的领导下开展工作,不管有什么想法,都要先执行。”武邦致的语气缓和了下来,很多事情并不能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要不然要组织干什么,要领导干什么?

    虽然路留时做了保证,可是武邦致还不放心,他又给西城分局的政委程凤林打了电话,程凤林原来是市局的副局长,本来是要调到省厅担任交警总队的总队长。可是因为种种原因,现在却被下放到西城分局。虽然他的级别还勉强保留,可是职务却是相当于降了两级,如果说他没有怨气,那是不可能的。可是不管怎么说,如果他还想以后继续进步,就必须把这种怨气深深地埋藏在心底。

    接到武邦致的电话,程凤林很兴奋,原来在市局的时候,经常向武邦致汇报工作,让他觉得很烦躁,可是到西城分局之后,马上就感觉,原来每天能跟武邦致汇报工作,竟然是一种幸福。人都是失去后,才懂得原来拥有的是多么的幸福。

    “请局长放心,西城分局一定坚决执行局里的指示。”程凤林坚定的说道,他的级别虽然比路留时要高,可是职务却比路留时要低。局是准军事单位,路留时才是真正的一把手。因为路留时除了担任分局的局长之后,还担任了分局党委,而程凤林只是第一副,党领导一切,政委也要在党的领导下开展工作。

    这个分局政委的职务,对程凤林而言,是异常尴尬的。原来他在市局的时候,是路留时向他汇报工作,可是现在他却需要向路留时汇报工作。虽然到分局之后,路留时还算比较照顾他的情绪,两个人谈论工作,主要也是在会议室。但是程凤林还是不甘,他认为自己的工作岗位应该是在省厅,至少也要到市局。

    “凤林,在西城分局的工作还好吧?”武邦致关心的问道。

    “谢谢局长的关心,我在这里的工作得到了路留时同志以及分局的各个同志的大力支持,相比原来在市局的工作,现在反而轻闲些。”程凤林感jī的说道,他在说到“轻闲”这两个字的时候,加重了语气。凭自己的工作能力,能胜任更加重要的工作,市局是不是也该考虑一下在合适的时候,调整自己的工作了?

    “凤林,你的工作能力是值得肯定的,既然现在的工作相对轻闲,就当是休息嘛。以后如果组织上有更重要的工作交给你,想要轻闲,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哦。”武邦致笑吟吟的说道。

    “感谢局长对我的关心,我随时准备着接受组织的考验。”程凤林坚定的说道。

    程凤林毕竟到西城分局已经快有三个月了,对分局的情况较为熟悉。而且他原本是市局的副局长,对分局的同志也是比较了解的。他想要查什么事,路留时想要对他完全保密,很难做到。

    程凤林很快就发现了端倪,就在今天,分局开过一张拘传证,拘传的正是宏利公司的老板肖宏利。路留时竟然敢跟市局顶牛,这让他既兴奋又jī动。路留时犯了错,对他来说就是机会。程凤林马上给武邦致打了电话,向他汇报这件事。

    “凤林,这件事有把握吗?”武邦致严肃的问,如果路留时真的敢这样做,那这件事的xìng质就非常严重。不说路留时不遵守纪律,对自己的威信也是一个严重的打击。

    “有,人证物证齐全。”程凤林笃定的说。

    武邦致真的愤怒了,路留时才刚刚向自己保证,一切事情都会向市局汇报,可是他一转身就开了拘传证,这是在拿他的前途在开玩笑。是谁给了他这么大的胆子?!武邦致的头脑里突然跳出个人名,朱代东。

    路留时跟朱代东的关系较好,武邦致是知道的。现在朱代东在过问新星小区的事,他也听说过。宏利公司跟新星小区有多深的关系,他也知道一些。可是现在如果处分路留时,必然就要跟朱市长过不去,这个后果,武邦致自己能承担得起吗?

    如果市局处分了路留时,那就是自己与朱市长之间的较量,虽说朱代东才刚刚调到楚都市,可是武邦致认为,自己跟朱代东还是没有任何可比xìng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向上汇报,神仙打架,自己这个小表可不能遭殃。这是朱代东跟孙剑佛之间的较量,其他人还是不要插手为好。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