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八百四十四章 阳谋(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八百四十四章 阳谋(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姜子胜的诧异,倒不是因为香港昌隆达也看中了楚都市的国有企业改制,而是孙剑佛说话的语气。名加笔趣阁看最新章节//这让他感觉,楚都市好像吃定了自己似的,这让他很失落。

    孙剑佛其实倒不是一定是吃定了姜子胜,他只是想告诉姜子胜一个事实,如果他们的公司,还不尽快争取的话,机会就会流失。昌隆达的胃口可不比广东茂元服装公司,按照朱代东的规划,昌隆达很有可能,会大规模的兼并市里的国有企业。联华服装厂李广生已经亲自考察过,女口^果昌隆达准备启动这个计划,联华服装厂将会是第一批被兼并的企业。

    “姜先生,我觉得这个时候,你最好是跟你们的符总打个电话,相信他一定会有英明的决定。”佟晓明提醒道,如果广东茂元服装公司那边真的不想搞这笔投资,他的富基公司也是可以提供这笔资金的。

    “谢谢佟先生的提醒,这次来楚都市之前,符总已经全权授权给我。我相信,一定不会让他失望。”姜子胜淡淡的说道。

    “那好,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避开口。”佟晓明笑着说道,他在楚都市的关系,不敢说黑白两道全部搞得定,至少白的这一边,确实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孙市长、佟先生,我突然有些不舒服,先回房间休息了,抱歉。”姜子胜淡淡的i5道,站起来向他们两位欠了欠身,然后就离开了包厢。他就住在富基酒店里,这个时候他真在没有办法,只能马上回去请示符彬政。为了赶进度,明天肯定会跟跟联华服装厂再次谈判,如果没有一个底线,他明天也是不好去谈的。”姜先生,你可要保重身体,明天你的任务可是很重的。”佟晓明关切的说道。

    “孙市长,听说是因为朱代东,才让广东茂元服装公司与联华服装厂合并重组的方案溜有通过常委会的批准?”等到姜子胜走后,佟晓明问道。他跟孙剑佛的关系,完全可以当面讨论这样的问题,而无需避讳。

    “是的,但这样也好,联华服装厂的合并,要尽量做到不让人说任何闲话。如果有司能话,要成为全市国有企业的一个样本和棰样。【笔趣阁高品质更新】”孙剑佛说道,这其实也是在常委会,暮代东提醒他的。要么不做,要做就要把联华月6装厂做成一个标兵。

    “这简单啊,多给点钱不就可以?按照你们的说法,是严格按照工作程序去做事,都不要错。我看六百五十万不够,至少一=F万,百分这六十五的股份也多了,让广东茂元服装公司占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就可以了。”

    佟晓明说道,想要把事情真正做好,那太容笏了,不就是多花钱么,只要能让孙剑佛高兴,多花个几百万,他绝对不会心疼。

    何况这次还不是由他出钱,他相信就是这样的条件,符彬政也是会答应下来的。一家雕装公司,如果经营得好,一年赚个几百万实在是很平常的事。

    “这样不太好吧?”孙剑佛惊愕的说,这可是几百万的投资,虽然联华服装厂的职工会因此而受益,但自己欠佟晓明的人情可就太大了。

    “这没有什么不好的,只要严格是按照国有企业改制的工作程序,再足艮联华服装厂的职工代表一起讨论,我们的目标就是要让职工浦意,让政府满意。”佟晓明说道,他可以让广东茂元服装公司多投资几百万,把联华服装厂的合并变成一个样本。但以后朱代东跟香港眺昌隆达合作,如果也想有样学样的话,昌隆这要付出的代价就不是几百万,而是上亿。

    “你说的很好,让职工满意,让政府满意,使经济发展与社会稳定达到和谐统一。”

    孙剑佛微笑着说。

    姜子胜回到房间之后,马上给符彬政打了电话,姜子胜详细的介绍了跟联华服装厂谈势的情况,也谈到了楚都市对这次合并的态度。

    特别是今天上午的那次常委会,楚都市竟然拒绝了公司的确合并计划。

    “符总,我们这次可是拿出了最大的诚意,但是楚都市这边竟然不识好歹,就算我11"用高价收购了联华服装厂,以后恐怕也会遇蛩很多麻烦。”姜子胜忧心忡忡的说道,是他啦购或者合并重组的企业,一般都会由他管理一殷时间,直到正上正轨之后,才由公司派过辣的人手接替。如果在合并的时候,就产生了不愉快,以后把钱投到楚都市之后,不更得当受气包。

    “既然楚都市还有不满意的话,那就说眶我们的诚意还不够嘛。姜副总,我们这次的目的,是全力以赴、不惜代价把联华服装厂拿下来。哪怕就是亏损一些,只要能拿下联华服岩厂,也是值得的。”符彬政郑重的说。

    “符总,我能问一下吗,为什么就非得拿下联华服装厂不可?楚都市还有一家服装厂,而且现在还在开工,虽然是在亏损经营,但条件比联华服装厂要好得多。如果我们能把这笔钱投进去,.无需一年就能收回投资。”姜子朋说道,既然他是服装公司出来的,到了楚都卉之后,当然也会顺便调查一下其他的服装企业。”这次去楚都市,并不是以盈利为目的,至少在服装厂上,我们可以暂时不盈利。关铡是把联华服装厂拿下来,以最快的速度,哪七fE就是多付出点代价。”符彬政叮嘱道。

    “符总,我想不通。”姜子胜说道,公司在古南省并没有任何投资,何以一次投资就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呢。

    “其实也没有什么,这次我之所以让你去楚都市,主要是因为富基公司的老板佟赜明。”符彬政说道,他知道如果不把事情的厉委告诉姜子胜,恐怕这次的合并不会很顺利。

    “佟先生?符总,你跟他的关系是不是很好?”姜子胜好像有些明白了,佟晓明在提至!

    符总的时候,总是漫不经心,语气里的那种裂络,并不是一般人所能装出来的。”是的,我跟他的关系不仅仅是非常这么简单。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如果不是因为佟晓明,就没有现在的我。恐怕茂元服装公司也在几年前就倒闭了!”符彬政叹道,佟晓明本身就是一个亿万富翁,他在自己最困难的a.候,雪中送炭,这份情义他一直没有机会拓答。现在佟晓明主动给他打电话,他当然会全力以赴。

    “原来如此。”姜子胜一下子完全明白了,怪不得佟晓明让他打电话向公司汇报,彭情根源在这里。

    “姜副总,如果六百五十万,楚都市不满意,那就八百万、一千万。如果对我们持有眺股份过多有异议,那就再降点吧,只要不低亍百分之五十一,那都是可以的。”符彬政访“符总,这样的话,我们的投资回报率比起其他地方,可就要低很多了。”姜子胜诧异的说,真要是这样的话,跟直接送钱给楚都芹有什么区别?”再低也没有关系,只要能让佟晓明滑意,同时跟楚都市的领导搞好关系,再低的叵报率也是值得的。”符彬政笃定的说,这次派姜子胜去楚都市,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回报雕问题。”如果楚都市提出更多的要求呢?”姜子胜无奈的说道,这次的谈判最是让他郁闷,不是为公司争取最大的利益,竟然是为了要让难方满意。这跟签卖国辱权的条约有什么区别?

    “尽量满足他们,姜副总,对于佟晓明戥无以为报,我给你一个底线,我方所占股权,绝对不能低于百分之五十一。投入的资金,最多一千五百万,如果超过这个数字,我们再蒲量。”符彬政坚定的说道。”一千五百万-l符总,这么一大笔资金,足够我们收购联华服装厂的了。”姜子胜访道,哪怕就是不收购,也足以在楚都市这样眺地方,重新再创办一家服装工厂。而且采用能全部是最新的设备和技术,这比合并联华服装厂,要强得多。

    “姜副总,不管做什么事,都不能只盯着眼前的利益。”符彬政说道,他并不认为一千五百万就很吃亏,首先如果真的是这样的1j1格,会让佟晓明很满意,同时也让楚都市很滑意。新组建的服装公司,会在政策和业务上,得到市里的支持。比如一些楚都市的工作服、校服订单,就必须要照顾一下吧->另外也可蟛在楚都市,树立茂元服装公司的声誉。”好的,我明白了。”姜子胜点点头,说道。符总的话,佟晓明好像也同样说过。

    从佟晓明给孙剑佛打电话,约他晚上去富基公司吃饭时起,朱代东就开始“关注”着列剑佛的言行,下班之后,他约了谭满铿,一赶到富基公司吃顿饭。对于孙剑佛与佟晓明这梢的做法,朱代东虽然有些无奈,可是人家用能是阳谋,他也无话可说。

    朱代东一直以来就认为,只要是真正让群众受益,不管他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他都是支持的。这次也是如此,他决定自己应该好好支持一下孙剑佛,也不能浪费佟晓明的一片“好意”,更加不能让广东茂元服装公司失錾才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