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八百九十四章 实践中学习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八百九十四章 实践中学习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原本严蕊灵给张老太太准备了一身新衣服,这是她特意临时去买的。但是跟张老太太接触下来后,她没有把新衣服再拿出来,而是把母亲留在这里的一套旧衣服拿了出来。张老太太出来很高兴的穿上了,给自己旧衣服,说明人家不见外。真要是给新衣服,她可能会觉得,是不是市长夫人嫌弃自己呢?

    看到张老太太满意,严蕊灵也放下心来。张老太太能接受帮助,可是不会接受施舍。严蕊灵知道,张老太太刚来,肯定会有不太习惯的地方。她跟自己交流,总是怀着歉意和自卑,她就想先去上班,让张老太太能跟吴嫂交流一下,或许两人之间的话更多。

    吴嫂是朱代东亲自到劳动力市场请回来的,是位下岗工人,丈夫疾病缠身,还有个女儿在上初中。朱代东也是得知他这样的情况之后,才特意请她回来的。没想到吴嫂不但做事勤快,而且还能炒一手地道的古南菜。得知朱代东是芙蓉县人之后,特意又去学了几道芙蓉县口味的特sè菜,就更让朱代东满意了。

    吴嫂每天早上从家里出,买好菜好到市政府机关宿舍,给朱代东与严蕊灵做好中饭之后,再回去给家人做饭。但是今天,严蕊灵拜托吴嫂,能不能陪着张老太太一起吃完饭再走,她中午跟朱代东就不回来吃饭了。

    严蕊灵到市委宣传部后,先给朱代东打了电话,通知他中午不要回家吃饭,让张老太太在家里能无拘无束的好好吃了顿。朱代东上午又去了东城再,对于昨天出现险情的地方,他还是不放心。但这次朱代东是带着市水利局、城建局、财政局、民政局的相关人员一起下去的,不要说中午赶不回来吃饭,恐怕就是晚上也不行。

    之后严蕊灵才向韦鲁郎汇报了上午的工作,韦鲁郎对严蕊灵的工作高评价:“小严,辛苦了,你回家后替我转告代东现在我欠他顿酒了。”

    “韦部长,这话我不会转告,同时还要向你提个意见。”严蕊灵不高兴的说,喝酒伤身,虽然有的时候为了工作没有办法,可是朋友之间就没有必要还喝?

    “哦,朱代东什么时候成妻管严了?”韦鲁郎笑吟吟的说。

    “平常你们在工作中就经常要喝酒,朋友之间到一起了,怎么还要喝?别看朱代东现在好像能喝一点,但他现在是因为年轻,谁都知道喝酒过多很伤害身体我就不相信嫂子也准你喝酒?”严蕊灵说道。

    “小严,代东在你的心目中只是能喝一点酒?”韦鲁郎诧异的说道。“我告诉你,他不是一般的能喝!”

    “韦部长,你们男的在一起,怎么就一定得拼酒呢?”严蕊灵不解的问。

    “小严,你要这样说的话,我其实很冤枉。我第一次跟朱代东喝酒的时候我问他的酒量怎么样,他伸出一根手指头,我以为他能喝一斤。我想,他的酒量比我还差一点,不用担心。结果那天晚上我酪自大醉,怎么回去的都不知道。”韦鲁郎叹道。

    “我不相信。”严蕊灵说道每次朱代东回来,她都注意过,身上有酒味,但跟她爸爸参加应酬回来相比,完全就是两个印象。

    “我也不相信啊后来跟代东熟了之后,他才告诉我。他竖起一根手指头,不是能喝一斤酒也不是能喝一瓶再,更不是一箱酒而是他能一直喝下奔!”韦鲁郎笑着说,当时可把他气坏了,可是在朱代东面前,他确实如自己所说,能一直喝下去,直到自己倒下之后。

    “哪有这么夸张。”严蕊灵对朱代东的酒量,并没有进行过“深入调查”对于具体的情况,并不是十分清楚。她以为韦鲁郎只是开个玩笑,朱代东的酒量或许有一点,在政府部门工作,也需要有一定的酒量。但是酒量太好,也不件什么好事,现在严蕊灵很担心朱代东的身体健康。

    朱代东在东城区检查工作的时候,再次强调了突事件应急预案的重要xìng和紧迫xìng“如果我们能提前准备好突事件应急预案,下次再碰到这样的自然灾害时,就能有条不紊,取得事件的主动权。”

    “朱市长,在实践中学习是最有成效的,我们能不能邀请芙蓉县应急委的同志,来指导我们学习?”严锋滕在早上的会议上才提出,要亲自带队去芙蓉县学习他们在应对突事件、自然灾害等方面所取得的成功经验。但看到才过了几个小时,朱代东又带着市局的相关责任人下来指导工作,这让他更加清楚,朱代东对于这项工作的重视。

    同时严锋滕也注意到了,朱代东对于殊城区在处理这次的灾情时,并不是完全满意。东城区应该拿出更加明确的态,争取在朱代东对东城区的印象变得更糟之前,扭转局面。

    “锋滕同志,你的这个建议我看很好,在实践中学习,在实践中成长,在实践中论证。”朱代东微笑着说,东城区现在处理面临的灾情,完全是被动的,疲于应付,整个区委区政府的领导都被卷了进来。

    虽然这样看起来,显得东城区对这次的灾情,是多么的重视,但实际上也变相说明了一点,东城区的办事效率非常低下。现在政府机构由上而下,准备进行大规模的机构改革,特别是政府与企业之间的联系,会越来越薄。一些企业,比如煤炭、石油、机械等部委会撤销,下面省市也会相应的跟进。

    按道理,现在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应该越来越少,相应的,为了完成同样的工作,甚至是一年比一年更多的工作任务,政府部门的工作效率应该提高才对。可是事实证明,政府部门的工作效率不但没有提高,相反,愈的低下。这样就势必增加人手,既然政府又要机构改革,就只能增加大量的非正式编制人员。

    楚都是省会,而芙蓉县在前两年还是省级贫困县,但是现在,如何应付突事件,却要芙蓉县来指导省会城市。从感橡上,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但是朱代东特别强调,既然有差距就要有勇气承认。只要迎上追上,并且超过芙蓉县,才是唯一正确的做法。

    朱代东马上跟曹长宽取得了联系,把东城区的想法跟他做了沟通。

    对于朱代东的工作,曹长宽当然很支持,但是派人到省城传经送宝,必须请示市里。朱代东也知道这一点,他之所以会先给曹长宽打电话,只是想表示,自己对他的尊重。要不然芙蓉县突然接到沙常市的任务,指不定会在心里想什么呢。

    朱代东给沙常市的市长王大可以及市长田野都打了电话,他们都是朱代东曾经的老领导,而且芙蓉县能到省会宣传自己的应急预案,这也是件好事。王大可与田野在原则上都同意了朱代东的请求,但最终结果还需要开会讨论。

    当天下午,芙蓉县的副县长李墨轩率领县应急委的几名同志,和县水利局下属的防汛抗旱应急指挥系统的主要工作人员,就到了东城区,跟陈树立取得了联系。这次李墨轩来楚都,不但给东城区带来了芙蓉县详细的各种应急预案,这些预案可以让东城区借鉴,甚至是直接采用。同时还带来了一套班子,可以让东城区经过紧急培训,马上就能在芙蓉县防汛抗旱应急指挥系统工作人员的配合下,迅速进入状态。

    先建立东城区防汛抗旱应急指挥系统,并且迅速投入实战,以检验成果。

    晚上朱代东参与了东城区设宴招待芙蓉县一行人的宴会,他原来就担任过芙蓉县的县委〖书〗记,而李墨轩这次所带来的工作人员,基本上都是朱代东原来的下级。在芙蓉县,朱代东就有着神奇县委〖书〗记的称号,这些人每一个,朱代东都能叫得出他们的名字,知道他们的工作单位。

    晚上的宴会就在东城区政府的招待所里举行,芙蓉县的人员,也都安排在这里住宿,宴会之后,朱代东带着陈树立,去了李墨轩的房间。

    “老陈,怪不得上次毕力平不打算让灾民们住进来,这里的条件确实不错。”朱代东还是第一次来到区政府招待所的房间里,他看了看,完全是按照星级标准来装修的。

    如果招待所的服务水平还能提高些,感觉会更好。

    “那是当然的。墨轩,这几天就要辛苦你了。对了,这段时间全省普降暴雨,芙蓉县的防汛抗旱应急指挥系统还能随你一道来楚都?”陈树立问道,下午的时候,他听了芙蓉县的介绍,对于他们的应急预案,他也很认同,有些问题,确实是之前没有仔细考虑到的。

    “我们芙蓉县是什么地方啊?就算下再大的暴雨,也不可能有内涝生。”李墨轩看了朱代东一眼,信心十足的说道。

    “哦,我知道了,芙蓉县的地下排水系统,这次应该挥了重要作用?”陈树立马上明白过来,芙蓉县的地下排水系统他还亲自去看过,当初总觉得芙蓉县是吃饱了没事干,有必要把排水管搞得像地下河似的么?现在看来,他不得不服务朱代东的深谋远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