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九月百零九章 威望不足了?(求保底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九月百零九章 威望不足了?(求保底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孙剑佛主动问起国有企业的改制情况,朱代东也有些意外,他心中一笑,或许就连孙剑佛,也很关注自己对待康惠食品厂的态度吧?

    楚都市国有企业的改制,都集中在这段时间,每天朱代东都要听到市计委、市招商局、城建局等相关部门的工作汇报。楚都市国有企业的改制形式多样,有重组、联合、兼并、租啧、承包经营、合资、转让国有产权和股份制等多种形式进行,包括转让国有控股、参股企业国有股权或者通过增资扩股来提高非国有股的比例等。

    因为朱代东坚持国有资产不能流失,同时还要保障企业职工的利益,因此,重组与联合、兼并这几种改制方式是最常用的。只有对一些大型企业,才会提出用股份制的方式。这些改制,涉及到很多经济、

    财政政策、法律等方面的知识。还在树木岭乡的时候,朱代东就开始累积这方面的知识,在这次的改制中,朱代东提出了很多具体的条款。

    甚至有些条款,让那些专业的投资商和他们请来的法律顾问,也不得不感叹,古南省辟员的法律意识,怎么就这么强呢?

    朱代东中规中矩的汇报,这个月又有多少企业完成改制,还有多少企业正在紧锣密鼓的商谈,还有多少企业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投资商。

    对于这些数据,朱代东根本就不用去看资料,他这次也没有带相关的资料过来。但是他随口报出来的数据,孙剑佛记下之后,仔细去比对,发现没有任何的错误。

    “市长,这次市里的康惠食品厂有个来自雨huā县的投资商,是一家乡镇企业,雨huā县食品公司,这家么司对于康惠食品厂很有兴趣。”

    朱代东到汇报快结束的时候,才随口说了这么一句,当成一件新鲜事向孙剑佛提起。

    “哦,乡镇企业收购国有企业,这家公司很有魅力嘛。”孙剑佛眉目一扬,笑呵呵的说道。

    朱代东不察觉的笑了笑,自己都还没有说雨huā县食品公司跟康惠食品厂的合作方式,他怎么就知道是收购呢?合并重组不行吗?

    “其实准确的说,雨huā县食品公司属于集体企业。”朱代东缓缓的说道,乡镇企业其实也包括集体企业。

    乡镇企业是指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农民投资为主,在乡镇当然也包括所辖村,举办的承担支援农业义务的各类企业。乡镇企业是〖中〗国乡镇地区多形式、多层次、多门类、多渠道的合作企业和个体企业的统称,包括乡镇办企业、村办企业、农民联营的合作企业、其他形式的合作企业和个体企业五级。

    侯家塘豆腐厂原来显然是属于村办企业,或者说集体企业,也可以说是农民联营的合作企业,不管怎么说,都能算是乡镇企业的一种。

    这次作为雨huā县的代表之一,来参加省里的乡镇企业工作会议,也是实至名归的。

    “不管是乡镇企业还是集体企业,能收购国有企业,说明他们很有想法。代东,你以前好像在面huā县工作过吧,对这家企业有印象吗?”

    孙剑佛佯装突然想起似的,问。

    朱代东只好把雨荷县食品公司的情况,向孙剑佛作了汇报。这家企业的发展史,其实也是朱代东的成长史。侯家塘豆鼻厂,可以说是朱代东抓的第一家企业。虽说现在的雨huā县食品公司规模并不能比朱代东抓的其他企业相提并论,但朱代东对于雨huā县食品公司的印象,却是最深的。

    他到现在还记得,自己调到雨huā县政府之后,想去看望无名老道,想给他带点熟食。就给侯家塘村打了个电话,结果当天晚上,他们就开着农用车,给自己送来了满满一车的各种熟食,结果让他差不多吃了半年多,才算解决完。虽然有些过犹不及,但是那种温馨,却是时隔多年也不会忘记的。

    “市长,雨huā县食品公司是一家优质企业,他们生产的产品,在我省中部十几个县市销售得很好。如果能收购康惠食品厂,或者跟康惠食品厂合并,将会是一种强强联手。对双方都是非常有利的,现在两者都不算规模很大的企业,但谁知道合并之后,会不会发生化学反应呢?

    甚至是核反应也是有可能的。”朱代东笃定的说,只要经营思路正确,再加上科学的营销手段,以及过得硬的产品质量和让人耳目一新的包装,康惠酱油重振旗鼓只是迟早的事。

    “代东,你跟雨huā县食品公司的关系非同一般,如何让这两家企业能合作,用什么样的方式合作,你必须慎重考虑。”孙剑佛叮嘱道,朱代东对雨huā县食品公司显然是很有感情的,如果他感情用事的事,说不定还真的会在这件事上栽个跟头。谢谢市长的提醒,原来我觉得最好的办法是由雨huā县食品公司收购康惠食品厂,但现在我觉得,两者最好能合作。由雨huā县食品公司注资,我们降低国有控股的比例。”朱代东缓缓的说道,计划赶不上变化。他没想到这么多人关注雨huā县食品公司收购康惠食品厂的事,那双方的合作方式,确实得变换一下。

    试想一下,如果康惠食品厂卖给雨huā县食品公司,如果康惠食品厂在雨huā县食品公司手中,依然是半死不不活,那可能不会有人说什么。

    毕竟市里已经处置了劣质的国有资产。但如果康惠食品厂在雨huā县食品公司手中,重新焕发生机呢?到时会不会有人拿这件事来质问朱代东,当初为何要以白菜价把康惠食品厂卖掉?哪怕在这件事上,朱代东并不拍板,但最后矛头依然会指向他。

    “具体用什么样的方式,你跟雨huā县食品公司去讨论,对你的眼光,市里一向都是很信任的。”孙剑佛呵呵笑道。

    雨huā县食品公司要收购康惠食品厂的事,陈树立事先没有透lù并句。可是随后这件事马上就传遍了四方,特别是关于朱代东要把康惠食品厂白送给雨huā县食品公司的流言蜚语出来之后,陈树立暗暗警惕。

    流言虽然无形,却能杀人。朱代东是一位前途无量的干部,如果他倒在流言蜚语之中,实在太过可惜。

    陈树立深知,朱代东并不会把这样的流言放在心上,康惠食品厂该怎么和雨huā县食品公司合作,还得怎么合作。但是陈树立却觉得,不管到时合作得怎么样,对朱代东来说,都会是一件麻烦事。最好的办法就是雨huā县食品公司取消收购康惠食品厂的计划,宁可让康惠食品厂维持现状,或者过段时间自行倒闭,人们反而不会说什么。

    但这件事必须要瞒着朱代东,要不然的话,就会前功尽弃。陈树立先给郑阳松打了个电话,试探了一下朱代东的态度。郑阳松告诉陈树立,朱市长的态度没有任何改变,这个情况在陈树立的意料之中。

    “1小郑,现在市里说什么的都有,你看是不是劝劝朱市长,让他给康惠食品厂换个合作对象算了。”陈树立一叹,说道。

    “陈区长,朱市长的脾气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要不你给他打个电话?”郑阳松说道,陈树立曾经是朱代东的上级,这件事明摆着,如果两家企业继续合作的话,对朱代东是非常不利的。由他去劝导朱代东,或许是目前最合适的人选。

    “我要是能劝的话,就不会给你打电话了。1小郑,晚上有时间的话一般吃个饭,一起商量一下这件事该怎么办。”陈树立说道,虽然他以前是朱代东的领导,但现在他的身份是朱代东的下级。对于朱代东身边的工作人员,他也必须要搞好关系,这是原则问题。

    “可以,晚上咱们再联系吧。”郑阳松说道,他的工作xìng质决定了他的〖自〗由时间并不很多,如果朱市长突然要出去视察工作,他就有可能加班。

    陈树立给侯立华打了电话,问起他关于收购康惠食品厂进行得怎么样了。侯立华以为是朱代东委托陈树立打电话来催促,很是有些为难。

    他这次好像有些高估了朱代东对公司的影响力,毕竟朱代东离开雨huā县都快有两年时间了,离开树木岭更有近六年的时间,都说当官的善变,谁又知道朱代东会不会有了变化呢?

    朱代东确实很为群众的利益着想,但好像他最着想的还是他治下的百姓。现在他是楚都市的常务副市长,会不会就会站在康惠食品厂那一边呢?原本只是一家濒临破产的企业,如果朱代东狮子大开口,到时该怎么办?

    农民都有小盎即安的想法,对于现在的生活,他们很满意。如果拿出一大笔资金收购康惠食品厂,那肯定会影响这个季度的鼻红,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很严重的事。你可以说他们目光短浅也好,说他们是小农意识也好,想要让他们把到手的分红拿去收购一家并不做食品的食品厂,他们很是想不通。

    如果朱代东是沙常市的常务副市长,又或者康惠食品厂是沙常市的国有企业,他们都不会考虑太多。侯家塘豆腐厂先是在乡里,现在到了县里,一下子冲到省里,是不是还得经过市里?如果真要发展,就不能在省里收购一家食品厂?

    “陈〖书〗记,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这件事。”侯立华很难得的吞吞吐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