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九月百一十五章 朋友之道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九月百一十五章 朋友之道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朱代东今天并没有在市政府,因此也不清楚钱振武跟武邦数商量的事,但如果他听到了的话,一定会感谢武邦致。因为徐强早就准备进行内部整顿,只不过准备工作还没有做好罢了,政法委如果搞一次这样的活动,正中徐强的下怀。或许钱振武和武邦致会觉得这样的会令徐强难堪,甚至能让他这个代理局长没办法转正。

    直到钱振武向元搴振汇报,为了全面掌握基层单位依法治理的工作情况,为了贯彻落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原则,让它成为我国法治建设的坚强基石,我市有必要开展一项依法治市的活动。钱振武请求市里成立依法治市领导小组办公室,同时政法委增加依法治市科。

    朱代东听到这里笑了,钱振武可谓用心良苦,他敢断定,如果政法委下面的依法治市科真的能扩编的话,一定会由武邦致分管。武邦致担任政法委的副〖书〗记之后,并没有分管具体的工作,政法委原本就有三个副〖书〗记,日常的工作也都是他们分管。现在武邦致突然杀进来,

    不管调整谁的分工,都会遭到jī烈反抗。

    原来政法委就有一个执法督查科,这个依法治市科的职能,跟执法督查科有相近之处,完全可以增加执法督查科的职能来解决这个问题。

    何况现在国务院还在大力提倡机构改革,钱振武的行为跟顶风逆行有什么区别?

    “朱市长,我是舒曦,孙市长让我通知你,省政府有个工作会议,请你去参加。…,舒曦打通朱代东的手机,说道,这个会议原本是让孙剑佛参加的,但是因为涉及到职工工资发放,孙剑佛觉得还是由朱代东去开会更加合适。

    “会议的议题是什么?”朱代东沉声问。

    “研究解决部分贫困地区和困难企业职工工委发放问题,全省所有的县市一二把手至少需要有一个参加,有些地区必须同时参加。”舒曦说道,朱代东对待工作很认真,他以前是领教过的。朱代东没来楚都市政府之前,他已经认识了朱代东,但那时的朱代东给他的印象没有像现在这样沉稳、坚毅。

    孙剑佛以前还交待过他,如界朱代东真的到了市政府之后,让他多跟朱代东走动走动。但朱代东一来市政府,几乎天天就没在办公室,除了提前通知他参加会议,要不然别想见到他的人。有时舒曦特意下班之后在办公室里等着,一直到十点左右才看到他回来。

    刚上任的时候,朱代东能勤政,他能够理解。但是现在已经有半年时间了,朱代东依然在办公室难得一见,搞得要向他请示的市局干部,必须在早上八点就到办公室等他,也只有那个时候,朱代东会准时出现在办公室里。

    他现在要找朱代东,十次至少有八次在办公室找不到,打办公室的电话,就呼叫转移到了

    楚都市的二县一市六城区,虽然都不属于贫困地区,但是困难企业却有不少。对于困难企业职工的工资发放,楚都市原来的政策,只发放最低生活保障金。以楚都市的财政状况,能挤出这笔资金已经很不错了。但据朱代东调研所知,困难企业的职工最低生活保障金,在具体发送的时候,并没有按照市里的要求,全部发放到职工手中。

    这些问题,也是朱代东想要在下一阶段重点解决的问题。在楚都市,经过几个月密集的企业改制,困难企业数量明显减少。但是县属国有企业的改制,因为落后一步,而且因为交通运输等问题,县属国有企业的改制,明显要慢得多。

    这次省政府工作会议,省长车杜炯会作重要讲话,有省政府一号领导参加的会议,各个地方政府的与会人员,都在会议的前一天赶到了楚都。哪怕就是最远的地下,也在晚上〖运〗动赶到了。

    沙常市离楚都市有二个半小时的车程,当天下午,沙常市的市长田野率领各个县市的一二把手赶到了楚都。虽然只是来开会,但是谁不想借着开会的时间,跟省里的关系走动一下?沙常市的干部,一到省城,等入住酒店的手续办好后,就作鸟兽散,各忙各的去了。

    曾斌杰作为芙蓉县的常务副县长,这次也随着县长刘敏来参加会议。芙蓉县去年的经济增长速度是全省第三,全市第一。全年增长速度,全省第五,全市第二,仅次于雨huā县。全县全年人均收入突破三千元,这个数据甚至超过了沙常市城镇居民的人均收入。

    虽然芙蓉县的经济建设取得骄人的成绩,但是芙蓉县到现在还是省级贫困县。如果按照经济指标,芙蓉县已经达到小康县的标准,但是朱代东在芙蓉县的时候,并没有去申请这个名誉。而曹长宽接任之后,也还没有向省里申报。

    作为省里评定的贫困县,虽然不能跟国家级贫困县那样,获得国家扶贫专项资金,但是省里也会拨下专项资金。另外在税收截留、教师工资补助以及水利工程、交通工程等方面,都能得到省里的扶持。

    如果不看名誉只看实效的话,朱代东倒觉得被省里评为贫困县其实也没什么的。但是把贫困县变为小康县,是一项引以为荣的政绩,朱代东能经受住yòò,曹长宽能不受影响,不能保证以后的继任者,还能坚持得住。

    “朱市长,我是曾斌杰,晚上有时间吗?我已经到了楚都。”曾斌杰离开酒店后,就给朱代东打了电话,虽然在芙蓉县的时候,他跟朱代东之间有芥蒂,但随着朱代东的离开,两人没有了利益冲突,关系自然也恢复到了原来的地步。

    官场之中,没有永远的敌人,也不会有永远的朋友,有的只是永远的利益。如果看不透这一点,就很难在官场上走得太远。明知道对方是自己的政敌,可是当面还能亲切友好的交谈,甚至还勾肩搭背,一起饮酒作乐,随时随地带着一副给别人看的面具,这才能算是一名合格的领导干部。

    早在树木岭的时候,朱代东就开始了“面具”的练习,这么多年以来,他在官场之中树敌甚少,就算是他的对手,虽然对朱代东的一些行为不看好。但对于朱代东的为人,还是很佩服的。

    “可以,我已经安排好了,东城区的福开路有家餐谋人生的酒店,你知道吗?”朱代东说道,下午在动身之前,曾斌杰就给他来了电话,约好晚上一起吃个便饭。

    “知道。”曾斌杰说道,不管他知不知道这个地方,都得这么回答。只要知道在福开路,还怕找不到么?他跟刘敏来楚都,都是坐着专车来的,对于楚都,就算自己不熟悉,司机也是能找到那里的。

    曾斌杰刚到餐谋人生的时候,发现郑阳松已经在那里等着自己了。

    一见到自己,郑阳松就快步迎了上去:“曾县长,你好,朱市长还要一会才能过来,我先带你到包厢里休息一下。”

    “包厢里太闷,还是在外面坐会吧。”曾斌杰内心有些感动,按说朱代东是楚都市的副市长,按照官场原则,郑阳松身为常务副市长的秘书,隐形级别比自己还高。但他现在却代表朱代东来迎接自己,显然朱代东是把他当成朋友看待。也只有朋友,才能享受这样的待遇。

    六点半的时候,朱代东才到了餐谋人生,曾斌杰是带着司机和秘书出来的,朱代东让郑阳松陪着他们用餐,自己跟曾斌杰进了包厢。

    “下午开了常委会,一散会就过来了。”朱代东进了包厢之后,解释道。

    县里开常委会,至少有一半的时间是在晚上,而市里开会,则基本上能保证准点进行,每位领导的行程都是按照时间表来进行的。只要提前通知,基本上都不会有人缺席。今天常委会主要讨论的是钱振武提出来的提议,元赛振对于钱振武的提议很支持,朱代东当然也不会反对。

    只要不是临时召开的常委会,朱代东一般都能知道“前因后果”谁的态度如何也是了然于xiōng,这让他在常委会上的表态,几乎从来没有出现过决策xìng失误。哪怕有些事情他实在看不惯,最多也就是不发表意见而已。他这样的做法,很容易让人觉和是他很沉稳,朱代东以他不同寻常的沉稳,让别人对他渐渐刮目相看。

    “现在是市领导了,当然要比原来忙才是。”曾斌点调侃道“原本我还想打算请你出席县里的一个活动,现在看来,都不用开口了。”

    “我现在又不是芙蓉县的干部了,怎么还能参加你们的活动?”朱代东诧异的问。

    “楚昌科技公司不是接了县里城区公园里的游乐场堡程么?下个星期开始试营业。”曾斌杰笑着说道。

    “下个星期就可以试营业了?”朱代东欣喜的说,他知道芙蓉县的游乐场项目,会在年前完工,但没想到会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