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九百四十二章 一个小插曲(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九百四十二章 一个小插曲(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侯天明现在有此麻烦,学校让他请家长,否则就要对他进行退学处分。他考上楚都市行政干部学校是前年的事,对于他能考上这所学校,全家都是非常高兴的。还在小学的时候,他就非常顽皮,到中学之后,突然之间成绩就上来了。高中之后,成绩就比较稳定,一直在班上的“第一集团。”里,第一次参加高考,就能考上楚都市行政干部学校,这出乎了他家里所有的意料中国的大学,是考进去难于登天,但是到了大学之后,就是轻松自由的。因为在高考的时候,他让全家人都很满意,上了大学之后,全家就让他也很满意。特别是在经济上面,只要他开口,从来不会拒绝他。虽然侯天明来自小地方,可是现在他的穿着打扮,跟城里人没有任何区别,甚至还会让人觉得更加时髦。

    手里宽裕,学业又轻松,再加上青春活力,让他在学校里如鱼得水。很快,他就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恋爱。

    他的女朋友叫肖莹莹,长得青春靓丽,活泼开朗。两人虽然来自不司的地方,但是到了楚都之后,因为共司的爱好,相司的志趣,很快走到了一起,并且坠入爱情的大河里。

    但是今年开学之后,侯天明敏锐的发现,肖莹莹有些变了。恋人之间,如果有一方出了问题,是很容易就感觉出来的。但是侯天明一直以为,肖莹莹之所以会对自己冷淡,是因为自己在哪件事上做错了,女人都有这样的毛病,撤个骄是很正常的。但是直到有一天,他看到肖莹莹跟大三的周新月搂抱在一起的时候,一切都明白了。

    当天晚上,气血上涌的他,冲过去把周新月狠狠的揍了一顿把周新月揍得鼻青脸肿。丹新月是楚都市人,他被低年级的学生欺负,岂会善罢甘休?侯天明还没有回到宿舍,他就纠集了一帮人,想把侯天明也狠狠的揍一顿。

    可是周新月想错了侯天明还没有从失恋的痛苦中走出来,正想跟人大干一场呢,他可不管周新月这边的人多势众,从地上拿起一块板砖,见人就砖。板砖曾经被誉为打群架的必备工具,这次在侯天明身上再次得到验证。

    周新月这边的人虽多,但是侯天明连死的心都有,对方的人被他的勇猛吓得屁滚尿流。最后周新月不但没有报成仇反而被他拍了板砖,又加上踹了几脚。这导致周新月不但头破血流而且肋骨还断了两根。

    大学生打架是常事,但是出现流血事件的几率一向比较小。何况这是行政干部学校,以后出来,都是作为公务员和机关干部的储备代表。对纪律方面尤其抓得比较紧像这样的群殴已经算是很严厉的事件。

    虽然这次的群殴,侯天明是受害者而且他还在之前对周新月动了手,因此,学校里判决主要责任在他。不但要赔周新月的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药费,而且还要面临着被开除的危险。因为周新月的爸爸周民正是行政干部学校的副校长,侯天明家里或许在老家有点关系,但是在楚都,在行政干部学校,这算个屁。

    “天明你打算怎么办?。”邓泽华作为侯天明在学校里最好的朋友,关切的问。

    “凉拌,大不了退学就是……”侯天明气呼呼的说道,他把家长请来也是个退学的结果,现在不斗家长来也不会比这个结果更差。

    “要不我给你找个临时家长?。”邓泽华说道,他是丰宁市人,家里离楚都市不过三十几公里,他叔叔就在楚都市工作,如果真的需要的话,把叔叔找来,临时客串一下就可以。

    “不用……”侯天明往áng上一倒,把被子拉áng上,méng头大睡。对于这位二十岁的年轻人来说,这次的事件对他而言,是次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大的危机。如果不能解决这件事,恐怕真的就只能退学了。

    “你睡觉解决不了问题啊,今天班导可是跟你说了,如果家长再不来,学校就要强行对你进行处分了……”邓泽华急道。

    “我不睡觉还不是一样的解决不了问题?。”侯天明把被子掀起一个角,无奈的说道。

    “你大不了就去向周校长赔礼道歉嘛,再到卢校长那里做个检讨,把那小子的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药费都结了,最多就是背个处分嘛,总不能真的退学。真要是那样的话,到时你家里不急死了?。”邓泽华劝道,他虽然跟侯天明一样,对于如此处理这样的事情没有经验,但是积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主动去赔礼道歉,总归是不会错的。

    “我凭什么给周民赔礼道歉?校长那里的检讨我也不会做。这件事史并没有错,就算是公安局来了,我也是正当防卫,他们那么多人欺负我一个,难不成还是我错了?我跟你讲,我爸就是公安局的,这点法律知识我还是懂的!…”侯天明说道,这次学校也请派出所参与了调杏,但是正如他所说,派出所对他并没有进行刑事处分,当然,硬要说他防卫过分,也是有可能的。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啊。现在我们还是学生,要能屈能伸。以后如果你当了市长、副市长,到时咱们学校也归你分管的话,你想怎么办,还不是由你看着办?…”邓泽华笑着说。

    “你刚才说副市长就分管着咱们学校?。”侯天明突然眼睛一亮,说道。

    “怎么,你现在都大三了,连这个也不知道?。”邓泽华诧异的说。

    “这个跟我也没有关系,我知道这个有什么用?…”侯天明把被子掀起,坐起来挠挠后脑勺,笑着说道。

    “怎么,你想去找副市长?我告诉你,这可是要常务副市长才分管的……”邓泽华说道。

    “我不找常务副市长,我找卢校长说理,我就不信,这件事还没有个说理的地方了……”侯天明说道。

    “我陪你去!。”邓泽华说道,那天晚上他没有参与群殴,到现在还后悔,他们两人不但是一个班的,而且还是上下铺的关系,自从到学校之后,两人的关系就特别的好。除了不能共用一个女朋友之外,其他的任何东西都能共享。

    卢东海是行政干部学校的校长,他在学校已经工作了三十多年了。行政干部学校除了从高考中招收一部分的学生之外,相当一部分的任务,还是给各个政府机关培养行政管理人员和政策研究人员。如果说党校是领导干部的培训学校的话,那行政干部学校就是普通机关干部的培训学校。

    楚都市行政干部学校是正处级的单位,卢东海作为行政干部学校的校长,也是正处级的行政编制。这跟一般的大学是有此不一样的,行政干部学校在市政府的分工中,是由常务副市长朱代东分管。

    因此,卢东海的主管领导也是朱代东。虽然朱代东比自己的儿子还要小两岁,可是卢东海每次向他汇报工作的时候,都是毕恭毕敬。

    朱代东是省师大毕业,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也在学校任教过一段时间。他对于学校里的很多事务很熟悉,并且对于行政管理和政策研究,都很精通。有的时候卢东海跟他讨论学术问题的时候,总感觉朱代东不像一个常务副市长,反倒像是学校的资深望重的教授。

    对于学校这次发生的群殴事件,卢东海认为对双方都要进行严厉批评和教育,可是在学校的工作会议上,周新月却提出,要重点处分获胜那方:侯天明。对于他儿子这一方,却一笔带过,好像从来没有这么一回事事的。

    原本这样的事,既然有一方跟学校领导有关系,学校在处理起来的时候,当然会适当的照顾一下学校领导的情绪。毕竟得罪一名学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何况学校对于侯天明的家庭背景也很清楚,他在档案上,家里父母虽然都在机关里工作,可是他父亲也只是县公安局的副局长。他母亲只是县计生委的普通干部。

    这样的家庭背景,对于行政干部学校来说,完全可以忽视。因此,卢东海也没有在会上做过多的发言。但是对于侯天明的处分,他却认为,开除有些过重了。周新月护子之心,他能理解,也可以在一定范围内支持,但是开除一名学生,将会对他的一生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甚至有可能会毁了他的一生。

    可是周新月却一定要这样做,他几次找到卢东海,说如果不把侯天明开除,那天理何在?公道何在?如果学校不能作主,他就要向市政府反映情况,请市政府为他作主。

    周新月很会抓住卢东海的软肋,不管哪个当领导的,都不希望在自己领导的单位,出现下属越级汇报的事情。周新月的这一招,正好让卢东海左右为难。权衡轻重之下,他觉得还是尊重周新月的想法。毕竟现在维护了周新月,那也是维护了学校的团结,有利于学校工作的开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