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九百五十四章 什么事都能做出来(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九百五十四章 什么事都能做出来(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谭满铿垂头丧气的从市政府办公大楼里走出来的时候,正好碰到了卫耿羿从外面回来,看到谭满铿,卫耿羿就停下来,问了一句,是不是挨骂了?

    “哎,卫市长,是我的工作没做好,朱市长批评得对。…,谭满铿叹了口气,说道。他刚才确实被朱代东批评了,交接工作办公室里,他兼着一个副主任,但是最近对于政法机关经办的企业,移交的进度并不令人满意。

    “是因为政法机关经营企业交接的事?”卫耿羿笑着说道,这件事市里原本是准备交给他,但他以朱代东分管计委,企业问题应该由朱代东负责为由,让市里把这项任务分配给朱代东。

    从政法机关手里交接企业1这可是得罪人的事,这可是活生生的从人家手里抢到益,或许那些人一辈子都记恨你。虽说是执行〖中〗央的政策,可是这样的事,卫耿羿是能免就免。

    “是的。”禅满铿苦笑着说,楚都市政法机关经营的企业,约有二百余家,占据全市政法机关经营企业的三分之一。可是就这三分之一的企业,其实有百分之六十,现在已经被撤销,或者准备按照撤销的办法去处理。另外百分之三十五,是跟政法机关挂钩的,现在已经有相当一部分的企业已经解除了跟政法机关的挂钩关系。只有百分之五的企业,需要向市政府移交,二百的百分之五是多少,也就是说整个楚都市需要向交接工作办公室移交的企业,其实只有十来家而已。

    当朱代东知道这样的结果时,大发雷霆,他认为这是计委的工作没有做到位,没有对这些企业做好调查研究的工作。对于所有的企业,朱代东让监察局、审计局出面,在计委的配合下,对所有的企业,全部进行一次详细的调查。只有确定,那些企业确实需要撤销,或者确实原来是与政法机关是挂钩关系的话,交接工作办公室的工作,才算做到位了。

    “朱市长是个办事认真的领导,对了,阳流酒厂跟泰华汽车配件公司是移交还是注销?”卫耿羿随口问道,他问的这两家企业,都是打着公安局的牌子在经营的企业。如果不深入调查,谁也不知道这两家企业跟公安局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两家企业都是公安局的挂钩企业,现在已经解除了挂钩关系。

    公安局原来经营有二十六家企业,其中十五家企业注销,八家企业解除挂钩关系,另有三家企业移交给了市政府。”谭满铿介绍道,他其实也发现了一个问题,那些经营不善或者账目混乱的企业,都趁着这次机会注销了。

    企业一旦注销,所有的账目也会很快被销毁,以前发生过什么事,除了当事人之外,谁也不清楚,想查也查不明白。之所以会有百分之六十的企业选择注销企业,除了一部分确实是因为没有资金、没场地设施、没经营机构的企业:和已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注册,但尚未经营的企业,或已经停业、歇业的企业:经营不善,连年亏损,主管部门决定撤销的企业:严重违法经营的企业:政法机关及其所属单位为获得某种利益出具“全资”手续,但未作实际投资的企业:政法机关已决定撤销和有条件撤销的企业,必须要撤销之外。

    还有一些企业,因为种种种原因,跟主管部门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这些企业,是主管部门最愿意撤销的。一旦撤销,企业马上就会被注销或者改名,以前所有的一切,都将成为历史,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的历史。

    “阳流酒厂跟公安局是挂钩关系?”卫耿羿眉头一皱,问。据他所知,公安局在阳流酒厂里是投了资的,虽然那时是发生在武邦数当局长的时候,但现在徐强才是局长,所有么安局的一切事务都跟他脱不了关系。虽然卫耿羿并不是特别针对徐强,可是市里知道阳流酒厂跟公安局关系的,并不止他一个。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曾经公安局在内部还下过一个文件,公安局的招待用酒,首选阳流酒厂的产品。而跟公安局有关的业务单位和企业,也一直选用阳流酒厂的阳流酒。虽然阳流酒厂在全省来说不算什么很大的企业,可是在楚都市,阳流酒厂还是有一定知名度的,而且因为公安局的大力支持,得到的利润也还一直都可以。

    “是的。”禅满铿怕自己记错了,特意又翻出资料,仔细的核对了一遍才说道。

    “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卫耿羿轻轻点了点头,他一路走进办公霉的时候,脸上若有所思的表情,让秘书钱军看得很真访、

    刚才卫市长跟谭满铿的对话,钱军也听得很清楚,对于卫市长所想的问题,钱军大体上也明白,阳流酒厂的问题。而阳流酒厂的问题,实际上又是公安局的问题。公安局现在由徐强当家,但是卫市长没关系,因为一家阳流酒厂而跟徐强过不去。他考虑的恐怕是市一级的问题,朱代东有没有在这件事为徐强或是为公安局掩饰?

    没等卫市长有吩咐,钱军马上就打了几个电话,请别人帮他调查阳流酒厂是怎么回事。作为秘书,最重要的就是为领导分忧,如果钱军连这一点都做不到的话,他这个秘书也早就应该被卫耿羿撤换了。

    两个小时之后,钱军把整理好的阳流酒厂资料,送到了卫耿羿的办公桌这份详细的材料,卫耿羿满意的点了点头。钱军在他身边工作也几年的时间了,有些事情,无需他再去交待,钱军就能主动给他办好。

    阳流酒厂是一家集体所有制企业,注册资金三百万元,实际资产二百五十万元,市公安局投资五十万元。如果阳流酒厂只是市公安局的挂钩企业,那公安局的这五十万从何说起?以后阳流酒厂每年百分之二十的分红,又会进谁的腰包?不要以为阳流酒厂解除了跟市公安局的挂钩关系之后,酒厂的利润,跟市公安局就没有关系了。酒厂的利润那是一分钱都不能少的,甚至卫耿羿怀疑,市公安局每年分配到的利润,应该是超过了百分之二十的。

    在〖中〗央关于政法机关不再从事经商活动实施方案中,有这么一条:政法机关不具有行政管理职能的事业单位办的与自身业务无关的经营xìng企业、政法机关及其所属单位与其他单位或自然人办的中外合资、

    合作或参股的经营xìng企业中的股权,应依法移交。现在阳流酒厂只解除了与公安局的挂钩关系,但是公安局在阳流酒厂中的股份,却只字没提。

    而且阳流酒厂这样的企业,跟保留企业是完全没有关系的,国龙大酒店是政法委经营的企业,解决的还是政法委干警家属和子女的就业问题,现在都移交给了市政府。阳流酒厂只不过是公安局占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难道就因为徐强很受朱代东器重,对阳流酒厂就必须特别照顾?

    “卫市长,这份资料要不要给钱〖书〗记也送一份?”钱军很体贴的问道。

    “不用了。”卫耿羿轻轻摇了摇头,钱振武是什么人?这件事只要跟他提半句,他马上就能知道。

    “那……,好的。”钱军说道,他原来还想提一句,那要不要告诉朱市长一声,但是话到嘴边,马上就缩了回去。连政法委的钱〖书〗记都无需通知,何况是常务副市长?而且朱市长还是主抓交接工作的,这样的事,用不着别人去通知他。

    卫耿羿在下午的时候碰到钱振武,开口就向他道贺,政法机关的企业移交很顺利。这话让钱振武听得很苦涩,政法机关经营的企业移交得再顺利,跟他又有半毛钱的关系?原本还想把国龙大酒店留下来,现在倒好,不但国龙大酒店成为所有企业里的表率,第一个被移交,而且国龙大酒店的总经理欧阳梅飞,现在已经被移交检察机关正式起诉。

    虽说钱振武是政法委〖书〗记,可是在这件事上,他也不敢徇sī。这件案子是纪委亲自经手的,现在已经并入武邦致贪污受贿案件里。因为欧阳梅飞,公检法和司法局都牵连出一批人,现在欧阳梅飞被特别保护着,谁敢为她求情,就会被看作是同伙。

    而且钱振武最近还听到一个消息,是关于欧阳梅飞的,让他更是忧心如焚。原本欧阳梅飞以为,只要自己交待清楚了,就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了,而且她跟政法部门的人也熟,总不能真让自己去坐牢吧?

    但是现在进入司法程序的时候,她才真的慌了。我朝的调查一向是先党内调查,只有党内调查解决不了的问题,或者说,无需再用党内调查的时候,才会走司法程序。那样的话,意味着她将会进监狱。

    这一点,是欧阳梅飞没有办法接受的。她可以不当国龙大酒店的总经理,也可以把原来拿的好处全部吐出来,甚至以后离开楚都市,远走他乡,但是绝对不能进监狱。

    她在里面给钱振武带了话出来,一定要救她出来,否则她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的!

    口S:今天的月票为零,大可伤心yù绝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