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官路弯弯最新章节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五百一十二章 回江州

官路弯弯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五百一十二章 回江州

作者:拾寒阶书名:官路弯弯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何振华是什么人物?在港澳两地,跺一跺脚,地皮都要动三动的人物!

    现在李毅勾勾手指,就要何振华附耳过去,这让他有些搁不下面子。

    何振华撇了撇头,扳着脸没有出声,但是过了一会儿,他还是起身过来,说道:“什么话?快说!”

    李毅沉声在他耳朵边说了一番话。

    何振华听完之后,脸sè大变,惊疑的看了看李毅和饶若曦等人,沉着的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了。”

    李毅沉声道:“现在,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何振华道:“明白,明白,冒犯了。”他直起身子,对饶若曦道:“饶老板,冒犯了!来人,把你们良爷扶起来,把这席酒菜撤了,另上新菜。”

    李毅起身道:“不必了,饶老板,我们走吧!”

    饶若曦道:“李先生,我们这就走了?”

    李毅道:“怎么?你还想留下来多喝两杯酒吗?”

    饶若曦笑道:“这里的酒太苦,不喝也罢。”

    那个叫阿良的还躺在酒桌上,哼哼叽叽的,想开口却说不出话来。

    李毅等人安全的离开。

    一出酒店大门,饶若曦便问道:“李先生,你跟那个姓何的说了什么话啊?他怎么那么听你的?马上就把我们给放了。”

    李毅道:“我早就说过了,他再大,也是个人,我们再小,却代表着整个国家。澳门马上就要回归祖国了,而他何家的产业还都在澳门呢!他能不忌惮我们吗?”

    饶若曦道:“你把自己的身份透lù出来了?”

    李毅笑道:“放心吧,我只说我是政府的人,并没有把你和本次任务牵扯进来。”

    饶若曦道:“姓何的不会再来找我们麻烦了吧?”

    李毅道:“这些人都有一个特征,那就是欺软怕硬。你说黑道的最怕什么呢?”

    饶若曦道:“当然是白道。而你是政府的人。他们自然怕你了,我有你这样的朋友,他们也就不敢来欺负我了。”

    李毅笑道:“正解。”

    这天,精彩娱乐公司接到乌加国方面打来的电话,说允许航母放行。

    饶若曦第一时间把这个情况报告给了李毅。

    李毅大喜过望,知道是塞泽尔的活动起到了作用。

    精彩娱乐公司通知拖船公司,准备起航回国。

    航母顺利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时,李毅站在海边,遥望着蔚蓝sè的海面,心潮起伏澎湃。因为自己的努力。终于改变了历史的轨迹!柄家的强盛,又可以提前数年!

    瓦雅格号航母归国路程还很遥远,需要几个月的航程,才能进入国家的领海。

    李毅和林馨的mì月,也在澳门小岛上耗完了一大半。

    李毅致电江兆南同志,说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请求继续mì月之旅。

    江兆南同志表扬了李毅,同意李毅的请求,让李毅和林馨这对新人,继续未完的mì月之旅。

    李毅把小荷小藕留在饶若曦身边帮忙。自个带着林馨,还有钱多上官谨一起继续旅游,去了好几个地方游玩,度过了甜mì的mì月之旅。

    回到京城,稍事休息,两个人都准备上班了。

    这天早上,林馨懒懒的,依在李毅怀里。赖着不起áng,说道:“这阵子玩野了,都不想上班了。”

    李毅抚mō着她的秀发,笑道:“不想上就不上,继续跟我去江州玩儿呗!”

    林馨道:“你为国家立下这么大的功劳,我估计你在江州那地也待不了好久就要高升了。”

    李毅沉吟道:“就算高升。也可能是在江州本地高升啊!”

    林馨笑道:“我昨天跟爷爷聊天,爷爷好像有把你调离江州的意思呢!”

    李毅苦笑道:“又要安排我的生活?难怪人家常说,帝王之家不自由。我们这还不算帝王之家呢,就难得有自由的时候!我什么时候才能由着我自己的意志去生活啊!”

    林馨笑道:“你啊,身在福中不知福!多少人想有你这样的身份背景而不可得呢!就你得了便宜还卖乖。”

    李毅道:“说句实话,凭我的能力,就算没有家族的帮助,我也一样可以爬升上去。现在爷爷老是安排我的工作。搞得我好像要靠家里的余荫才能升职一般,现在下面的同志都知道我的家庭背景了,他们会怎么样看我啊?”

    林馨道:“管别人怎么说怎么看呢?知道你背景的人,毕竟还是少数人。而且下面的人知道你有这么强大的背景,这对你将来发展工作不是更有利吗?”

    李毅道:“好啦。不管这些了,到时再说吧!”

    林馨幽幽一叹,有句话没有问出口来,他很想问问夫君,真的就这么不想回京城来工作吗?是不是因为江州有个郭姐姐,所以不想回京城来?

    再有两天,李毅就要回江州工作了,忽然之间接到何静殊的电话,约李毅见面。

    李毅本想拒绝,不想跟这种人见面,但不知道为什么,话到嘴边,却变成了答应。

    见面的地点是在一家中式的茶馆里,茶馆生意并不太好,冷冷清清的,整个店里也就只有李毅和何静殊两个客人。

    李毅喝了一口茶,就吐了出来,心想难怪这里生意这么差,这样的茶,任谁喝了第一次就绝不会再来喝第二次。

    何静殊完全变了样子,不再是以前那个清纯简单的何记者,而是一个时尚美丽的都市女郎。

    “李毅,你结婚的时候,我正好有事,就没去参加。”何静殊低声说道,表情有些不太自然。

    李毅淡淡地说道:“我理解。你结婚时,记得发张喜帖给我,我一定会去的。”

    何静殊红了脸,说道:“李毅,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传言了?”

    李毅道:“传言?哪方面的传言?”

    何静殊道:“你是不是听说我跟他有什么瓜葛了?”

    李毅道:“他是谁?”

    何静殊道:“郑克诚啊!不是你叫我找的他吗?”

    李毅道:“你和谁交朋友,将来会和谁结婚。这都是你的自由,我虽然是你的老板,但是我也无权干涉你,你没必要向我交待。”

    何静殊涨红了脸,说道:“李毅,我就知道,你一定是听到什么不好的传言了!是饶秘书告诉你的吧?”

    李毅道:“是真实的,就无谓传言不传言。说真的,我并不在乎。”

    何静殊忽然流下眼泪来,说道:“很好。我终于听到你说出真心话了,在你心里,根本就不在乎我吧?也是啊,你身边美女如云,随便哪一个都比我要漂亮,你又怎么会瞧得上我呢?我只不过是你寂寞时的玩伴罢了!”

    李毅道:“现在说这种话,还有意思吗?”

    何静殊道:“不管有没有意思,我都要跟你说清楚!李毅,当初是你叫我来京城的吧?是你叫我去找郑克诚的吧?”

    李毅道:“不错。”

    何静殊道:“那你知不知道,郑克诚答应过来的条件是什么吗?”

    李毅道:“是什么?高薪?”

    何静殊恨恨地说道:“他的条件。就是要我当他的女朋友!”

    李毅皱眉道:“你没有跟我汇报过这个事情啊。”

    何静殊道:“你不是叫我向饶秘书负责吗?我所有的事情都有向饶秘书汇报,也是在她的指导下工作的!现在倒好,你一句不知道,就可以推托得一干二净!我为了拉他过来,只得假装答应做他的女朋友,每天疲于应付他的约会和邀请,还要小心翼翼的防备他,怕他伤害到我!我受的这些痛苦。只为了你一句话!你说我这是何苦呢?我好好的记者不当,跑到这里来为你卖命,到头来没落一个好!”

    李毅沉声道:“你说什么?你只是假装当郑克诚的女朋友?而且你所有工作上的事情都向饶秘书做出汇报了?”

    何静殊道:“在你面前,我有必要说谎吗?我何静殊虽然从来没奢望过要当你的李毅的正妻,但就算我要跟你分手,至少也会跟你说一声吧?你什么都没有问过我。什么调查都没有做过,只凭饶秘书的一面之词,就把我否定了,你这是什么思想?是不是早就巴望着我快快离开你?”

    李毅现在真的有些纠结了,自己对何静殊的感情,可谓是因xìng而爱,第一次听到她移情别恋的事情时,的确有些落寞。但一想到自己的感情一团糟呢,这女人离开也就离开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即便是现在,就算何静殊并没有跟别的男人发生什么情感纠葛,李毅也不可能再因为身体的yù求而跟她去发生什么不正当的关系了。

    但何静殊提供的情况。却叫李毅暗自心惊。

    因为何静殊说的话,跟饶若曦告诉自己的并不相同!

    她们之间,必定有一个在说谎。

    如果是何静殊说谎,那好办,一脚踢开就行了。

    如果是饶若曦说谎呢?那后果就严重了!

    李毅还从来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饶若曦要是背叛了自己,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损害?

    如果真有这么一天,对李毅的打击,将是多方面的,经济上还只是一个方面,更大的是精神上的打击。

    李毅从未如此信任一个跟自己没有多大关系的外人!

    就算是童军,也大都是在自己的领导下展开工作!而饶若曦,自己对她居然有一种盲目的信任,这种信任也不知道是从何而起,总之就是十分的信任她,甚至超过了对枕边人的信任!

    李毅轻轻蹙起眉头,再次想到了小叔对自己的忠告,心想这一天可千万别到来!

    何静殊道:“李毅,我向你汇报一下公司的进展情况吧!”

    李毅缓缓摇头,说道:“不必,你直接向饶秘书汇报就行了。”

    何静殊道:“饶秘书不在京城啊,那我今后向谁负责?”

    李毅想了想,说道:“其实,我早就有了一种打算,这个网络公司,就当是送给你的结婚礼物。因此,你不必向谁负责,你自己就是老板。”

    何静殊道:“那可不行,李毅,我是为你打工的,这一点我从来分得清清楚楚。”

    李毅道:“那个郑克诚怎么样?”

    何静殊道:“跟你一样,聪明,好sè!”

    李毅瞪眼道:“这怎么能跟我相提并论呢?我这么好的男人,什么时候好过sè了?”

    何静殊还是向李毅汇报了公司的相关业绩。令李毅意外的是,这家网络公司并没有像饶若曦说的那么不堪,不仅没有亏损,还赚了不少钱。

    李毅心头的疑huò更浓了,但他还是不动声sè,只是点了点头,默默的思考着自己的事情。

    何静殊也没有说什么过头的话,说完该说的话之后,两个人就分手了。

    李毅尽避有一肚子的疑问,但此刻饶若曦还留在澳门处理航母之事,根本不可能分身旁顾,这个时候也不适宜去扰乱她的心情,这个疑问,李毅只能将它深埋在心底,等待合适的时机再去询问饶若曦。

    李毅跟小叔李元逍商量了一番,说饶若曦现在有重任在肩,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内,不能前来管理龙腾基金,要小叔另外物sè杰出的人选来替代。

    李元逍十分敏感,问李毅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李毅回答说没有什么,纯粹是因为工作调动的关系。

    李元逍再次提出来,要李毅把饶若曦给收了,说这么一个大龄女子放在这么重要的位置上,迟早会出问题,但李毅还是没有答应小叔的要求。

    回江州之前,李毅和张一帆、顾知武等人小聚了一餐,哥几个喝得酩酊大醉。

    度过了新婚和mì月滋润的李书记,终于要回江州了。

    临行之前,李老爷子跟李毅进行了一次密谈,这次谈话进行了足足三个小时,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没有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就连林馨也没有多问,但她知道,一定是跟国家前途命运也是跟李毅的前途命运有关的大事情。

    缱绻夫妻情,终有分别时。林馨送李毅上了飞机,一直看着飞机飞得不见了踪迹。一股淡淡的离愁别绪涌上心头,这是结婚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

    而李毅又要重整精神,去应付江南省和江州市里复杂的官场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