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问题小说 - 功夫神医最新章节 - 第三卷 五行之针 第十一章 记忆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u乐充值

作者:步行天下书名:功夫神医类别:u乐娱乐充值问题小说
    他不知道,因为对方的眼神,偶尔碰触之后就会发现,那仿佛如同深潭一般,看不出具体的神情。

    姜武脸上的异样,被老妪轻易的捕捉到,她收养这个孩子十几年,对他的性格,神情,自然是了如指掌,如今看到他这种模样,恐怕是在这次的中医资格证考试中,遇到了什么事情,或者是什么人。

    “师父,其实,我这次到济阳市中医院考试,的确遇到了不少的人才,其中能够给我压力的虽然不多,但是还是存在的!而且我发现,我竟然不是中医院那五个考核的老中医,最重视的一个。”

    老妪被姜武的话给勾起了兴致,乐呵呵的笑道:“哦?怎么回事?你具体说一说,难道这济阳市,还有比你医术更好的年轻人?”

    姜武苦笑道:“师父,其实也不能算是比我医术好,而是一种感觉,感觉那些老中医,更在乎那个叫陆峰的人,他年纪应该比我小,看上去有二十一二岁的模样,身上总是带着一股沉稳的气息,甚至到现在,我看了他无数眼后,都无法理解他的眼神。”

    “咦?还有这种事情?”老妪惊奇的问道:“他真的只有二十一二岁的模样?那他的师父是谁?当初在考核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

    姜武把在中医院考核期间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老妪,最后才说道:“我也不知道他的师父是谁,甚至我私下里,不小心还听到一位考核老中医的话,说什么今年几个考试最优秀的年轻人,竟然没有一个是本科毕业的,甚至还嘟嘟囔囔说,这些人全部都是走后门,才得到考试的资格。所以我就在想,那个陆峰实力很强,人很优秀,而通过那个老中医的话,能够分析的出来,陆峰也是走关系得到考核资格的。”

    老妪微微点头,这种事情她能够理解,毕竟这是一个人情关系网组成的社会,既然有人情味,那么就会有走后门的事情,古往今来,这种例子比比皆是。

    “对了,我想起来一件事。”姜武突然眼睛一亮,笑着说道。

    老妪眨了眨眼睛,笑道:“什么事情?能够让你这样一惊一乍的?”

    姜武开口说道:“在考试的最后一天,上午考核结束,我们都在等待下午的结果,可是在半下午的时候,我因为呆在宾馆无聊,所以就去了中医院,想要看一看中医院的医学水平。可是等我到达中医院后,却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当时很多中医院德高望重的老中医,聚集在一个偏僻的大厅中,甚至还有什么院长,副院长的……师父,我从那些人中,听到了一句让我都感觉震惊的话,虽然不知道最终是真是假!”

    老妪笑着训斥道:“你就别卖关子了,什么话能让我的宝贝徒弟这么震惊?说出来听听?”

    姜武被老妪说的颇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才呵呵笑道:“那些人当时很吵,好像很多人都挺气愤的。其中有一个人叫了一声,‘咱们那么多人,难道都不如那姓尚的一个?’师父您想啊,当初那个大厅里,可最少都有十来个老中医,他们的医术加起来,竟然说不如一人,这怎么可能?我想除了师父您这鬼医有这等的本事,谁还能够有这本事?”

    老妪本来笑呵呵的慈善表情,突然为之凝固,眼神中流露着一丝异样的情绪,甚至还夹杂着一丝的紧张,一把抓过姜武的手,语气中都不由自主的发生一丝颤抖:“小武,你刚刚说什么?那些人说姓尚的?”

    对于姜武来说,他眼中的师父是一个泰山崩于面前而面色不变人,她处事不惊,永远都是那副温雅和善,带着淡然笑容的长辈。

    而此时,他的心中充满了古怪的感觉,他甚至都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到底怎么了?为何一直心如止水,波澜不惊的师父,竟然如此的失态?

    第一次,绝对是姜武记忆中第一次见到师父如此的情绪。

    带着疑惑和不解,姜武还是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是的,虽然当初我是无意间发现的那些中医院高层,但是我能够确定,当初他们争吵的很厉害,而且我听得很认真,所以我听得可以说是清清楚楚。”

    老妪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表情,随即再次恢复成以往的波澜不惊,只是她的眉梢处,却显得有几分阴郁,仿佛这件事情,让她的好心情消失的无影无踪,轻轻挥了挥手,她淡笑着说道:“刚刚回来,去休息一下吧,等休息好了,继续学习,等你什么时候拿到明医资格,再出去闯荡历练也不迟。”

    “师父您……”姜武欲言又止。

    老妪脸庞上,闪过一丝疲倦,语气淡然的说道:“去吧去吧,我累了,想休息一会。”

    姜武迟疑片刻,才无奈点了点头,他能够看得出,师父并不想说心事,只是,为何感觉师父她老人家,那么在乎那个姓尚的呢?难道她和师父有什么渊源不成?

    带着满腹的疑惑,他只能默默离开,别看平时师父都是那副很好相处的模样,脾气也很温和,可是如果她犯起倔脾气,恐怕十匹马都拉不回来,她如果不想把事情的原委告诉自己,恐怕自己再怎么询问,最终依旧得不到想要知晓的答案。

    古色古香的凉亭之中,一身奢侈名牌衣服的老妪,轻轻把手中的医书放在石桌上,伸手端起一杯香醇的佳酿,没有喝,只是满眼复杂的看着杯中之物,心中陷入了那久远的回忆:

    他还好吗?

    最近一次见面,应该有十几年的时间了吧?

    他在哪里?济阳市?还是在别的地方?

    那济阳市中医院里姓尚的,真的是你吗?

    记忆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它会撕咬着回忆者的心。

    ***********************

    紫金花园高档小区,陆峰居住的房子内。

    饭菜的香味,飘荡在整个大厅之中,以往冰冷的房屋,此时看上去充满了家的温馨,那热腾腾的饭菜摆上饭桌,简直就是色香味俱全。尚文德带着淡淡的笑容,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看着陆峰和王语梦不断端出盘子大碗,多少年没有感受过家的温暖的他,心中突然一阵悸动,突然间,他想起了那个她,心中微微一叹,随即在陆峰的叫声中走到饭桌前。

    “不错,丫头做的饭菜,真的不错,怪不得老王整天跟我吹嘘,说他吃了什么美味佳肴,说什么他孙女做的饭菜,可是最下酒的东西,看来果然名不虚传啊!”尚文德看着桌上的饭菜,闻着飘荡在空气中的香味,看着菜式和色泽,顿时食指大动。

    王语梦被尚文德夸得有些羞涩,绝美的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眼神从陆峰身上一扫而过,随即笑道:“尚爷爷,你要是喜欢我做的菜,等以后我经常来给您做,哪天您想喝酒了,我给您偷点我爷爷的好酒。”

    尚文德眼睛一亮,顿时大喜,看着王语梦的眼神满是兴奋和满意,重重点了点头,给了王语梦和陆峰两人一句今天晚上最想听的话:“好,真的太好了,不愧是我徒弟的媳妇,知道孝顺啊!我很满意。”

    一顿饭吃的和睦快乐温馨,直到晚上九点钟,陆峰和王语梦才把因为高兴,喝的有点高的尚文德送到他的复式豪华居所。一直到两人给尚文德倒好茶,伺候他喝好躺下,在两人临走的时候,还能够听得到尚文德摆着手,醉眼迷离的喃喃道:“说好了,丫头你可给我说好了,以后一定得给我偷你爷爷的酒喝,那老东西,有好酒。偷来,哈哈……”

    陆峰和王语梦哭笑不得的看着尚文德醉意朦胧的样子,陆峰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道:“要不,今天晚上我留在这里伺候师父吧?他今天喝的有些高了,我怕出了问题。”

    王语梦想了想,正准备开口同意,却听到身后的床上,尚文德再次呢喃道:“走吧走吧,我有些累了,想要休息会。”

    陆峰和王语梦微微一怔,随即两人脸庞上露出一丝古怪之色,敢情师父他没有喝醉啊?

    不过,原本打算留下来的事情,也只好取消,两人牵着手,慢慢离开。

    被扶到床上的尚文德,那原本醉眼朦胧的模样,随着陆峰和王语梦远去的脚步声,而逐渐变得清晰起来,那平时看上去有些浑浊的眼神,此刻却如同黑夜中的闪烁的星辰,炯炯有神的看着房间的房门。

    他的脑海中,不断回忆着今天晚上的一幕幕,那种幸福的感觉,那种被孩子关系,照顾,那种就像是在自己家中一样,和子女在一起共度天伦的美好生活,让他迷恋的几乎不能自拔,甚至在陆峰送他回来,他都不想从那种幸福的感觉中出来。

    如果,如果当初不是自己脾气那么倔,服个软,自己的生活是不是又是另一种模样?

    如果,如果当初她能够正视感情问题,能柔弱些,那是不是今天晚上的场景,每天都能够出现?

    如果自己能找到那颗草药……

    突然间,一丝的后悔浮现在心头。

    人世间没有卖后悔药的,人这一辈子,会有太多太多的遗憾,我们活着新时代的红旗下,过着吃穿不愁的生活,其实,最终要的就是思考,去选择。如果选择了,就不要后悔,坚定自己的信念,一步步去走自己选择的路。

    只有这样,遗憾才会少很多,以后的日子才能够活的舒心。

    人啊!

    其实过得就是个心情。

    彷徨在人世间,品尝着酸甜苦辣咸各种滋味。

    开心也好,伤心也罢,怎么过都是一辈子。既然如此,何必伤心难过?何必自怨自艾?哪怕是遇到再不高兴的事情,也要笑着面对吗,缓解心情,开开心心每一天,才是活着的逍遥舒坦。

    执念,何必再继续。

    星光璀璨,夜色朦胧。天地万物像是披上了月光洒下的外衣,即使是夜晚,即使没有灯光的照明,视线依旧能够清楚周围的景象。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