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问题小说 - 功夫神医最新章节 - 第三卷 五行之针 第二十八章 死穴之鸠尾穴

u乐充值

作者:步行天下书名:功夫神医类别:u乐娱乐充值问题小说
    抱歉,又晚了,累。

    ********************

    很显然,骆嘉善有些异想天开了,这个除了一帮人惨叫的空旷之地,哪怕一点其他的小声音,都会传出很远,更何况,陆峰的听力可比正常人厉害很多。

    他内心在祈祷,希望陆峰没有听到,因为他很清楚陆峰绝对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他能够把莫少聪打成这个样子,如果发现了自己,恐怕也不会留情面!

    千万别过来,千万别过来啊!

    迅速转过身来的陆峰,眼神如同鹰眼一般敏锐,在确定声源的一霎那,他身形快若闪电,内气疯狂的流动在体内脉络中,朝着骆嘉善隐藏的地方急窜而去。

    “是你?”

    陆峰在扑到那里的下一刻,眼中露出冰冷的寒意。

    他没想到,最近看上去非常老实的骆嘉善,竟然隐藏在这里!

    他躲在这里干嘛?那意思还不够明显吗?

    心思急转的陆峰怎么会想不明白,不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是借刀杀人!

    “呵呵,好巧啊,我只是路过,无意中看到你们打斗。”

    骆嘉善急忙在脸上挤出一个笑容,极力的让自己表现的很正常,心中却暗暗叫苦。

    好巧?

    路过?

    陆峰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说道:“路过?是够巧的,不过你真当我是三岁小孩那么好糊弄吗?”

    说完不等骆嘉善反应直接一拳砸向骆嘉善的脸上。

    砰……

    硕大的拳头,夹杂着猛烈的风啸击中他的嘴部,骆嘉善那满口整齐的大白牙,一瞬间被砸掉五六颗,伴随着的,还有一口鲜血。

    混蛋!

    MD,老子跟你拼了!

    骆嘉善脸上露出狰狞之色,他不是软蛋,二十多岁的青年人,即使知道打不过对方,也有一股子热血想要拼命。

    但是,他拼命想要反抗的模样,在陆峰眼中,无疑是那么的愚蠢,刚挥出去的手就被陆峰抓住了。

    下一刻陆峰巴掌如同蒲扇,狠狠抽在骆嘉善脸上,响亮的耳光,顿时响彻了整个现场。

    对于骆嘉善拼命挣扎的攻击,陆峰眼中带着不屑之色,他是学习中医的,如何看不出此时的骆嘉善,身子骨几乎被酒色掏空,他现在只不过是外强中干罢了。

    就凭这样的人,别说一个,就是再来一百个,也不够自己三拳两脚给打的!

    对于骆嘉善,陆峰并没有打算把他给废了,虽然当初骆嘉善派人想要绑架骆嘉善,但是骆家已经受到了报应。

    但是今天这小子竟然还敢来,这次他必须给他以血的教训!

    “陆峰,有种你就杀了我,我不信你致残莫少聪,你能逃得脱莫家的报复!如果我们骆家联合起来报复,你就等死吧!炳哈哈哈……害怕了吧!”

    被打的看上去凄惨的骆嘉善,此时已经被浓浓的羞辱给刺痛了自尊心,脸上已经满是疯狂。

    从小到大,谁敢动他一根毫毛?谁敢动他一根手指头?

    就算是绑架王语梦失败,自己也只是被家族长辈狠狠痛骂一顿,收走的所有权利罢了。

    他骆嘉善何曾挨过这样的打?

    可是现在,这个家伙竟然真的敢殴打自己!!!

    怒火燃烧的骆嘉善,心中升起想要杀死陆峰的冲动。

    如果此时他手中有把刀,他会毫不犹豫的刺过去,和陆峰拼个鱼死网破!

    但是骆嘉善显然失算了,他吓唬陆峰话起到了反效果。让陆峰整个人变得无比的冷峻起来,眼神中杀意毕现!

    威胁我?

    嘿嘿,有意思,很有意思!

    陆峰森然一笑,满是寒意。

    想威胁他?

    下辈子吧!

    陆峰脑子很清楚,他知道骆嘉善说的是对的,骆加不会善罢甘休,但是既然他做了他就没怕过!

    不过他今天更不会放过放过骆嘉善,有一个如此狠毒阴险的家伙在一直伺机报复自己,如果今天不斩草除根,恐怕会寝食难安。

    他不怕对方的报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但是身边的亲朋好友呢?

    比如师父尚文德,比如女友王语梦,万一这骆嘉善再次找人绑架,恐怕运气就不如上次那么好了。

    双拳难敌四手,要把危险第一时间扼杀在摇篮之中!

    扼杀并不一定要杀人,他有更好的办法!

    想到这陆峰没有丝毫的迟疑他出手快若闪电,身上迸发出一股澎湃的寒意,内气在聚集在右手食指,瞬间准确击中在了骆嘉善腹部脐上七寸,剑突下半寸鸠尾穴。陆峰停住身形微微停顿,冰冷的眼神看着骆嘉善惨叫一声重重摔倒在地上,顿时踏出几脚,硬生生的把骆嘉善双腿腿骨都给踩断。

    陆峰第一次点死穴用上内气,他相信骆嘉善下辈子就在病床上度过吧!

    鸠尾穴属任脉,系任脉之络穴。击中后,冲击腹壁动、静脉、及肝、胆,震动心脏,血滞而亡。

    陆峰已经手下留情了,如果不是杀人偿命,他今天就杀了骆嘉善!

    陆峰眼中没有一丝的怜悯,如同死狗般一脚把骆嘉善踢出去,再也不看他一眼,随即转身走向王语梦的豪华跑车位置。

    人对我好一分,我对人好十分,人对我包藏祸心,我把人斩草除根。

    善恶自在人心。

    如果今天来的不是高龙,如果不是自己会点功夫,恐怕自己的下场,和他们相比好不了多少吧?

    在二十多人的惨叫中,陆峰转身淡然的离开,很快便来到王语梦的车子位置,不理会窗外惨叫声,陆峰转头看向王语梦,笑着轻声说道:“走吧!”

    王语梦从陆峰上车,便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眼中带着温柔之色,伸手轻轻摸了摸陆峰的胳膊,才启动车子快速离开。

    在陆峰和王语梦两人离开三五分钟后,高龙在悄悄从远处的一角摸了回来,看着被四五个路过的行人围住的骆嘉善和莫少聪,他快速赶了过去,当看到两人凄惨的模样后,顿时感觉心脏狠狠的抽搐了一下,抹了把额头上冒出的冷汗,感觉后背凉飕飕的冷意,高龙不禁暗暗庆幸刚刚自己的没骨气。

    如果刚刚自己没有狼狈的离开,恐怕此时的自己,和这两位比起来也好不了多少吧?

    不过,这两人毕竟和自己是一起到这里的,更何况莫少聪还给了他一张十万块的支票,高龙顿时掏出手机,拨通了120电话,随后感觉自己做的已经仁至义尽,便悄然离开。

    经过今天的事情,高龙在内心深处,对陆峰产生了深深的恐惧。

    那家伙出手太狠了,刚刚骆嘉善和莫少聪的双腿,恐怕已经废了,虽然当初陆峰把自己父亲的双腿也给打断,但是经过花费了大价钱的治疗,最终在慢慢的恢复,即使恢复不到百分之百,但是以后能够慢慢的行走,还是可以的。

    可是这两位,这辈子恐怕悬了。

    自嘲一笑,高龙留下一句话,便消失在繁华的街道上:我只是打酱油的。

    ************************

    出手毫不留情的修理了骆嘉善和莫少聪,陆峰心中的怒气却没有完全的消失。碰到这种事情,很郁闷,他虽然是个杀伐果断的人,更是一个怕麻烦的人,但是不断有人挑衅自己,不断惹上这种麻烦,还是让他心中有股莫名的烦躁。

    回到住处,陆峰便快速拿着换洗的干净内衣裤,进入浴室。

    我需要平静一下,思考一下,为何麻烦总是围绕着自己。

    难道自己天生就是一个惹人欺负的主吗?

    王语梦看着陆峰走进浴室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黯然。她是一个机智聪慧的女人,七窍玲珑心仿佛水晶一般看事情非常透彻,陆峰的心情她现在有些了解,看到他那略带阴霾的面色,王语梦突然感觉自己很心疼很心疼。

    他这样会不会活的太累了?

    总归来说,莫少聪是因为自己,才和陆峰落下了仇恨。

    恐怕骆嘉善也明白,他如果还敢对自己出手,等待他的下场恐怕会是很凄惨,所以他报复的对象,便转移到陆峰身上。

    至于莫少聪,这个该死的家伙也是因为自己的美色,所以和陆峰起了冲突,最终结怨。

    王语梦明白,为了自己,陆峰恐怕愿意和全天下得人为敌,但是她心疼陆峰,她不希望陆峰不开心,不希望他不高兴。

    面色复杂的看着被关闭的浴室房门,王语梦仿佛鼓起了勇气,眼中一丝羞涩一闪而过,随即走进其中一间房间,拿出自己放在陆峰这里的衣服,慢慢的……慢慢的推开浴室的门。

    *******************

    济阳市精英武馆之内,此时高家男性主要成员都已经到来。烟雾缭绕的沉闷的气氛,几乎所有高家人的面色,都变得非常难看。

    高馆主眼中带着浓浓的不甘,沉声说道:“报复那小子的事情,还是按照我说的办,三年之内绝对不能够动手,咱们等,等待时机成熟。不动手则以,只要动手便要雷霆一击,让他那小子死无葬身之地。”

    高强,高龙的二叔,眼中流露着浓浓的恨意,沉声说道:“高龙,我和你父亲以后是不行了,咱们精英武馆必须由你们兄弟二人打理。如今骆嘉善和莫少聪不是被陆峰给打成残疾吗?他们家族铁定会为他们出头,即使不出头,恐怕对于陆峰,也恨死了。从今以后,他们虽然成立残废,你也要多与他们走动,将来报复陆峰的时候,他们或许会成为一大臂助。”

    高龙眼中一亮,快速的点了点头。

    但是,高馆主和高强,哪里会知道高龙的心思?

    此时,打内心中,高龙已经对陆峰产生了恐惧感,他表面上不敢违背父亲和二叔的话,但是心里却已经打定主意,将来不管说什么,也不能再招惹陆峰。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将来报仇没有成功,恐怕高家所有人,都会被那个小子给弄死,对于他的心狠手辣,他高龙可是深有体会。

    “爸,二叔,你们就放心吧!将来我一定不会让那个陆峰好过的!”老二高虎抽了口烟,沉声说道。

    最近一段时间,他性格沉稳了很多,也不再出去和那群狐朋狗友瞎混,整天就在武馆带着,重新打出招牌,负责招收学徒。还别说,他那一张能说会道的嘴,还真让他招来不少的学徒。

    高虎的话声刚落,高龙一个恼怒的眼神瞪过去,顿时吓了高虎一条。

    “你以后只要别给我惹事生非,我就烧高香了!至于陆峰的事情,你千万别给我乱伸手,否则别怪我不讲兄弟情义。”

    高虎脸上露出怒气,他虽然从小就怕这个大哥,但是父亲和二叔都没有训自己,他凭什么训自己?难道自己说错话了吗?

    高馆主眼神闪过一道厉芒,沉声说道:“虎子,你哥说的不错,这件事你以后就别插手了。”

    高馆主对于自己这个小儿子,可谓是太了解了。虽然他最近一段时间表现不错,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以后的事情,谁说的清楚,万一这小子再去招惹陆峰,恐怕高家就要承受陆峰愤怒的报复了。

    看来,自己以后一定要好好敲打敲打他。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