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穿越小说 - 九龙至尊最新章节 - 第4339章 怒斩金器

九龙至尊 第4339章 怒斩金器

作者:盘古书名:九龙至尊类别:穿越小说
    奄奄一息,冰青玉躯上青色仙衣多处破烂,那香肌雪肤般的色彩,乍现人间,引人入胜。

    “啧啧……”一位中年男子,浑身散发着金色的火焰,他贪婪邪恶的盯着冰青,向她伸出了罪恶的手掌!

    千钧一发,眼看着冰青就要清白丧失,一声震天彻地的吼声突然响起“拿开你的脏手,畜生!”

    “大胆,哪个不知死活,胆敢闯我炼器殿!”中年男子暴怒非常的转过了身子来,恶视向了到来的一男一女。

    男子,玉树临风,清秀帅气,女子,金光闪闪,婀娜有致,两人站在一起,简直就是一对珠连璧合的金童玉女。

    “器堂主,你居然对冰青仙子用强?”金纯不可思议的看着金器,实在是无法理解,好歹你也是一堂之主,用得着这么饥渴吗?

    “金女?我貌似没有召你吧,你来这里干什么?速速带他退出去,不要影响我的事情!”金器厌恶的斥说着,直接就将陈九无视了。

    “宫主,你怎么样?”陈九快步来到了冰青面前,低头询问。

    “我……我不行了,陈九,快毁了我的肉身,绝不能够让他得逞!”冰青绝望的目光中闪现一股色彩。

    “宫主,你这……灵魂崩灭!”陈九仔细一察,也不禁失神当场,难以接受的痛苦万分。

    一直以来,陈九都将七仙女当作自己的目标,去追逐与爱护,可以说,她们已经被陈九看成了自己的女人,而如今眼睁睁的看着她们要死在自己面前,这他的心简直就像是被扎入了针一般疼痛。

    “小子,识像的马上滚出去,否则我不介意送你下地狱!”金器眼看着陈九不知死活的接近自己的女人,也忍不住又要出手了。

    “畜……生,你敢伤害宫主,我……要……你……死!”陈九冲冠一怒为红颜,浑身激荡着一股邪气的,倾刻魔化。

    “你……”金器没由来一阵心悸,但想着在自己的主场,不由得又淡定道:“既然你不识像,那就先解决了你,四方溶炉!”

    ‘轰……’东西南北,陈九的周围,忽然出现了四张火墙,它们共同挤压着,将陈九束缚在了一方特异的时空中。

    这个时空,有着独特的规则,时间变慢,空间变强,陈九置身其中,简直就成了待宰的羔羊!

    “器堂主,你要敢伤他,我一定揭发你!”金纯尖叫威胁,企图阻止这场争斗,他们本来只是过来找冰青的,完全没有想象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么严重的地步。

    “四方溶练,天焚地灭!”金器变本加厉,哪有一点留手的意思?

    ‘烘烘……’陈九所在的时空,猛然间被烈焰吞噬了,他的身影也完全的消失在了火海中。

    “陈九……”金纯担心的叫喊,她头一次发现自己有些心痛,这个自己还不算是完全认可的小男人,不知不觉已然走入了她的心房,占据了一定的位置。

    ‘铛铛!’就在这时,四方溶炉的时空中,传来了剧烈的震荡,那汹涌的火焰,更是四散飞贱了出来,火星将炼丹殿都给烧着了。

    “哼,终究只是困兽犹斗罢了!”金器脸上轻松,但心中着实震憾不轻,要知道这四方溶炉乃是他的本命道器,利用时空的挤压,炼丹杀人,简直就是无往不利。

    “吼……”似乎真的是困住了一只野兽般,只听得一声冲天兽啸,紧随而至的一声巨响,四方溶炉的墙壁居然被破开了。

    一个黑影,沉重的从其中踏出,他不是野兽,而是一个人,一个为了红颜而发狂的男人,陈九!

    双目血红,浑身邪气激荡,陈九手持邪神断刀,宛如上古的魔神般,痛恨的向金器劈了过去。

    “啊!”金器,迅速祭出一把金刀挥舞,但连人带刀的,一瞬间被陈九劈成了两半,元气大伤。

    “你……你不能够杀我,我是炼器堂主,你杀了我,你也死定了!”被滔天的杀意锁定,金器直感觉自己离死亡越来越近。

    “陈九,冷静,他纵然有罪,但你不能够杀他!”这一刻,金纯也从震惊中苏醒的,赶紧相劝。

    可惜,面对两人的言语,陈九置若罔闻,他径直来到了金器的面前,二话不说的一刀刺入了他的心脏之中。

    金神一脉,以体入道,这身体是大道的载体,陈九这一刀下去,直接将金器的道心刺破,那无数依托他身体的世界,也迅速的开始走向末日!

    “你真敢杀我?”金器感觉着快速消逝的生命,不可思议间充满了悔恨,区区一个下等人,竟然敢剥夺自己的生命。

    “无论是谁,胆敢伤害我的宫主,都必须死!”陈九如同战神一般的屹立着,他的话更似天地的规则般,让人敬畏与遵从。

    “好霸道的意志,他还是那个被自己欺负的下等人吗?”这一刻,金纯仿佛不认识陈九了一般,重新打量,他会为了自己而这么不顾一切吗?

    不知怎么的,金纯此时竟然有些羡慕冰青了。

    “金神在上,杀了我,你也活不成!”金器最终怨毒的看了一眼,不甘心的闭上了双眼。

    ‘呼!’陈九松了一口气,解除了邪化的回到了冰青身边“宫主,我要怎么样才能够救你?”

    “陈九,是我连累了你!”冰青的气息越来越弱,她甚至说话都提不上力气了,她的脸上充满了愧疚与感激。

    他,只是自己的弟子而已,却是为了自己力战守护堂一家,还将自己从炼丹堂救出,替自己顶罪,如今为了自己更是怒斩了炼器堂堂主,从来都没有一个人,对自己这般付出过,如果有来生,自己一定要报答他!

    “宫主,我不要你死,我要你好好的!”陈九眼看着冰青的眼睛要闭上了,无法接受的对着她大喊大叫。

    “咳咳……”冰青涣散的意识,被陈九再度唤醒,她望着陈九急切的面容,再度生出了一股求生意念,哪怕是为了他,自己也不能够轻易死去“保护好青光镜,我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咻!’一道青光激闪,冰青消失不见,只留下了青光镜呆在陈九的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