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六十二章 查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是呀!我们可是练习了不少时日。”

    顾清苑竟然应了,这让顾无暇很是意外,本以为自己说的那些虚无之事,顾清苑一定会不明所以,直接反驳的,所以,姨娘和自己可是准备了很多应付之词,可没想到她竟会应下来,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她既然应了,那也就是承认了此事是她的主意,顾无暇看着顾清苑眼里闪过嘲讽,真是蠢。

    不过,自己倒想听听,接下来她到底能弹出什么鬼东西出来,反正无论如何,她今天,在她外公的寿宴上,在众高官名贵面前她出丑是出定了,这结果无法改变。

    顾清苑的回答,让刚对顾无暇很是不喜的夫人们,转而开始对顾清苑皱眉,是她的主意?人都道:顾家大小姐不是一个很规矩,知礼的人,为人也很是跋扈,琴棋书画也是样样不通,可今天看她的言语举止,还是不错的,可没想到那只是表象吗?其本人,还真是如传言一样,一个各样不精通的人,竟然会出这样的主意,看来她对她外公的寿礼根本就不上心,不过就是为了出风头而已吧!

    而和顾清苑了接触并相熟的小姐,听了,甚至嗤笑出声,同时想,不会吧!彼大小姐竟然也要弹琴吗?她弹的能听吗?

    “真的吗?大表姐也要弹琴,那可真是太好了,二表姐弹的那么好听,大表姐比二表姐还用心练习,一定弹的更加优美动听。”柳琳儿拍着小手,娇俏道。

    顾清苑听言,淡笑看着柳琳儿,风轻云淡道:“定当不会让琳儿表妹失望的。”

    柳琳儿脸上更是充满期待,高兴道:“琳儿就知道,大表姐一定会弹得很好。”虽然面色无异,可看着顾清苑始终淡定如斯的神色,还有那虽然带笑,却深不见底的乌黑双眸,心里紧了一下,这件事自己参与了,所以很清楚真实情况到底是如何的,可顾清苑完全出乎意料的反应,直觉的让她的心里产生不好的预感。

    看顾清苑确实准备弹琴的样子,李娇神色很是难看,如果不是高嬷嬷在身边不住的轻声劝解着,她真是忍不住想对顾清苑这个不争气的女儿挥巴掌,虽然自己没怎么照看过她,可她几斤斤两重,自己可是清楚的很,什么?弹琴?她根本就是在给父亲的寿宴抹黑,就是自己的脸面也要全部被她给丢光了。

    高嬷嬷虽然确信,大小姐这么说了,就一定有了应对之策,可想起小姐她根本就完全不怎么精通的琴艺,心里止不住的担心,这事小姐一个弄不好,名声定会大损。

    兰芝梅,梅香脸色更是不好看,二小姐这明明就是在算计大小姐,大小姐最近几年极少练过琴,又何谈,出主意!她不过是想看二小姐出丑而已,她的心思可真是太毒了。

    男宾那边没有这么多心思,只是隐隐听说,这位顾大小姐好像并不是一个有才之人,她真的能弹出更好的曲子吗?

    顾清苑不用深究也知道在场之人,各种的想法,只不过,要让他们都失望了,只是老人的寿宴,她却想把她变成充满算计的地方,这……不可饶恕。

    顾清苑起身,对身后的兰芝,梅香低语了句,两个丫头闻言郑重点头,快速了离开了,顾清苑轻轻扯下头上的发带,走至洪欣的跟前,轻笑请求道:“洪小姐,可以请你帮个忙吗?”

    “哦!彼小姐请说。”虽然洪欣不解,可还是开口道。

    顾清苑缓缓在洪欣的身边坐下,轻声说了几句,众人听不到顾清苑说了什么,只看到,洪欣听完,愣了一下,看着顾清苑嘴角的那抹苦笑,明白了什么!眼里闪过一丝怜惜,拉起顾清苑的手,轻声道:“你坐,我帮你弄。”

    “嗯!多谢洪小姐。”

    “不用客气。”

    洪欣对顾清苑的态度,让众人都有些意外,柳琳儿眉头更是皱了起来,不对劲儿,但是顾无暇却不以为然,洪欣对顾清苑的态度也不是这儿会改变的。

    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看到顾清苑竟然把十个指尖包了起来。丫头,小厮也把东西准备好了。

    一个长案,一卷宣纸,笔墨纸砚,样样备齐,一琴放在对面。

    李翼根本顾清苑的意思,坐在了案前,祖孙两个相对而坐,看着有种莫名的温馨。

    “清苑一曲,弹给外公听,希望外公博一灵感,写出几个漂亮的大字。”顾清苑面色带着一丝调皮,带着没有任何隔阂的亲近,让李翼一向寡淡的面容柔了下来,点头:“好,外公一定尽力写出几个好看字。”

    这顾清苑好像很得李相的疼爱呀!众人心思翻转,李大奶奶更是闪过冷意。

    素手轻抬,琴声响起,高亢的起调让人一震,好像不是女儿家那种柔和,优美的那种,琴声流淌,女声响起。

    狼烟起江山北望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心似黄河水茫茫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恨欲狂长刀所向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何惜百死报家国忍叹惜更无语血泪满眶马蹄南去人北望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我愿守土复开疆……

    慷概激昂,心潮澎湃,让人热血沸腾的一首琴曲,让人脑海里自动的涌现出一副,战场之上,保家卫国宏图画卷。

    李智怔怔的看着顾清苑淡薄的背影,暗道:外公说的自己不如清苑,指的就是这浩瀚的情怀吗?

    李泓睁大眼睛,完全震惊,这…。这是顾清苑那个蠢丫头弹得?

    一曲结束,众人无法回神。

    特别是那些上过战场的官员们,眼里甚至闪过泪花,是激动,是怀念,还有悲壮,不要说男人,就连女眷,也是震惊不已,这是什么样的曲子呀!能弹出这样曲子的女子,到底有着怎么样的心胸,气魄呀!

    相对于众人惊艳的神色,顾无暇则是面色惨白,怎么会这样呢?顾无暇她根本就不会弹琴,却为何能弹出这样的曲子来?那,自己这番算计,到底算什么,让人看顾清苑她比自己要出色多少吗?

    “外公的字写的真好。”顾清苑弹完,不去看众人的神色,起身看着在自己弹琴时候,李翼大手挥毫写下的几个大字“精忠报国”。

    “清儿的词写的很好。”

    “我就知道外公会喜欢。”

    “嗯!”

    李娇坐在下面,看着父亲和女儿相处的样子,眼前有些恍然,小的时候自己好像和父亲也是这么相处的,不过,却是父亲苦心的为自己准备很多东西,教导自己,现在想来,自己这个女儿好像从未真正用心的为他做过什么,还有清苑,自己这个母亲好像真的一点儿都不了解她,能弹出那样曲子的少女,真的是自己的女儿吗?

    “顾大人,你这个女儿可是个才女呀!”

    “是呀!看来为了相爷的寿宴,可是花了大心思的,此曲真恢弘大气呀!”

    “很不错。”

    顾长远坐在下面听着人们对顾清苑的夸赞,脸上带着骄傲,高兴的神色,可眼底却没有一丝笑意,有的只是深沉莫测。

    “顾小姐你的手还好吗?”顾清苑的曲子让洪欣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她和传闻是真的不一样,继而对顾清苑有了深交之意,凭着顾清苑的才气,和她一起探讨学问一定会很有意思。

    “多谢洪姐姐关心,我还好。”

    李翼皱眉,看着顾清苑隐隐在颤抖的双手,“手怎么了?”

    “无事。”顾清苑神色淡然,看着上面的字,正色道:“外公这字一定要裱起来。”

    “嗯!”李翼淡淡的应了一声,看着下面洪氏母女小声低语后,转头看了顾无暇一眼的举动,若有所思。

    后面的寿礼虽然也都是名贵之品,可却无法和顾清苑那种震撼心灵的想比,而顾清苑也以一曲从此洗脱胸无点墨之名,还有就是顾家二小姐,虽然和顾清苑一样,同是弹琴,先不论琴技如何,顾清苑的态度让人觉得,她只是单纯的想让李相开心才弹的,而顾无暇怎么看都给人以卖弄的感觉。

    寿宴结束后,李娇身体太过疲累,大奶奶提议让她在李家休息俩天缓缓然后再回去,顾长远心疼的看着半躺在床上的李娇,对大奶奶道:“那就劳烦大奶奶费心了。”

    “好,好,你放心吧!我亏待谁,也是不会亏待小泵子的。”

    顾长远听言,脸上闪过赫然,不敢再多说,转而对李娇,柔声道:“娇儿,你好好休息,过两天我来接你回去。”

    “好,时辰不早了,你早些回去吧!”

    “嗯!那我先走了。”

    “父亲,我和高嬷嬷也随你回去吧!”一旁的顾清苑忽然出声道。

    “清儿,你……。”李谨看顾清苑好像迫不及待想离开的样子,皱眉,她这个女儿就不担心自己的女儿吗?

    “舅舅不要误会,我随父亲回去,把母亲的药拿过来。”

    李谨听了了一愣,随即点头,“是,是,我怎么没想到这个,还是清儿想的周到。”

    “清儿你们不回去也没关系,我让家里的丫头给送过来就行了,省的你来回来回走动,再累着了。”顾长远很是体贴女儿道。

    “父亲心疼女儿,女儿知道,不过,我和母亲都留在这里了,我想回去和祖母说一声。”

    “清儿真的是懂事了。”

    “夫人的药一直都是老奴在管,老奴也回去一趟吧!”

    “那好,我们就一起回去吧!”顾长远点头,对着李谨,大奶奶道:“大哥,嫂嫂,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好,回去吧!今天你也受累了。”李谨客套道。

    “大哥说的什么话,这不都是我应该做的嘛!”

    一旁的顾无暇,顾允儿,对着李娇俯身:“母亲保重身体。”

    “嗯!回去吧!”李娇神色淡漠。

    顾长远一行人出来李府之后,顾无暇看着前面正和顾长远说话的顾清苑,眼睛微缩,抬脚疾步走了过去。

    “大姐姐,我可以和你坐一辆马车吗?”

    顾清苑回头,看了一眼顾无暇,挑眉,还真是沉不住气,嘴上却笑道:“当然可以。”

    顾允儿低头不语,暗道:不知道这次是谁输谁赢,自己可以肯定,顾无暇在宴会上算计了顾清苑。

    “好了,都上车吧!”

    “是,父亲。”

    顾清苑看着顾无暇上车后,就沉下来的脸色,随意道:“二妹妹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大姐姐今天可真是大出风头啊!妹妹还真是好奇,大姐姐琴技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好了呢?你还真是深藏不留呀!”顾无暇咬咬切齿道。

    “我大出风头不都是妹妹的功劳吗?如果不是妹妹的良苦用心,我又如何得到这样一个机会呢?你说是吧!”顾清苑看着气得脸色铁青的顾无暇,清冷道:“还有,要说疑惑,我可比妹更甚,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妹妹出了那种主意呢?妹妹是否该跟我解释一下呢?”

    “解释?有什么好解释的,姐姐你可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如果不是那样,你怎么会让人家看到你的琴技,又如何让人知道,顾家的大小姐是个才女呢?”声音里透着浓浓的不甘心。

    “嗯!妹妹说的也是,如果不是妹妹,说不定人家还会当顾家最有才的是你呢!现在她们可知道了,最有才的可是我顾清苑,她们时常挂在嘴上的跋扈之女。”顾清苑看着顾无暇冒火的眼睛,恶趣道。

    顾无暇压抑心里的狂怒,冷哼一声,质问道:“你是不是跟洪小姐说了什么?”想起,洪欣母女看自己的眼神,让顾无暇心里感觉怪怪的。

    “说,倒是没说什么,真是请她帮了一个忙而已,妹妹不都看到了吗?”

    顾无暇看顾清苑明显是不想告诉自己,恼恨,她一定说了什么?

    顾家

    “齐嬷嬷还没回来吗?”

    “这次好像比以往回来的晚。”老夫人话刚落下,就听到脚步声传来,抬头,就看到顾清苑,顾无暇,顾允儿走来进来。

    “祖母,孙女回来了。”

    “回来了,你们父亲,母亲呢?”

    “回祖母,在半路有人找父亲好像是什么急事,父亲没来的及回来过去了,母亲,她身体不舒服,舅母说让她在府休息两天再回去。”顾清苑自动回答道。

    老夫人听了点头,李娇每次寿宴后,都要在李家住两天缓缓,她也已经习惯了,淡淡的点头:“嗯!我知道了,今天寿宴如何?没什么事吧!”

    “没什么事,一切都挺好的。”

    “那就好,你们也累了,都回去休息一下吧!”

    “祖母,孙女这次可能也要随母亲在外公家住两天。”顾清苑回禀道。

    “你也去?”

    “是的,母亲身体不适,如果我这个女儿连跟前都不去,好像有些不合适?”

    老夫人听了,眼神微闪,听不出情绪道:“清苑现在是越来越懂事了。”

    “孙女看到人家好像都这么做的,而且,祖母以前也说我该去,所以我就想……”顾清苑生怕老夫人不高兴似的,有些忐忑道:“祖母,孙女是不是太鲁莽了?”

    “不,你做的很对,那你就去哪里照看你母亲两天吧!”老夫人以前是叫顾清苑去照看过李娇,可是她自己一直不情愿去,现在她自己想去了也好,省的让外人觉得自己这个祖母不会教育孙女,让她对自己的声母都这么淡漠,这样的对顾家的名誉也不好。

    “是,祖母。”

    “齐嬷嬷去把那棵人参拿过来,让大小姐给夫人带过去。”

    “是,老夫人。”

    顾清苑见齐嬷嬷去内间直接去取了回来,看来老夫人是早就准备好了,顾清苑接过,“祖母,那孙女就先去母亲的院子里,看看高嬷嬷把母亲的药物准备好了没。”

    “嗯!去吧!”

    顾清苑走后,老夫人看着顾无暇,顾允儿道:“好了,你们先回去吧!”

    “是,祖母。”顾允儿恭敬俯身,然后离开了。

    可顾无暇却没有动,老夫人见此,疑惑道:“暇儿,有事吗?”

    “祖母……”顾清苑局促不安。

    “怎么了?可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老夫人皱眉。

    老夫人话落,顾无暇忽然跪了下来,苦着脸儿,忐忑不安道:“祖母,暇儿好像做错事了?”

    栖霞阁

    高嬷嬷见顾清苑过来,急忙迎了过去,“小姐,还好吗?没事吧!”

    “没事。”顾清苑看高嬷嬷有些意外的样子,轻声道:“高嬷嬷觉得会有什么事?”

    “老奴也说不好,总觉得,二小姐算计小姐的事还没完。”

    听言,顾清苑挑眉,高嬷嬷不愧是老嬷嬷了,遇事情很是敏锐,“嬷嬷想的不错,如果我所料不错,还有一招在等着我。”

    高嬷嬷听了一惊,“小姐……。”

    “大小姐,老夫人请你去她那里一趟。”红缨忽然走进来禀报道。

    顾清苑听了,看了高嬷嬷一眼,笑开来,来了。

    “好,我这就过去,嬷嬷你收拾东西吧!”

    “是,小姐。”高嬷嬷看着顾清苑离开的背影,小姐所说的这最好一招就是老夫人吗?

    福寿阁

    顾清苑走进去的时候,福寿阁里气氛很是冷凝,老夫人脸色很是难看坐在主位上,顾无暇哭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还一副懊恼不已的样子。

    “祖母,妹妹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顾清苑不解中带着些不安道。

    “我问你,今天在寿宴上,你是否和无暇弹琴了?”老夫人板着脸质问道。

    “是。”

    老夫人听顾清苑承认了,猛地把一个杯子摔在她的跟前,怒道:“你可真是有脑子,你自己丢人还不要紧,现在还鼓动无暇和你一起丢人,你真是冥顽不灵,屡教不化。”

    顾清苑听了摇摇欲坠,看着顾无暇满脸无法置信,眼里满是受伤,“妹妹你现在还是这么跟祖母说的吗?”

    “大姐姐,我不是诚心的,我只是觉得我们好像做错了,心里很不安,所以,才会告诉祖母的。”顾无暇泪眼汪汪,看着老夫人祈求道:“祖母,姐姐她可能和孙女一样,太想为顾家挣得脸面了,才会想出这样的主意的,祖母你不要怪她,都是我不好,该事先征求一下祖母的意见的。”

    “你们当然做错了,大姐小姐竟然在那么多外男,公子,夫人跟前,如同戏子一般的弹琴,你们这是丢尽了顾家的脸。”老夫人说着喘了一口气,“怪不得,我前几天问你准备的什么礼物,你支支吾吾的不肯说,就连你姨娘今天也跟我说,她也不清楚,只是说,你跟着你那个了不得的大姐姐,准备了什么惊喜的礼物,送给李相做寿礼,这所谓的惊喜就是这个吗?”

    顾清苑听到此,算是十分确定二姨娘的打算,她这为了让自己的女儿博出彩,也为了让自己更不堪,这是花费了不少的心思,在宴会上公然让顾无暇说是自己的主意,为自己的女儿的不得体举动找一个理所当然的理由,凸显出自己女儿的无辜,还有那惊艳的才艺,还让人们同情,怜惜,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子,却被自己这个愚蠢的姐姐给带岔了。

    同时,二姨娘在家里,有意无意的跟老夫人说出那些话,摘清自己参与的嫌疑,也让老夫人先入为主的认为,顾无暇无论做什么也都是跟自己学的,让老夫人更厌弃自己,而现在顾无暇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跟老夫人坦白,认错,显然,她们也想到了,这一举动会有人说什么闲话,这是事先跟老夫人认错,等事发后,老夫人更恼的也只是自己,不是她们。

    “祖母,本来这些事情,孙女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跟祖母说,怕祖母会伤心,可现在妹妹这样,孙女实在太伤心了。”顾清苑伤心欲绝,看着顾无暇,老夫人,哽咽道:“祖母,孙女不懂,本是同根生相煎呀!”

    “你……这是什么意思。”顾清苑哀伤,还有她的那句话,让老夫人皱眉。

    顾清苑没说话,只是伸出了双手。

    伤痕累累,还带着血丝的十指,让老夫人包括顾无暇都吓了一跳。

    “这……这是怎么回事?”

    “祖母,孙女这几年已经很少弹琴了,手指根本就无法适应琴弦的力度。”顾清苑悲痛欲绝,泣不成声,“祖母,如果孙女真如妹妹说的那样,和她一起练习了好久,手如何会那样?而且,今天在外公的寿宴上,孙女怕被人看出异样,都是包着手指弹得,就连外公问其亦是什么都没敢说。”

    顾清苑的话,让顾无暇脸色猛然惨白,宴席上和琳儿串通好了,家里姨娘也把丫头都打点好了,如果顾清苑敢说她从未弹琴的话,家里的丫头都会证明,她在说谎,祖母也不会再怀疑什么,可是为什么就单单忘记了,不常弹琴的手,手指上面根本就没有茧子,这致命的疏忽足以说明,自己在说谎。

    到这个时候老夫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大宅门之间的龌龊事多了,顾无暇她是想自己出风头,臭名让顾清苑来担,这样的算计老夫人稍微一想就通了,可没想到的是,她竟然大胆的连自己也敢利用。

    “齐嬷嬷。”

    “老奴在。”

    “带二小姐去佛堂,让她给我好好反省,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她出来。”老夫人看着脸色灰白的顾无暇,厉声道。

    “祖母……”顾无暇大惊。

    “是,老夫人。”齐嬷嬷从老夫人的神色看的出来,她是真的生气了,所以,不敢迟疑,半扶半拖的把顾无暇带了出去。

    老夫人亲自伸手扶起顾清苑,前所未有的温和道:“来孩子起来。”

    “嗯!”顾清苑按了按眼角,在老夫人的身边坐下里下来,“祖母,我谁都没说,而且,孙女也承认了此事是我的主意,跟祖母,母亲,父亲都没关系。”

    “孩子让你受委屈了。”

    “孙女觉得委屈,也觉得很难过。”顾清苑认为承认委屈,比虚伪的大度更能让人相信。

    “祖母都知道。”

    “祖母,当时无暇说出是我的主意后,很多人看我的眼神都很不对,连包手指这事只有洪小姐肯帮孙女,可是,当孙女弹完后,她问孙女手还好吗?祖母,你说她是不是也发现了不对劲呀!”

    “为什么不让丫头给你包?”老夫人温和的口气带了一丝冷意。

    听此,顾清苑眼里闪过冷意,看来老夫人对顾无暇这个孙女还是很看重的,这个时候最先想的就是事情如果暴漏后,对顾无暇的影响。

    “兰芝,梅香刚好,去拿东西了。”顾无暇苦笑道。

    “是吗?”此事顾清苑也许真的是无意的吧,要不然,她当时就应该告诉李相为她做主了,那么,她既然没说就证明,她是真的不想闹大吧!

    “好了,你不要担心了,此事,祖母会看着办的。”

    “嗯!”

    李相府

    李相书房内,李翼和顾清苑相对而坐,气氛却不轻松,很是凝重。

    “外公……。”

    “哎!就按照你说的办吧!”

    “好,外公此事一定要谨慎再谨慎,最后无论结果如何,都不是母亲可以承受的,所以,如果可能的话,就外公和我知道就行了。”

    “好,我知道。”李翼看着顾清苑对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嘱咐着,没有觉得不舒服,只感到她和自己一样的良苦用心,“娇儿有你这个女儿是她的福气。”

    “母亲和我有外公守护者,也是我们最大的福气。”这是,顾清苑真实的内心想法。

    李翼摇头,叹了口气,“清苑,我让暗卫去请人过来。”

    “好,我去守着母亲。”

    “嗯!”

    深夜时分,所有的人都已经睡下了,李家因为寿宴忙碌的一天,这会儿除了个别值夜的,每个人睡的都很沉,只要李相爷书房不远的一个客房,还隐隐有人走动。

    “嬷嬷,东西加进去了吗?”顾清苑透过模糊的灯光,看了眼床上陷入沉睡的李娇道。

    “是,听小姐的吩咐,老奴在小姐的饭里面加了些助于睡眠的药。”

    “嗯!那就好。”

    静了一会儿后,高嬷嬷声音有些不安道:“小姐……你说夫人的身体,真的是别人有意的拖垮的吗?”

    “不清楚,所以才要查。”

    “其实,对于夫人的身体越来越差,老奴也曾怀疑过,所以,夫人每次用药,我都会亲自尝过后,才给夫人用的,就连夫人用的饭老奴也是私底下亲口试吃过的,为何老奴没事儿呢?”

    “嬷嬷,如果用这么浅显,易被抓住把柄的阴招,外公就不会查了几年还没结果了。”

    “可不是都说病从口入吗?如果不是吃的,那会是什么?”

    “方法很多,不干净的东西有的时候,不需要用吃的,通过汗液同样是可以渗入体内,还有相克的食物,也许,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存在。”

    “真没想到,顾大小姐知道的挺多的嘛!”一个邪魅的声音传来。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