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六十三章 银钱

嫡女风华 第六十三章 银钱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顾家

    老夫人看着顾长远,神色淡漠道:“无暇现在在佛堂,我让她去思过了,至于原因,我想你应该知道吧!”

    顾长远点头,面色沉重,“儿子知道。舒铫鴀殩”

    “嗯!你要是觉得我对无暇罚的重了,心里不高兴的话,或者是你那个姨娘不高兴了,都可以把她带走,我这个祖母不会干预。”老夫人看顾长远这么晚了还过来,暗想:肯定是二姨娘吹了什么风吧!

    “母亲,你这话真是折杀儿子了,你管教无暇那是对她好,儿子又怎么会不快,至于二姨娘,她只是一个妾室,根本没有管教子女的权利,儿子只是愧疚让母亲受累,操心了。”

    “是吗?你是个明白的,做事都是宽我的心,可你那个女儿……。我以前真是白疼她了。”老夫人伤心道。

    顾长远听了明,无暇这次对她隐瞒,及利用她来打击顾清苑,这些,老夫人心里肯定气恼的不行。

    “母亲,顾府后院里的事,儿子可都全是要依赖母亲了,如果那些个姨娘如若有不安分的,母亲尽可打发了就是,毕竟我顾家的安宁是第一位,至于无暇,这次做下如此大逆不道之事,要是儿子处置肯定比母亲罚的更重,而母亲却只是关她进祠堂,母亲心慈大义,儿子很是佩服。”

    顾长远一番诚心的倚重之言,让老夫人心里十分的满意,神色也缓和了一些,叹气道:“我老了,没有几个活头了,有些事,我真是不想管了,不过,就是看你忙完外面的后来还要操心家里的,我这个母亲,看着心里实在不忍,才插手一二的。”

    “母亲,心疼儿子,儿子却让母亲不得闲,儿子真是不孝。”顾长远惭愧道。

    “好了,说什么傻话呢!我们是母子,只要你不觉得母亲多管闲事,你现在有了难处,我这个母亲帮你还不是天经地义的呀!”

    顾长远点头,有和老夫人说了一会儿话,才愧疚,感激的离开了。

    齐嬷嬷服侍老夫人去内间休息了,看着老夫人好像心气顺了,松了口气,“老夫人,大爷对你可是很孝顺的,姨娘,小姐在他心里都没你这个母亲重要。”

    老夫人听了,眼里竟然闪过一丝讽刺,面无表情道:“是呀!他是最孝顺的一个。”

    老夫人的话,让齐嬷嬷心里一抖,往事不禁涌上心头,不敢再多言。

    ……。

    婷来院

    二姨娘见顾长远回来,疾步迎了过去,神情焦灼,急切道:“老爷,老夫人她怎么说?”

    顾长远站定,声音平淡,“老夫人说,你要是心疼无暇,现在就可以把她领回来。”

    “真的?”二姨娘惊喜道:“那俾妾……是不是可以?”

    “嗯!可以,你要想把她接回来,现在就去吧!”

    顾长远太过平缓的语调,二姨娘直觉的心里跳了一下,猛然抬头,看到顾长远眼里闪过的戾气,心里大骇,心里的喜悦一下子消失无踪。

    “怎么?不去了?”顾长远声音依然温和,可却让二姨娘腿发软,心思快速翻转,眼神几经变幻,慢慢的在顾长远的跟前跪了下来,“老爷……俾妾知错,请老爷赎罪。”

    “知错?你何错之有呀?”

    “老爷,无暇她这次做错了,挨罚是应该的,俾妾不该……”二姨娘的话没说完,就忽然被二顾长远扣住的下颚,力道之大,让二姨娘眼里迅速冒出泪水,吃痛道:“老爷……。?”

    “柳莺兰,你给我记住,如果下次,你们再胆用这么无脑的办法算计清苑,我就废了你们。”

    绝情,冷血的话,狠辣的表情,让二姨娘面无血色,眼里满是惊惧,不可置信,完全陌生的顾长远,让二姨娘心里直发憷,心颤胆裂。

    看着二姨娘止不住的颤抖,手放开了她的下颚,轻轻的抚着她惨白的脸颊,一改刚才的狠毒劲儿,变为往日谦和丈夫模样,轻和道:“好好给我记住了,知道吗?”

    “是……俾妾一定记住,一定记住。”二姨娘牙齿打颤,心里忽然觉得,也许,自己根本就完全不懂的顾长远,想起他捧杀顾清苑的事,二姨娘猛然觉得,他刚才所言,废了自己的话,绝对不是在吓唬自己。

    “很好,去吧!去看看无暇。”

    “俾妾不敢,俾妾不敢。”

    顾长远温和的扶起二姨娘,握着她冰凉的素手,心疼道:“吓着你了吗?别怕,我刚才就是有点激动了,去看看无暇吧!版诉她,好好的思过,过几天我就去请求老夫人放她出来,如果她不听话……”

    “老爷,二小姐会听话的,俾妾一定会让她诚心思过的。”二姨娘急切道。

    “嗯!那就去吧!”

    “是。”

    看着二姨娘颤颤巍巍,脚步不稳的走了出去,顾长远眼神微眯,嘴角闪过冷笑,真是没用,这么多年过去了,顾清苑也就落了一个无用的名声,现在连这个恶名在她们愚蠢的算计中,反倒让她扬了名,还和李相那个老狐狸,拉近了关系,想着,顾长远表情开始扭曲,如恶魔,厉鬼,

    李府

    邪魅的男声入耳,顾清苑转头,一身张扬的红衣,加上那双邪魅的桃花眼,让顾清苑想翻白眼,这厮连晚上也这幅打扮,还真是高调的让人拜膜,他不知道晚上行动,低调才是王道吗?

    祁逸尘看顾清苑见到自己的衣着,脸上那抹不敢苟同的表情,眉头轻佻,“怎么?顾大小姐对我的穿着有意见吗?”

    “小女不敢。”

    “老奴见过祁御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高嬷嬷俯身。

    “嗯!”祁逸尘淡淡的应了一声,转而看着顾清苑,这个京城里人人称,一无是处的嚣张少女,眼里闪过探究,道:“刚才顾大小姐说的汗液渗入的方法,是怎么知道的?”

    “无意中在书中看到的,不过,至于是否实用,真实,我就不是很清楚了吗?”顾清苑坦然道。

    “实用,当然实用,顾大小姐头上的疤痕不就是个例子吗?”

    听言,顾清苑嘴巴抽搐,这厮嘴巴真坏,哪壶不开,他偏爱提哪壶,顾清苑叹了口气,“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和身体接触的衣服,如果沾染到了,是否能验出来?”

    “这个,不一定?”

    “什么意思?”

    “有些药,无色无味,并且保持的实效也有限,时间过了,就什么也看不出来了,而且,就算是验出来了,也会有些流失的成分,并不准确。”

    “是吗?”对于祁逸尘的说法,顾清苑完全理解,只叹:在古代这个没有化验设备的年代,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可就真的麻烦了。

    “逸尘来了。”李翼这个时候走了进来,脸色不是很好。

    见此,顾清苑皱眉,外公也许听到了吧!

    “爷爷。”祁逸尘在李翼的跟前,倒是收敛不少,还有他的称呼也让,顾清苑愣了一下。

    “我和逸尘的爷爷,在年轻的时候曾经是八拜之交的兄弟,不过,知道的人很少。”李翼看顾清苑意外的样子,淡淡解释道。

    祁逸尘挑眉,李相竟然特意给她解释,看来这位顾大小姐在李相心里的地位举足轻重呀!

    “哦!”顾清苑了解了,随意的应了一句,看着李翼道:“外公,你别太担心了,母亲的身体虽然虚弱,可根据这么多年的情形来看,无论是不是有心人为之,迅速加重的可能性应该不大,所以,虽然不易,可只要我们用心,就有希望。”

    “嗯!外公明白。”李翼看着顾清苑开导自己的模样,不由觉得好笑,从来都是自己为别人撑起一片天,而现在这个小女孩,却在尽心的为自己分担那份责任。

    “逸尘,去给你姑姑把把脉吧!”

    “好。”祁逸尘很是干脆的走到李娇的床前坐下,伸手探上李娇的命脉,渐渐的眉头皱了起来。

    看着祁逸尘的表情,李翼的神色也逐渐凝重,看祁逸尘松开手,李翼沉声道:“如何?”

    “不太好。”祁逸尘皱眉:“姑姑的身体是生产的时候伤了身体,可她的身体底子一直不错,按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理来说,她只要精细的养养就会过来的,就算是留下了些病谤,那也是可以看出来的,也是可以治疗的,不应该现在整个身体都开始衰败,而且,往年我给她探脉的时候,她身体虽然有损伤,可逐年加重的痕迹并不明显,可今年,可是很明显的比较去年重了很多。”

    顾清苑听言,了然,看来外公也就早请祁逸尘来看李娇看过了,却一直没有查出原因吧!

    “清苑,其实外公……。”李翼担心顾清苑知道自己早就用了这方法,却没告诉她,心里会觉得受伤,想开口解释,可却不习惯,有些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外公我明白。”

    看顾清苑眼神清亮,李翼知道她是真的没放在心上。

    自己为李娇诊治,这事儿李相连李谨,李智等都没告诉,现在却让顾大小姐参与了进来,还有李相现在的态度,更让祁逸尘好奇,这位顾大小姐到底有什么地方值得李相另眼相看的呢?

    “祁御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术我不是很懂,不过,我听说过一个方法,不知道是否可行?”

    “顾大小姐请说。”

    “人的身体,病情通过探脉可以了解,那,如果血液是否也可以?”

    “血液?”

    “是,就是在病人身上,提取少量的血,通过颜色,浓稠度,还有银针探测,能不能查出什么?”

    “直接探测血液吗?”祁逸尘本不觉得顾清苑会懂的什么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理,可现在听她的话,眼睛眯了起来,开始认真思索,过一会儿后,点头,“这样虽然不能确定导致身体变跨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不过,最起码可以确定,是否是中毒引起的,可以试试。”说完,挑眉,“顾大小姐看的是什么书,好像记载了很多稀有的东西呀!可以借给我看看吗?”

    “哦!当然可以。”

    “那就多谢顾小姐了。”

    “不客气。”喵的,现代的东西,我去哪里找给你?反正你也没说什么时候要,我也没说什么时候借,拖着吧!

    “爷爷,这里几颗药丸,如果姑姑真的是中毒,这个药物可以用来吸附毒素的,让她的身体不受太多的伤害。”

    李翼接过,“逸尘有心了。”

    “祁御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这里有一块棉布,接触过母亲的身体,如果可以的话,劳烦你验一下,还有,这里有几张食谱,是母亲最近一个月用的,也请你帮忙看一下,是否有不妥的地方?”顾清苑把一个盒子递到祁逸尘的跟前。

    “好,我会看看的。”看来这位顾大小姐准备查探李娇的病情,准备了不是一天两天了呀!

    “多谢祁御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爷爷,那我准备些东西,明天再过来看看姑姑的血液是否能看出什么。”

    “好。”

    祁逸尘离开后,李翼和顾清苑说了几句话,也随之离开了。

    高嬷嬷看着顾清苑,:“小姐你不是说,那些浅显的方法她们不会用吗?”

    “虽然,不知道是否能查出什么,可只要能做的,我们也都不应该忽视了。”

    “小姐说的是,小姐这么用心,夫人她一定会好起来的。”看着躺在床上一无所知的李娇,高嬷嬷祈祷道。

    “嗯!会的。”

    伯爵府

    一暗卫闪身进入书房,看到站在窗前,清冷,高贵的男人,恭敬道:“主子,查到了,老侯爷在皇宫。”

    “是吗?”夏侯玦弈神色没有一丝意外,“把侯爷的棉被,还有他最喜欢的花雕酒给他送过去。”

    暗卫听了愣了一下,随即嘴巴抽了一下,世子他这是告诉老侯爷要他不要回来了吗?看来世子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就是不知道侯爷这次做了什么事情,让主子去参加了寿宴,现在让世子这么生气的?

    “麒一。”

    “是,主子,属下马上就去。”轻扬的语调让麒一,心里一禀,赶紧收敛心思,垂首应道。

    “嗯!”

    麒一离开后,夏侯玦弈走到书桌前,从里面拿出一沓厚厚的书信,风华绝代的脸上表情莫测,眼里闪过一丝浅淡的怀念,可又瞬间隐没,快的让人以为是错觉。

    皇宫

    御史房内

    一位五十多岁,威仪,尊贵,王者之气绕身的男人坐在案前,神色严肃的翻阅着奏章,此人就是皓月帝王,南宫胤,批准奏章忽然想到什么,扫了一眼身后的喜公公,“老侯爷还没回去吗?”

    “回皇上,老侯爷还在太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院待着,说是可能要在那里住一段日子了。”喜公公弯腰,敬畏道。

    “是吗?不知道这次他又做了什么惹恼了玦弈?竟然连府里都不敢回去了?”皇帝有些好奇,不过想起老侯爷三番五次的惹恼玦弈,再躲避的行为,不由的又有些好笑。

    “皇上,皇上……”

    皇上的话刚落下就看到老侯爷,神情悲愤的疾步走了进来。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呀!

    皇上放下手里的笔,淡然道:“老侯爷这是怎么了?”

    “皇上,玦弈他要把老臣给赶出来了,他不让老臣回去了呀!皇上你说这像话吗?”老侯爷怒气腾腾道:“这天下间,有这么对自己爷爷的孙儿吗?皇上你可一定要为老臣做主呀!”

    “赶出来了?这次这么严重?”这倒真的让皇上愣了一下,往日里老侯爷躲个几日也就过去了,这次竟然被赶出来了?

    “皇上,他让麒一那个木头把老臣的被子,还有花雕酒都带给老臣了,还顺带的给了老臣十两银子,皇上,你看他不就是在告诉老臣,不让我回去了吗?还有那个银钱,他竟然只给老臣十两,十两呀!”老侯爷很是觉得不能接受,大大的伤了他的自尊心,“难道,老臣在他的眼里只配给十两吗?”

    “呃!是少了点儿。”看着老侯爷委屈至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的模样,南宫胤好心的安慰了一句,随即皱眉道:“不过,你这次做了什么?让他这么恼火?”

    听言,老侯爷脸上委屈的表情一下子消失无踪,变得有些闪躲,支吾了一句:“老臣就是……。”

    “什么?朕听不到,你大声些。”

    “回皇上,老臣拿了他书房里的信,威胁他,如果他不出参加寿宴的话,我就把那些信统统的藏起来,然后带着它进棺材。”

    “什么?你……你拿了信?”南宫胤猛然站了起来,惊讶中还带着一丝无法理解的紧张。

    “拿了……不过,老臣马上就还给他了,谁知道他还生那么大的火。”老侯爷明显知道自己理亏了,却仍然昂头辩解道。

    南宫胤听了,缓缓坐下来,恍然道:“怪不得把你给赶了出来,老侯爷这……朕可就帮不了你了,朕看,你还是识相些,自己赶紧回去吧!”

    老侯爷听了,肩头一下子垂了下来,垂头丧气道:“回去?老臣是想,可……。”

    可不敢,这句话御书房里面的几个人都想的到。

    注意到屋里的人看自己那种了然的眼神,老侯爷忽然仰头挺胸,大声道:“怎么说我也是侯爷,大门上挂着的也是伯爵府的牌子,那是我的府邸,我为什么不敢回去,哼!我这就回去,皇上,老臣告退。”说完闪身不见了。

    喜公公见此,担忧道:“皇上,老侯爷他这么回去,不会有事吧!”

    “不会,玦弈做事有分寸的。”

    听着南宫胤话里的肯定,喜公公不再言语。

    李家

    早饭过后一会儿,大奶奶偕同李雪来到李娇以前的闺房,看着半躺在床上,关切道:“妹妹好点儿了吗?”

    “还是老样子,耗着而已。”李娇带着一丝自我厌弃道。

    “妹妹你要放宽心,一定会好的。”

    “是呀!泵姑一定会好起来的,侄女看你今天的气色可就比昨天好了很多了。”李雪跟着劝解道。

    “是吗?”李娇的神色里面带着淡淡的嘲讽,看了一眼李雪。

    李娇的毫不领情,让李雪脸色僵了一下。

    看出女儿的不自在,大奶奶眼神微闪,却面无异色,嘴角仍然带着关心的笑意,“清苑呢?怎么没看到她?”

    “不知道。”李娇漠不关心的应了一句。

    “雪儿你去找找你表妹吧!她对府不熟悉,别让那个不长眼的奴才,冲撞了她。”大奶奶吩咐着,心里却暗道:那个死丫头不会又去缠着泓儿了吧!

    “是娘,那我……。”李雪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顾清苑带着高嬷嬷走了进来。

    顾清苑看到大奶奶,李雪,抬脚走了进去,俯身微笑道:“舅母,表姐。”

    “雪儿快扶你妹妹起来,一家人我们不讲究这些。”大奶奶亲和道。

    李雪拉起顾清苑亲近道:“一大早妹妹去哪里了?”

    “我随着高嬷嬷去给母亲煎药去了,没想到舅母,和大表姐这么早就过来了。”

    “清苑真的是懂事了,妹妹你往后可是有福气了。”大奶奶夸赞道。

    “福气?也许吧!”李娇看着顾清苑,心里止不住的有些疑惑,自己这个女儿,自己虽然不曾尽心的照顾,可对她还是有几分了解的,可现在看着顾清苑温和有礼的样子,忽然感到从未有过的陌生。

    “雪儿,你带你表妹出去转转看看,我和你姑姑说会儿话。”

    “是,清儿表妹走,我带你去看个好东西去。”李雪很是热情道。

    顾清苑点头,随着李娇走了出去。

    看她们两个走远,大奶奶才开口道:“妹妹,清苑在父寿宴上弹的那个曲子可真是好听呀!”

    “是,不错。”李娇也可以说是琴棋书画样样不差,所以,顾清苑弹得如何,她自然听的出来。

    “不过,清苑什么时候练了那么好的一手琴技了?”大奶奶眼里满是探究。

    “大嫂这是什么意思?清苑她就不能出次彩了吗?”听着大奶奶言语了好像把清苑看的很低的样子,李娇心里不舒服。

    “妹妹,你看你误会了吧!我是看清苑弹的好,想问一下,是谁教导的,想着让雪儿也能跟着学习一二。”

    “这……我还真是不清楚,你也知道我身体不好,清苑的事一般都是夫君在管,所以……。等我回去问问,在告诉你吧!”

    “好,好。”大奶奶听言,暗道:看来顾清苑寿宴弹琴之事,李娇是真的不知道了?那么,想让顾清苑以此获得相爷的看重,也不是她的主意了,也是,李娇也没那个脑子,如果不是她,那就是顾长远了,哼!他想的太美了,李娇没出嫁的时候,最让相爷上心的就是她,只要李娇的事,连夫君都要靠边站,怎么?现在看李娇和相爷之间因为婚姻之事,和相爷有了隔阂,他现在是打算利用自己的女儿来和李家重新拉近关系吗?这,自己可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李娇也就算了,要让顾清苑这个外人压在自己儿子,女儿头上,自己也绝对不允许。

    那边,顾清苑从李雪的房间出来后。

    兰芝看着顾清苑皱眉道:“小姐,奴婢还以为表小姐给你看什么好东西呢?竟然都是诗词歌赋,她让小姐看那些干什么,她明知道小姐不喜欢的。”

    “没什么意思,不过就是听你家小姐弹了一首好听的琴曲,想试探一下,我是真的有才,还是装的罢了。”

    “什么?”兰芝听了,恼火道:“表小姐这样真是太过分了,奴婢还以为表小姐一直以来对小姐是真心实意的好呢!没想到她……。”

    “无碍,她怎么想的跟我的关系并不大。”顾清苑冷淡道。

    “大小姐是二公子。”兰芝看着前面小花园里站着的男子,神色有些复杂。

    “嗯!我看到了。”看到李泓神色厌恶的看着自己,顾清苑眼里闪过冷意,完全不回避,带着兰芝坦然的走了过去。

    李泓看着向自己走来的顾清苑,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心里冷哼,这个丫头说什么来照看她的母亲的,可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他接近自己的一种手段罢了,想着,李泓站在那里等着顾清苑欢天喜地的走进自己,可没想,也不敢置信的是,顾清苑走过来,却像是没看到自己一样,就那样面无表情的走开了。

    “顾清苑。”李泓脸色难看,大步追了过去,挡住了她的去路,厉声道:“看到我为什么不打招呼?”

    李泓理直气壮,自我了不得的口气,让顾清苑皱眉,不解道:“我没看到二表哥,二表哥刚才在这里吗?”

    “你……”李泓脸色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