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六十八章 棋局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什么!”顾清苑大骇,看着老夫人不敢相信道:“祖母,你是说,给二妹妹下毒的人说,这都是我指使她这么做的?”

    “不错,她是这么说的。”

    “是谁?祖母,是那个在污蔑我?”顾清苑怒火中烧,恼恨道。

    老夫人听着,看了齐嬷嬷一眼,“把人带上来。”

    “是。”

    一会儿,顾清苑就看到两个嬷嬷押着一个全身被捆绑的结结实实的老妇人走了过来,走到老夫人跟前,一个嬷嬷狠狠的推了她一把,厉声道:“跪下。”

    妇人没有一丝反抗,神色木讷,两眼无神,整个人透着一股惊恐,灰败。

    “祖母,就是她吗?”顾清苑看着皱眉。

    顾清苑话落,老夫人还没回答,只见跪在地上一直很是绝望的妇人猛然抬头,当看到顾清苑的时候一下子激动了起来,被塞住的嘴巴支支吾吾的想对顾清苑说些什么。

    见此,老夫人淡漠道:“把嘴里的东西给她拿出来。”

    听了老夫人的令,身边的嬷嬷刚把都东西拿出,只见妇人连气都没喘口,连滚带爬到顾清苑脚下,大声呼救。“大小姐,大小姐,求求你一定要救救老奴呀,一定要救救老奴呀!要不然,老奴可真的就死定了。”

    顾清苑躲开她的手,怒道:“放开,你是谁?”

    妇人一怔,随即大呼,“大小姐,你让老奴为你做事儿,怎么?现在事发了,你就把老奴一脚踢开,连认识老奴都不承认了?你……大小姐你这是要老奴去死呀!如果不是你让老奴去给二小姐的煎的药里下药,老奴又何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下药?下什么药?你在胡说八道什么?”顾清苑厉声道。

    顾清苑的恼怒,不明所以,看在老夫人她们眼里却有种慌不择乱的心虚之感。

    老夫人眉头皱了起来,沉声道:“清苑,你真的不认识她吗?”

    “祖母,孙女真的不认识她,对于她说的那些话,更是完全不懂。”顾清苑冷声道:“祖母,孙女从未有过一丝害自家姐妹的大逆之心,可这老奴却能讲出这么荒谬的言辞,这是对孙女最大的污蔑,诋毁。”

    顾清苑看着地上的妇人,冷哼一声:“她说孙女让她下药害二妹妹,孙女倒觉得是她自己窝藏祸心要害二妹妹,现在被发现了,就妄想把一切推到了孙女的身上来,由此可见此老奴用心实在险恶,先是要二妹妹死,再毁了孙女,她这是要我顾家不得安宁,骨肉相残吧!”

    顾清苑的话,让老夫人眼里闪过异,看着下面的妇人,“孙婆子,你该知道身为奴婢,指正主子,如果没有证据的话,那你可是罪上加罪,到最后杖毙了你,那就是轻的,你懂吗?”

    “老夫人,老奴知道,老奴做下这儿事儿的时候,就想过自己的老命可能不保,老奴只是后悔,当时怎么就猪油蒙了心听从了大小姐的话,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差点儿害了无辜二小姐的性命!”妇人说着,看向顾清苑眼里很是愤然,“既然大小姐说不认识老奴,要把老奴置于死地,那老奴也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说完,看向院子里的人,带着视死如归的决然,大义道:“老夫人,现在老奴就把大小姐交待老奴的事儿都说出来,也算是老奴临死前,还给无辜的二小姐一个公道。”

    好一个诚心悔过,大意禀然的反面形象呀!彼清苑看着,眼里莫名的闪过一丝笑意,和这紧张,跋扈的场景连起来,让人背后发毛。

    “大小姐,希望你不要怪罪老奴,是你先舍弃老奴的,而且,老奴也觉得你这样害二小姐太过分了,所以,老奴现在要把一切都说出来。”老妇人看着顾清苑伤感的说了一句,正色道:“老夫人,老爷,其实老奴已经不是第一天给二小姐下药了。”

    此话一出,二姨娘大惊出声,“什么?不是第一次?”随即意识到自己逾规了,轻声道:“老夫人,老爷赎罪,俾妾就是太过……。”话没说完,泪水淹没了一切,眼里满是担忧。

    “好了,你的心情我们理解,只是……哎!”顾长远说着看了顾清苑一眼,眼里满是左右为难的痛色。

    “是,前几日,就是二小姐自佛堂并病倒出来后,大小姐就让她院子里的丫头找到了老奴,然后,大小姐给了老奴一包东西,还有五十两银子,要老奴把那包药里的东西放到二小姐的药里,当时,老奴看大小姐提到二小姐的时候神色很是不对劲,对二小姐恨之入骨的样子,让老奴觉得,这包药肯定有问题,老奴当时就否决了,不同意,可是,没想到,大小姐却威胁老奴,说,如果我不做的话,就把我赶出顾府,还要把在这府做事儿的儿子,媳妇也都赶出去,老奴被逼无奈就只要答应了。”老妇人满是懊悔道:“老夫人,早知道会把二小姐害成这样,老奴当时就不应该只顾着自己性命了呀!”

    孙老妇的话,很快让老夫人明白了其中的缘由,暗道:难道说,清苑对无暇在寿宴上算计她的事儿一直怀恨在心,不过,看自己当时罚了无暇才没说什么的,可她没想到,无暇只被关了两天就出来了,还有就是自己对无暇不再追究的态度,这些让她都很不满,所以,才会找人暗害无暇吗?这样一想,再比照顾清苑以往的性子,老夫人忽然觉得这完全有可能,这不由的对老妇人的话,就信了一大半。

    老夫人看自己的目光,让顾清苑眼神微闪,垂下眼帘,翻看自己修长的手指,冷笑道:“一包药,五十两银子,还有丫头,你说的这些,都在那里?我为什么一样儿都不知道呢?”

    “大小姐,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承认吗?”

    “承认什么?就凭你的几句话,几个虚无的东西吗?还有,你是谁值得我这么信任?”

    孙老妇听了振振有词道:“大小姐那不是虚无的,药就在大夫手里,就是你给我的银票,我也一分没动,被我放在了一个地方,如果大小姐要看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拿出来,还有,那个丫头,她就是你院子里的打扫的丫头,当时她去找我的时候很多丫头都看到了,不过,我去见大小姐的时候,听了大小姐的吩咐,是偷偷的过去的,所以,现在就算是大小姐说不认识老奴,也没有人来为老奴证明了,因为老奴就是一个在厨房里倒馊水不起眼的老奴才,不过,这不也是当初大小姐看上老奴的原因吧!”

    “去把那个丫头找来。”老夫人淡淡道。

    “是。”

    一个小丫头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颤抖着跪下,胆怯道:“奴婢,见过老夫人,老爷……。”

    “好了。”老夫人不耐的打断道:“这个婆子你可认识?”

    “是,奴婢认得。”丫头看了身边的孙婆子一眼,小声道。

    “怎么认识的?”

    “前几日,大小姐曾经让奴婢去找过她一次。”

    “是吗?”老夫人听了淡漠的看了顾清苑一眼,继续道:“大小姐让你找她干什么?”

    “这个…。奴婢不是很清楚,大小姐只是说,要见她一面,还有就是要奴婢转告她,要她来的时候注意些,别让人看到了,其他的就奴婢就不知道了。”

    小丫头和孙婆子一致的口径,基本已经让院子里的人确定了,顾清苑她真的是害二小姐的凶手,那这次,顾清苑她是难逃此劫了。

    兰芝,梅香,高嬷嬷神色很是着急,担忧,她们知道现在的形势,对大小姐很不利,一个弄不好,大小姐不但会落下一个残害手足的名声,说不定,连顾家都待不了了。

    顾清苑这个时候反倒是平静了下来,看着那个好似胆小,怯懦的丫头,轻轻笑了,聘来院里一直有一双让自己不舒服的视线存在,原来,就是这双吗?二姨娘的爪牙,还真是无处不在呀!

    二姨娘这个时候更是悲切道:“大小姐,二小姐虽然只是一个庶女,身份不及你尊贵,可她怎么说也是顾家的骨血,是你的妹妹呀!就算她做错了什么事儿,让你的心里不舒服了,你说她,哪怕打她都是可以的,可……可怎么也不能一生气,就想要她的命呀!如果二小姐真的有什么不测的话,俾妾可真是没法活了。”二姨娘嘤嘤哀切道。

    顾清苑听了,看了二姨娘一眼,冷笑,她的时机抓的可真是好,时不时的无意中,说些火上浇油的及时话,一生气就要人命?呵呵,她这话,让听着的人,心里该多惊恐呀!

    果然,老夫人本淡漠的神色染上了一抹冷意,面色如水,“清苑,到了现在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清儿,你这次做的事,为父真的是……。”就连顾长远也是一副痛心疾首样儿,失望道。

    李娇从开始知道这件事对顾清苑的恼恨,到事情发展到现在,看着被所有的人指责的自己的女儿,忽然有了一丝迷茫,同是嫡女,在李家那个也不敢对自己这样,可清苑她……为什么连一个老奴都可以那么嚣张的对她说话呢?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还有,如果清苑真的就此被认定了毒害庶妹的话,她会如何?会被赶出顾家吗?那样的话,自己岂不是变成了一个,没有一儿半女的主母了,这意味着什么?李骄还是知道的,继而,心里忽然前所未有的生起了一股危机感,还有恐慌感。

    对于老夫人和顾长远的反应,顾清苑并不意外,让她出乎意料的是李娇。

    “闭嘴!既然说了是交给老夫人住持,我这个主母还没说话,你一个妾室嚷什么?”李娇看着二姨娘哭哭啼啼的样子,厉声道。

    二姨娘闻言,脸上满是苦涩,“是,俾妾知错,俾妾就是心里太难过了,请夫人谅解。”

    李娇听了冷哼一声,“刚才你说,无暇做了什么让清苑心里不舒服的事儿,那个,是什么事儿?”

    二姨娘听了,愣了一下,随即垂首,眼里闪过阴狠,嘴上却弱弱道:“这个……。俾妾也不是很清楚,所以,俾妾也想知道,二小姐她不是对大小姐做了什么,惹得大小姐不高兴了,才会……。”

    “好了,都别说了。”老夫人打断她们,看了顾清苑一眼,“清苑,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如果没什么要说的,是不是就确定了,此事就是自己做的?顾清苑心里冷笑,面色很是惶然,苦笑道:“祖母,现在这种情形,孙女在说什么好像都是多余的,可孙女真的没做过。”顾清苑说着,抬脚向着那个丫头走去,院里的人看了,心里一震,大小姐不会是去打那个丫头吧!

    可让她们意外的是,顾清苑只是站在她的身边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就在那个丫头越发局促不安的时候,其他人很是不明的时候,顾清苑转头看向老夫人,平静道:“祖母,孙女想为自己争取一次,如果到最后,不能证明孙女是清白的,孙女任由祖母处置。”

    “你自己想清楚就行。”

    “孙女想问他们各自几个问题?”

    “你问吧!”

    老夫人应了,众人也都等着看顾清苑能问出什么来?其实在她们的心里这件事儿,认证,物证都在,顾清苑在做也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

    顾清苑看着小丫头,很随意的问了一个风牛马不相及的问题,“你一个月月钱有多少?”

    “五……五百钱。”小丫头忐忑道。

    顾清苑听言,笑了起来,伸出手缓缓抚上她的头发,淡淡道:“一个月五百钱的丫头,竟然用十两一盒的发油来保养头发,我还真是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

    顾清苑话落,小丫头脸色猛然惨白,“大小姐说……。说什么奴婢不懂。”

    “不懂吗?”顾清苑轻笑,“虽然我对琴棋书画不是很懂,不过,对于这个我可是内行。”

    老夫人看着眼睛渐渐眯了起来,扫了一眼身边的齐嬷嬷,“去看看。”

    “是。”

    齐嬷嬷几步走到丫头的身边,抚了一下她的头发,轻嗅了下,抬头看着老夫人面无表情道:“老夫人,这丫头上的东西,绝对不是她能用的起的。”

    “是吗?”老夫人闻言,脸色冷了下来,沉声道:“说吧!那里来的?”

    “老……老夫人,是……是奴婢捡的。”小丫头神色开始慌乱。

    顾清苑皱眉,讽刺道:“捡的?在那里捡的?你一个扫地的丫头,根本连出府门的机会都没有,那,你是在府里捡到的吗?”几句说完,一改刚才的平和,疾言厉色,厉声道:“真是一派胡言。”

    “大小姐,真的是奴婢捡到的。”小丫头再次强调,急切道。

    可是,她这话完全无法取信任何人,头油这东西也就是府里的几个女主子在用,那也都是在梳洗的时候直接擦上了,有那个会把它拿到外面去擦,既然如此,根本不可能掉到外面去,那,她会有这种东西,要不就是她偷得,要不就是有人给她的,想着,暗道:大小姐真是厉害,一下子就抓到了这个丫头的异样,难道,这中间真的有什么内幕吗?

    “在我梳洗台上捡到的吗?你除了这个,还捡到什么了?”顾清苑冷笑。

    “老夫人,老奴看这个丫头分明就是个不安分的,一盒头油不是什么重要东西,可她要是有拿东西的毛病,有一天要是她拿了小姐们的什么贴身物件儿,再生出什么歪心,让那些东西流落到外面去,那事儿可就大了。”高嬷嬷在一旁适时的开口道。

    “老奴看高嬷嬷说的有道理,此事真是非同小可。”齐嬷嬷也赞同道。

    “嗯!你带上几个丫头到她住处看看去。”老夫人点了点头,吩咐道。

    “是。”齐嬷嬷随意的点了几个丫头离开了。

    如果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齐嬷嬷好似随意点的那几个人,分别是老夫人,夫人,二姨娘,顾清苑身边的丫头,这是在告诉大家,这可没有一点儿阴私,各方的人都在场,不存在诬陷一说。

    跪在地上本就颤抖的厉害的丫头,这个时候更是浑身发抖。

    齐嬷嬷离开后,院子里面又安静了下来,过来一会儿,老夫人淡淡的开口道:“清苑,你这一问也只能说明这个丫头有问题,于下毒一事,你还要给我们一个交代的。”

    “是,孙女知道。”顾清苑冷冷的看着下面跪着的婆子,冷声道:“孙女也想知道,到底是那个要往我身上泼脏水。”

    “大小姐,老奴只是说出事实而已,那个丫头是什么人,老奴可是一点儿也不知道呀!”孙婆子急忙道。

    顾清苑没跟她废话,直接问道:“你刚才说,我用你的儿子,媳妇威胁你?这么说,他们也都是在府里做事儿了?”

    “是……是的。”

    “有儿子,有媳妇,有孙子吗?”

    人们感觉顾清苑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奇怪,不知道她到底想问什么?这个时候最该问的不是这个孙婆子吗?她问人家有没有孙子干嘛!相比她们的疑惑,只有顾长远眼底的颜色深了一些。

    “有……有一个五岁的小孙子。”

    “祖母,孙女请求把她那个孙子带过来。”顾清苑认真道。

    “大小姐你要干什么?”孙婆子听了这话一下子激动了起来,慌张道:“大小姐,是老奴对不起你,你要怎么老奴都可以,可我孙子他才几岁,他可是什么都不懂呀!大小姐,你可不能拿我的孙子出气呀!”

    “你想太多了,我不会动你孙子一根毫毛。”顾清苑平淡的看了孙婆子一眼,很在乎你孙子吗?那就好,只要在乎就好。

    “远儿,你怎么看?”

    “既然清儿想见,那就让人把人带过来吧!”顾长远还是一副好好父亲的语气。

    “那好,红缨你叫两个小厮,去把人带过来。”

    “是,老夫人。”

    “老夫人……。”孙婆子急道:“不是在说大小姐下毒的事儿吗?为什么要带我的孙子呀!”

    “把她的嘴巴给我塞在,一个老奴竟敢在主子的跟前我,我的,真是不成体统。”老夫人很是不耐道。

    查探的,去带人的都没有回来,顾清苑转头,看了一眼在一边不言不语为顾无暇看病的大夫,抬脚走到他的跟前。

    “大小姐。”

    “嗯!你姓什么?”

    “小民姓张。”

    “张大夫。”

    “不敢,大小姐有什么吩咐。”

    “我想问一下,二妹妹所中的毒就是你手上的这个吗?”

    “二小姐确实中了毒,而且,小民在她所食用的药渣里也发现了这个。”张大夫说着顿了一下,“不过,张小姐到底是不是中了这个毒还很难讲?”

    “这是什么意思?”顾清苑听了这个张大夫的话,眼里闪过莫名的笑意。

    张大夫的这一说法,不但顾清苑不懂,老夫人也是开口道:“张大夫,你刚不是说,我们家二小姐就是中了这个毒吗?现在怎么又不确定了呢?”

    “回老夫人,小民为二小姐把了脉,又看过药渣后,二小姐的身体状况确实和中了这个毒后的情况很像,可是,刚小民听了那个嬷嬷说,她不是第一次为顾二小姐放这个药了,如果是那样的话,可就有些对不上了。”张大夫认真道:“这个药的毒性虽然不是最毒的,可毒性还是很强的,二小姐如果是服用了一次,那是今天的这个情形,吐血,可是身体倒是没有太大损伤,可如果是连续用了几天,那,现在已经昏迷不醒了,绝对不是现在这样。”

    “老奴是放了几天,可是因为心里害怕,每次就放一点点儿。”孙婆子接应道。

    张大夫听了皱眉,“是吗?可就算是那样的话,顾二小姐也会感到不适应的呀!不可能到了今天才发现呀!”

    “没错,我是早就感到不适了,可是,我怕家里的人为我担心,所以就没说出来。”顾无暇这个时候,让丫头扶着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虚弱的接应道。

    “二小姐你怎么出来了?”二姨娘顾不得礼仪,急忙走过去扶着她,担心道。

    “我没事。”顾无暇脸色苍白,依附在二姨娘的身上,无力道:“祖母,父亲,母亲。”

    “好了,你身体不适,还是先进屋吧!”老夫人皱眉道。

    “祖母,孙女害怕,我真怕我会这样一睡不醒了。”顾无暇恐慌道。

    “二小姐你不要多想,好好养身体,这事儿老夫人会为你做主的。”二姨娘哽咽着劝解道。

    “你姨娘说的对,赶紧回去吧!”

    “是,那孙女就先进屋了。”顾无暇临进屋时,转头看了顾清苑一眼,眼里满是恐惧,可顾清苑却能感到,在那恐惧的后面有着满满的得意。

    “老夫人,老奴回来了。”这个时候齐嬷嬷领着几个丫头转了回来。

    “怎么样?”老夫人问道。

    “老夫人,你看。”齐嬷嬷拿出了一个小包袱,打开放在老夫人面前。

    簪子,珠花,胭脂竟然还有一张十两的银票,老夫人看着这些,大怒:“说,这些都是怎么来的?”

    “是……。是奴婢,攒的。”小丫头脸色灰白,颤抖道。

    “攒的?真是不知死活,齐嬷嬷拉下去给我先打十打板。”老夫人怒道。

    “是。”

    “老夫人,老夫人……。”

    丫头叫着,被两个嬷嬷带走了,过一会儿,就听到丫头的惨叫声传出来。

    而下面跪着的孙婆子,脸色更难看了。

    “这样一个手脚不干净的丫头,在你的院子里你都不知道吗?”老夫人看着顾清苑皱眉道。

    “她只是一个洒水的,所以,孙女对她也就没那么在意……”顾清苑说到一半儿,看老夫人不赞同的样子,惭愧道:“孙女知错。”

    “越是这种低下的丫头,越是要看好了,她们这样的最容易出幺蛾子。”

    “是,孙女知道了。”

    “老夫人,孙婆子的孙子带来了。”红缨这个时候也回来了。

    “嗯!交给大小姐吧!”

    “是。”

    顾清苑看着眼前的小男孩,挑眉,虎头虎脑的还挺可爱的。

    “你叫什么名字。”顾清苑温和道。

    “我叫孙虎。”小男孩倒是不怕生,大声道。

    “认得那个你姆姆吗?”顾清苑指着院里的众人,随意道。

    孙虎看到跪在那里的孙婆子,高兴道:“她就是姆姆。”

    “除了这个姆姆,这里还有你认识的人吗?”顾清苑轻笑道。

    顾清苑好似随意的一句话,让某些人的脸色猛然大变。

    孙虎听了顾清苑的话,转头一个一个看去,当看到一个嬷嬷时,脸上扬起大大的笑容,欢快的向着她跑了过去,嘴里高兴的叫着,“王姆姆,王姆姆。”

    顾清苑看着这一幕,淡淡的笑了,看着王嬷嬷神色僵硬的样子,“这孩子见到王嬷嬷比见到自己的姆姆还亲近,看来,王嬷嬷很有孩子缘呀!”

    “是呀!老奴也没想到,其实老奴,老奴就是去厨房的时候,看到过这个孩子几次,看他挺好玩儿的,就……就给了他几颗糖,没想到,他现在还记得老奴。”王嬷嬷扯动僵硬的嘴角道。

    “是吗?”顾清苑垂下眼帘,抚了一下自己长长的袖摆,嘴角勾起一抹清冷的笑意,讽刺道:“要不要我问一下,孙虎他是在那里见到你的?还是,让我把厨房里的人都找来,向她们询问一下,嬷嬷和孙虎是在什么时见到的,一个五岁的孩子,把王嬷嬷记得这么清楚,想必,你们刚见不久吧!”

    “大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在怀疑老奴什么吗?”王嬷嬷忽然激动道:“不过就是一个孩子,他只是认识老奴这能代表什么?”

    顾清苑却不理会王嬷嬷的叫嚷,清清淡淡道:“孙嬷嬷,你儿子,媳妇还有你都在顾做事儿,看来顾家给你们的月钱挺多的吗?你孙子脖上的项圈要不少银子吧!”

    顾清苑刚说完,孙嬷嬷就跳了起来,急忙把自己的孙子从王嬷嬷身边拉开,抱到自己怀里,正色道:“大小姐不要误会了,这个是我们孙家祖传的,不值什么钱。”

    “一个是捡的,一个是祖传的,真是没想到,我顾家的下人都不是一般人呀!”顾清苑冷笑道:“要不要去你孙家也查探一下,看看你们家祖传的东西有多少呀!”

    孙嬷嬷再说什么,老夫人已经听不下去了,先是顾无暇,现在又是二姨娘,她们还真大胆,当自己是什么?是个为她们清除障碍的刀吗?

    这个时候院里的人,暗道:难道是二姨娘买通了,大小姐院里的丫头还有那个孙婆子来陷害大小姐吗?

    “二小姐,二小姐,你怎么了?二小姐……。”就在这个时候屋里传出丫头的惊叫声。

    二姨娘一急,顾不得其他,疾步冲了进去。

    顾长远,老夫人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只有李娇面无表情,转头看了顾清苑一眼,没想到的是,顾清苑也在看着她,神色淡然,嘴角带着一抹深沉的笑意,让李娇眉心一跳。

    我允你开棋,却不容你执棋,素手轻起,翻手为云,覆手亦为雨,二姨娘,顾无暇,重头菜来了,你们满意吗?无论你们怎么想,好戏都已经开始了……你们以为的局中人,早已就在局外了,只是那个时候你们已经入局了。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