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六十九章 靠山

嫡女风华 第六十九章 靠山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顾家

    老夫人脸色发青,看着张大夫,沉声道:“你刚才说什么?”

    “顾老夫人,二小姐这次之所以会晕倒,是因为这碗人参被参了其他的东西。”

    “你说的其他的东西是什么意思?”

    “是一种叫做红磷的慢性药,它本身也算是一味治病的药,可这中药有一个特性,那就是绝对不可以和人参一起服用,因为那样会产生一种毒素,会慢慢的拖垮人的身体,而且,从脉象上是探不出原因的。”

    张大夫说完,屋里一下子沉寂了下来,此招真的是太阴狠了,这是要不声不响的毁了一个人,老夫人脸色铁青,顾长远的脸色也很是难看,二姨娘急道:“张大夫那二小姐会如何?她会不会……”

    “二姨娘放心,从脉象来看,二小姐身体没有衰退现象,想来这个药用的时间不是很长。”

    “可是,二小姐她都已经昏迷了呀!”

    “那是因为这次二小姐中毒,让二小姐姐身体虚弱,承受不住这个药力才会爆发出来,致使昏迷的,只要过一会儿就会醒来的。”

    张大夫说完,二姨娘点头松了口气,哽咽,不安道:“那就好,可是,老夫人,老爷,二小姐这次逃过了此劫,不知道下次她们会用什么别的办法再害二小姐呀!我们该怎么办?”二姨娘说着有意无意的看了顾清苑一眼。

    顾清苑浅浅一笑,正色道:“祖母,父亲,二姨娘说的是,一定要好好的查查。”

    二姨娘见顾清苑如此,眼神暗沉。

    顾长远听了她们的话,厉声道:“二小姐人参是那个在看着的?”

    “老爷,是奴婢,是奴婢为二小姐炖的,也是奴婢看着的。”兰心脸色苍白,摇摇欲坠一下子跪到在地,“可是,奴婢真的没有下药,奴婢没有,奴婢什么都没做过。”

    “什么都是你做的,不是你会是那个?”老夫人火道。

    顾清苑看老夫人的样子,垂下眼帘,老夫人也觉得恐慌了吗?是在怕这潜伏的危险,有一天落在她的身上吗?

    “老爷,奴婢真的没有给二小姐下药。”兰心六神无主,惶恐,不是在查大小姐下毒的事儿吗?自己不过尽心看二小姐身体虚弱就给她炖了婉儿人参,怎么一下子自己就成了下毒的人了呢?

    老夫人眉头皱的紧紧的,厉声道:“这接二连三的出事儿,包藏祸心下药之事儿一天就出了两次,这府什么时候这么不安宁了。”老夫人说着,看向李娇斥责道:“媳妇,府里这么乱,你这个当家主母难辞其咎,现在这事儿,你打算怎么办?”

    李娇心里冷哼!罢才不是说一切都交给老夫人查的吗?现在事成这样了,又是追究自己不是,现在又把一切都推到自己身上了,从进门的第一天,她就知道老夫人不喜欢这个媳妇,给她敬茶的时候,她眼里的那抹不喜,自己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所以,这么多年,如非必要,自己也不往她跟前凑。

    李娇淡漠的看老夫人一眼,淡淡道:“老夫人,媳妇也就是管着顾家的中馈,各位姨娘自己院子里的事儿,媳妇从来没有过多的参与过,再说了,别的院里面都没有事儿,怎么偏就二姨娘你这里面的事儿这么多呢?刚才说大小姐在药下药,现在人参汤里也被人下了药,说顾家不安宁,我看最不安宁就是你二姨娘的院子。”李娇说着讽刺道:“二姨娘,你是不是该跟我这个夫人交待一下,这次的人参可是你自己院子里的丫头炖的,你有什么要说的?”

    “是,都是婢妾的不是,是婢妾平日里为人太过软和了,现在才累的二小姐接二连三的被人暗害。”听着李娇讽刺,且幸灾乐祸的话语,看着女儿面无血色的样子,二姨娘手上的指甲紧紧的刺进手心的肉里。

    “好了,不要说那些无用的了,先把这个丫头关起来,还有那个孙嬷嬷,那个丫头,把王嬷嬷也给我带过去。”老夫人看着她们几个面色如水,“我看家里所有的奴婢都给我好好的探查一下,把那些个不安分的,都给我发卖了。”

    “母亲说的是,府里的丫头确实要好好的清查一下了。”顾长远赞同道。

    李娇看顾长远应了,也随着应了一声:“是,媳妇会尽快办的。”

    “老夫人,奴婢真的没有在二小姐的汤里下药呀!”兰心被两个嬷嬷拉着,使劲儿挣扎着,喊道。

    “老夫人,真的是大小姐要老奴那么做的呀!老奴冤枉呀!”

    王嬷嬷看了二姨娘一眼,什么话都没再说,默默的跟着出去了。

    几个人被拉出去后,顾长远见张大夫拿着碗里的人身还在看,皱眉道:“张大夫可有什么发现吗?”

    “顾大人,这个药好像不是刚放进去的,应该已经有些日子了。”

    “张大夫,这是什么意思?这个可是刚炖的。”顾长远有些不懂。

    “这个药应该不是直接放在了汤里,而是早早就在人参里了,因为如果是直接放在下在了汤里,人参的颜色不会有什么变化,可现在这个人参的颜色已经变了,想来,这个药是直接下到了人参里了。”

    “什么?”

    此话一出,众人大骇。

    顾长远察觉不对劲儿,皱眉,“人参是……。?”

    “那个人参是我给无暇的。”老夫人脸色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