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七十章 桃花惹的祸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老夫人心情不好,大家都想的到,继而,顾长远,顾清苑,顾允儿都去老夫人那里劝慰了一番,二姨娘带着虚弱的顾无暇也去了,可惜老夫人没见她,只让齐嬷嬷带了一句话给她们,让顾无暇回去好好的养身体。

    最后就连身体不好的李娇也走了一趟,不过,听说李娇去离开后,老夫人的杯子又不小心破了几个,而,李娇晚饭时前所未有的多添了一碗饭,顾清苑听说后,嘴巴抽搐了一下,自己这个母亲,还真是……胃口真好。

    而,至于顾无暇中毒一事儿,查到最后的结果就是:王嬷嬷看二小姐总是被大小姐欺负,算计于她,她这个做奴婢的心里不忿儿,看不过去,继而买通了孙嬷嬷还有自己院子里的那个洒水丫头,来陷害大小姐,至于人参下药,是因顾无暇曾经打过兰心一次,兰心就此对顾无暇怀恨在心,所以,她就在人参里加了东西,来害顾无暇的。

    最终此事以,王嬷嬷,孙嬷嬷,兰心,还有洒水丫头全部被杖毙,孙嬷嬷一家赶出了顾家,到此,这事儿算是暂时的结束了,兰芝把这个结果讲给顾清苑听后,顾清苑淡淡一笑,不予置评,什么都没说。

    总结下来,那就是自己损失了一个眼线,二姨娘损失就重了,女儿的身体伤了,老夫人的宠信打折扣了,心腹嬷嬷失去了,想来她这个时候肯定在吐血吧!

    婷来院

    顾无暇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再次昏倒醒来后,要面临的竟然不是顾清苑被处置,而是王嬷嬷等人被处死,姨娘被斥责,而自己活该被人下毒的结果。

    “姨娘,为什么会这样?你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顾清苑又是一点儿事儿没有。”顾无暇摇着二姨娘的胳膊,声音里面满是无法接受的不甘心和怒火。

    “暇儿,你冷静一下。”二姨娘拽住女儿的手,眼神透着狠戾,“现在这结果,我也没想到,我更没想到,她竟然已经把手伸到我的院里来了,我真的是太小看她了。”

    “姨娘,你……你真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们院子里有顾清苑的人吗?”顾无暇恼恨道:“是谁?是那个贱人,我一定要活剥了她。”

    “是谁现在还不好确定。”二姨娘眼睛微眯,“可能进到我们屋里,还能碰到那个人参,也就那么几个人了,仔细查很快就能查到的。”

    “碰到人参的人就有可能是顾清苑的人吗?”

    “就算不是顾清苑的人,也会是院里面其他人的,想算计我们的人多了,可是我没想到,她们竟然会把主意打到老夫人送给你的人参上面去,如果不是她在人参里面动手脚,我们也不会输的这么惨,现在让老夫人对我们如此的不喜。”二姨娘咬牙道。

    “姨娘,祖母她真的会相信就是我们在算计她吗?我们是根本就不会算计祖母的,这稍微一想也是不会相信的呀!”

    “老夫人就算不信,也会对我们有戒心了。”

    “顾清苑,我一定要她好看。”顾无暇眼里满是恨意,不管是谁做的,顾无暇都认定是顾清苑做的,想着,都是她先让自己在寿宴上丢了脸,回到府里又被老夫人罚,现在又中了毒,可最后,却还被老夫人不喜了,在这个院里老夫人的宠爱关系到太多的东西,如果没了……顾无暇不敢想,却因此更恨,“姨娘,你赶紧查,把那个人查出来,交给祖母,让她把顾清苑的阴谋都说出来。”

    “暇儿,现在我们不能再轻易行事了。”接二连三的受挫,让二姨娘开始反思,也许,自己这么多年过的太风顺了,行事没有以前周密,谨慎了,有些心急了!

    “为什么?”顾无暇激动道:“难道,要任由顾清苑得意吗?”

    “暇儿,现在这个时候,很多人都看着我们,老夫人,你父亲,顾清苑,还有院子里的这下人,如果我们再贸然行事,被人抓住了把柄,说一个妾室,一个庶女,连番的算计嫡女,那,顾家可就真的没我们的容身之处了。”上次的事儿,顾长远已经警告过自己了,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儿,他还不知道会如何对待自己和无暇呢!二姨娘现在只希望,顾清苑在这个时候不要出招,要不然她还真是难以抉择,是应对,还是忍受。

    “那,我们就要忍着,窝着,憋屈着过日子吗?姨娘,我可不要。”顾无暇满脸的不情愿,不甘。

    “先忍着吧!但是,不会太久的。”二姨娘扬眉,“你该知道,你哥哥他快回来了。”

    顾无暇听了眼睛猛然一亮,是呀!扮哥要回来了,顾家唯一的一个男丁,就是自己的同胞哥哥,只要他回来了,顾清苑这个便宜嫡女就不算什么了,自己的哥哥才是最重要的。

    “好,我就忍着。”

    聘来院

    今天是顾清苑去洪欣那里参加诗、茶宴的日子,继而,一大早的就开始了一通忙活,在穿着上,顾清苑秉持自己喜欢的简单,大方为主题,一件儿浅蓝色极地长纱裙,腰间高束,头发以同色的发带轻轻挽起一个简答的发鬓,这次脸上连胭脂水粉都没再擦了,古代胭脂里面的铅太多,还是少擦点儿好,梳洗完毕,顾清苑就起身去了老夫人那里。

    老夫人刚起身用完早饭,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少女,不由的暗自点头,要说,家里的女孩最漂亮的就是清苑这丫头,可是,以前她性格太不好,虽然漂亮却没有气质,显得很俗气,可现在懂事了,人看起来也越来越灵动了,这样不施粉黛看起也更显出尘脱俗。

    顾清苑看到老夫人看到自己时候眼里闪过的满意,不由暗道:老夫人不会是在估价吧!

    “祖母。”顾清苑轻俯身,请安。

    “好,起来吧!”

    “是。”顾清苑起身后,看着老夫人身后的齐嬷嬷轻声道:“祖母可有早饭了?”

    “回大小姐的话,老夫人已经用过了。”

    “用的多吗?”

    “和往日一样。”

    顾清苑听了这次放心的点了点头,“那就好。”

    老夫人在一旁看着好笑道:“和着,你来的这么早就是来问我吃多少来着。”

    “这是一定要问的,知道祖母吃的好不,?用的好不?身体好不?这不就每天我们这些晚辈请安时最该问的吗?”顾清苑正色道:“要是,那一天,祖母不好好用饭了,我们可不依。”

    “呵呵,看,还管起我来了。”老夫人指着顾清苑,看着齐嬷嬷脸上都是笑意,却故作不敢相信道。

    “大小姐这是在关心你。”

    “是,是。”老夫人和顾清苑笑说了一会儿后,开口道:“今天是去诗,茶会的日子,可都准备好了?”

    “是,都已经准备好了。”

    “那就早点去吧!好不容易出去一次,多玩一会儿。”

    齐嬷嬷在一旁看着,自从二小姐中毒之事后,老夫人对大小姐倒是真的亲近了很多。

    “是,祖母。”顾清苑盈盈起身,离开了老夫人的院子,在院门口,很是巧合的碰到了顾无暇,顾允儿两人。

    看着她们,顾清苑扬起淡笑,十分自然道:“两位妹妹也来给老夫人请安吗?”

    “是呀!大姐姐来的好早。”顾允儿笑着回应,声音里面带着一丝不好意思,是因为她自己来的比自己晚吗?

    对此,顾清苑淡淡一笑,“今日起来的早些,所以就早些过来了。”

    “大姐姐你来的这么早,我们两个庶妹妹却才来,你这样不是显得我们很没诚心吗?”顾无暇嘴上说着撒娇似的玩笑话,可眼里可是没有一点儿笑意,满是隐忍的恼恨。

    “二妹妹身体不适还每天坚持来个祖母请安,你的诚意,大家可都是看在眼里的。”顾清苑轻笑着说完,又劝解道:“不过,二妹妹你身体还没恢复,看,这脸色还很苍白呢!你呀!真该听祖母的话,先把身体养好了是紧要的,请安之事不急,你这样来会走动,要是累着了,再病倒了,人家岂不是要说祖母不心疼孙女吗?二妹妹你这样可不好,会让祖母难过的。”

    顾无暇听完,脸色就变了,咬牙暗恨,要是祖母还如以往一样疼爱自己,自己倒是很愿意多病几天,让某些人日子不好过,可现在祖母明显对自己冷淡了很多,如果自己不勤在她面前出现些,由得她们这些人在祖母的跟前说些有的没的,岂不是更让祖母和自己离心吗?

    “大姐姐不用担心,妹妹的身体已经好多了,再说了给祖母请安是我们该有的本分,是孝道怎可因为身体有一点的不适就懈怠了呢?”顾无暇吸了口气,压住心里的火气,扬起一抹僵硬的笑意应道。

    “嗯!妹妹说的是,姐姐受教了,那你们赶紧去吧!别让祖母久等了。”顾清苑似十分虚心道。

    可她这样更让顾无暇差点吐血,那个是在给她说教,一个庶女对嫡出的姐姐说教,这个庶女是多没规矩!自己不过是想人觉得她心思不够长久而已!彼无暇忽然感觉,现在顾清苑说话怎么感觉句句都是坑,想着,不想再给她多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疾步去了老夫人院子里。

    倒是顾允儿没有和她一起去,提步走到顾清苑的身边,笑的怯怯,道:“大姐姐今天起来的那么早,是要去洪御史府上吗?”

    自己去洪御史府上,府里的人差不多都知道,顾允儿会知道,自己倒是也不意外,点了点头,道:“嗯!”

    “真好!和很多小姐一起写诗作画,一定很好玩儿,要是我也能去就好了。”眼里满是期待,话语里也满是羡慕。

    顾清苑看着她天真的向往的小脸儿,心里冷笑,她就差说:带我也去吧!有的时候想比顾无暇毕露的嫉恨,这位对什么都怯怯一副胆小样儿的顾允儿,更让顾清苑觉得腻歪,想要得到,就要付出些,自己可不是慈善家,顾清苑淡淡一笑,“本来我也想着带三妹妹你一起去的。”

    顾清苑说着,看顾允儿的眼睛亮了起来,“真的吗?大姐姐我也可以跟你一起去吗?”

    可顾清苑却叹了口气,为难道,“可是,最近家里的事儿挺多,二妹妹身体也不好,如果我这个时候只带三妹妹去的话,难免会让人觉得我这个做嫡姐的不公,所以……。三妹妹等下次吧!再有宴会的话,只要情势适合,我再带三妹妹一起去。”

    顾清苑说完,顾允儿小脸暗淡了下来,勉强笑道:“没关系,时间不早了,大姐姐你赶紧去吧!我也去给祖母请安去。”

    “嗯!去吧!”说完,顾清苑转身离开。

    看着顾清苑的背影,顾允儿眼神微缩,是因为顾无暇,自己才不能去的?还是,因为她不想带自己去呢?

    辰时顾清苑带着梅香坐上马车,往洪御史府赶去,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到达目的地,走到后,看到洪欣已经接待了好几位小姐,看到顾清苑,疾步走了过来,笑意盈盈道:“顾家妹妹你可来了。”

    “姐姐在等我吗?”看洪欣一副等了好久一样的口气,顾清苑笑问道。

    “是呀!你要是再不来,等的我都想差人去顾府接人去了。”洪欣比起上次在寿宴上,对顾清苑又亲近了很多。

    “真的吗?”顾清苑听了懊恼道:“早知道如此,我就再晚些来了。”

    洪欣听了愣了一下。

    “那样,让姐姐等更急了,说不定就亲自去我顾府了,那,我可就直接在顾家招待姐姐了,岂不是更加两全其美。”

    洪欣一下子乐了起来,指着顾清苑娇嗔道:“好那个懒丫头,要是那样,我还不得被其他姐妹给抱怨死呀!为了你一个,我可要陪多少罪呀!”

    “那有什么关系,到时候我跟姐姐一起向众位小姐赔不是。”

    “那敢情好,诗茶宴一下子就成了赔罪宴了!”一位小姐走过掩嘴笑道。

    顾清苑转头看去,尚书府吴雨燕。

    “吴小姐。”顾清苑轻轻颔首。

    “顾小姐。”五雨燕也轻轻应了一句。

    “好了,我们去亭子里坐下吧!”洪欣这个主人开口道。

    小亭子里面的石桌上,已经备上了点心,坐下后,顾清苑看了一下到此的几位小姐,分别是,学士府刘小姐,户部尚书李小姐,兵部赵小姐,礼部齐小姐,相互一一打过招呼后,坐了一会儿,又来了几位小姐,在九点多的时候人差不多就到齐了,大家也就相互闲聊了起来。

    谈谈诗,谈谈画儿,个个兴致高昂,顾清苑听着,也时不时的接一句,不过,大多说时候都是在听,顾清苑这样,有些觉得她是不懂,不知道怎么说,所以才不开口的,有的倒觉得顾清苑还不错,挺低调,温和的一个人。

    谈论了一会儿后,大家的兴致慢慢也就淡了,这个时候兵部刘小姐忽然压低声音道:“你们知道吗?最近出了一件让你们怎么也意想不到的大事儿。”

    她这副神神秘秘的样子,把小姐们的好奇心,一下子头挑了起来,纷纷低声道:“什么事儿呀!看你这神秘的样儿。”

    “说来听听。”

    “赶紧说,又有什么好玩儿的事儿了?”

    此话题一出,气氛迅速热闹了起来,顾清苑看着挤在一起的脑袋瓜,挑眉,看来女人的八卦精神真的是天生的,不分年龄,更不分时代呀!彼清苑拿起手边的点心,咬了一口,味道还不错,在这么无聊的时候听听故事也是不错的。

    “最近,元国有人要来皓月做客,这你们都知道吧!”李小姐小声道。

    元国?

    这个名字,顾清苑听在耳里,脑海里迅速浮现出杂史上出现的资料,元国是个比皓月略弱的国家,可很是富饶,早些年两国也曾经发生过战争,两国各有胜负,到了现在经过几十年的磨合,最终以和平相处共存,继而,两国每年都会相互走动,以利更好的维持良好的邦交。

    “这个,我听说了。”

    “元国每年都会有人过来我们皓月,这没什么稀奇的呀!”

    “是没什么稀奇的,可今年他们的太子,还有公主亲自来了。”

    “这我倒是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父亲最近特别的忙,我已经好几天没看到他了,我母亲说,元国的人要到了,父亲在为接待的事儿忙,想来,也就这几日吧!”礼部齐小姐开口道。

    李小姐听了笑道:“齐小姐,你父亲可能还要忙上些时日。”

    “为什么?我听说元国的人马上就到了呀!”齐小姐不解,元国的人到了,很多事儿就不是父亲能挨的上的了。

    “因为出了一件事儿,他们可能还要几天才能到,或者,直接就不来了。”

    “什么事儿?很严重吗?”

    “是呀!这马上就到了,怎么就不来了呢?”

    顾清苑听着也是同样的疑惑,这事儿可大可小呀!

    “我告诉你们,此事非小可,你们可千万别说出去呀!”

    “好,知道了,你说吧!”

    “快说吧!我们不会乱说的。”

    “是呀!我们绝对不会乱说的。”

    齐小姐越是这样,小姐们更是好奇的不得了,急不可耐道。

    听她们保证了,齐小姐才轻声道:“那是因为,他们大元的公主行为太过放荡,龌蹉,不知不检点,一下子和几个男人…。那个了,所以,他们才会拖到现在还没来进京。”齐小姐说着很是不齿,羞怒道:“一个女子做出那样的事儿,直接就该去侵猪笼,她怎么还有脸活着,还是什么公主,呸!分明是比妓子还不如。”

    众位小姐听了大感不可思议,目瞪人口,张口结舌道:“你说的是真的吗?他们公主真的……。和几个男人……。那……那个了。”这个话,让小姐有些羞于启齿。

    “当然是真的,这次迎接元太子,公主的差事分给了兵部,说是为了确保各方的安全,后来出了这事儿后,就让兵部的人回来了,重新派了人过去,为此,还杀了好几个人呢!”齐小姐说着不屑道:“这么折腾,不就是为了遮掩那个公主的丑事儿嘛!可,这样的事儿那是遮掩的了得,早晚都会知道她们公主是个什么货色的。”

    顾清苑听着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直觉的感到又些不对劲儿。

    “齐小姐,这事儿你怎么知道的?”洪欣皱眉,不过想起她父亲的职务,她倒是理解了,“是你父亲告诉你的吗?”

    “不是,我父亲那里会跟我讲这些。”齐小姐带着一丝小得意道:“是我母亲问我父亲的时候,被我偷偷给听到了。”

    “可这也不对呀!那个公主做下如此惊世骇俗之事,怎么也该遮掩一下吧!怎么还会弄的人尽皆知呢!”洪欣皱眉道。

    不错,洪欣说的正是整个事情不对劲儿的一个点儿,更重要的是,顾清苑实在不相信一个公主,会做出如此无脑之事,还是在出使异国的时候,竟然做出这等有损国体的事。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她那个婢女早起叫公主起来,谁知道进去后,就看到了那种恶心的场景,那场面那个人看到都会叫吧!不过,她这一叫,可是一下子可就惊动了太多人了,所以,才会变成这样。”齐小姐嗤笑道:“真是活该呀!要是不被发现的话,我还以为那个公主多高贵呢!原来是个破烂货。”

    “齐小姐,请问一下,这个事儿是在什么时候发生的呀?”顾清苑有些好奇道。

    “就是两天前呀!”

    “是吗?”顾清苑呵呵一笑,随意道:“不过,元国的太子来了,我们皓月是不是也派太子去迎接了呀!”

    “太子是去了,而且,同去的好像还有夏侯世子!”齐小姐脸上染上一抹红霞,不知道是因为太子,还是因为夏侯玦弈。

    “不过,我父亲说,夏侯世子好像有事,并没有在那里呆多久就离开了。”

    齐小姐的这句话,让顾清苑拿着杯子的手紧了一下,心口微缩了,“齐小姐,那你知道和公主,那个……的男人,都是什么人吗?”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齐小姐疑惑道:“不过,你问这个干嘛?”

    “没什么,就是好奇公主看上的男人是什么样的而已。”顾清苑呵呵笑了一下,轻轻的抿了一口杯子里的茶,眼神暗沉,是夏侯玦弈那样的吗?

    顾家

    仪来院

    “这么说,因为大小姐的那番话,现在老夫人已经下令,让顾无暇不要去给她请安了吗?”三姨娘轻笑道。

    “是啊!祖母说,要她好好样身体,什么时候好彻底了再去给她请安。”

    三姨娘听了眼里满痛快,看来上次的事儿,是真的让老夫人对顾无暇母女有看法了,本来是要算计顾清苑的,现在看来倒是她们自己被人算计了,想着二姨娘的眉头皱了起来,真的只是那个丫头怀恨在心的报复吗?还是……。有人早就出好了招在等着算计二姨娘呢?

    而在这个院里有必要这么做的,想看二姨娘倒霉的,自己当然是一个,还有就是李娇,顾清苑母女,老夫人想打压二姨娘不需要这么费力,老夫人可能性不大。

    可这次的事儿不是自己做的,李娇又没那样缜密的心思,要不然,二姨娘也不会这么得意,如此一来的话,二姨娘眼神眯了起来,那,就剩下顾清苑了,如果真的是她,这一招她可用的够狠,也证明,顾清苑真的太深不可测了,她是怎么毫无声息的就把老夫人给她们的人参里下了东西呢?想着,二姨娘暗道:看来有些事儿,为了允儿,自己也该做出决定了。

    “允儿,今天大小姐说,如果有合适的机会,还会带你出去的是吗?”

    “嗯!”顾允儿兴致缺缺道:“她是这么说的,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二姨娘听了没有说话,机会吗?什么样的条件,才能拥有这个机会呢?

    回程的马车上,梅香看顾清苑眉头紧皱,脸色也不是很好的样子,担心道:“大小姐,你是不是身体那里不舒服?”

    “没事,就是有些累了。”顾清苑淡淡的应了一句。

    “那小姐你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吧!等到了奴婢叫你。”

    “好。”顾清苑依言闭上了双眸,心里却在急速的翻腾着,脑子飞快的转动着,夏侯玦弈那天中的春药是那个元国公主下的吗?所以,他才会在迎接太子他们的时候,只待了一会就离开了,而,元国公主身边的那些男人,是夏侯玦弈给她的回礼吗?想着,顾清苑猛地睁开眼睛,眼里冒火,低咒出声,“该死的。”

    “小姐,你说什么?”梅香看顾清苑怒气腾腾的样子,吓了一跳,小姐从受伤醒来后,好久没出现过这种表情了,现在这是……?

    顾清苑没有回应梅香,暗恨:妈的,自己运气真是够好的,无意中竟然扯到这种狗屎事件里,这事儿要是被发现了自己丝毫的蛛丝马迹,无论自己参与没参与,都有自己受的,公主身边出现男人,这事儿,元国太子为了自己国家的颜面,虽然不会大肆说出来,可心里肯定憋了一肚子的火气,一定会查的,那,夏侯玦弈被下药的事儿肯定很快就会被他查出,公主有男人的事儿,他也定能想象的到是谁做的。

    可纵观事情的缘由,那也是公主先挑起的事端,对一个男人下药,这,元国太子是如何也不能大声的说出来吧!那,向夏侯玦弈讨回公道,就无从说起了,不能对夏侯玦弈如何!总要找人来发泄火气吧!可怜的自己,无辜的自己,冤枉的自己,也许就将会成为那个炮灰。

    顾清苑越想越恨,十几年的淑女教养全抛脑后,在心里大爆粗口,妈的!夏侯玦弈你奶奶的,你真是个灾星,真会惹麻烦!要是我因为你惹的桃花丢了小命,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喵的,没能力拉着你一起陪葬,我也要跟阎王好好的告你一状,可,这样也太他妈的冤枉了,一个男人惹来的破桃花,却要自己来买单,还是用命来买,真是他妈的憋屈。

    梅香在旁边看着顾清苑的样子,心里抖了抖,小姐的眼神好可怕。

    伯爵府

    “阿嚏…。!”

    老侯爷听夏侯玦弈第三次打了个喷嚏,皱眉道:“怎么?你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

    “还说没有,你看你脸色白的像什么似的,如果真的不舒服就叫太医过来瞧瞧。”老侯爷关心完,转而意味深长道:“玦弈呀!你看你一个男人,身体这么虚弱,这当务之急,还是赶紧找个女人生个孩子吧!傍自己留个香火,如若不然,我这老头子就是死了也闭不上眼呀!”说完十分伤感的抹了抹眼角。

    一番唱做俱佳的表演结束后,却没听到有人说话,老侯爷抬头看了一圈,很恼火的发现没有一个捧场,夏侯玦弈就像是没听到似的,自在的品着他的茶,周边的侍卫,一个一个头垂的都快掉到腰上了,见此,老侯爷猛地跳起来,吼道:“都给老子低着头干嘛!地上有银子捡吗?都给老子抬起来,看看你们个个那怂样,本侯不就是说了几句肺腑之言吗?你们用得着怕成那样吗?真是没出息……”

    老侯爷训完,回头,就看到夏侯玦弈准备起身离开,急道:“你干嘛去?”

    “祖父有事儿要忙,我就不打搅了。”夏侯玦弈淡淡道。

    “我忙个屁……”脏话刚出口,见夏侯玦弈看过来,老侯爷直觉的打住了。

    这一幕,被刚才的那些侍卫看在眼里,嘴巴歪了一下,侯爷真是一点儿也不怂。

    “玦弈,来来你坐下,祖父有事儿和你商量一下。”

    夏侯玦弈坐下,静静的看着老侯爷,道:“何事?”

    “那个,过两天,元国太子就要进宫了,你看,你那天是否也进宫一趟?”老侯爷说完,看夏侯玦弈垂下眼帘没有回答,赶紧道:“去一会儿就好。”

    “看情况吧!”夏侯玦弈说完,大步离开了

    老侯爷看着他的背影,恼火道:“这小子,你是个男人,又不是个娘们,抛头露面的你干嘛这么不喜欢?”

    洪御史府

    洪御史听了洪欣的话,眉头皱的紧紧的,沉声道:“这个齐小姐真是不知所谓,不知轻重,此事儿何等机密,她这么大肆宣扬,还是在我们府里,这样是传出去,还不知道惹出多少事端来。”

    洪欣也是觉得此事十分不妥,继而赶紧给自己的父亲禀报了,现在听洪御史这么说,不由的担心道:“父亲,那可会有麻烦吗?”

    洪御史听了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站了起来,道:“我出去一趟。”

    “父亲,这么晚了还出去吗?”

    “嗯!这事儿你就别管了,以后也不许提起了知道吗?”

    “是,女儿知道了,父亲。”

    洪御史出去后,洪夫人走进来,担心道:“欣儿怎了?可是发生什么事儿了吗?我看你父亲的脸色很不好。”

    洪欣听了,虽然父亲说不让自己再提起,可自己母亲是瞒不住的,也就和洪夫人一一都说了出来。

    洪夫人听了,脸色很是难看,“欣儿,以后少跟那个齐小姐来往,她这嘴巴太容易招事儿了,女儿家弹弹琴,画个画就好了,朝堂上的事儿怎可随意议论。”

    “是,女儿知道了。”洪欣的心里也有些忐忑,要是因为自己办的这个宴会,给家里惹了什么麻烦的话,那该如何是好?

    洪夫人看自己女儿脸色不好,安慰道:“欣儿你也不要担心,你父亲他会看着办的,再说了,这事儿也不是你说的,不会有事的。”

    “嗯!我知道了母亲。”

    顾家

    夜晚时分,当人们都睡下后,顾清苑轻轻的从床上起来,打开窗户,轻轻击掌,等到一个人影闪现在自己跟前,顾清苑把一个纸条递给他,看他离开后,才退了回来,重新躺到了床上,看着眼前漫白的纱帐,暗道:现在紧要的是先证实一下再说吧!不能凭空猜测就下结论,先乱了阵脚,如果真的确定了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自己也不想坐以待毙,这个烂摊子,自己可不想全权为某个担了。

    李府

    书房中,李相看着纸条上的内容,静默了一会儿,看着派去顾家的暗卫道:“告诉小姐我知道了,让她放心吧!”

    “是,相爷。”

    暗卫退出去后,李相又看了一次纸条上的内容,眉头皱了起来,清苑她到底遇到什么事儿了吗?为什么要让自己帮她看着茶楼的动向,却还千万交代,不容查探呢?那个茶楼有什么问题吗?让清苑如此谨慎。

    皇宫

    皇上看着太子皱眉道:“那么多人把守着,怎么还出现了那种事儿呢?”

    “父皇,儿臣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所以正在查,查出什么会马上向父皇禀报的。”

    “嗯!”皇帝应了一声后,“大元太子可有说什么?”

    “他说如果可以的话,想自己查探,毕竟这事儿,关系到他们自家的公主,我们参与的太多,他们觉得有些难堪吧!”

    这皇帝倒是理解,可这毕竟是自己的国家,也不可能任由他们随意的出入某些地方,静默了一会儿,皇帝开口道:“你转告大元太子,我们会派出少量的得力之人配合他们查探,对于询问之事我们就不过到参与了,他们自己人来就行。”

    “是,父皇,儿臣知道了。”其实那少量的人就是来监督大元的行动的,确保他们不会去到一些不该去的地方,不参与询问,也算是为大元保住自己最好的一点儿脸面。

    城外

    一房间里,一盏灯忽明忽暗的在闪烁着,映照出屋内模糊的景象,一高大男子双手背于身后,昏暗的房间看不清他的面容,只见他对着跪在他身前的黑衣侍卫,沉声道:“查的如何?”

    “已经发现了痕迹,现在只等着确认那个人是谁?”

    “很好。”男子低沉的嗓音,透着一股火气,“进京之前必须查清楚,本宫倒要看看是那个人,胆子如此之大,竟敢坏了我的大事儿。”

    “是,太子。”

    “去吧!”

    “是。”

    如果不是那个人的话,也许,跟自己来的这个棋子就可以进入伯爵府,跟在夏侯玦弈的身边,可现在,却是功亏一篑,废了一个好棋子不说,还丢尽了元国的脸面,真是可恶至极。

    顾家

    顾清苑一大早起床,就感到眼睛一直再跳,跳的让她忍不住迷信的想,是不是有什么事儿找上自己了?为什么这么不安?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