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七十三章 开启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公主殿

    悠然公主看着前面刚顾无暇演示过的那一套茶具,眼里满是阴冷,猛然伸脚踢翻案桌,上面的茶具瞬间落地,成为碎片,悠然公主阴沉道:“喜欢喝茶是吗?哼!一个庶女竟然妄想成为弈哥哥的女人,真是不知死活。”

    “公主,一个小小的庶女,不值当你为她耗费心力。”胡嬷嬷平淡道:“跟您比,她连地上的蚂蚁不如,是生,是死,还不是公主你一句话的事儿吗?”

    “死?那岂不是太便宜她了吗?”悠然公主冷笑道:“既然她那么想嫁人,本宫就成全她。”

    胡嬷嬷听了,点头笑道:“公主说的是,那老奴去探听一下,哪家的公子配的上这位德艺无双的顾二小姐。”

    “不用你去查,这件事儿,本宫不想让人联想到我的身上。”悠然公主恨道:“如果弈哥哥真的喜欢这个贱人,本宫可不想为了她一个不起眼的女人,让我和弈哥哥有了间隙。”

    “那,公主准备怎么办?”

    “这两日元国的人要进宫了,我不想这个时候闹出什么事儿,被父皇知道了对我不喜,所以,先缓缓吧!让她再欢腾几日,等到时候到了,我有的是办法对付她。”

    这个时候无论是悠然公主还是胡嬷嬷都已经确定了,顾无暇就是夏侯玦弈所谓喜欢的那个女子,她们这样想也很正常,和顾无暇想比,顾清苑真的差了很多,一个多才多艺,一个却对什么都是一知半解,一个清灵娇美,一个俗气木讷,一个洁白无暇,一个额头上带有伤疤,这样两个对比,不要说男子,就是女子喜欢的也是顾无暇这样的,而不会喜欢顾清苑。

    顾家

    回到顾家后,老夫人问了她们一遍进宫的一切经过,听完确定没有什么逾越的地方,才放下心来,继而,又问了一句顾清苑进宫为何作起来那样的装扮,顾清苑只道:进宫见公主本以为该隆重些才不失礼,老夫人听了淡淡道,隆重是没错,可这身打扮实在是不怎么好看,让她以后不要再穿了,顾清苑羞愧点头称是。

    顾清苑,顾无暇离开后,老妇人看着齐嬷嬷道:“关于那个传闻,打听的如何了?”

    “聘来院里的那个丫头说,大小姐知道后,很是不明所以,当时还问丫头是从哪里听来的,后来好像有些害怕,说要来找老夫人的,可宫里的人来了,大小姐也就没来的及提起此事而,这会儿宫里去了一遭恐怕把这茬事儿都忘记了吧!”

    老夫人听了点了点头,如此的话,清苑的反应倒是很正常,“二小姐呢?”

    “至于二小姐,她虽然也挺意外的,不过,好像很开心,今天老奴去她院子里的时候,二姨娘也在那里,隐隐还听到她们提到了夏侯世子。”齐嬷嬷如实道。

    “是吗?”老夫人听了眉头皱了一下,难道,传闻是真的吗?夏侯世子真的和无暇有过什么接触吗?夏侯世子的真的喜欢无暇吗?如果是真的,那……。对顾家来说可是一个天大的好事儿,然而,想到无暇的身份,老夫人暗道:她要做世子妃好像有些不够格呀!不过,如果真的能和伯爵府拉上关系,做妾也是不错的,怕就怕什么都没有,这只是个传闻,到时候没和伯爵府扯上关系,还坏了她们各自的名誉。

    “齐嬷嬷你去告诉守门的小厮,如果大爷回来了,只会他一声,让他赶紧来我这里一趟。”

    “是,老夫人。”

    老夫人暗道:这事儿非比寻常,还是让顾长远问清楚二姨娘她们比较好呀!要是有人问起,也好有个说法。

    聘来院

    顾清苑回到自己的院子,梳洗过后,就躺在软榻上开始思索今天的事儿,现在可以确定公主今天的举动,就是来试探,确认那个是夏侯玦弈喜欢的女人。而根据今天的表现,想来她们认定顾无暇的几率要大很多,想着顾清苑的眉头皱了起来,如果那样的话,就是不知道悠然公主打算怎么对付顾无暇。

    这件事儿到现在已经出现了很多不对劲儿的地方,突如其来的传闻,忽然的召见,这些,顾无暇一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人看不清,那,二姨娘呢?她也没感到一点儿的异样吗?如果感觉到了,就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难道不知道上这个时候最该做的就是避其锋芒,低调才是王道吗?想着,顾清苑清冷一笑,不过,或者二姨娘是感到了异样,不过她也和顾无暇一样,希望传闻是真的,期待着让自己的女儿嫁进伯爵府,为此,来坚固自己的地位,也为自己再往上爬一步做准备,也是为了她儿子铺路吧!或许,在她们的古代女人的心里,儿子才是最重要的,李娇是这样的,二姨娘也是那样的。

    顾清苑慢慢的闭上眼睛,遮住了眼里凉薄的笑意,人生的道路如何走,都是自己选的,好的,坏的,都要自己咽下,没人能都替代,有些人,像一些人,明知道不可能的,却为自己找寻各种借口,妄想得到的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是自己**自酿苦果,又是那般呢?最可恨的是,她们为了自己的贪婪,还伤害了那些无辜的人。

    就像自己前世的父亲,为了那些财产,绑架了自己,害死了爷爷,无法饶恕的贪欲。

    就像李娇,为了顾长远那抹看不到,也抓不到的爱情,伤害了自己的父亲,忽略了自己的女儿。

    还有现在的顾无暇,二姨娘,她们心底是否也曾觉得,夏侯玦弈是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喜欢上顾无暇的,却固执的选着相信呢!

    “大小姐,二姨娘来了。”兰芝看着正在闭目养神的顾清苑,轻声道。

    顾清苑闻言,缓缓睁开眼睛,静默了一会儿,道:“让她进来吧!”

    兰芝出去,一会儿,二姨娘随着进来了。

    “俾妾见过大小姐。”二姨娘俯身,道。

    “二姨娘不必拘礼,请坐。”顾清苑轻笑道:“兰芝,给二姨娘倒茶。”

    二姨娘轻轻的在顾清苑对面的那个软凳上坐下,“多谢大小姐。”二姨娘看着躺在软榻上,神色慵懒,气质淡然的女子,想起无暇说,今天顾清苑穿着她以前喜欢的那俗套衣服,蠢蠢的去见公主去了,再看现在的顾清苑,让二姨娘有一瞬间的恍然,以前的顾清苑是什么样呢?还有,顾清苑好久没穿那样的衣服了,却在去见公主的时候穿了起来,这是为什么呢?

    顾清苑见二姨娘不说话,她也不急,任由她不着痕迹似的大量着自己,淡淡的品着茶,过了一会儿,二姨娘好似终于品完了手里的茶,扬起大大的笑脸儿,亲近道:“好久没来看到大小姐了?大小姐最近好吗?”

    “嗯!很好,自从姨娘身边的王嬷嬷没了后,我睡觉一下踏实多了。”顾清苑淡淡的说了一句,让二姨娘脸上的笑容迅速僵住的话,顾清苑看了笑了,不遗余力的算计自己,又想这么淡而无影的化之,你还真当我是圣母了。

    “上次的事,俾妾真是对不起大小姐,俾妾实在是没想到,王嬷嬷她竟然做出如此大逆之事,让大小姐受委屈了,其实,就算最后没证实,俾妾也不相信,大小姐会害二小姐。”二姨娘愧疚而真诚道。

    “是吗?二姨娘真是对我信赖有加呀!”顾清苑淡淡的说了一句。

    二姨娘咬了咬牙,岔开话题,转而问道:“俾妾今日听说了一个和大小姐有关的消息。”

    终于不再乱扯,进入主题了吗?顾清苑挑眉,“和我有关的消息?什么?”

    “就是,俾妾听说,夏侯世子喜欢大小姐你呢!”二姨娘轻声说着,眼睛紧紧的盯着顾清苑静待她的反应。

    顾清苑听了,心里好笑,原来是来试探自己的反应来了,想通过自己的反应推敲出什么吗?那,你可真的要失望了。

    顾清苑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皱眉道:“二姨娘听谁的?你可知道这关系着女儿的名誉,是那个说的,你把那个人给我叫出来,我一定要让她在祖母的面前给我个交代。”

    顾清苑突入而来的怒火,让二姨娘愣了一下,顾清苑的反应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如果她喜欢夏侯玦弈,听到这个该是欢喜如暇儿一样,如果她因为喜欢李泓,对夏侯世子没什么感觉的话,听到这个也该是吃惊,或者无所谓吧!最重要的是,如果她知道什么内情的话,也一定会表现出异样。

    可现在,她只是生气,怕被老夫人责罚,她这样让自己如何探其究竟?本以为顾清苑反常的穿着是因为知道什么,现在好像又什么都不知道,难道她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一切都是自己想多了吗?

    “二姨娘,告诉我是那个丫头在造谣,对于这样的不安分妄议主子的人,绝对不能轻饶了。”顾清苑冷声道。

    “现在外面很多人都在那么说,那个丫头只是无意中听说了,回来禀报了一下而已,可不是在造谣呀!如果不信的话,大小姐你可以派你信的过的丫头去府外探探,看看是否属实?”二姨娘正色道:“大小姐,你说如果这传闻是真的,该如何是好呢?”

    还想套自己吗?顾清苑冷笑道:“自然是要禀报祖母,父亲,查探一下,这事儿到底是如何引起的,看看到底是有人心存不轨的撒播谣言,还是有人行为不轨引起了这样的谣言。”顾清苑说完,眼睛微眯,看着二姨娘质问道:“二姨娘,我听说,人家说的是顾家小姐,怎么到了你这里就成了顾家大小姐了,你是如何确定和夏侯世子牵扯的女子,是本小姐的呢?你看到本小姐和夏侯世子如何了吗?”

    二姨娘一噎,顿了一下道:“可能是俾妾听错了吧!”

    “听错了?二姨娘这样的事儿,没有经过查探,证实可不能瞎说,要不然,人家会以为你特意诋毁我的名誉的呢!”顾清苑说着,语气一转,缓声道:“当然了,我知道二姨娘是不会那么做的,对吧!”

    “是,大小姐说的不错,那等伤害大小姐的事儿,我岂会去做呢!”二姨娘扬起僵硬的嘴角,心里暗道:顾清苑这个丫头,现在是越来越难对付了,什么都没打探出不说,还被她给训了一顿,真是可恨。

    “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这件事一定会弄清楚的,只要你没有越轨的举动,祖母和父亲,一定不会让我们顾家的女儿受到伤害的。”顾清苑平静道,面色一片坦然。

    这样,倒让二姨娘看的眉心一跳,现在很多人都在说,夏侯世子喜欢的是无暇呀!这……。

    ……。

    老夫人不知道和顾长远说了什么,最后责令,家里的人对于外面的传闻谁都不许议论,时过三日,一切都很平静,直到宫宴的到来,顾家所有的人都聚在了老夫人的福寿阁,听着顾长远传达宫里的旨意。

    “这次大元来到皓月,不但她们的太子来了,公主也随着一起来了,公主是第一次来皓月,表示,很想多交几个朋友,所以,皇上下令,明日的宫宴让大臣们都把家眷也带过去。”顾长远说完,看着下面几个神色各异的女儿,正色道:“也就是说,你们几个明天要跟着我一起进宫,宫里的规矩重,特别明天还有大元的人在,你们一定要注意,不能出分毫的差错,知道吗?”

    “是,父亲,女儿知道了。”

    “嗯!”

    顾长远说完,老夫人开口厉声道:“你们父亲的话,都给我记住了,另外,我还要告诉你们,如果宫宴上,你们自己不谨慎出了差错的话,你们自己承担,没有人给你们收拾烂摊子,明白吗?”

    “是,祖母。”

    “给我记在心里,好了,都下去吧!好好准备一下明天要用的东西。”

    城外皇家庄上

    一丫头仔细的为坐在镜子前面的少女挽发,丫头的动作很是娴熟,一会儿,一个华贵的飞天鬓就成型了,在上面戴上发簪,珠花,最后修饰一下,看没有什么不妥,看着镜中的美丽女子,轻声道:“公主,你看可以吗?”

    慕容月看着镜中的自己,娇美的容颜,华贵的服饰,面无表情眼里满是讽刺:“好不好看还有什么重要的吗?”

    丫头听了眼睛酸涩,心疼道:“公主你不要这么说,太子不是说了吗?只要这次的事儿办好了,就送你回大元,你还是以前那个倍受宠爱的公主,没有人会说三道四的,更不会有人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公主,一切还都会和以前一样的。”

    “一样?呵呵,怎么可能会一样,我清白已被毁,就算回到大元,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让我衣食无忧的老死在宫中。”

    丫头听了,无言安慰,因为她知道慕容月说的是事实,一个身体破败的公主,是不可能再嫁人了,皇家丢不起这个脸面。

    “可怜我在那个人吃人的地方苦苦挣扎了十几年,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却没想到什么都没得到,就这样失去了价值了。”慕容月苦笑,心里是浓浓的不甘心,本以为,这次跟着太子慕容昊来这里会是自己的机会,只要能嫁给夏侯玦弈,成为世子妃,自己就可以再也不用过那种忍气吞声,恭维巴结,暗中撕杀的日子了,

    只要自己成为伯爵府的女主子,不但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也可以掌控他人的生死,自己是带着这美好的愿望来皓月的,可世事难料,在那一夜之后,所有的一切现在都成空了,失去的还那么彻底,让自己连以前的那中日子都回不去了。

    想着,慕容月脸色发青,手指狠狠的扣进手心的肉里,那个男人真的是太狠了,就算不满自己对他下药,算计他,也不能如此的对待一个女人吧!他难道不知道这样,和让一个女人去死没什么区别吗?

    看着公主的样子,丫头知道她又想起了那件事儿,叹了口气,宽慰道:“公主,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还要往前看,为以后的日子做打算……”

    丫头的话没有说完,就被慕容月打断,“你说,太子哥哥说的那个夏侯玦弈喜欢的女子,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奴婢特意打听了一下,听说是个才女,而且,特别喜欢茶。”

    “是吗?”慕容月面上满是阴森,嘴角带着刺骨的冷笑,我如此凄惨,怎容她人美满,更别说,你还是夏侯玦弈喜欢的女子,这更无法饶恕,如果以后我要在地狱里活着,那,一定要有你陪着我一起在地狱里沉沦,死去。

    心里极致的恨意,让慕容月嘴角扬起一抹毁灭的笑,这让本来死气沉沉,了无生机的她整个人透出一种妖异,魅惑的美。

    ……

    因为李娇的身体不好,担心她去宫宴的话会坚持不下来,出现什么意外,所以,在宫宴那一天老夫人只好亲自出马,带着顾清苑,顾无暇,顾允儿三个人,一大早的收拾妥当,就开始往宴会赶去。

    这次去宫里顾家出动了两辆马车,老夫人因为年纪大了受不得委屈,继而,老夫人自己单独一辆,顾清苑她们三个女儿一辆,马车上,三个女孩打扮的都很得体,顾清苑没有再穿上次那身俗套的衣服,这次她是把中规中矩执行的十分彻底,无论衣服,首饰,发型,什么都是规规矩矩的,其目标就是:达到那种把自己丢进人堆里就再也看不到的效果。顾无暇打扮的还是很精致,顾允儿只能说得体了。

    顾清苑坐上马车和她们说了几句话后,就看上闭目眼神,因为她心里清楚这次的宫宴还有一场仗要打,养金蓄锐很重要。

    至于顾无暇,因为进过一次宫了,神色很是自得,轻松,脸上也是满满的期待,对于参加宫宴十分有把握的样子,至于,顾允儿就很是忐忑不安了,紧张的一路都在揪着手里的帕子,本来想向顾清打听一下宫里的事的,谁想,她上来就开始睡觉,这让顾允儿不知如何开口。

    伯爵府

    麒一看着站在窗前,静默不语的主子,沉寂了一会儿过后,麒肆走了进来,禀报道:“主子都准备好了,现在进宫吗?”

    夏侯玦弈淡淡道:“都去了吗?”

    “是,该在的人都在了。”

    夏侯玦弈轻轻扬眉,转身,“走吧!”

    “是,主子。”

    麒肆跟着夏侯玦弈的身后,暗道:今天不知道会有多少事发生,牵扯到这件事里的人,有那个能在主子的棋盘下,全身而退吗?

    宫宴开启,让一切暗里的事情也都拉起了序幕,所有的人都顺着这条轨迹,开向了它特定的方向,无法避免,亦无从退缩,其中多少事情在情理之中,多少又在意料之外呢?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