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七十九章 果然不一般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第八十章果然不一般

    果然祁逸尘庄

    慕容月坐在花园里的小亭子里,看着前面的花团锦簇的美丽景色,品着山庄上丫头送来的茶水,静静的等待着那个女子的到来,顾家大小姐,顾清苑!那个在宫宴上被人说的一无是处,什么都不是的女子,竟然是夏侯玦弈真正喜欢的人,想着,慕容月的眼中漫过阴狠的杀意,藏的可真是够深的呀!如果不是慕容昊突然的试探,也许,这次跟着他们回去的就会是那个爱慕虚荣,虚伪白痴的顾家二小姐了!想起顾无暇,慕容月的眼里闪过嘲讽,真是个愚蠢的女人,竟然以为自己会看重她那样的人,真是可笑。舒虺璩丣

    不过,这位顾大小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为什么慕容昊提起她,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呢?那次的试探结果到底是什么呢?想此,慕容月有些懊恼,自己真是太心急了,结果,让那个唯一听从自己话的暗卫死掉了,不但惹恼了慕容昊,连什么试探的结果是什么都是一知半解的。

    “公主,顾家大小姐来了。”慕容月身边的宫女红菱,看着向这边走来的女子,垂首轻声对慕容月道。

    闻言,慕容月抬头,看着迎面都来的女子,眼睛渐渐眯了起来,衣着简单,长发及腰,只用发带轻轻的挽起一个简单的发髻,脂粉未施,首饰未带,明明是最不起眼的装扮,也是最随意的打扮,可却,淡然且飘逸,优雅并高贵,那是一个人的气势,气韵,是任何华丽,稀有的衣服首饰装扮不出来的,她用最纯粹的美,舞出了属于她自己独特的风华无双,

    看着,慕容月握着杯子的手紧了一下,眼神微缩,还真是和宫宴上完全不一样了呀!敝不得,慕容昊这个太子爷,竟然会向皓月的帝王许她以侧妃之位,可惜却没能如愿。

    不过,这也是慕容昊反常的地方,按照慕容昊往日的作风,无论是为了自己的面子,还是为了针对夏侯玦弈,就算这个女子真的很不同,他也绝对会想法毁了她,可这次,他竟然少有的对一个女子有了耐心,用起了怀柔计,要知道慕容昊那样的人,除非是能为他带来好处,对他有帮助的人,他才会对你用心,否则,他连看都不会多看你一眼,自己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他用得着的时候,自己就是一国公主,当自己无用了,那,是死,是活,都要看自己的运气,也要看他的心情了。

    如此来看,慕容昊他是真的想得到这个女人吧!呵呵呵!想想也挺有意思的,一个把自己害惨的男人,一个决定自己生死的男人,现在竟然为了眼前的这个女人在暗中较劲儿,这样的话,可不可以说,要是自己忍住心里的仇恨,拉拢住这个女子,是否就可以为自己得到一个活命的机会呢?想着,慕容月笑了起来,可心中却是滔天的怒火,深深的愤恨,就算如此,她也知道,自己忍得住,继而,她没有等到顾清苑走进,就起身向她迎了过去。

    看着脸上带着柔和笑意,屈尊降贵迎接自己的慕容月,顾清苑挑眉,这个时候,自己是否也该表现一下受宠若惊呢?轻轻一笑,顾清苑微微俯身,“公主。”

    “顾大小姐,快请起来。”慕容月拉着顾清苑,十分亲近道:“这里没有外人,不用讲那些虚礼。”

    顾清苑听了淡淡一笑,是没有外人,有的只是别有用心之人而已,最后那个想刺杀自己的黑衣人,当时不但让自己意外了一下,就连其他的黑衣人好像惊了一下,想来,他应该不是慕容昊的人,大元来此就两个主子,既然不是慕容昊的,那,就是眼前这位笑的温纯,善良的主儿了。

    慕容月,伤了我外公,你,可准备好付出代价了吗?

    顾清苑嘴角的笑意,让慕容月眉心一跳,看着眉目淡然,平和的顾清苑,没有什么异样呀!她应该不知道其中伤了她的那个人,是自己的人吧!可,为什么会不安呢?

    “公主,去前面小亭子里坐吧!”

    “哦!好。”慕容月收敛心思,扬起笑容,和顾清苑相携在亭子里坐了下来。

    “公主来此,可有什么事儿吗?”

    慕容月听了亲和一笑,对着身后的宫女道:“红菱,把东西拿过来吧!”

    “是。”红菱应声,把一个盒子放在了慕容月前面的桌子上。

    慕容月打开,盒子里面装着一支百年人参,看成色很是不错,慕容月把它推到顾清苑的前面,微笑道:“听说李相身体不适,我今天是奉了太哥哥命,特来探望的,这株人参虽然不是顶级的,可却也是极好的,算是我们的一点儿心意,送给李相补身体,希望相爷早日康复。”

    顾清苑接过,看了一眼里面的人参,“多谢公主。”

    “不用客气,只要吃了这个,我想李相的病很快就会好的。”

    听到慕容月说“病”,顾清苑淡淡的笑了起来,心里冷嗤,这是来这里扮无辜,表清白来了吗?看来很多的事,慕容昊并没有告诉慕容月这个棋子,要不然,凭着自己当天的表现,她绝对不会跟自己在这里玩这些小心眼。

    “嗯!承公主吉言,我也相信公主很快就会好的。”

    静默了一会儿,慕容月开口道:“顾小姐,我听太子哥哥说,夏侯世子向你提亲了是吗?是真的吗?”

    顾清苑闻言,眼里闪过精光,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好似开心,又好似恼恨,最后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看着顾清苑的表情,慕容月想起慕容昊说过的话,难道,顾清苑她对于上次刺杀的事,真的对夏侯玦弈存在着什么误会吗?所以,这也是慕容昊让自己来此的目的吗?挑拨?让顾清苑主动离开夏侯玦弈跟着他回大元吗?呵呵,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何尝不是自己的机会呢?

    “顾小姐怎么了?你…。不心仪夏侯世子吗?”

    “没有,夏侯世子很好。”顾清苑说的淡然,声音里却无法隐藏的带着一丝怨气。

    听此,慕容月更加相信了慕容昊说过的话,眼中闪过一丝亮光,叹了口气,有些为难道:“其实,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顾小姐你。”

    “什么事?公主请说。”

    慕容月犹豫了一会儿,看着周边侍候的几个丫头,威严道:“你们几个先下去吧!本公主和顾小姐有话要说。”

    “是,公主。”

    顾清苑看着暗叹:身份这东西有的时候真是好用,无论在那里都是主子。

    丫头褪去,只留下红菱一个人在身边侍候。

    面对顾清苑不解的目光,慕容月挣扎了一下道:“顾小姐,其实,我太子哥哥他很喜欢你。”

    “什么!”顾清苑大惊。

    “是真的,太子哥哥如果不是喜欢你,怎么会向你们皇上提出让你做他的侧妃呢?”看着顾清苑惊异不定的眼神,慕容月从袖带里拿出一封信来,递给顾清苑轻声道:“这是太子哥哥让我给你的。”

    “给我的?”顾清苑皱眉,推开来,“公主,这不合适。”

    “顾小姐这没什么,本宫是不会跟别人说的。”

    顾清苑听了,差点笑出来,这个公主是当自己是傻瓜了,还是当自己是白痴,庄子上这么多人看着,只要自己收下了,到时候这个公主再说一句,太子的信,那,自己可真的就说不清了,顾清苑退开,十分坚定道:“公主,信我是不会收的。”

    看顾清苑不收,慕容月也没坚持,她也没想过顾清苑会收下,就是再傻的女人也知道男人的东西是不能随便接受的,这不过是让顾清苑相信,慕容昊是真的喜欢她而已,继而,慕容月收起书信,“顾小姐觉得不合适,我也不勉强,其实,太子哥哥写信的时候我就在边上,上面写了什么,我都知道,我跟说说也是一样的。”

    慕容月不等顾清苑说什么,就开始说道:“其实,感情的事真的很难理解,太子哥哥在见你第一次的时候就觉得你很特别,所以才会向皓月帝提出让你做侧妃的,可遗憾的是,夏侯世子在那个时候竟然向你提亲了,太哥哥心里虽然遗憾,却也知道不能勉强。”

    说着,慕容月话锋一转,低声道:“不过,太子哥哥说,就算你不跟着他回大元,你也不应该嫁给夏侯世子,那样的话,你是不会幸福的。”

    顾清苑听了一愣,不解道:“为什么?”

    慕容月面色带着一丝不忍,道:“因为,夏侯世子心里有喜欢的人了。”

    “有喜欢的人了?”顾清苑脸色一下子白了,怔忪片刻后,是满脸的不信。

    “哎!也许你不信,当我无意中听说的时候,我也无法相信,在我的心里一个男子向一个女子求亲,肯定是因为喜欢她,而…。而不是利用。”

    “利用?”顾清苑睁大眼睛看着慕容月,不敢置信道:“你是说,夏侯世子他是在利用我?”

    “顾小姐,我知道这很难接受,不过这是千真万确的,是夏侯世子当时亲口对太子哥哥说的,说:他喜欢的人是顾家二小姐,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去问问我太子哥哥,这都是真的。”

    “我不信,我不信。”

    “顾小姐你不要激动,其实你只要冷静下来,好好想想应该能发现异样的。”

    “什么异样?”

    “你没觉得,夏侯世子向你提亲的时机很微妙吗?我那天刚在大殿上说喜欢顾家二小姐,想让她跟着我去大元,这边夏侯世子就马上向你求亲了。”

    “这,有什么不对吗?”

    “当然不对了,你还不明白吗?他只是在利用你的身份而已,你家二小姐的身份只是一个庶女,如果夏侯世子直接向她求亲的话,一定是行不通的,所以,他才会向你提亲,等你成了世子妃后,借由你姐姐的身份再把顾家二小姐接进伯爵府。”慕容月看着顾清苑难以置信的样子,认真道:“顾小姐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什么?”

    “夏侯世子费了那么大的劲儿,用力那么多的心思把二小姐弄到伯爵府,可见他是多喜欢她,那,他是绝对不忍心让她做一个妾侍的,而那个时候你不但没有用了,还挡了他心爱女人的路,你说他会如何?”慕容月莫测道:“我想,他一定会找各种理由休了你,如果你反抗不从,那结果就更难预料了,也许,直接除掉你,也不是完全没可能的。”

    顾清苑听了怔在那里,神色不定,看着慕容月信誓旦旦,十足肯定的样子,心里冷笑,公主编故事的能力果然不一般,很能抓住人性的弱点呀!如果不是自己清楚某些事情,如果不是自己没有喜欢夏侯玦弈,那,她的这番话,都会在心里种下怀疑的种子,无论真伪,为了预防,一定会想着除掉顾无暇吧!她这是不要自己安宁呀!手段好的话除掉了顾无暇,手段不好,那,栽进去的就会是自己了。

    看着顾清苑受到打击的样子,慕容月眼里满是同情,不忍,伸出手拉着顾清苑,诚恳道:“顾小姐我知道我说这些让你伤心了,但是,我真的是为你好。”说着,脸上更加上疼惜,真心道:“顾小姐,太子哥哥他真的很喜欢你,虽然不能给你太子妃的位置,可侧妃的位置,再加上太子哥哥对你的用心,你绝对不会受到一丝委屈的,而且,等到太子哥哥登上那个位置了,那,你可就是皇妃,怎么都比那个没有着落的世子妃来的尊贵,最重要的是,夏侯世子的心里根本没有你,哎!苞着一个心里没你的男人,还要看着他去宠爱你的庶妹妹,将会是何等的凄凉,想象都觉得不寒而栗呀!彼小姐,该如何决定,你可要想清楚呀!”

    “还能有什么好想的,现在亲事已定,一切都成定局了。”

    “不会的,只要你想,太子哥哥说了,他就可以帮你脱离夏侯世子,带你回大元的,让你安乐富贵一生。”

    “慕容太子有心我很感激,不过,还是算了,这一切都是我的命。”顾清苑没什么希望,很是绝望道。

    慕容月见自己说了那么多,顾清苑是听进去了,可就是不上钩,这让慕容月心里暗恨,眉头也皱了起来,脸色渐渐也冷了下来,“顾小姐如此,本宫也就没什么说的了,反正我是一片好意,真心的为你着想才会跟你说这些的。”

    “是,我知道公主是一片好意,可我……。”顾清苑很是惶恐不安的看了慕容月一眼,却还是没说出要如何!

    这让慕容月咬牙,劝服顾清苑是慕容昊放过自己的一个机会,如果她不答应的话,自己该如何给慕容昊交待,想着慕容月暗恨,既然她如此食古不化,难以说服,也许自己改变策略。

    ……。

    小亭子里面顾清苑淡淡的品着手里的茶,嘴角带着淡笑,而,对面的慕容月已经不在了,可想起,慕容月离开前说的那几句话,顾清苑轻笑出声,真是太有趣了,放下手里的杯子,缓缓抬眸,风轻云淡却又深不见底,慕容月,既然你想,那,我就如你所愿。

    伯爵府

    “周麒,夏侯玦弈那小子呢?”老侯爷拽住周麒,十分不淡定的吼道。

    “世子爷他出去了。”

    “去哪里了?”

    “这个,老奴不清楚!”

    “伯爵府的管家,却连伯爵府的主子去了哪里都不知道,你是不是偷懒去了。”

    “没有,老奴哪里敢呀!”

    “什么都不清楚还说没有,夏侯玦弈那个小子向人家提亲的事你是不是也不清楚。”

    “这个,老奴清楚,因为提亲的事,世子爷吩咐老奴去的。”周麒说完,已经预备好听老侯爷的吼声了,果然。

    “什么,是你去的?这么说这事儿是真的了。”

    “回老侯爷,是真的。”

    周麒说完,老侯爷怔怔的松开周麒,脸上是极度的惊讶,极致的惊喜,让老侯爷的表情有些扭曲,让看的人不知道他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周麒这个时候却没想过欣赏老侯爷的表情,而是,开始慢慢的往后退,凭着他对老侯爷的了解,更大的风暴即将开始,周麒刚想完,准备开跑,就被老侯爷一下子抓住了,怒吼道:“周麒你好大的胆子,为夏侯玦弈那小子提亲的事儿,是老子的活,你凭什么替老子做了。”

    “侯爷,那个,老奴当然不敢了,可那是世子爷吩咐的,老奴也只能从命呀!”

    “从你个头,老子就出京两天,你就占了老子的位置,你胆子真是太大了。”

    “侯爷,侯爷,老奴那敢呀!”

    老侯爷听了冷哼一声,他当然知道周麒没有那个胆子,这里面最可恶的就是夏侯玦弈那个小子了,这么大的事儿,竟然把自己撇开了,不知道他是不是诚心的,从他十六岁自己就在等着给他提亲的一天,可那个该死的小子偏偏一点儿也不急,这几年了,一点儿找女人的意思都没有,可却在自己不在的这两天,忽然就把亲事定下了,老侯爷越想越可恼,十几年都不急的人,怎么一下子就急了起来了,连等自己回来都等不了,他到底是有多急呀!

    “提的是顾家那个大小姐,是吗?”老侯爷咬牙道,这事儿自己还得想一个老奴确认,真是可恼。

    “是的,侯爷。”

    “那个女子如何?让你家世子爷连等老子回来都等不了,晚两天提,是不是就会成仙了呀!”

    “老奴不是很清楚。”其实,顾清苑的声誉如何,周麒也特意的打听过,其结果却是完全让他想象不到,更不明白,世子爷怎么会向那样一个女子提亲,可,这话不是自己一个老奴可以说的,只能解释为,世子爷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吧!

    “老子看你什么都不清楚。”老侯爷瞪了周麒一眼,怒道:“老子自己去看看去。”

    周麒听了一惊,“侯爷,你要去看看?去顾家吗?”

    “怎么?不行吗?”

    “侯爷,这不合规矩。”

    “少废话,别给老子提什么规矩,最不规矩的就是你了。”

    “是。”周麒知道,侯爷说的是自己去顾府提亲的事儿,哑口无言,无以辩解。

    “侯爷,顾大小姐,可能……”可能不在顾家,这句话还没说完,老侯爷却早已没了踪影。

    顾家

    下午时分,伯爵府老侯爷突然来到了顾家,和老夫人说了几句话,得知顾清苑不在,又匆忙的走了,来去匆匆的让人摸不清头脑。

    老侯爷离开后,老夫人看着齐嬷嬷皱眉道:“你说,老侯爷他忽然过来可有什么用意吗?”

    “老奴也弄不懂,不过,听老侯爷的话,好像是来看看大小姐的。”

    “是吗?”老夫人听了沉寂了一会儿,道:“齐嬷嬷,大小姐在李家待的时候也不短了,也该回来了吧!”

    “应该快了吧!”

    “如果过两天还不回来,我也该去探探李相了。”到底受了什么样的伤呢?要清苑在哪里待那么久?

    齐嬷嬷听了没有说话,老夫人这是在怀疑大小姐在那里偷懒?还是在怀疑,她会做出什么不得体的事情呢?毕竟,以前大小姐对李家的二公子好像很有好感的,老夫人对大小姐的这门亲事可是很看重的,绝对不容许出什么差错。

    祁逸尘山庄

    顾清苑刚为李翼煎好药,就看到兰芝匆忙的跑了进来,喘着气道:“小姐,大奶奶,表小姐,二公子还有夫人,她们来了。”

    顾清苑听了眉头皱了一下,“在那里?”

    “在相爷屋里。”

    顾清苑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只是吩咐道:“药好了端上,走吧!”

    “是,小姐。”兰芝端起药,跟着顾清苑的后面,过了一会儿,有些迟疑道:“大小姐,奴婢看夫人的神色不是很好,好像很生气。”

    “嗯!我知道了。”顾清苑浅浅一笑,怎么是因为自己害的外公受伤,所以不高兴了吗?

    李娇坐在李翼床边的软凳上,看着李翼起身吃力的样子,皱眉道:“父亲你怎么样?还好吗?”

    “我没事。”李翼坐好,看着李娇他们几个皱眉道:“你们怎么来了?我不是说过,你们不用来这里吗?”

    “父亲,清苑害的你受伤,我怎么能不来的呢?”

    “娇儿担心父亲一定要来看看,而且,媳妇也放心不下,所以就来了。”大奶奶这话听着没什么,可听了直觉的让人感到,一切都是李娇的坚持,她才会违背李翼的意思的。

    “看了就回吧!我过两日就回府了。”

    “父亲,那怎么可以,怎么也得等你好利索了,我们再回去呀!”李娇反对道。

    “无需,都回去吧!”

    “公公,清苑在这里照顾你几天了,要不让清苑休息一下,媳妇来照顾你几日吧!”大奶奶通情达理道。

    “是呀!祖父,让母亲照顾你吧!”李雪说完,看了一下,道:“清苑表妹呢?她怎么不在这里?”

    听了这话,李翼还没来得及开口,李娇就怒道:“父亲,清苑呢?她不是说在这里照顾你的吗?她跑到哪里去了?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她……”

    李娇的话还没说完,李雪看到门口闪动的身影,眼神一闪,大声道:“清苑表妹,你回来了……”

    李雪说到一半,就看到李娇忽然冲了过去,看着眼里满是怒气,她除了让自己丢脸,还能做什么?想着,手猛地抬起来,就要对着顾清苑打过去……。

    “住手…。”

    “李娇,住手。”

    两个男声同时响起,一个满含怒火,一个声带冷厉。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