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八十一章 你,亦无忧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逸尘,李翼同时出声,让屋里的人都愣了一下,李翼还可以理解,祁逸尘就让他们十分意外了,这位公子哥看似不羁,随意,其实淡漠的很,遇事他心情好了,在一旁看个热闹,心情不好他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想让他帮你,祈求他有什么恻隐之心,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可现在他却在帮顾清苑,这怎么能不让人惊讶。

    看着李娇打向顾清苑的手掌,祁逸尘闪身出现在顾清苑的身边,大手及时的拦下要落于顾清苑脸上的手掌,看着李娇意外,恼火的表情,眼里透出冷厉,嘴巴紧抿,冷声道:“顾夫人,你身体不好,还是少动怒的好。”说着把顾清苑拉在自己身后,而他,挡在了她的前面,保护的姿态一览无遗,这一据举动落在屋里几个人的眼里,若有所思,惊撼不已。

    只有李娇这个就没想那么多,她心里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她被一个小辈给斥责了,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让李娇觉得十分的难堪,恼火不客气道:“祁逸尘你给我让开,我教训我的女儿,用不着你这个小辈多管闲事。”

    祁逸尘看着李娇眼沉了下来,却什么都没说,拉着顾清苑想带她离开,顾清苑顿了一下,可抬眼看到李翼捂着心口,脸色难看的样子,再看李娇怒火中烧的表情,眼里闪过冷意,缓缓的把手腕中祁逸尘的手里挣脱出来,一言不发转身离开了。

    祁逸尘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下垂的眼帘让人看不清他的情绪,只是抿的更紧的嘴巴,显示他现在的心情并不是很好。

    看顾清苑离开,李娇更觉得她是在跟自己做对,怒吼道:“顾清苑你…。你给我回来,你这个……”

    “啪!”的一声,瓷器骤然砸落地面的响声,让李娇即将说出口的话一顿,大奶奶,李雪一惊,转头,看到床边被碎掉的杯子,再看李翼看着她们时冷硬的表情,心里一抖。

    “父亲…。”李娇气看着父亲看自己眼神透着压抑的怒火,还有失望,心里有些慌乱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顾顾清苑的脚步一顿,却没有回头,面无表情的离开了院子,兰芝跟在后面,眼里有不平,有心疼。

    李翼没有回应李娇,看了大奶奶,李雪一眼,面色如水,“你们出去吧!”

    “是。”大奶奶,李雪对李翼不敢有有一丝的反抗,转身疾步走了出去。

    祁逸尘没等李翼说什么,也大步的走了出去。

    “父亲…。”

    “跪下…。”

    大奶奶,李雪刚走出屋子,听到里面传出的对话,心里一震,脚步不自觉的慢了下来。

    祁逸尘跟着后面,看了她们一眼,眼里闪过讽刺,走直她们前面,桃花眼带着笑意,却不达眼底,邪魅道:“李夫人,李小姐,这么担心顾夫人的话,要不要回去对规劝李相一二呀!”说完,看李大奶奶的脸色僵了一下,李雪有一丝不自然。

    祁逸尘说完,魅惑一笑,转身离开,转身后,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转而变得有些懊恼,生气,还有一丝不知所措的慌乱,变幻不定的表情在看到小亭子里那抹身影时候,化为一抹复杂。

    小亭子里,顾清苑看着前面的景色,面色平静,既没有差点被自己母亲挥巴掌的伤心,亦没有被冤枉的恼怒,不甘。

    可顾清苑这样,让兰芝看的确想哭,真真觉得夫人真的是太过分了,这些日子以来,小姐有多用心照顾相爷,在这里的人都看在眼里的,虽然相爷是为了救小姐受伤的,可小姐做的这些,兰芝相信京里面的任何一位小姐都做不到,可夫人,来到这里什么都不问,不问问相爷的伤势如何?也不关心小姐当时马惊的时候,她是不是害怕,有没有受伤,直接就对小姐挥巴掌,她是小姐的母亲呀!她怎么可以这样呢?兰芝看着顾清苑,小姐现在心情一定很不好,很难过吧!

    顾清苑现在心情是不好,可兰芝有一点儿想错了,李娇这么对顾清苑她心里并没有太大的感觉,也没有觉得很难过,只是,她竟然在李翼的面前如此莽撞,冲动,对自己挥动巴掌,让顾清苑很是不喜,因为她知道,李娇这样做一定会让李翼动怒,伤心,也会对自己愧疚吧!太大情绪波动对李翼伤口恢复只会起到副作用,想着,顾清苑的眉头皱了起来,李娇真的是被宠坏了,已经有些不知所谓了。

    兰芝看着顾清苑眉头轻皱的样子,想安慰,可又不知该说些什么,踌躇犹豫,只是更为顾清苑感到委屈。

    而不远处祁逸尘看到顾清苑这样,心里同样不舒服,刚欲抬脚上前,却又收了回来,揉了揉眉心,他不是傻子,很清楚自己在面对顾清苑的时候有些反常了,凡是牵扯到她的事,都有些上心了,看到她母亲对她挥巴掌,当时突然而来的怒火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还有现在,看她寂寥的样子,心里也感到十分不舒服,是什么呢?是心疼吗?但是想到她现在是夏侯玦弈未来的世子妃,那种烦躁被困住的感觉,更让祁逸尘想砍人。这太怪异了,太不不对劲儿了,看来有些事自己是该好好想想了,想着,看了顾清苑一眼,转身走开了。

    画面转动。

    大奶奶,李雪因为祁逸尘的话,没敢再在院子里停留急忙的离开了,挑战李翼的威严,她们还没那个胆子,只是对于李翼会怎么对李娇她们还是好奇的要命。

    客房里,李雪喝了口水,缓和了一下因李翼发怒带来的紧张心情,压低声音开口道:“娘,你说祖父他真的会惩罚李娇姑姑吗?”在她的记忆里,祖父从来就没对李娇发过火,最多也就是斥责她几句,可刚才,她很清楚的听到祖父竟然要她跪下,这真的是太让她吃惊了。

    “你祖父的脾气你还不清楚吗?他既然说了,李娇她就逃不开。”大奶奶对于李翼对李娇罚跪的做法,同样感到不可思议,从小到大,李翼惩罚李娇的次数屈指可数,特别是最近几年因为李娇的身体越发不好,相爷对她就更多了一份包容,疼爱,可现在竟然让她下跪,他难道就不担心李娇的身体会受不住吗?

    “娘,祖父好多年都没发过这么大火了,可这次却对李娇姑姑大动肝火,难道就是因为她想对顾清苑动手,所以祖父恼了吗?”李雪说着惊异不定道:“娘,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岂不是说明,祖父对顾清苑比对李娇姑姑更加的看重呢?”

    大奶奶听了一震,脸色渐渐凝重了起来,雪儿说的不错,以往相爷对顾清苑这个外孙女也多有照顾,可绝对不是像现在这般维护,相爷受伤的这几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相爷忽然对顾清苑这个粗蛮的外孙女这么看重呢?大奶奶想着,忽然脑中一闪,眼睛渐渐眯了起来,难道因为顾清苑和伯爵福定亲的原因吗?不,不对,应该不是这个原因,大奶奶刚想到,又马上否认了,相爷他不是那样人,要不然,当初他也不会让给夫君定下自己这个身份、地位都和夫君差了一大截的媳妇了,可如果不是这个原因,又是因为什么呢?

    还有就是祁逸尘,他对顾清苑的态度好像也很不对劲儿,大奶奶刚想,就听到李娇说道。

    “还有祁公子,母亲你看到没,当李娇姑姑对顾清苑挥手的时候,他整个脸色都变了,看他眼里的戾气,我都怀疑当时他是否会动手打李娇姑姑一巴掌呢!真是,顾清苑挨打他那么激动干嘛!彼清苑又不是他什么人,她……”李雪说着忽然瞪大了眼睛,震惊的看向大奶奶,口舌打结,“娘…。他…。祁公子他…。他不会是喜欢…。喜欢顾清苑吧!”

    “喜欢顾清苑…。”

    “是呀!要不然不沾亲,不带故的,他凭什么那么激动呀!”李雪不忿道。

    大奶奶听了,眼底沉了下来,大奶奶是过来人,祁逸尘的过分的保护欲,稍微想想,让大奶奶清楚且确信,虽然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喜欢顾清苑,但是可以肯定,祁逸尘对顾清苑的心思绝对不到单纯,不过几日,连他都维护起顾清苑了。

    先是夏侯世子,再是祁逸尘,两个京城最难以琢磨的男人,两个无论身份,地位,外貌,均是最拔尖儿的,也是京里面很多人想要联姻的对象,可是,现在竟然同时对顾清苑有了别样的心思,这还真是让人想不到呀!自己看不上的人,现在好像成了香饽饽了,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让顾清苑一下子变的这么惹人注目呢?看来,自己也要留心探查一下了。

    李雪使劲儿的扯动手里的帕子,很是恼火道:“顾清苑不是说在这里照顾祖父的吗?我看她是分明是打着这样的名义,来勾搭男人来了!她可真是够不要脸的,夏侯世子会和她定亲,说不定就因为她勾引,放荡,才会逼得夏侯世子就范的。”

    “雪儿……”大奶奶轻斥道:“大家小姐怎么可以说出这么粗陋的话来,这要是让人听到了对你的影响可是不好,平白的拉低了自己的身份,还有这话要是传到你祖父的耳朵里,下一个受罚就是你。”只是担心自己女儿的名誉,丝毫没想过这话要是传出去,对顾清苑是如何的不好,人,果然是自私的。

    “我知道了娘,我知道这样说这样的话不对,可是,我也没有说错呀!”李雪心里很是不齿,恼恨,更多却是嫉妒,顾清苑那样的人,夏侯世子跟她提亲已经够让自己窝火的了,而现在,连祁逸尘那样的男子,也对顾清苑另眼相看了,真是可恶,凭什么自己以前看重的男人都向着顾清苑了?

    ……

    顾清苑看着刚才急匆匆的来找自己,而这会儿却又沉默不语的高嬷嬷,顾清苑看着淡淡一笑,明明很担忧可却欲言又止不知从何说起的纠结样子,让顾清苑了然,看来外公是真的罚李娇了吧!

    “高嬷嬷,不说吗?”

    高嬷嬷抬头,看着小姐透彻人心的瞳眸,谈了口气,同样的环境,可大小姐就能从以前的懵懂冲动成长为现在通透,处事周全,相反,夫人是完全没有长进,还因为身体的原因越来越暴躁了,刚才的事,如果不是大小姐走开了,还不知道夫人会闹成什么样子呢?哎!相爷身体不适,夫人她怎么就不能忍忍呢?非要在相爷的面前对大小姐动手,这样,让相爷怎么能安心呢?

    “大小姐,老奴知道刚才的事,让大小姐受委屈了,但是……”

    高嬷嬷的话没有说完,顾清苑就直接道:“母亲还在外公那里吗?”

    高嬷嬷一怔,想起大小姐现在的性子,也不在绕圈子,坦白道:“是,相爷因为刚才的事,十分的生气,现在夫人正在地上跪着。”

    顾清苑听了缓缓垂下眼眸,让李娇跪着,李翼的心里一定也不好受吧!抬眸,“嬷嬷是想让我回去为母亲,向外公求个情吗?”

    “大小姐……”

    “你觉得这样行的通吗?”顾清苑淡淡道:“凭着母亲的性子,也许,她觉得,现在她之所以会被罚都是因为我的关系,如果这个时候我再去为她求情,母亲一定会更加恼火吧!”

    高嬷嬷听了一怔,恍然苦笑,大小姐说的是,夫人她…。也许真的会那样转牛角尖,可是这样也不是办法呀!夫人脾气执拗,完全没有认错的意思,这一定会让相爷更加的恼火的,这样僵持着,对夫人的身体不好,相爷也不舒服。

    静默了一会儿过后,顾清苑道:“高嬷嬷,你回去禀报,就说宫里有人来了要见外公,让母亲回避吧!”

    顾清苑一说,高嬷嬷也明白了过来,感激的看了顾清苑一眼,“是,老奴知道了,这就去。”

    “嗯!”

    ……。

    李翼在屋里坐着,看到进来的不是宫里的人,而是顾清苑的时候就明白了,一切不过是她让李娇离开的一个台阶而已,看着顾清苑眉目带着轻笑的走进来,李翼只觉得更加的愧疚,都是自己没有教育好女儿,才使得清苑背负了那么多不属于她的担子,本该李娇该担负的责任,该操的心,现在却完全反过来了,都是清苑在做,而,自己的那个女儿却还在伤害,埋怨她,想着,让李翼的心情更加的沉重,负罪感,让老人刚硬的眉间染上了一抹沧桑。

    “外公,该吃药了。”顾清苑把药递给李翼。

    李翼接过却没有喝,而是,抬头看着顾清苑稚嫩的小脸儿,压抑道:“清儿,外公对不起你,你母亲她…。”

    “外公,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特别是我。”顾清苑看着李翼目光透亮,清澈,“外公能醒来,是我最感激的事,而对于母亲,我很感激她,因为有她才有我,她有这个世上最好的父亲,也让我有了世上最好的外公。”

    听顾清苑这么说,李翼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对于我和母亲,外公不用担心,慢慢会好的。”

    “嗯!”清苑不记恨她母亲,这确实让李翼放心不少,只是,太委屈这个孩子了。

    伯爵府

    老侯爷去了顾家没见到顾清苑,去了李家也没见到顾清苑,这样他憋了一肚子的郁闷,而回到府里,得知夏侯玦弈已经回府了,郁闷瞬间化为怒火,疾步跑去书房找人,可是没想到的是,刚来到书房外就被麒一,麒肆两个小子给堵在了那里。

    “干什么?”

    “侯爷,世子爷现在有事,不能见您。”

    “放屁!他有事!老子的事比他更重要,让开。”

    “侯爷…。你这样属下会难做的。”麒一丝毫不动,十分坚定。

    “难做屁,再不让开,老子废了你们两个。”老侯爷暴怒道。

    “侯爷,侯爷别动怒。”麒肆很是淡定的看着老侯爷冒火的样子,笑着打马虎。

    “老子就动怒了怎么样?”老侯爷很小孩子脾气道。

    “侯爷,属下知道你想知道什么?”麒肆忽然压低声音道:“但是,主子什么性子你是知道的,就是你进去见了主子,也问不出什么的。”

    老侯爷一直知道麒肆这个家伙比麒一那个木头要圆滑的多,现在听他这么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冷声道:“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离开了!哼!你想的美,老子告诉你今天见不到夏侯玦弈那小子,老子是不会离开的。”

    “侯爷,属下想告诉你的是,你想知道的那些事,属下都知道。”

    老侯爷白了他一眼,“你知道老子想知道什么吗?”

    “当然知道,是不是世子爷和顾大小姐的事?”

    老侯爷眼睛一亮,随即隐没,不屑道:“就算是我想知道,老子也不信你知道什么?”

    麒肆听了,看了书房一眼,压低声音,对老侯爷附耳说了一句。

    麒肆说完,老侯爷就笑了起来,惊呼道:“你小子说的是真的?”

    “绝无虚言。”

    “那还等什么,走,走,快跟老子说说去,”老侯爷说着迫不及待的拉着麒肆离开了,这让一旁的麒一看的一愣愣的,这么轻易就走了,麒肆到底跟老侯爷说了什么呀!这么灵验!

    书房里

    夏侯玦弈修长,骨节分明如艺术家般的大手拿着一张密函,展开,狭长深沉的双眸看着上面的信息,眼睛渐渐的眯了起来,嘴角扬起莫测的笑意,还真是挺热闹的。

    祁逸尘庄上

    李娇看着怒气腾腾中带着伤心,看着高嬷嬷吼道:“高嬷嬷你说我做错什么了?父亲为什么罚我?”

    “夫人,你不该对大小姐动手的。”

    “我动手打她是无缘无故的吗?她害的父亲受伤,还不用你照顾父亲,她这样不懂事,让我的脸往哪里搁。”

    高嬷嬷苦口婆心道:“夫人,你现在不是清楚了吗?大小姐她根本就不是出去玩儿了,她是去给相爷熬药去了,夫人,你没问清楚究竟就对大小姐动手,会伤了你们母亲的情分,也会让相爷担心的。”

    “所以呢?就因为我错怪了她,父亲就要惩罚我吗?”李娇有些不甘心道。

    李娇的话,让高嬷嬷实在有些心寒“夫人,你不能只想到自己的委屈,你也该想想大小姐她是否委屈,她…。”

    “她有什么好委屈的,她害的父亲受伤,她照顾父亲不是应该的吗?她有什么资格感到委屈。”

    “母亲说的是,清苑没有资格感到委屈。”

    听到顾清苑的声音,高嬷嬷抬头看到顾清苑的身影,眼里闪过不安,刚才的话,大小姐都听到了吗?

    “你来干什么?”

    顾清苑看着李娇犹如叛逆期少女一样,对谁都充满敌意的样子,缓缓的摇了摇头,看着高嬷嬷道:“嬷嬷,你在门口守着,我有话和母亲说。”

    “是,大小姐。”高嬷嬷暗道:让她们母女聊聊也好。

    高嬷嬷离开后,李娇看着顾清苑不喜道:“你要说什么?”

    顾清苑在一个椅子坐下,看着李娇淡淡道:“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有一件事儿,想听听母亲的感受?”

    “什么?”

    “宫宴的那天,女儿坐的马车因为马受惊,女儿差点儿命丧马蹄之下,而外公因为救女儿也险些丧命,但侥幸,外公和女儿命大都保住了性命,才能让母亲还有机会能看到外公,也还有机会对女儿挥巴掌。”说着顾清苑嘴角扬起一抹冷凝的笑意,“但是,当时如果稍有差池,你,今天看到的就是女儿的尸体,外公的寒骨。”

    “如果我和外公都不在了,作为女儿,扪心自问,你可有对自己的父亲尽饼一天孝道,可有为他煮过一次饭,做过一次衣?回想这些,母亲可会觉得愧对自己的父亲。”

    “而,作为母亲,你可有养育女儿平安长大,你可有教育女儿为人,处事之道?想起这些,母亲可会觉得愧对自己的女儿?”

    “同样是为人父母,外公为你这个女儿做到了什么?而,母亲你又为自己女儿做了那些?回忆过往,真的是女儿不受教,还是做父母的不用心?想起这些,母亲可会觉得自己不够尽责,可会悔过?”

    李娇刚听顾清苑的话很是恼火,可随着顾清苑一句句,如针似刀的话,李娇渐渐变得有些难堪,慌乱,迷茫,更多是不知所措和羞恼,顾清苑说完,李娇喘着气,道:“你在教训我?”

    “不,我只是想知道母亲的”心“而已,当然了,如果母亲对这些没什么感觉,那,我们就从现实出发。”顾清苑喝了一口茶面无表情,淡然道:“当母亲成为一个没有父亲做靠山的侯府大小姐,一个没有子女傍身的顾家主母,面对这样的结果,我想知道母亲有什么想法。”

    顾清苑这句话落下,李娇脸色瞬间惨白,见此,顾清苑起身冷冷一笑,看来有些事儿,李娇的心里还是很清楚的嘛!

    “母亲,如果想要过的安稳,就要好好祈求外公他人家长命百岁,佑你一生,而我,因为是外公的外孙女,只要可以,我也会尽力让母亲过的无忧。”照顾你,只因为是李翼的外孙女,而不是你李娇的女儿。

    顾清苑走近李娇看着她,眼眸幽深,似水似火,如菩如魔,让人惊悸,为她臣服,“但是,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做一个好女儿,母亲,如果你连这点儿都做不到,那,我同样不能保证,自己是否也会成为一个好女儿,敬你一生,护你一世。”

    “种什么因,得什么果,一句话,外公无忧,你,亦无忧。”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