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八十二章 弑母!真的不可能吗?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中场换人?皇上裁判说,休想。舒虺璩丣

    澹台溶带宁悦出南门,胡虏小王子和蒋涵离出北门,一南一北,都立即出京城。

    而且,还有皇上的钦差陪同。

    想找机会新娘交换?皇上说,新娘子要在城门拜别娘家,所以,都得揭了盖头下来叩拜。这样一来,换了人就会露馅。

    规矩是变态,可皇上最大,谁也不能反对。

    蒋涵离颤巍巍的和阿史那思摩拜别京城时,两个人眼里都是无奈加抓狂。

    本来,一切都商量好了,新娘一进公主府就对换,也计划好明天一早,各跟着各的心上人离京。

    听到钦差大臣派信使来禀报来,皇上露出了跟吃了蜜蜂屎似的笑容。

    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从稳稳当当登基后,再也没有这样快活过。皇上一挥手,摆驾太后的宫殿。

    只有太后,现在能体会到他的快活。

    可他没想到,一拜别京城,就有个女子潜入了蒋涵离马车,换上她的喜服,代替她坐在马车招摇。

    新娘虽然被皇上的圣旨强行揭了盖头,可喜车却不是钦差大臣可以进的。

    而且,喜娘说,因为没有拜天地,新娘子还不宜见人,于是,盖头又顶上了。

    蒋涵离换上丫环的衣裳,心里想,金城武这个人情不小,居然把红叶送来当假新娘,以后,要对他好点。

    她嘱咐了红叶几句,又令小杯子形影不离的跟在红叶儿身旁,才偷偷混出了送亲队伍。

    金城武安排的马车在城门边候着,蒋涵离一上车,就向南门奔去。

    本来,应该将就到胡虏国,等钦差走了再跑回去换人,可她心里,却象是被什么撕扯着,迫切的想要见到澹台溶。

    因为不放心?不!她坚信澹台溶的感情!

    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了,她舍不得离开,更舍不得走那么远。

    在马车上,她暗暗后悔,早知道皇上如此变态,她应该昨晚就和宁悦换人的,反正换了新娘喜服,都看起来差不多,而且安乐和宁悦是姐妹,自然也有好些地方是象的。

    一边后悔,一边奔驰,赶到南门时,澹台溶和宁悦也才到城门外。

    去宫里迎亲,路远一些,而且宫里的规矩自然多一些,再加上皇上要求澹台溶去安国公府拜一拜,所以他们的进程比蒋涵离和阿史那思摩要慢。

    下车前,车夫拦住了蒋涵离,回头招了一个人上车。

    上车的人背着一个大包袱,打开后瓶瓶罐罐一大堆,二话不说,就往蒋涵离脸上抹。

    蒋涵离愣了愣,立即回过神,这是要易容啊!她配合的挺好一张脸,任人上下乱涂。

    因为没有镜子,蒋涵离也不知道自己变成了什么德行,她想,反正不是安乐的脸了就好。

    涂了大约十几分钟,来人后撤一步,仔细瞅了瞅,点点头,依然不发一语,就下了车。

    车夫此时也换了衣衫,穿着澹台府的奴衣,稳稳扬鞭,直奔到澹台溶的身边。

    “国公命小人给公子送来一份贺礼!”车夫恭恭敬敬的说,“国公说,既然公子不再是澹台家的人,依礼同殿之臣,应送贺礼!”说话间,车并到了喜车旁。

    蒋涵离正莫名其妙,就发现侧面的车厢突然向两侧拉开,出现了一道门。

    而喜车,也同样地开了一扇门。

    宁悦已经脱下喜服,看到蒋涵离先惊了一惊,然后轻轻点头一笑,便上到这边的车上。

    蒋涵离晕晕乎乎的也上了喜车,在宁悦随身小爆女的帮助下,穿好了喜服。

    等车夫驾车,把宁悦拉得影子也不见了的时候,蒋涵离还在想哪里有问题。

    她总觉得,什么事忘记了,是什么事呢?

    当车帘被打起,澹台溶含笑请新娘下车,拜别京城时,蒋涵离的脑中如闪电般大亮——话说,宁悦没有露面就跑了,她可怎么办啊!

    就在蒋涵离扭捏着不肯下车,心急怕露馅的时候,钦差大人心急,走了过来。

    “请公主下车!”钦差波澜不惊,扫了一眼蒋涵离后,行礼请她下车。

    蒋涵离看钦差没有惊诧,也没有惶恐,她心里大定。她突然想,也许新娘子都是象的,而且钦差肯定也不那么常见公主,他可能仓促间以为她就是宁悦。

    既然如此,蒋涵离便不再犹豫,她扶住澹台溶的手,缓缓下了车。

    宁悦和安乐最大的区别是温婉,蒋涵离不会温婉,但她知道慢一些,才有第一美女的风范。

    她半低着头,垂着眼睫,迈着小步子,随澹台溶一起跪到红毡上,柔不经风的弯了弯纤纤细腰。

    行完礼,澹台溶将蒋涵离扶回马车,并一起上了车。

    “看你如今的模样和做派,我真怀疑是不是真娶了宁悦!”一上马车,澹台溶就说道。

    蒋涵离嘿嘿傻笑,十分侥幸的道:“那个钦差眼神不好,居然没有发现我和宁悦的多不一样,我行动含蓄一些,他就以为是宁悦了!”没想到,装的这般成功。这让她更加后悔,为什么不昨晚就换人了。

    澹台溶似笑非笑,探道出车外,片刻拿了一面镜子进来,递给蒋涵离。

    蒋涵离傻傻的接过镜子,立在眼前……“唔……”一声惊叫,被澹台溶成功的捂了回去。

    “这……这……这不是宁悦的脸么?”镜子里,温婉秀丽的那张脸,哪里还有半分安乐的影子,完完全全就是宁悦的容貌。

    澹台溶白了蒋涵离一眼,慢悠悠说道:“你以为钦差是傻子?还分不出你是谁,开什么玩笑,他专门来看着你俩不要换人的!”说到这里,他才回过神,“你易完容没有照独镜子?”说到这里,他突然笑了。

    金城武这个家伙,到现在了还在逗她,也不怕吓着她。

    蒋涵离这才明白,为什么宁悦看到她的时候,会惊了一下,自然,是因为这张脸。

    “金城武这个混蛋!”她很快就明白了,这是金城武的恶作剧。只有他,安排的如此完美后,偏偏不告诉她。

    好吧,本想下回对他好点,现在看来,应该是下回和他好好算算账!

    澹台溶笑呵呵的把蒋涵离揽进怀里,轻轻的道:“别生气了!”他凑在她的耳边,“今晚,我们就要成亲了!”他的声音氲氤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

    蒋涵离的身子一僵,从准备成亲到现在,她一直考虑的是如何糊弄过皇上,成功从京城逃跑。从头到尾,她都没有结婚这个想法。

    潜意识里,成亲就是逃跑的一个烟雾弹,是一件披在外面的罩衫,和成亲这件事,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可听到澹台溶喷着如此温热的气息,在她耳边提醒时,她突然呆住了。

    真要成亲?今天结婚?

    啊——她还没有结婚照,也没有穿婚纱啊!包不踏实的是,她没有那个民政局发的红本本啊,怎么觉得,象是无证经营啊?

    脑子里转完这些之后,才想起,今天结婚,那就意味着,今晚要洞房花烛……啊?!

    想到这里,蒋涵离的脸顿时想煮熟的大虾米,从里红到了外。

    “那个……你怎么也上车了?”好吧,她是在赶人。她现在需要一个私人空间,正式面对一下这件事。

    每个女孩子,都有对做新娘的的憧憬,虽然不好意思说出来,可那就象是一个公主梦,在那天,她是全世界的中心。

    如今……她倒是当了很久了公主了,可……这和她想的不一样啊!

    澹台溶搂紧蒋涵离,在她耳边低低的道:“怎么,不要我在这里陪你?”他顺势亲吻了一下蒋涵离的耳垂。

    蒋涵离一个激灵,身子一震,忙逃出了澹台溶的怀抱:“那个……那个……新郎倌不是应该骑马的么?”这样四处点火的走一路,她可受不了。

    澹台溶沉沉的笑了半天,才看了看外面的烈日,皱眉道:“你不想我出去晒得没有力气洞房吧?”说着,他抓住了蒋涵离打过来的小拳头。

    蒋涵离忿忿的瞪了澹台溶一眼,倚在他身上,缓缓的道:“你知道我不是安乐,可你知不知道,我其实也是安乐!”在桃源时,她很含糊的说过,自己的情况,也不知道澹台溶懂了没。

    现在,她想跟他仔细说一说。

    澹台溶一听,笑容立时散去,忙挺起身子,用心去听。他一直想知蒋涵离是什么情况,可她不说,他也没有问。

    终于,等到她自己交代了。

    “我来自未来,不是这个时空的未来,是……是另一个平行空间……”蒋涵离慢慢的说,“在我们那里,有电灯电话,汽车飞机……反正,就是科学技术已经在日常生活中发挥主导作用,我……我是阎王殿的废材小表天雷劈错了人,补偿到古代来享福的……”说到这里。她才发现,来这里的几个月,她似乎一天也没有享过福……唔,部长还是坑了她。

    澹台溶灼灼的盯着蒋涵离,斟酌了一下道:“这么说,那个废材小表是我们的媒人?”嗯,要是有机会见到那个小表,他得好好感谢一下这个笨蛋小表。

    蒋涵离嘴角一抽,默默的看向车顶,好吧,她虽然说的重点根本不是这个,可听到他这么说,她的心里还是有一丝温暖涌上来。

    ——————————————————

    说两件事,一个是番外和130章都已经重发,发的都是新的内容,订过的亲们记得回去看看,完全不一样了哦!没有看过的亲,也可以去看看。另一个就是,下一章就是洞房花烛了,不知道亲们是喜欢肉呢还是肉呢?嘿嘿……喜欢肉肉就砸红包啊!有红包就有肉肉,有大红包就有大肉肉……外出三天,回来看红包出肉肉——另外,熟悉亦可文风的亲应该知道,肉肉一出,就是结局了……至于还有没有番外,亦可现在不知道,看亲们的意思啦!要番外就留言哦!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