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八十六章 病倒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伯爵府向顾家下定那日,忽然爆出顾大小姐和男人私通,这消息犹如在滚烫的油锅放进了一大盆的冷水,炸的京城里的每个人都听到了响声,也感到到热度,在那天所有的人对任何事都没对这件来的兴致高昂,谈论着顾大小姐和别的男子可能有的过往,猜测着,顾大小姐将会有的悲惨结局,议论着,顾府如何承受伯爵府的怒火。

    就在所有的人都翘首以盼,等着他们想象的结局出现的时候,事情却来了个极致的大逆转,大小姐她竟然是被人给算计的,是有些人嫉恨她和伯爵府定亲,借此下定的日子暗害她,而那个口口声声说和大小姐私通的男子,不过是有心之人找的托而已,更有顾大小姐胳膊上的守宫砂,就是最好的证明,纯洁如玉,冰清玉洁的顾大小姐是何其的无辜呀!

    而对于这结果很多都报以怀疑的态度,但是,当伯爵府的老侯爷提着那个名家刘岚的男子出顾家,并扬言,要把这个算计他未来孙媳妇的小子给剁了,为顾大小姐出气的时候,让他们确定了也相信了,顾大小姐确实是清白的。

    至于夏侯世在虽然没说什么,可是据顾家传来的消息说,当顾大小姐受到伤害的时候,夏侯世子可是坚定不移的相信她,并亲自护着大小姐回她自己的院子里,还好言安慰了一番,听到这些,想起夏侯世子那如明月般难以触及的象形,这,还真是想象不出,不过,最起码所有的人也算是知道,伯爵府和顾家的亲事是不会有变化了,伯爵府对顾大小姐是十分看重的。

    顾大小姐和人私通之事也到此落幕了,这结局让很多人唏嘘不已,有的感叹顾大小姐命好,有的感慨伯爵府大义,夏侯世子情深意重。

    在此之后开始另一轮的讨论,那个暗害,顾家大小姐的人会是谁呢?

    有人说是顾家的某些人,有的讲是外面的那个暗中喜欢夏侯世子的人,谁才是幕后之人,风一般的再次席卷了整个京城,顾家这次的事有为无聊的人们,增添了一绝对不容错过的好话题。

    李家

    李谨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是大大的松了口气,继而,急忙去了李翼那里,对着正在书房坐着面色沉重的李翼道:“父亲。”

    李翼抬头,“嗯!你怎么过来了?”

    “父亲,清儿没事儿了,事情都查清楚了是有人算计清儿,你老不要担心了。”

    李谨本以为听到这个消息李翼会很高兴,可让他没想到的是,李翼只是淡淡的应了声:“我知道了,出去吧!”

    “父亲,可是身体哪里不适吗?”李谨看李翼神色有异,担忧道。

    “我无事,下去吧!”

    李谨听了本欲再言,可老管家刘希对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说了,见此,李谨知道肯定是发生什么事儿了,可他也了解父亲的秉性,无论任何事父亲想让自己知道的话一定告诉自己的,现在这样,那,可能就是不想说吧!李谨虽然担心,可也不敢多问,躬身走了出去。

    李谨离开后,老管家叹了口气,其实,在大爷来之前,暗卫已经把李家发生的事儿都告诉相爷了,清苑小姐没事儿相爷已经知道了。可相爷还会如此,其实并不难猜,既然禀报的是所有的事,那,自然也包括李娇大小姐当时所说的那些令人心寒,刺骨的话语,一个母亲如此,清苑小姐何其悲哀,相爷又该如何心痛。

    李娇你实在是太令为父失望了,李翼眼里闪过痛色可又随即隐没,嘴角抿出刚毅的弧度,不能所有的事都让顾清苑一个孩子来担,李娇身为母亲,她,也该试着长大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条路既然是她自己选的,也是自己这个父亲没做好,让她走上这一步的,那,结果就让自己和她一起担着。

    李翼拿起笔,手动笔移,片刻写好,抬首、轻唤:“李虎。”

    “相爷。”

    李翼把手里的信递过去,沉声道:“把这个交给清苑。”李相说完,顿了一下,“告诉她,无论她怎么做,外公都理解,她好,最重要。其他,都看自己的造化吧!”

    顾家

    就算计顾清苑私通一事,当时在现场的人都看的出来,整件事二姨娘和顾无暇绝对脱不了关系,继而,在事情结束后,老夫人连问都懒得问,也没精力听她们辩解,直接让人把她们两个给关在了佛堂,并直言,如果再敢多说一句,二姨娘马上发卖,顾无暇立刻送往庄上,老夫人这话一出,本佛堂内不断大喊着冤枉的声音,顿时没有了,这也让很多人更加的肯定,二姨娘,二小姐一定是参与了算计大小姐。

    对于顾府的所有下人,老夫人责令,如果看到那个下人不经过老夫人的批准,敢和二姨娘她们有任何接触的话,无论什么原因马上杖毙。

    老夫人对顾长远直言,所有的恶名她一个人担了,希望他不要觉得自己这个做母亲的心狠,因为,这不但是对她们自己不安分,让顾家不宁的惩罚,这更是给伯爵府一个交代,孰轻孰重希望顾长远能想明白。其含义:是你的姨娘,庶女重要,还是伯爵府的这门亲事重要。

    继而,老夫人的话一出,顾长远没有丝毫的犹豫,求情,直言道:让她们吃点口头也没什么不好,她们竟敢算计清儿,这样的惩罚也是给清苑个交代。

    府里的下人心眼可都明亮的很,看到老夫人大发雷霆之怒,老爷都没敢多言,这个时候只要不傻,谁还敢二姨娘,二小姐的身边凑呀!躲都来不及了。

    顾家的风向也为此一事,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二姨娘,二小姐成了人人避之惟恐不及的人,而大小姐成了人人都想巴结的对象。

    对于这些顾清苑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也并不太在意,人性本就如此,锦上添花易,选中送炭难,如果那天的结局换了,自己只会比二姨娘她们更惨,绝对不会比她们好上分毫,老夫人的做法她也不意外,毕竟伯爵府的这门亲事,老夫人可是一直都十分看重的。

    倒是顾长远的那句,给自己一个交代,这让顾清苑笑了,这位父亲对自己还真好,无论什么事儿都不忘捎带自己,连二姨娘她们受罚也扯上自己,一切不过是让二姨娘、顾无暇对自己的仇视更深一层罢了。

    其实对于顾清苑来说,仇恨深,浅根本没什么差别,所要的都不过是一命而已,那件事儿现在已经有了定向,倒是有件事让顾清苑的心里很是复杂。

    看着外公写给自己的书函,顾清苑久久没有言语,望着窗外美丽的景色,一向清明的眼眸有些朦胧,低头抚上着上面的字,自己好,就好吗?就算是那个人是自己的母亲,你的女儿,外公你也不会在意吗?嘴角扬起一抹难以形容的笑意,可,自己却不想让老人遗憾,不过,也无法任由李娇继续下去,也许,有些事儿也可以开始着手准备了。

    兰芝,梅香站在后面看着顾清苑的背影,心里都很难过,今天本来是个喜庆的日子,可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幸亏最后都查清楚了,伯爵府的也没有多说什么,要不然,大小姐下场会如何真是难以想象。

    可,事情是虽然了了,然而中间夫人带给大小姐的伤害,却是再也无法抹去的存在,在大小姐处境那么难堪,危难的时候,身为母亲的她竟然丝毫不管大小姐的死活,这种事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会觉得受不了,这也难怪大小姐现如此伤感了。

    兰芝和梅香对视一眼,犹豫了一下,抬脚走到顾清苑的身边,轻声劝解道:“大小姐你不要太伤心了,奴婢相信夫人当时就是太心急了才会那样,但是,她心里一定不是那么想的。”

    梅香也附和道:“是呀!奴婢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大小姐这次的事你千万不要太放在心上了。”

    闻言,顾清苑回头,看着两个丫头缓缓笑了,“真的是那样吗?”

    “是,一定是那样的。”兰芝忍着心酸,使劲儿的点头道。

    倒是梅香看着顾清苑的样子,忽然不知该如何回应,因为她自己的经历,继而对于那些对子女不放在心上的父母,她是完全没有好感,刚才那么说也不过是担心顾清苑而已,可现在看着顾清苑那黑白分明,透亮的眼眸,忽然明白,对于很多事儿大小姐都看的很明白,透彻,那,对于夫人说那些话到底以为无意,还是因为无“心”大小姐她怎么会不知道?

    看着梅香张口却没有发出声音,在自己的注视下缓缓低下去的头,顾清苑摇了摇头,淡淡道:“你们的心意我知道了,但是,这件事以后不要再说了,还有,告诉下面的人不许议论,谁敢妄言,决不轻饶。”

    “是,大小姐,奴婢知道了。”

    大小姐到现在仍然维护着夫人,这让兰芝,梅香不知该说什么!只能在心里祈祷,夫人能想明白,以后对大小姐好点儿。

    顾清苑淡淡的点了点头,静默了一会儿,抬眸对着兰芝道:“兰芝,你去母亲院子里叫高嬷嬷来这里一趟。”

    “是,大小姐。”

    伯爵府

    对于下定这日所发生的事儿,伯爵府的人自然也都知道了,当看到麒肆提着一个年纪男子,随着老侯爷去暗房的时候就猜测这个人很可能就是那个刘岚,而随后在听到里面传来阵阵哀吼的时候,就确定了这个男人就是暗害顾大小姐的那个无耻的男人,更是想让伯爵府丢人的该死之人,继而,所有的人听着那凄惨的哀叫声只觉得解气,完全不可怜也不同情,做下那样的事,现在又落到了侯爷手里,他就是不死这辈子也绝对不会好过的。

    暗房里,刘岚已经完全看不出鼻子,眼睛了,脸肿的跟猪头似的,刚开始还不停的哀嚎,求饶,现在嘴巴肿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剩下喘气的力气了。

    麒肆在一旁看了,摇头,老侯爷也真是够恶趣的,光往人家的脸上揍,麒肆看着那张惨不忍睹的脸,感叹:这个时候就是刘岚他娘过来,也认出这个人是他儿子吧!

    看刘岚眼睛睁不开,连话也都哼唧不出声音了,老侯爷的兴致淡了下来,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还真是不经打,这么快就蔫了,老侯爷看着他那半死不活的样子,冷哼道:“不知死活的东西,老子好不容易出头办件喜事儿,你小子就敢触老子霉头,真是混账东西,如果不是这门亲事还在,老子现在就废了你。”

    这次的事儿老侯爷不用细想,就知道是有人算计顾清苑,只不过,那丫头聪明或者事先知道什么才逃过一劫,如若不然,要是真的让那些有心人得逞了,自己就是再可惜,这本亲事也只能黄了,亲事没了,要想让夏侯玦弈那个小子再找一门,不知道又会等到猴年马月了,说不定等自己快死了,连曾孙子是什么样的都看不到了。

    老侯爷想着,火气又上来了,对着刘岚又踢了几脚,疼的刘岚肿如猪头的脸又抽了抽。

    麒肆看这样下去,刘岚的小命马上就玩完,赶紧上去阻止道:“侯爷,侯爷,为了一个这么一个小人,大动肝火不值得,来,来,属下给你倒杯水,你消消气儿。”

    老侯爷挥开麒肆递过来的水,瞪着眼睛看着他,怒道:“你小子,想为他求情。”

    “侯爷你也太高看属下了,属下只是觉得这么死太便宜他了而已。”麒肆正色道。

    老侯爷听了哼了一声,这才接过麒肆茶,冷声道:“算你小子识相。”

    “那是,属下可是最识相的了。”麒肆很是自得道。

    老侯爷白了他一眼,道:“说吧!为什么要饶过这个小子。”对于麒肆说的那个话,老侯爷是一点儿都不信,“是不是你主子又说什么了?”

    麒肆对这位看似老顽童般,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老侯爷可是从来都不敢小看的,现在听他这么问,马上笑着恭维道:“侯爷英明,什么都瞒不过你老睿智的双眼。”

    “废话少说,快讲,要不然等老子一时手痒,可就晚了。”这根本就不用猜,凭着麒肆对夏侯玦弈的忠心,刘岚这厮敢在他主子下定的时候给添堵,麒肆绝对会折磨的他生不如死,怎么会让自己手下留情呢!

    “是,是。”麒肆笑答:“主子交代,先把他的命留着。”

    “为什么?”说完老侯爷有些怀疑道:“你主子打算亲自动手,这…。不像他的做风呀!”

    “这个属下就不知道了。”麒肆打马虎一笑。

    老侯爷眼睛眯了一下,“麒肆,你要是不告诉老子,我现在就弄死这小子。”

    “老侯爷,你…。你这样不是让属下为难吗?”麒肆嘴上说着为难,可眼里的兴奋怎么也无法掩饰。

    看的老侯爷嘴巴一抽,这小子就是有毛病,明明自己就很想说,却非要给自己找个理由,说是自己逼着他讲的,狡猾的欠抽,老侯爷瞪了他一眼,怒道:“你小子,下次老子不用威胁的,直接抽你一顿,让你更好给你主子交差。”

    麒肆听了,讨好一笑,鞠手恭敬道:“侯爷饶命,属下下次不敢了。”

    老侯爷踢了他一脚,麒肆站在那里也没动,任老侯爷踢。

    “快说。”

    “是。”麒肆站好,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道:“据属下得到的确切消息,好像是顾大小姐和主子说了什么,主子才会暂时留这小子一命的。”

    老侯爷听了眼睛一亮,“真的?”

    “属下那里会乱说。”

    老侯爷听了大笑起来,大呼:“好,好,既然如此那就再让他活几日。”老侯爷说着,开始调侃道:“老子还真是没想到你家主子,我那个冷漠的孙子竟然还有怜香惜玉的一面,你没看到,当时护着那丫头的样子,啧啧…。还真是…。真是挺像男人的。”

    “侯爷,主子本来就是男人好不。”麒肆好笑道。

    “连个女人都没有的称不上男人。”老侯爷说着,面露嘲笑道:“还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属下,你和麒一那个小子,你们两个到现在也不知道女人是什么吧!”

    老侯爷看麒肆变得僵硬的表情,大肆的嘲笑道:“你们打算练童子功呀!”

    “哦!属下忘记了,属下还有重要的事儿要做,就先告退了。”麒肆说完眨眼不见了。

    “喂!你小子,老子还没说完呢!你跑什么呀!”

    已经跑到外面的麒肆,听了老侯爷的话直翻白眼,不跑的是傻子。

    看了一眼空旷的暗房,老侯爷冷哼道:“还真是和他主子一个样,一说女人都跑到的比兔子还快。”

    想着夏侯玦弈对顾清苑的态度,老侯爷的心里其实并没有那么愉快,对于自己的孙子他还是了解的,有些事儿从最开始的时候,他就感到有些不对劲儿。

    夏侯玦弈是绝对不可能忽然喜欢上一个女人的,而且,还是一个在品德方面倍受争议的顾清苑,自己也曾想过,或许是外面的那些传闻不实,顾清苑肯定有什么特别之处,才会令夏侯玦弈另眼相看的,而在这次下定的时候,也确实证实了顾清苑她确实有非同寻常的地方。

    可也就是这份不寻常让自己发生了问题,自己孙子无论是样貌,地位,权势那都可以说的上是拔尖儿的,自己知道京里很多女娃子都喜欢他,自己虽然老了,可看人还是十分准的,每次只要玦弈一出现,自己从那些女娃子的眼睛,还有表情就可以肯定她们很是中意玦弈。

    然而,自己在和玦弈定亲的顾清苑眼里,却意外的没有看到这样异样的光彩,虽然在玦弈去的时候她就看了他一眼,就赶紧把头给低下去了,好像很不好意思,害羞的样子,可在那一眼里,自己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平静,只有平静,不要说爱恋了,连波动都没有丝毫,她这样完全不是喜欢一个男子该有的表情。

    还有就是后来发生的事,一个女孩子遇到这样的事,第一反应肯定是不知所措,继而会向自己相信,依赖的人寻求帮助,可她竟然没有向任何人求救,甚至是她的家人,自然包括自己的孙子,就连最后玦弈扶着她离开的时候,她表现的也只是意外,没有感动,亦没有生气,这很不正常不是吗?

    老侯爷想着叹了口气,玦弈这小子已经够难以琢磨了,而这位顾大小姐看着也是个琢磨不透的人呀!哎!自己这个老头子的命还真是苦呀!靶叹着,老侯爷忽然笑了起来,不过这也不是全都是坏事,最起码伯爵府以后的日子肯定很热闹。

    也许玦弈这个小子就得娶一个这样的女孩子,才能治的住他,顾家那个丫头虽然看着心思多,可那双眼睛来看,并不是一个恶人,如此就够了,随着他们折腾,自己就当看戏岂不是更有意思,哈哈哈,以后看他们谁能斗的过谁。

    顾家

    高嬷嬷听完顾清苑说的话,久久没有言语,虽然很想反驳,可却找不到丝毫的理由,高嬷嬷长长的叹了口气道:“大小姐,你心里恨夫人吗?”

    顾清苑摇了摇头,坦诚道:“不恨,只是有些心寒而已。”

    “大小姐的心情,老奴能理解,大小姐能如此,已经不易了,毕竟夫人她…。这次是真的对不起大小姐。”

    “只是立场不同而已,母亲当时的想法,有些我能理解。”可却无法原谅。

    “大小姐说老奴都明白了,老奴没什么意见。”高嬷嬷抬头坚定道:“一切大小姐就按你的想法做吧!老奴可以理解,夫人那边我会好好看着她,不会有事儿的。”

    顾清苑点了点头,正色道:“高嬷嬷理解就好。”

    “老奴理解,其实,这事儿如果真的成了,对夫人来说也是未尝不是好事。”高嬷嬷苦笑了下,如果这事儿不是顾清苑提出的就更好了,可,反过来想,如若不是大小姐提出的,自己也绝对不会赞成,毕竟,那个人,太重要了,弄好了是助力,弄不好就是敌人。

    想此,高嬷嬷抬头,认真道:“大小姐,那个人选可一定要慎重呀!”

    “这个嬷嬷请放心,无论我和母亲发生再大的间隙,有些事却是永远都无法改变的,就如,母亲她是顾夫人,我才会是顾家名副其实的顾大小姐一样,所以,有些东西不会去动摇它,亦不会做出那种为她人做嫁衣的事儿。”

    高嬷嬷听了松了口气,虽然大小姐说的淡薄,可却是事实,这也证明,大小姐只是单纯的想改变某些事,而不是因为心里对夫人不忿,针对,报复夫人,哎!母女之间走到这一步,不能怨大小姐,只能说一切都是命,大小姐现在行事能提前告知自己,让自己有个准备,让自己多劝着,看着夫人,这就足够了。

    “嬷嬷,兰香那边可有发现吗?”静默了一会儿,顾清苑轻声问道。

    高嬷嬷摇了摇头,遗憾道:“虽然兰香现在和院子里的很多丫头都打成了一片,可对于夫人的事儿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当初,顾清苑收服了兰香后,没有把她留在自己的院子,亦没有把她送回二姨娘那里,而是把她送到了李娇的院子里,因为,府里的很多人都知道,兰香因为二姨娘关系,惹恼了自己,自己不想留她在自己身边,继而随便的就把她丢在了李娇的院子,像兰香这样,不是任何人心腹丫头的人,更容易得到别人的信任,也许,能从那些丫头的中间查探出丝毫的蛛丝马迹。

    可现在过了这么久了,竟然没有丝毫的进展,这倒是让顾清苑有些意外,而心底更是冒寒气,到底是谁,如此费心的要拖死李娇呢?想着,顾清苑的眼睛渐渐眯了起来,转头看着高嬷嬷道:“嬷嬷也许这件事儿还需要你亲自去做了。”

    “什么事儿?大小姐请说。”

    顾清苑附耳轻轻的说了一句,却把高嬷嬷吓得魂飞魄散,脸色瞬间无一丝血色,过了良久,高嬷嬷才回神,惊魂不定颤抖道:“大…。大小姐你是说…。不…。不会的,这不可能。”

    “嬷嬷,世事无绝对,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很多是不是你不想它就不存在的。”顾清苑面无表情道:“是否是的,查探一下就清楚了。”

    ……

    本来所有的事都结束了,顾清苑的名声不但没有损伤,还得到了不少的同情,而就在很多人感叹顾清苑运气好的时候,却忽然传出,顾家大小姐顾清苑因为昨天的事儿,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和打击,忽然病倒了,而且,病的十分的严重。

    顾家

    老夫人得到顾清苑忽然晕倒的消息后,连早饭都没顾得上用,带着齐嬷嬷急冲冲就赶去了顾清苑的屋里,当看到面色灰白,昏迷不醒毫、毫无知觉躺在床上的顾清苑时,心里紧了一下,转头对着一旁垂着泪,满脸担忧,无挫的兰芝,梅香厉声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两个奴婢到底是怎么照顾你们小姐的,她病成这样你们都才发现吗?”

    兰芝,梅香闻言,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惭愧道:“都是奴婢没有照看好大小姐,请老夫人处罚。”

    “你们没照顾好自己的主子,自然逃不过责罚。”老夫人冷冷的看了她们一眼,咬牙道:“你们主子不舒服你们事先一点儿都没察觉吗?非要等她昏倒了才知道。”

    “回老夫人的话,其实,大小姐身体不舒服我们昨天就看出来了。”

    “昨天都发现了为什么不说。”老夫人怒道。

    “老夫人,是大小姐不让说。”梅香哽咽道。

    “为何?”这倒让老夫人愣了一下。

    兰芝抹了抹眼泪,哽咽道:“昨天,事情结束后,大小姐回到自己的院子后,心口就有些不舒服,头也开始隐隐作痛,奴婢当时就说要禀报老夫人的,可大小姐说,她也许是太累了,睡一下就没事了,可是直到晚上,大小姐的症状也没怎么好转,中间高嬷嬷来看了小姐一次,说大小姐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可大小姐也只是轻描淡写的说无大碍。”

    兰芝说着,对着老夫人磕了一个头,呜咽道:“老夫人,大小姐不让说,其实是怕老夫人担心,说,昨天的事儿已经够让老夫人操心的了,该让老夫人缓缓,歇歇了,要不然,老夫人会受不住的,所以,大小姐才坚持不让奴婢禀报,打搅到老夫人,可是,没想到,今天大小姐刚起床后,刚说完要给老夫人请安的话,就忽然晕倒了。”兰芝说着,泣不成声。

    老夫人的神色也有一丝动容,看着床上的顾清苑神色复杂,这孩子……哎!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