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八十九章 林小姐到来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伯爵府

    麒肆走进书房内侧的房间,对着正躺在软榻上闭目养神的主子,低声道:“主子,悠然公主来了,要见主子。”

    闻言,夏侯玦弈眼帘都未抬起,神色更是丝毫未动,只是淡淡道:“不便。”

    麒肆来禀报的时候就知道主子是不会见她的,继而听到夏侯玦弈的答案没有丝毫的意外,只是恭敬道:“属下知道了。”

    麒肆话语刚落下,没给他回复的时间,就看到一个红色的身影猛地冲了进来,麒肆眉头一皱,眼里闪过戾气,快速出手,毫不犹豫,拦下。

    冲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悠然公主,她来的时候就预料到了夏侯玦弈肯定不会单处见她,既然如此,她只有使出非常手段了,硬闯了,反正无论如何,有些话她今天一定要告诉夏侯玦弈,要不然也许以后都没机会了。

    悠然公主闯进来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半躺在软榻上,美撼凡尘,荣华绝世的男子,其他的再也入不了她眼了,包括伸手挡住她的麒肆,看着眼前的男子,悠然公主眼里闪过痴迷,咛喃出声:“弈哥哥……”

    见悠然公主无视自己的阻拦,还有往主子的跟前靠近,麒肆眼里闪过冷意,一双手强势不容回避的挡在了悠然公主的前面,语气却无异,平淡且不违礼,道:“公主,请止步。”

    “麒护卫你先退下吧!本宫和你主子有话要说。”悠然公主压抑着心里的急切,看着麒肆,带着亲切的笑意,尽力的平和道。

    “公主有话尽避说,属下不会干预到公主的。”麒肆像是没听懂似的,精忠尽职道。

    “你…。”看着麒肆毫不识趣的样子,悠然公主咬牙,他还真是给脸不要脸,自己不过看他是弈哥哥的近身护卫,才给她三分颜面的,他还真当自己是什么了不得人物了!

    “弈哥哥…。”悠然公主委屈的看着夏侯玦弈,希望他能开口说句话,然后,让悠然公主失望了,夏侯玦弈连眼帘都未抬。

    看夏侯玦弈没有回应,再看挡在自己跟前的麒肆,悠然公主可怜兮兮的咬了咬如花的樱唇,如被人遗弃般让人疼惜,可惜,这屋里却没有那怜香惜玉之人。

    见此,悠然公主眼里闪过恼意,恼的也只是麒肆而已。

    自己身份高贵,可自己在弈哥哥的面前,却从来不拿公主的架势,为的就是让他看到自己美好的一面,让他知道自己虽然在公主,可比起其他的那些高门的大家小姐,却更加的亲和,温柔,大度,善解人意,京城里的女子没有那个比的了自己,自己绝对是女子中的典范,是最好的贤妻良母人选。

    苦心维持了那么多年的形象,自己实在是不想破坏,可现在弈哥哥不开口,可如果自己不拿出点儿颜色给麒肆看看,他是不会下去的,那,自己今天可就白了来了,特别是想到这次之行,也许会关系到自己的一生,这个时候麒肆的横加阻止是绝对无法饶恕的,也绝对不容许的,想此,悠然公主的冷色冷了下来,声音也褪去了以往的轻柔,染上了戾气,眼睛微眯威势的看着麒肆,“放肆,本宫的命令你听不到吗?下去!”

    看着悠然公主一反刚才柔弱的姿态,变得十分强势的样子,麒肆挑眉,还别说现在这个样子,还真是比以前那个扭捏、做作的形象看着顺眼多了,可即便如此,麒肆仍然丝毫未动,连表情都没太大的波动,淡淡的声音里面也加强硬道:“公主好像不明白,属下只是主子的属下,而,不是公主的。”

    “你……”麒肆的话,让悠然公主心里冒火,他的意思是说,能命令他的只有弈哥哥吗?而自己这位公主是没有这个权利的,公主的威严在他的面前好像什么都不是?这让悠然公主大恨,也觉得十分的难堪,他也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护卫而已,就敢这样不把自己这个公主放在眼里吗?真是不知死活,他等着,自己现在不跟他计较,等回到宫里有他好看。

    悠然公主不停变幻的神色,落在麒肆的眼里,眼底闪过冷笑。

    悠然公主低头下了头,再抬头,眼眶里带着晶莹的泪花,无辜且委屈的看着麒肆,颤抖道:“麒肆,我只是想和你主子单独说几句话而已,这都不可以吗?”

    看着悠然公主梨花带雨的样子,麒肆平淡道:“属下没权利决定公主做什么,公主没必要对属下说这些。”不知为何,这个时候忽然觉得和主子定亲那位主,其实真的挺不错的,虽然有的时候同是做戏,可有人做戏是为生存,而,有人做戏却是为了害人,这感觉还真的是差了很多。

    躺在软榻上的夏侯玦弈,缓缓抬眸,看了一眼悠然公主,垂下眼帘,沉声道:“麒肆…。”

    “主子。”

    悠然公主听到夏侯玦弈忽然开口唤麒肆,眼睛一亮,可夏侯玦弈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她嘴角那抹还没来的及展开的笑意瞬间僵住,脸色也刹那间惨白。

    “送公主回宫。”

    “是,主子。”麒肆垂首应,抬眸看向悠然公主不敢置信的眼神,还有顺着脸颊留下的泪珠,面无表情道:“公主请。”

    本以为会得到维护,可谁知却是驱赶!这是何等的讽刺,这也让悠然公主心里本存的美好幻想瞬间幻灭,心中一瞬被绝望,不甘占据,让她无法淡然相对,神情激动起来,伸手从头上拔下簪子抵在咽喉,悲戚,哀伤道:“弈哥哥,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只是想问弈哥哥你几个问题而已。”

    悠然公主的举动,让麒肆垂在手边的两只手紧了紧,以死相逼吗?

    夏侯玦弈看着悠然公主抵在咽喉的发簪,幽深如海的狭长双眸闪过一道极快的异彩,可眼底也愈发的冷漠,慢慢起身,走到悠然公主身边,淡淡道:“公主想知道什么?”

    “弈哥哥,你明知道我对你的心意,为什么要和顾家那个又蠢又丑的女人定亲,她到底哪里好,我又哪里不如她了?无论是身份、地位、容貌还是才艺,我那里比不上那个顾家小姐了,为什么你要娶那样的女人,而不是我?”

    悠然公主深情的看着夏侯玦弈,渴望道:“弈哥哥,你和她退亲好不好,让我做你的世子妃,我保证比她做的好。”悠然公主说着,眼里柔情更浓,声音也染上魅惑,“弈哥哥,在这个世上,没有那个女子比的过我对弈哥哥心,只要是为了弈哥哥哪怕是让我死,我都…。”

    悠然公主的话没说完,猛然的刺痛让她惊叫出声,欲说的话也全然咽了下去,睁大眼睛,怔怔的看着手里的簪子,脖子上的刺痛,还有那温热的感觉,以及簪子上那抹腥红,让悠然公主清楚的知道,自己受伤了,但却不是自己刺上去的,而是眼前的这个男子,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手的,可悠然公主知道是他,无法相信的看着夏侯玦弈,“弈哥哥…。”

    夏侯玦弈狭长的眼眸闪动着惑人的光彩,神秘,深沉的璀璨,闪烁的妖异,让人不由沉沦在那抹神秘里,却忽略了眼底致命的凉薄,清冷,“公主,死也愿意吗?”

    夏侯玦弈的话,让悠然公主瞳孔一缩,心口开始抽搐起来,“愿意”两个字如何也说不出来,她好怕自己一吐口,夏侯玦弈真的会动手杀了自己,哪怕他只是试探,自己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

    麒肆看悠然公主浑身颤抖,张嘴却无声的样子,眼里闪过讽刺,悠然公主今日的伯爵府一行,希望你不要后悔。

    “麒肆,为公主宣太医。”夏侯玦弈说完,人已然在屋内消失。

    “是,主子。”麒肆应完,亦消失不见。

    徒留,悠然公主傻傻怔怔的站在那里,哭笑难辨,神色惶然。

    顾家

    顾蘅回到顾家后,在得知老夫人,顾长远不在后,就去了栖霞阁去给李娇这位主母请安了,所有的人看大公子毒李娇这个主母如此敬重,不由都在心里忍不住大赞,大公子人就是懂规矩。

    给李娇请过安后,顾蘅就直接去了聘来院。

    梅香看到顾蘅,屈膝行礼,“大公子安好。”

    顾蘅看着眼前的丫头,温和道:“起来吧!你是大妹妹身边的梅香,是吧!”

    “大公子记性真好,奴婢正是梅香。”梅香得体轻笑回答道。

    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这个丫头明面是上顾清苑的丫头,其实是二姨娘的一个眼线,一年过去了,没想到她还在顾清苑的身边侍候,顾清苑如果真的变了,难道就没发现这个丫头的异样吗?现在还留着这个丫头,到底是这个丫头太会隐藏?还是顾清苑根本就没任何改变?

    顾蘅心里快速翻转着,面上却是丝毫不显,浅笑道:“我刚回来,听下人说,清儿她这几日身体不舒服,怎么样?现在好点了吗?”

    “回大公子的话,大小姐现在已经好多了。”

    “那就好,那就好。”顾蘅听了放下心来,接着从身后小厮的手里拿过一个盒子,道:“清儿在屋里休息吗?我给她带了些东西送给她。”

    “回大公子,大小姐她不在。”

    “不在?清儿她出府了吗?可她身体才刚好,这样到处乱走怎么行?”顾蘅担忧道。

    “大公子不用担心,大小姐没出府,她去看二姨娘,二小姐了。”梅香淡笑着,回应,大小姐在得到大公子回府的消息后,就去了二姨娘那里,对于大小姐为什么会这么做,梅香一时也想不通,不知道是否有别的什么用意,只是,想起大小姐嘴角那抹笑意,让梅香直觉感到大小姐并不是心血来潮之举。

    顾蘅听了眼神一缩,去看二姨娘和无暇了?老夫人出府了,她就去了那里,是去挑衅吗?如果是,当然再好不过。可如果不是的话,那,可就值得深究了,自己还没来及的跟二姨娘她们通信儿,她就赶在自己之前去了,这到底是无意的?还是有“心”的?

    顾蘅心思转动,看着梅香叹了口气,道:“府里最近发生的事儿,我刚也听说了一点儿,清儿她受委屈了。”顾蘅说着,感动且愧疚道:“可没想到清儿还会去探望二姨娘她们,清儿她有心了。”

    “大公子说那里话,大小姐说了都是手足,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那里会有那么大的仇恨。”

    梅香这话让顾蘅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这话说的可真好,如果这话真的是顾清苑说的,那,可就是对二姨娘,无暇最大的讽刺,有什么样的仇恨,让她们竟然在顾清苑下定的日子里如此的算计她,呵呵,这可真是软刀子扎死人呀!

    “清儿真的长大了。”顾蘅面色复杂的夸赞了一句,继而,淡淡道:“我也去看看吧!”

    “是,奴婢送大公子过去吧!”

    “不用了。”顾蘅说着,转身离开。

    “大公子慢走。”看着顾蘅离开的背影,梅香恭敬道。

    顾家祠堂里,顾清苑走进去的时候,二姨娘,顾无暇正在毫无形象的大口大口的吃着大鱼大肉,吃的手上,脸上都沾满了油光,连自己走进来都没注意到,见此,顾清苑挑眉,自己是知道老夫人曾经下令,在二姨娘,顾无暇悔过期间不许给她们吃肉,说那样是对佛主的不敬,要她们食素,可没想到几天的清苦生活,磨灭了不少的东西,看她们现在这个样子,谁也无法和以往那个风姿卓越的二姨娘和娇俏甜美的二小姐联系在一起。

    而那边送饭的嬷嬷得知大小姐来了,急忙的赶了过来,进门后看到的就是这一幕,老嬷嬷心里很是懊悔,本想着今天老夫人不在,给二姨娘她们点儿好吃的应该没关系,可是没想到,大小姐竟然过来了,这可如何是好?要是,大小姐禀报了老夫人,那自己这条老命,也许可就没有了呀!

    看着大小姐眉目淡然的样子,老嬷嬷更是不安,大步走到顾清苑的跟前,噗的一声,跪在她的跟前,直接求饶道:“求大小姐开恩,老奴以后一定不敢了,求大小姐饶了老奴这一回吧!”

    嬷嬷的话落下,二姨娘,顾无暇手里的鸡腿瞬间落地,同时抬头,当看到顾清苑时,脸上的表情不停的变幻,顾无暇在怔忪过后,猛然起身,向顾清苑扑过去,可却被跟随顾清苑来的两个丫头给拉住了。

    顾无暇被两个丫头拉着,无法挣脱,可这样让她眼里更添疯狂,挣扎着,狠狠的看着顾清苑,恨意滔天,“顾清苑你这个贱人,你来干什么?你不是病了吗?怎么没死,你怎么没死…。”

    顾清苑脸上带着一丝受伤还有遗憾,看着被两个丫头拉着,还要往自己嘶吼着还要往自己身边来的顾无暇,转头对着跪在地上的老嬷嬷,淡淡道:“好了这里没你的事儿了,下去吧!”

    老嬷嬷听了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地上的大鱼大肉,欲言又止。

    顾清苑见了了然,淡淡道:“拿下去吧!”

    老嬷嬷听了眼睛一亮,如蒙大赦,赶紧叩头感激道:“多谢大小姐,多谢大小姐。”

    看老嬷嬷手忙脚快的收拾那么东西,顾无暇恨道:“顾清苑你这个恶毒的贱人,连点儿好吃的,都看不得我们吃吗?你…。”顾无暇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二姨娘从旁急忙捂住了嘴巴,虽然不知道顾清苑为什么这么做,但是,自己和暇儿吃那些东西,被看到了真是不好看。

    二姨娘看着顾清苑,赶紧道:“大小姐,二小姐她人不舒服,这些话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顾清苑淡淡的点了点头,平淡道:“二姨娘放心吧!我不会放在心上。”

    “多谢大小姐。”

    二姨娘拉住彼无暇,对着顾清苑歉疚的话,可行里字间却全是在为她的女儿开脱,看着顾清苑的眼神虽然努力的压抑,可眼底深沉的阴冷,却让顾清苑清楚的知道,看来,二姨娘对自己是真的恨极了呀!恨到连虚伪的面具都快维持不住了。

    顾无暇看着顾清苑清丽脱俗的容颜,再想想自己的狼狈,心里恨意澎湃,汹泄而出,猛然挣脱二姨娘放在嘴巴上的手,嘶喊道:“顾清苑你少在这里装好心,我告诉你,只要我顾无暇活着,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不会,你给我等着,等着…。”

    “暇儿…。”顾无暇的话,让二姨娘脸色大变,无暇真的是太不知轻重了,这话怎么可以这么大肆的说出来,这样是传到老夫人的耳里,对她们可是完全没有任何好处。

    顾清苑的眼里上过亮光,脸上却有些受,伤感道:“二姨娘,二妹妹,这么多年来,清苑自认没做过什么任何对不起你们的事,而,你们三番五次的算计于我,我亦从未多说过什么,可,你们为什么还是不放过我呢?一定要置我于死地你们才甘心吗?”

    “大小姐你这样说,俾妾真的是太伤心了,这么多年来,俾妾对大小姐从未有过丝毫歹心,无论什么事儿,俾妾最先想到的都是大小姐,就是希望大小姐能好,俾妾那么尽心,可现在,大小姐说俾妾算计于你,俾妾实在是…。”二姨娘说着泣不成声,呜咽道。

    顾清苑看着二姨娘呼天抢地的模样,眼泪划过脸颊,淡淡道:“是呀!曾经我也以为二姨娘是对我最好的那个,心里对二姨娘一直都很感激,就因为如此,这次的事儿才让更伤,明明对我那么用心,可为什么,却又要算计于我呢?”

    顾清苑抬眸,看着二姨娘带着一丝期盼道:“二姨娘,你来告诉我,下毒,私通,这些事儿和你们都没关系,是我顾清苑误会你们了?是我冤枉你们了?”

    “大小姐,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的,我们是绝对不会害你的。”

    “是吗?那你告诉我是谁在害我,是谁在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

    二姨娘听了眼神微闪,正要开口,一个清爽的男声传来。

    “姨娘,有些事儿做错了就是做错了,要好好的反省,知道吗?”

    听到这个声音,顾清苑缓缓笑开了,转身,看着走进来的年轻男子,一身白袍,乌黑长发高束,俊朗的面容,健朗的身材,虽容貌,气势远不如夏侯玦弈,邪魅不及祁逸尘,可却自有一番翩翩公子,温和如玉的好模样。

    “蘅儿,你…。你终于回来了。”看着眼前的年轻男子,二姨娘喜极而泣,自己的儿子终于回来了,自己和暇儿的苦日子终于到头了。

    顾蘅看着二姨娘激动的样子,淡淡的应了一声,转头看着眼前淡然的少女,眼神微缩,轻笑道:“清儿?”

    “大哥哥。”顾清苑淡笑回应,顾家的大戏台上,又一重要角色出现了,想着顾清苑嘴角的笑意加深。

    顾蘅心里一沉,顾清苑她,是真的不同了,不提别的,就这双眼睛,自己只看到平和,再无其他。在大宅院里面,这样一双眼睛,如果不是极端的白目,那,就是极致的深沉,无法窥探到内心,更难以琢磨。

    顾清苑和顾蘅相视一笑中,各自心里已各有感受,就在这个时候,梅香忽然疾步走进来,虽然面带急切,声音却很沉稳道:“大小姐,老夫人回来了。”

    梅香这句话,让祠堂几人都怔了一下,老夫人不是去上香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顾清苑眉头一皱,沉声道:“出什么事儿了?”

    “奴婢还不是很清楚,但是,老夫人的神色很是不好。”

    “祖母在那里?”

    “已经回福寿阁了。”

    顾清苑听了转头看着顾蘅几人,带着担忧道:“我去看看祖母。”说完大步离开,至于顾蘅,二姨娘,顾无暇她们是要叙说母子情,兄妹情,顾清苑不过问亦不干涉。

    顾清苑离开后,二姨娘伸手拉住彼蘅,高兴道:“蘅儿,你回来真的是太好了,你不知道我和暇儿…。”

    顾蘅抽出被二姨娘拉住的衣袖,“我都已经知道了。”

    “你知道了。”二姨娘听了一愣,随即点头道:“那更好,你快跟姨娘想想办法,现在该怎么办?我们……?”

    “你们在这里好好的反省,我先去看看祖母。”

    二姨娘这个时候实在是在这里呆不下去了,急切道:“蘅儿,那我们要怎么办呀!”

    顾蘅看了一眼狼狈不堪的二姨娘,还有神色阴郁,眼神如鬼魅般的顾无暇,平淡道:“如果还想在顾家继续待下去,就好好的反省,忏悔吧!”顾蘅说完,不看二姨娘难看的神色,大步离开。

    顾无暇见此,看着二姨娘讽刺道:“还真是你的好儿子,我的好大哥呀!我们盼了那么久,结果等到一句,让我们好好的反省,还真是好笑呀!”

    二姨娘僵硬的笑了笑,顾无暇现在变得极端的很,看谁都觉得是敌人。

    福寿阁

    顾清苑急冲冲的来到福寿阁,看老夫人神色确实很是难看,急忙上前担忧道:“祖母,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还是哪来不舒服呀!”

    “我很好,没有那里不舒服。”

    “没有不舒服吗?祖母你可不要瞒着,也不要忍着,一定要说呀!”

    看顾请不相信的样子,齐嬷嬷忍不住唏嘘道:“大小姐,你放心吧!老夫人没事儿就是受了一点儿惊吓而已。”

    顾清苑听了神色一变,紧张道:“发生什么事儿了吗?怎么会受到惊吓?”

    “大小姐你不知道,说来真是惊险万分,今天老夫人我们刚出进城走出不远,马车的轮子就滑落了,整个马车差点儿翻了…。”

    齐嬷嬷的话没说完,顾清苑就惊呼道:“翻了?那一定伤着了,在那里?祖母,在那里呀?”

    顾清苑说着,顾不得尊卑礼仪,拉起老夫人的手,上下打量起来,急切,慌乱的模样,倒是让老夫人神色缓和了下来,反手拉住彼清苑,轻声道:“别看了,祖母没事儿。”

    齐嬷嬷看了赶紧道:“大小姐,大小姐你别急,是差点儿翻,可是没翻。”

    顾清苑闻言,停下翻找的动作,看着老夫人惊疑不定道:“真的?”

    “是真的,你这个傻孩子,如果真的翻了,祖母怎么还能好好的坐在这里。”顾清苑的样子,让老夫人的眼里闪过暖色。

    听此,顾清苑的抚着心口,松了口气脸上带着万幸,“真是太好了,老天保佑,老天保佑。”

    顿了好一会儿,顾清苑才想起来,急忙道:“祖母,马车坏了你们怎么回来的?”

    老夫人好笑道:“几个大活人,又不傻不呆的还能想不到办法回来。”

    看顾清苑呆愣的样子,齐嬷嬷也有些好笑道:“老夫人,大小姐这是吓得什么都忘记了。”

    老夫人听了看着顾清苑笑的更加的柔和,指着身边的一位少女,感慨道:“一切都多亏了这位小姐,如果不是她,祖母今天可真就没命回来了。”

    “老夫人言重了,举手之劳而已,当不得老夫人如此一说。”少女声音如莺很是清脆好听。

    顾清苑听言,抬眸,才看到老夫人的身边站着一位大概十七八岁容貌俏丽的少女,疑惑道:“祖母这是怎么回事儿?这位小姐是?”

    “这位是林小姐,当时车轮滑落的时候,林小姐的马车正好行驶在我们旁边,她们看出我们马车出现了问题,当即,林小姐就吩咐停车,让她的车夫过来帮忙,然后和我们顾家的马夫,还有丫头一起,一边控制马,一方及时的假期马车,这才化险为夷呀!”齐嬷嬷亦觉得十分后怕道:“当时如果晚了一步,那后果如何这是不堪设想呀!”

    顾清苑表情更是几经变幻,看着那位林小姐,起身深深的俯身,感激道:“林小姐的大恩,我们顾家铭感不忘,谢谢你救了我祖母。”

    林小姐听了有些不好意思,摆手道:“顾小姐你快起来,真的不用这样,我…。我也没做什么…。”

    看林小姐害羞,略带慌乱的样子,老夫人笑了起来,“好了清儿,赶紧起来吧!要不可是要把林小姐吓坏了。”

    顾清苑起身,看着老夫人抚上自己的脸颊,眼里染上疑惑,正色道:“祖母,孙女真的长得那么可怕吗?”

    顾清苑的话,让老夫人,齐嬷嬷,林小姐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大笑起来,老夫人更是打趣道:“是呀!长的真的很可怕,连给人家道谢,都吓死了人了。”老夫人说着,看顾清苑尴尬的神色,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顾清苑看着老夫人她们笑的开怀的样子,也笑了起来,看着边上掩唇而笑的林小姐,顾清苑笑意加深,林小姐是吗?希望你能为顾家带来新气象。

    外面顾蘅听着屋里传来的阵阵笑声,神情莫测,看来一年的时间,顾家真的变化也很大呀!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