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九十二章 生死之博,即将开始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福寿阁

    老夫人对老管家表示了一番谢意,并把顾清苑也过来道了谢,然后把丫头领了过去,事情妥当,老管家也没多待,起身离开了,顾清苑也回了她自己的院子。

    静下来后,老夫人看着齐嬷嬷皱眉道:“你说,伯爵府让这个懂得医理的丫头过来,是真的来为顾清苑调理身体的呢?还是怀疑什么,用这个名义,隐晦的查探顾清苑她身体状况她?上次顾清苑生病,他们是否觉得顾清苑身体不好?”

    “老夫人,老奴觉得应该就是为大小姐调理身体的。”

    “哦!为何如此肯定?”

    “老夫人你想呀!上次大小姐生病的时候,那个为大小姐探病的御医就是老侯爷青睐的,如果大小姐的身体真的有什么问题的话,那个御医是觉得不会瞒着老侯爷的,所以,老奴觉得,老侯爷他们完全没有必要再让一个丫头过来查探。”

    老夫人听了神色缓和了下来,露出一丝笑意,看着齐嬷嬷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是这么个理儿。”老夫人说完叹了口气,道:“也许,我真的是太紧张伯爵府这门亲事的,一有风吹草动我就担心。”

    齐嬷嬷闻言,轻笑道:“老夫人的心情,老奴可以理解。”如果伯爵府的亲事吹了,后果,不敢想象呀!彼府的面子还有大小姐的一辈子。

    聘来院

    顾清苑看着眼前的女子,二十多岁的年纪,容貌清秀,表情略显古板,身材中等,看着是个很一般的丫头,可顾清苑知道,夏侯玦弈让她过来,必定有什么非凡之处,正想着,乍然看到,那丫头眼里极快上过的那抹不屑,不甘。

    见此,顾清苑挑眉,果然有不凡之处。

    缓缓起身,走至跟前,嘴角扬起轻笑,亲和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顾大小姐的话,奴婢叫凌菲。”

    明明是恭敬,规矩的回应,可脸上那无法掩饰的倨傲,还真是让人看不出她丝毫的恭敬之心。

    顾清苑慢慢垂下眼帘,嘴角浅笑,轻抚衣袖,风轻云淡,然,眨眼间,气场骤变,突然而来的冷然,让人呼吸一窒,只见,素手轻扬,衣袖翻转,亮光忽现,却又转眼即逝。

    凌菲心中一惊,欲出手,却已晚,银针已至咽喉,只要刺入,非死也必重伤,心里明了,继而脸色大变,抬头,看着手握金针的主人—顾清苑!她竟然会武功!

    看着凌菲惊疑不定的样子,清冷一笑,缓缓收回银针,转身坐于软榻之上,笑意收敛,淡淡道:“回你主子那里吧!这里,不需要你。”

    顾清苑话落,凌菲神色变幻不停,心里却不可抑制的一喜,随即俯身,恭敬道:“既然顾大小姐不需要,凌菲就告退了。”说完,转身离开。

    顾清苑看着她的背影,神色没有一丝恼意,眼神莫测,细看还有一丝淡淡的惋惜,凌菲,看来对于你的主子你还很不了解呀!这么回去,希望你的下场不要太惨。

    所谓知己、知彼不但是对敌人,对你的顶头上司更该如此,只有了解你的主子,你才能有升官发财的机会,反之,你将举步维艰,想出头很难。

    这个时候,兰芝,梅香从外面走进来,看着坐在软榻上的顾清苑,兰芝疑惑道:“大小姐,伯爵府送来的那个丫头,她出去了,是要去哪里呀?顾家她也不熟悉,要不要奴婢先带着她熟悉一下?”

    “无需。”顾清苑淡淡的应了一声,没有多说,这个时候有更让她分神的事儿,那就是明日的皇家狩猎之事。

    伯爵府

    夏侯玦弈狭长双眸微抬,扫过跪于地上,神色带着敬畏,激动,敬仰等各种尊崇的凌菲,脸色淡漠,威压却倾泻而出,强大嗜人、威慑骇人、书房气氛瞬间大变,就连一旁的麒肆,麒一都倍感压抑,不自觉连呼吸都屏凝了。

    而下面凌菲更是面色骤然惨白,浑身一抖,随即垂首,喉头发紧,主子生气了吗?可这又不自己的错,是那个顾大小姐她不要你自己的,想此,忍着心里极致的惶恐,声音却抑制不住颤抖,“主子,是…。是顾大小姐让奴婢回来的,她说…嗯…。”

    话未说完,人影闪过,胸口传来剧痛,人亦飞身而起,画面转动,亦再猛然落地,一连串的突然,让凌菲遂然不及,亦有一瞬间的眩晕,喉头腥甜,一口鲜血喷射而出,人也随之清醒,抬首,却已之身在书房外,耳边隐隐听到一声,风轻云淡的男声,却让她瞬息被恐惧吞没,面上一片死寂,处理了?是在说自己吗?

    麒肆走出,看着瘫坐在地上的神色灰白,眼里是慢慢的无法置信的凌菲,嘴角溢出冷意,手亦慢慢抬起,杀意来袭,让地上的凌菲一震,反射性的躲避,可她的伸手如何能与麒肆比拟,瞬间就被控制,倒在地上无法再动分毫,只是眼珠还在转动,带着不甘,看着麒肆面无表情的样子,忍着痛,吃力道:“为什么?”

    “看来你们真的是安逸太久了,连自己的使命是什么都忘记了。”麒肆微微俯身,淡漠道:“主子在,你亦存,主子亡,你必死,只有服从,绝无疑问。”

    “而,你现在这个问题就是最大的逾越,失职,做暗卫,你已没有资格。”

    “麒护卫,你这话属下不服,亦不认,属下从未违背过主子分毫,是顾小姐她不需要奴婢。”

    凌菲的话,让麒肆神色更加的淡漠,“不知死活。”

    “麒护卫…。”

    “顾大小姐一句不需要是如何来的,我知,主子更知。”

    麒肆的一句话,让凌菲眼睛骤然睁大,这么说的话,当时所发生的事,主子也都知道了…。怪不得,自己的话没说完,麒肆就对自己出手了…。明了后,凌菲再无话说,她知道等待自己只有死路一条,而,害死自己的不是任何人,是自己的心里的贪心,还有那不现实的奢望,想站的离那个男人近一点的奢望。

    其实,在暗处有很多,各方面各有精通的暗卫,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他们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主子!

    而暗卫存在的意义就是听候差遣,为主子效命,为主子而活。

    每一个暗卫,每天尽力的提升自己,完善自己,除了能更好的为主子效力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像麒肆,麒一那样站在主子的身后,近身保护主子。

    所以,在麒护卫来传唤自己的时候,当时,自己激动的差点晕过去,还以为自己的愿望实现了,能待在主子的身边了。

    可没想到的是,麒肆竟然是派自己去保护顾清苑,因为自己懂得用毒,解毒,所谓医毒不分家,对于医理自己自然也是十分的擅长,这也是主子派自己的原因,以调理身体为由,把自己放在顾清苑的身边,保护她。

    心里巨大的落差,让凌菲接受不了的同时,也做出了不智的举动来,其主要原因,还是先入为主的观念,让她小看了顾清苑所致。

    因为,一直一来,对于和他们主子定亲的女人,凌菲根本看不上她,不但是她,暗卫中没有人看的上她,她是什么样的人,京城里没有几个人是不知道的,就这样的女人和主子定亲,完全是辱没了主子,但是对于主子的事,他们无权多说,亦没资格过问,可这并不妨碍对这个女人的厌恶,不喜。

    想到此,凌菲的神色已开始恍惚,嘴角亦一出一丝自嘲的笑意,笑自己,也笑那些小看顾清苑的人,他们如何会知道,那个女子完全不是他们所想的那样,可,却已经晚了。

    ……。

    顾清苑看着眼前的凌菲,淡淡笑了,还是一样的脸,一样的身材,可顾清苑知道,此凌菲却已非彼凌菲了,因为眼睛变了,有书里记载,易容的最大的死穴就是眼睛,可以修饰,可却无法改变。

    “凌菲。”

    “奴婢在。”凌菲俯身,眼神恭顺,语气恭敬应道。

    果然不同了,这是不是间接说明,那个丫头已经不在了呢!想此,顾清苑心里有些复杂,更多的却是无力,人生就是如此,你想善良,很多时候善良却不容你。

    所有世人出生的那天,同样的**,亦同样的良善,纯真,可太多的东西,改变了每个人,如果可以自己也想做女娲,圣母,当然更想做一个什么都不做的懒人。

    可往往,身不由己,事非所愿,就算是再来一次,自己依然不会留下那个丫头。

    凌菲看到顾清苑眼里那抹浅淡的伤感,眼里闪过复杂,可又瞬息隐没,恭敬道:“小姐有什么吩咐吗?”

    “明日,皇家狩猎场,你和我一起去。”

    “是,小姐。”

    明日一行绝对会发生很多事,攸关生死,这也是自己不留下那个丫头的绝对理由。

    第二日

    顾清苑不用兰芝、梅香叫自己就起来了,梳洗过后,梅香她们才和往日一样过来,看到顾清苑已经梳洗过,赶紧请罪,顾清苑摆手,只道:“梅香,过来给我梳妆。”

    “是,大小姐。”梅香不敢迟疑赶紧走过去,根据顾清苑的爱好,利索的给她梳妆了一个简单大方的斜鬓,用一个简单却不失贵气的金簪点缀,“小姐,好了。”

    顾清苑看了一眼,出乎梅香意料的没有点头,反而摇头,轻声道:“散了,梳双鬓吧!”

    梅香愣了一下,可也就一瞬,什么都没问,马上动手为顾清苑重新梳过,一会儿工夫发髻梳好,顾清苑点头,“剩下的我自己来。”

    “是,小姐。”

    顾清苑打开一直没用过的首饰盒,翻看查找一番,一反往日的素雅,戴了四个发簪上去。

    梅香在一旁看着,很是漂亮,可就是和小姐一直喜欢的简单大异,看着顾清苑反常的装扮,梅香心里有种很不安的感觉。

    而这个时候走进来的凌菲,看到顾清苑头上透着利光的发簪,眼神微闪。

    一切收拾妥当后,顾清苑起身,对着兰芝道:“兰芝,你今天留下看护院子,梅香,凌菲随我去。”

    “哦!是,小姐。”顾清苑留下兰芝,带梅香,这让她们都有些意外,因为兰芝心思单纯,一般情况下顾清苑都不会把她留下来的,因为家里是非太多,怕她应付不来,可这次…。梅香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深,这次皇家狩猎,会出什么事儿吗?

    随后,顾清苑带着凌菲,梅香去了老夫人那里,老夫人看到顾清苑把凌菲带过去,心里大赞顾清苑懂事,伯爵府送来的丫头,就是要随身带着,这样让伯爵府里的人看到了,他们就会觉得顾家对他们送来的人很看重,这样很好。

    而对顾清苑的装扮,老夫人亦觉得满意,皇家的地方,太简单了显得不重视,至于,皇家狩猎老夫人不懂,也不知从何说起,只是淡淡的吩咐,让顾清苑注意礼仪,规矩,就让她随顾长远一起出发了。

    走了大概一个半小时,目的地终于到达,走下马车,入目均是绿色,草地,树木,而被树木围绕的一个大大空地,周围布满了侍卫,三步一哨五步一岗,犹如铁通,边上停放了很多的马车还有马匹,看来来的人已经不少了。

    就在顾清苑不经意的勘察四周的时候,一个宫人走进,恭敬道:“可是顾大人,顾小姐。”

    “哦!是。”顾长远急忙回应道。

    顾清苑微微俯身,没有说话,只要是宫里的人,在没有确定身份以前,就算是下人,都不能轻易怠慢,顾长远如此,顾清苑很理解。

    “请顾大人,顾小姐随着老奴来。”

    “好,有劳公公了。”

    “顾大人客气。”

    顾清苑随后,穿过几丛树木,眼前豁然一亮,山林草原间,几个大帐已经拉起,场上俊男,美女、锦衣华服加身,金银玉饰闪烁,香气随风飘,相互,或点头,或微笑,众位大人,或拘礼,或热聊,一片祥和,盎然景象,而不远处,不时传来骏马嘶昂,更添生机。

    就在顾清苑看着眼前景色时候,身后响起脚步声,顾清苑转身,当看到走来的几个人时候,眼里闪过喜色!

    顾长远自然也看到了,疾步迎了过去,走在几人跟前,拱手,“岳父,大哥,大嫂。”起身后,看着几个小辈亲切道:“智儿,泓儿,雪儿,你们也都来了。”

    “姑丈,清儿妹妹。”三人齐声回应。

    顾清苑亦随礼一一问候,大奶奶更是亲切,慈爱道:“清儿的身体可都好了吗?”

    “都已好了,多谢舅母挂怀。”顾清苑轻柔一笑,恭敬道。

    “那就好,那就好。”大奶奶听了放下心来,很是欣慰道。

    “好了,一起过去吧!”李翼看顾清苑气色确实不错,开口道。

    “是。”

    长辈在前,小辈随后,李雪走到顾清苑的身边,亲热的搀着顾清苑的胳膊,轻声道:“清儿妹妹身体刚好,不宜累着了,我扶着你。”言语间一派好姐姐形象。

    “表姐有心了,我很好。”顾清苑眉目轻笑,可眼里却是风淡云轻。

    “那也好注意。”李雪坚持,顾清苑亦没有多说。

    一旁李智看着她们小女儿家亲近的样子,轻笑,只有李泓看着顾清苑的眼神有些复杂,有疑惑,迷茫,更多的却是不懂,以前追在自己身后,希望自己多看一眼,而自己不屑一顾的女子,现在却成为了未来的世子妃,细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再也没看过自己一眼,这不是自己一起所求的吗?可为何心里会觉得不舒服呢?

    走进会场中央,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看了一眼这里的摆设,虽不如宫宴的时候奢华,可所有的东西依然处处透着精致,看来只要扯上皇家,就算是狩猎时短时间的用到,一切依然都是不容疏失,不过,这次的位置想比宫宴的时候更好的靠后了,看来,参与到这个场合,所要求的职位更高了!

    顾清苑在打量这些摆设时,很多人却在打量着她,对于这位顾大小姐一跃成为未来的世子妃,没有那个心里是平静的,少女嫉妒,而公子则是不解,至于诸位大人及夫人,是遗憾,可他们心理却都有一个共同的疑问,那就是夏侯世子怎么会看上这样的女人呢?

    顾清苑对于众多投在自己身上探究的目光,淡然处之,垂首不语,闲适淡然,没有局促不安,当然更不会傻到去得意炫耀。

    “皇上驾到,皇后驾到,太子驾到,大元太子驾到……”太监一连串的驾到念下来,顾清苑只知道,该来的都来了。

    拜见过后,如所有的会议一样,**oss开始了一番演说,白话翻译,这次的狩猎是为大元的太子办的,希望他在皓月能尽情,痛快的玩玩儿,不过,在顾清苑看来,让大元太子玩儿是一部分,更重要的是让他看看皓月的马上之术吧!

    国与国之间,可以是盟友可转瞬也许就会变成敌人,适当的威慑很重要,也是必须的,想来这次的狩猎,皓月一定会有高人出手。

    皇上演说结束,大臣随之附和,大元太子亦对皇上的盛情,表示了一番感谢,到此,场面话终于结束,进入正题,而,大元太子的第一句话,就不由的让顾清苑侧目。

    “皇上,这次狩猎,本宫怎么没看到夏侯世子呢?他,不来吗?”大元太子的一句问话,不经意间让很多人的耳朵都伸了过去。

    皓月帝王南宫胤听了,爽朗一笑,温和道:“太子对夏侯世子还真是有颇多期待呀!”

    “呵呵,本宫就是听闻夏侯世子文武双全,心里很想见识一下,就是不知道今天是否能如愿。”

    慕容昊说完,只见南宫胤神色一顿,随即眼里聚上喜意,看着前方,笑道:“看来,太子今天肯定能如愿了。”

    闻言,慕容昊顺着南宫胤目光看去,场上的人亦随之望去。

    白色骏马,男子居上,面如玉,眸如海,一身黑衣,身上大袍随风起,黑发随风舞,高高在上,气势逼人,俯视众生,睥睨天下,那是无法超越,更无法掌控的强势,只能臣服,甘愿臣服。

    顾清苑看着心里亦然感到一丝异样,帝王之气,王者之风,夏侯玦弈身上显露无意,无人敢与之比拟,包括南宫胤,慕容昊,更甚南宫凌,努力压抑心中莫名的感觉,看着眼前如梦似幻的美男骏马图,只想感叹一句: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可能是唐僧,更可能是恶魔,名叫夏侯玦弈的恶魔。

    可就算是恶魔,亦是让很多女子心动的恶魔吧!

    看着夏侯玦弈,慕容昊眼神微眯,随即起身,对着南宫胤笑道:“看来,夏侯世子不但来了,好像还准备好了,那本宫也就不拖沓了,随着夏侯世子见识一下皓月的骑射之术。”

    “好,今日一定让慕容太子玩个过瘾。”说着,南宫胤起身,脸上增添豪迈之气,朗声道:“皓月的男儿们放开你们的胆识,拿出你们的气魄,到狩猎场上冲刺一番,让朕好好看看你们的本事。”

    “是,皇上。”男子热血沸腾,浑厚的嗓音直穿透云际,惊起林里一群鸟飞过,看此,顾清苑挑眉,如此豪情满怀,狩猎可以,就是不知道上战场如何?

    “去吧!让你们的马儿奔腾起来吧!”南宫胤看着这群年纪人,老迈了脸上也染上了丝激情,活力。

    南宫胤一声令下,人影闪动,马蹄响起,更伴随着激昂的呼声一大半的人隐匿在前方的树林里,看着,顾清苑感到,一场厮杀开始了,男人的戏上演了,也许,下一刻就轮到自己了吧!

    果然有些事儿还真是不能想,念头刚过,一道清亮的女声响起。

    “父皇,母后,儿臣也想骑马狩猎。”悠然公主的声音里面有着好奇,期待,兴奋还带着无法掩饰的迫不及待。

    听出那丝迫不及待,顾清苑垂眸轻笑,是急不可耐的想猎杀自己吧!虽然不知道她准备了什么招数对付自己,可自己的一条命,她是绝对想要的。

    “你一个女孩家,骑术又不精,还是不要去了免得碰着,伤着了,就在这来看看就好了。”皇后威仪的面容,声音里却带着寻常母亲的慈爱,淡淡道。

    “母后,你可不要小看女儿哟!我才没那么娇弱,我皓月不但男儿会骑马,我们女儿家也都会,虽然不及他们,可儿臣知道,在坐的小姐也是个个都不差,他们去猎杀大的,我们就在在界限外猎杀小的,没什么危险的,要不然,说是来狩猎却只是让我们看着还有什么意思。”

    “颦儿,在你父皇面前不许放肆。”

    “母后,儿臣那里放肆了。”悠然公主嘟着嘴巴,脸上没有一丝害怕,继续撒娇道:“父皇你就让儿臣去吧!你们要是不放心,可以让护卫跟着我们嘛!我们又不过界限,能遇到的最多也就是小兔子,小鸟什么的,这根本就没什么威胁,你们就放心吧!”

    皇后看悠然公主说的头头是道,一时不知如何接应了,转头看了南宫胤一眼,敬畏道:“皇上,你看这……。”

    南宫胤神色莫测,好像是思虑了一会儿,看着下面的各位大人道:“诸位爱卿,公主想带着各位的千金去狩猎,你们意下如何?”

    “皇上,老臣觉得没什么太大的问题,我皓月的女儿家,都学过骑马,虽然不是特别精湛,但,基本的奔跑基本没有太大的问题,而且,就如公主说的,只要不过界限,那些个凶猛的动物是跑不进来的,如此,也就没什么危险性了,老臣看可以去。”

    一人出口,下面随之附和。

    南宫胤沉默了一会儿点头,“那好吧!你们也去玩玩吧!但是谨记不要过了界限,还有,朕会派护卫跟着你们,随时保护,玩一会就回来,知道吗?”

    “是,父皇。”悠然公主十分高兴道。

    “去吧!”

    “各位小姐走吧!去前方挑选马匹去。”悠然公主起身率先走了出去。

    “是,公主。”各家小姐随后,对于去骑马,有的面带兴奋,有的则是由些害怕,顾清苑跟随其中,表情淡淡,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开始了,生死之搏。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