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九十九章 皇后召见

嫡女风华 第九十九章 皇后召见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柳家大公子柳擎和大月公主慕容月要成亲的消息一出,京城众人心思各异,对于柳家和大元公主结亲,知道某些内情的对柳家巴上一个**公主表示不齿,而什么都不知道的老百姓,对于一国公主下嫁给一个小小的五品官之子表示十分的不解。

    可无论心里如何想的,有大元太子,再加上皇上的圣旨,也不会有人傻傻的去说什么,面上都带着恭贺喜庆的笑意,前往柳府表示了一番祝贺。

    而柳浪,柳大奶奶看着来祝贺之人,还有他们看着自己时那种莫测的眼神,觉得十分的难堪,恼恨,可却不得不忍着,还要努力扬起嘴角僵硬的笑意,接待着,接受他们讥讽,嘲笑的祝贺,因为这桩婚事,柳家在京城里彻底成为了一个笑柄。

    柳擎更是连门都不敢出,也不想出,每天窝在自己的院子里,借酒消愁,喝醉后就随便拉起一个丫头,发泄心里的憋屈,为此成就了几个丫头的好事儿,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

    儿子如此,如果是往日大奶奶早就去斥责一番了,可现在她却不想去说,儿子已经够委屈了,就是他做的过格点儿又怎么样,再说了,那个公主也不是完璧之人,儿子找几个丫头一点儿也不过分。

    柳大奶奶不管,可柳琳儿却看不下去了,傍晚时分带着丫头来到了柳擎的院子,刚走进去,就闻到空气里飘荡的满是酒味,还有各种劣质胭脂水粉的味道,混在一起的那个味道冲入鼻子里,让柳琳儿差点儿吐出来,绣帕掩住鼻子隔绝那个恶心的味道,扶着丫头的手,走进柳擎的屋里。

    “少爷,你轻点儿好痛呀!”一个丫头娇媚,做作的声音传来。

    “痛?那里痛了?来让本少爷给你看看。”接着就是柳擎轻浮的调戏声。

    “不要。”

    “不要?怎么?本少爷说的话,你敢不听?过来!”

    “少爷,不要这样嘛!少爷你这样奴婢以后还怎么嫁人呀?”丫头的声音里面带着一丝呜咽,可更多的却让感到某种期待!

    “嫁人,嫁什么人,跟着本少爷岂不是更好吗?做了本少爷的姨娘,保你不愁吃喝,怎么样呀?”

    “少爷,你…。你说的是真的吗?少爷真的让我做姨娘!”

    “本少爷什么时候说过假话了,怎么你不愿意吗?”

    “原愿意,奴婢当然愿意。”丫头说着好像意识到自己太急切了,声音低了下来,娇俏道:“只要少爷不嫌弃奴婢,奴婢当然愿意伺候少爷。”

    “嗯!既然愿意,那就过来吧!”

    “现在吗?少爷现在是白天,不合适吧!”

    “能有什么不合适的,本少爷想做就做,过来…。怎么?不愿意?那就滚…。”

    “不,奴婢愿意。”

    在外面的柳琳儿听着屋里的这番yin语荡言,脸气得煞白,又羞的通红,红白交加,据为一团怒火,猛地走入内间,正好当看到柳擎在解一个丫头的衣服。

    看到柳琳儿进来那个丫头一愣,随即是满脸惊慌,急不失措的跪了下来,“奴婢见过大小姐。”

    柳擎则是有些扫兴的收回手,满脸不喜道:“你来干嘛?”

    柳琳儿瞪了柳擎一眼,没有说话,看向跪在地上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丫头,冷声道:“红菱,绑了这个丫头关进柴房,明日让舒嬷嬷找人过来卖了,另外,让着院子里的丫头也看看,谁敢再给我趁势耍心眼,她就是例子,如果谁敢不听,无视本小姐的警告,就直接杖毙了。”

    “是,小姐。”

    跪在地上丫头闻言大惊,大呼求饶,“大小姐,奴婢再也不敢了,请你饶了奴婢这次吧!大小姐…。”

    看丫头呼救,红菱招呼两个丫头上前,一下子就止住了那个丫头,拖着她就往外走去。

    丫头被拖着,很是不甘心,她马上就要脱离奴婢的身份,成为姨娘了,是主子了,就差一步,怎么可以这样就放过,想着挣扎了起来,大声喊道:“大少爷,你救救奴婢呀!大少爷…。”

    对于丫头的呼救,柳擎一点儿反应也没有,甚至连看她一眼都没看。

    “把嘴巴给我堵上。”柳琳儿厌恶道。

    “是。”红菱应声,拿起手边的帕子塞进了丫头的嘴里,讽刺的看了一眼,面色惨白,眼里满是不敢置信的看着大少爷的丫头,心里暗嗤:真是不安分又天真的丫头,大少爷那样的人怎么会在意她?在他的心里这些丫头不过就是一个玩儿意儿而已,是死是活,他一点儿也不在乎。

    丫头被拖出去,屋里一下子静了下来。

    柳琳儿看着柳擎冷声道:“柳擎你还真是不知死活,在这个时候你竟然还敢胡作非为,你到底有没有脑子。”

    柳琳儿对柳擎这个哥哥,不恭,不敬,还带着不屑的态度还真是让人大跌眼镜,然而,当事人柳擎却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嘲讽的看了柳琳儿一眼,自己这个妹妹,在外人面前从来就是一副天真无邪,单纯烂漫小女儿表象,让京里的人提起自己的妹妹,都觉得她是一个可爱纯真的小女孩。

    可谁能想到的,私下里却是一个自私自利,阴狠手辣,城府颇深的女子,在整个柳府,下人们最怕的不是主母,也不是老爷,更不是自己这个少爷,而是眼前这位大小姐。

    柳琳儿对于那些对她没什么帮助,也无法为她带来好处的人,她从来不会把人放在眼里,就连自己这个哥哥也是一样的,所以这么多年来,柳擎已经习惯了。

    看柳擎完全不搭理自己自顾的在那里喝着酒,刘琳儿的眼里闪过怒气,看着柳擎,冷厉道:“柳擎,你自己愚昧落到被人耻笑的下场,连累的我们也跟着倒霉,被人笑话。可没想到的是你还不知道改过,还在这里胡作非为,你想害死我们是不是?”

    柳擎听了浑然不在意,心不在焉道:“我做什么了?就害着你们了?”

    “哼!做什么了?你还有脸问,你刚才在做什么,要我说吗?”

    “不就是一个丫头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值得你在这里大惊小敝的。”

    “一个丫头?”柳琳儿眼里盈满戾气,怒道:“你还真是够不知死活的,皇上已下旨让你和慕容公主成婚,那就相当于是赐婚,是圣意,可你却在这里和丫头乱来,你可知道你这样的举动,如果传到皇上的耳朵里,那就是大不敬之罪,你这不是找死,是什么?”柳琳儿说着看到柳擎的脸色白了一下,冷声道:“柳擎,你自己找死我不管,可你不要把我也捎上,我可不想陪你一块死。”

    柳擎听完冷笑,道:“我说我的好妹妹怎么管起我的闲事来了,原来是怕死了。”

    “是,我是怕死,更不愿意被你的愚蠢给害死。”柳琳儿讥讽道:“你平时里乱来也就算了,可我没想到你竟然大胆到去碰那个公主,如果那个公主完好也就算了,也许对于你的大胆我还真想赞声好,可你明知道那个公主已是**之人了,却还去碰她,我只能说,你可真是疯了。”

    对柳琳儿的态度一直无所谓的柳擎,听了她这番话后,忽然激动了起来,猛然起身,嘶吼道:“柳琳儿,我就是再傻,也不会想娶一个失贞的女子为妻,那样的女人就算给我做妾我都不会要的,我…。”

    “真是好笑,如果不想你还去碰人家。”

    “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看到那个公主的那瞬间,我就想扑过去,好像有什么东西再牵引着我一样,抱着她根本就不是我的本意。”

    “你想说什么?说你是被人算计了?柳擎,你说这话谁会信呀!如果你真的是被人算计了迷惑了神智,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那看到我们的时候你就不会感到害怕,可你,当时在看到我和母亲的时候,可是惊慌的不得了,急忙就松开了人家,这说明什么?说明你清醒的很。”柳琳儿冷笑道:“你这么说只会让我觉得,你现在是感到丢人了,是为自己做下的蠢事儿找的借口而已。”

    “柳琳儿…。”柳擎大怒抬手就要打柳琳儿,可却被柳琳儿迅速的握住了手腕,这一快速的动作,让柳擎大惊,看着她不可思议道:“你…。你会武功!”反应迅速,力道也很是不小,就这样被她握着,柳擎竟然动弹不得,这让他心里一禀,看来自己对这个妹妹还真是不够了解呀!本来以为她就是城府深,可没想到她竟然还懂得武功。

    “我会不会武功不用你管。”柳琳儿在柳擎惊疑不定的眼神中,阴沉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以后给我老实点儿,如果你再胆敢给我做什么蠢事儿的话,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在柳家呆不下去,明白吗?”

    “你在威胁我?”

    “不,这不是威胁,这是提前告诉你结果。”

    “柳琳儿你未免太太真的了,我是柳家的嫡长子,柳家还要靠我继承,我看,就算是你离开,我也绝对不会离开的。”

    “是吗?呵呵,我看天真的是你吧!你可不要忘记了,柳家的男丁可不止你一个,要继承柳家,人,多的是可不见得非你不可。”

    这样狠戾的话,竟然是从自己同胞妹妹嘴里说出来的,让柳擎除了感到心惊的同时,更多的是心寒。

    看着柳擎不敢置信,匪夷所思的看着自己,柳琳儿没有一点儿感觉,松开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袖,平淡且冰冷道:“所以,如果还想做稳你柳家大公子的位置,以后你就给我老实点儿。”说完,不再看柳擎转身大步离开了。

    看着柳琳儿那冷绝的背影,柳擎苦笑,也许自己和柳琳儿这个妹妹换身份更合适,如果她是柳家的长子,柳家一定会繁盛起来。

    顾家

    顾蘅经过仔细的思索,分析,再加上顾无暇赌死说,她从来没给柳擎写过什么纸条请他过府,这让顾蘅清楚的知道,这就是一个早定好的局,是要离间顾家和柳家的局。

    而这一切的幕后推手最有可能的就是顾清苑,因为这一切都是在慕容公主去探视过顾清苑后发生的,而慕容公主亦主动接近顾无暇的,这就是最大的疑点,一国公主会看重一个庶女,这怎么想都觉得奇怪,还随传随到,这更是不可思议,虽然认定了是顾清苑谋划的,可在中间还有很多地方是自己不明白的,比如,那个公主怎么会听顾清苑的指使呢?这让顾蘅很是想不通,暗自思索,看来在自己离开的这一年里,关于顾清苑很多事儿都要好好的查探一下了。

    顾蘅这个时候心绪不好,顾清苑的心情也好不到那里去,因为她正在去皇宫的路上,早上刚用过早饭不久,宫里的一个老嬷嬷就来到了顾家,说皇后娘娘要见自己,听到这个,顾清苑第一想到的就是被发配到皇陵的悠然公主,虽然所有的事情都是悠然公主自己引起的,而这一结果也是她应得的,没有人冤枉她。

    然而,事实虽如此,可她是皇后的女儿,皇后仍然会不高兴!特别是,自己还好好的,而她的女儿却被发配了,对于这个结果,皇后的心里应该不会感到满意吧!反正对自己是绝对不会喜欢就是了。

    那么,这次传召自己入宫,是打算唱那出呢?不过,一个稳住后位几十年的女人,心智,城府绝对不一般,最起码明目张胆的谋害自己性命的事儿,她是不会做的,要想害自己她有的是办法,绝对不会如此大肆张扬的用她的名义把自己叫进宫里去。哎!也许性命暂时无忧,可皇宫那个地方自己还真是不喜欢,特别是对着你演戏,还有看你演戏的人是皇后的时候,感觉就更不好了。

    就在顾清苑思虑不定的时候,马车停了下来,老嬷嬷的声音响起,“顾大小姐宫门口到了,请先下车吧!”

    “好!”顾清苑扶着凌菲的手走下来,就看到一顶小软轿已经在一旁候着了。

    “顾大小姐请。”

    “好!”顾清苑弯身坐入轿内,往宫里走去,大概过了半个小时的时候,轿子停了下来,走出轿子入目的就是一座富丽堂皇,金雕玉砌的华贵宫殿,宫殿上面熙和宫三个大字龙飞凤舞,庄严肃穆,顾清苑看着暗自点头,果然不愧是皇后的宫殿,果然不凡呀!

    老嬷嬷看着顾清苑脸上虽然带着惊叹,可眼里却很平静,看此,老嬷嬷眼神微闪,垂首,“顾大小姐,请!”

    “有劳嬷嬷。”

    “不敢当!”

    老嬷嬷在前,顾清苑随后,踏入了皇后的宫殿。

    顾家

    顾老夫人看着齐嬷嬷很是不安道:“齐嬷嬷,你说皇后娘娘忽然召见清苑会是什么事儿呢?”

    “老夫人,这个老奴也说不好。”

    老夫人听了叹了口气,静默了一会儿,压低声音道:“会不会和悠然公主被发配的事有关。”

    闻言,齐嬷嬷一震,有些忐忑的看着老夫人,轻声道:“老夫人应该不会吧!悠然公主被发配那是皇上的圣旨,和大小姐并没有关系呀!”

    “真的没关系吗?”老夫人眼神莫测,看齐嬷嬷没有说话,知道有些事儿她的心里也是有数的,除了悠然公主的事,皇后娘娘完全没有召见顾清苑的理由,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顾清苑这次进宫会不会发生什么事儿,还真是难说呀!

    伯爵府

    “主子,皇后娘娘刚召顾大小姐进宫了。”麒肆看着正在看书信的夏侯玦弈,正色禀报道。

    听言,夏侯玦弈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一下,沉声道:“人现在在那里?”

    “应该已经进宫了。”

    ------题外话------

    亲们,今天六一,带女儿出去玩儿了,呜呜,累死了…所以,今天写的有点少,让我休息一下,明天多写点儿…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