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一百零五章 及笄礼,算计起

嫡女风华 第一百零五章 及笄礼,算计起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第一百零五章

    夏侯玦弈的忽然出现,让人愣了一下,随即想起刚才说的话,脸色就有些变了,如果因为自己一时的口舌之快,惹恼了夏侯世子给家里带来什么麻烦的话,那…。想着刚才开口的几位小姐脸色更加难看,心惊胆战,手紧紧的扯动手里的帕子,暗暗祈祷着,希望刚才的那些话,夏侯世子没有听到。

    只有吴小姐吴玲儿看到夏侯玦弈的时候,眼睛亮了一下,脑子里面闪现夏侯玦弈在围场上,长弓利箭的绝色英姿,眼里闪过仰慕。

    因为自己的父亲是武将,家里的几个哥哥也习武,可以说是在武术之家长大的,虽然是女儿家,可也跟着也学了不少的拳脚功夫,平生最仰慕的就是那些武功高强的英雄人物,最不喜的就是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而夏侯玦弈当时那一箭真的很让吴玲儿惊艳。

    而那些一直没开口,就是看热闹的小姐们,这个时候可是完全没压力,看到眼前出现的几个男子,眼里闪过亮光,不着痕迹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才起身,娉婷多姿的走出小亭子,俯身请安。

    “臣女见过太子殿下,夏侯世子,洪公子,李公子。”

    顾清苑也站在后面随着俯身,看着众位小姐,声如黄莺,优雅多姿,亭亭而立的请安姿态,不由感叹:众生百态呀!异性相吸呀!看她们现在这幅,温柔纯良如小白羊一样的姿态,和刚才面对自己时,那咄咄逼人的样子,差的可真的不是一点儿半点儿呀!

    “不必拘礼,各位小姐请起!”太子温文如玉的声音一如既往,道。

    “多谢太子殿下。”

    顾清苑起身后,老老实实的站在后面,垂手而立,目不斜视,想比其他小姐偶尔,不经意抬头的动作,顾清苑真是规矩的厉害呀!对此,顾清苑深感:自己是大家闺秀的典范。

    夏侯玦弈看着顾清苑那副老实,规矩的样子,眼里闪过什么,缓缓开口道:“顾清苑。”

    听夏侯世子如此亲近的唤顾清苑的名字,李智的眼里伤过没落,可更多的却是担忧,今天夏侯世子忽然到洪家来,到底有事儿,还是借机来见清儿的呢?

    而各家小姐一致转头,看向那个立于最后,很是规矩的顾清苑心思不定。

    顾清苑缓缓抬头,看着夏侯玦弈老老实实道:“臣女在。”

    顾清苑老实非常的模样,让夏侯玦弈的手紧了一下,脸上却不显分毫,淡淡道:“刚才的闺训说的很不错。”

    “多谢夏侯世子夸赞,臣女说的不错是因为时刻都在心里记着。”顾清苑脸不红,气不喘,大言不惭道。

    顾清苑的话,让夏侯玦弈身后的麒肆嘴巴抽了一下,这位主子就是敢说,一个敢咬人,敢动手,该反击时绝不手软也不看对象的人,竟然说时刻铭记闺训,这真的是…。如此只能说,看来闺寻太强大了。

    闻言,夏侯玦弈狭长的双眸眯了一下,“是吗?都记在心里了,可否都能做到?”

    南宫凌,李智还有洪家大公子洪飞,以及众位小姐看着夏侯世子和顾清苑这么一问一答的,表情惊异不定,这个问题在这中场合问出来,好像有些…。怪怪的!

    对于夏侯玦弈的问题,顾清苑挑眉,这厮想做什么?

    “怎么?本世子的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臣女只是有些犹豫而已,如果说都能做到,不免让人觉得臣女好像太自夸,也自满了些。可如果说做不到,好像也不对,所以,臣女一时还真是有些不知如何启口。”顾清苑很是为难道。

    说了一大篇,可却还是没有回答,南宫凌看着顾清苑不由觉得好笑,转而对着表情莫测的,夏侯玦弈道:“好了玦弈,你这样问,顾小姐是不好问答。”

    闻言,夏侯玦弈淡淡的看了南宫凌一眼,“不好问答吗?”

    “不不怎么好说呀!”南宫凌十分公正道。

    夏侯玦弈点了点头,就在所有的人以为他不会再说什么的时候,他忽然直接了当,开诚布公的问了一句,让所有的人目瞪口呆的问题。

    “那,你对于本世子去怡红院,怎么看?”

    顾清苑见夏侯玦弈看着自己时,那幽深似海的双眸,眼神微闪,这厮今天怪怪的。

    “世子爷是去喝茶吗?”

    “如果我说不是呢?”

    “那,是去下棋吗?”

    “不是。”

    “都不是,那地方还卖别的吗?”顾清苑完全的疑惑的模样,让夏侯玦弈嘴巴抿了起来,有人的嘴巴抽搐了,这个还真是无法回答,难道要说,那个地方买的是女人的身体吗?

    还有夏侯世子是在玩儿什么把戏,去了怡红院已经够反常的了,还这么坦白的问自己未婚妻这个问题,别的男人也许遮掩都来不及吧!他还真是…。让人搞不懂。

    看着众人略显僵硬的表情,顾清苑眼里闪过恶趣,脸上却猛然想起什么似的,恍然道:“对了,刚才臣女好像听说,那个地方是男人找女人的地方,世子爷,这是真的吗?世子爷你也去找女人吗?”

    咳咳咳…。有人忍不住咳了起来,而有个别小姐的脸色就变了,有的是纯粹等着看戏了,就连南宫凌也忍不住想翻白眼,那样的事儿,夏侯玦弈找抽的自己说出来,已经够让人不解的了。而这位顾大小姐又如此坦白的问出来,只能说,两个都是怪人。

    静默片刻。

    “如果我说是呢?”

    此言一落,众人惊了,可眼睛更亮了,夏侯世子这个当事人都承认了,就不知道顾清苑这个未婚妻,如何回答。

    李雪的眼里闪过讽刺,李智眼里闪过一抹心疼,还有一抹恼意。

    看着众人眼睛都不带眨的,紧紧看着自己,等着看她的反应,顾清苑叹了口气,面带遗憾,惋惜的说了一句:“是吗?那臣女只能说,世子爷你老眼光好像变差了。”

    此言一出,众人愣了一下,就这吗?综合下来,她好像是贬低了夏侯世子一句,然后潜意的夸了自己一句,是这样吗?虽然意外顾清苑的平静,更惊讶她如此轻描淡写的带过此事儿,可这毕竟是他们之间的事,他们还真是不好多说什么。

    然而,不是人人都有这个自知之明的,刚才那个吴小姐又忍不住蹦跶了一句,“顾小姐,你这么说,可是觉得自己比她们好吗?”说完不知道想到什么还忍不住笑了一声。

    而其他人听了这话,看着吴玲儿眼神莫测。

    闻言,顾清苑的眼神骤然冷了下来,看向吴玲儿冷笑,不要以为自己长了个白脸儿,又穿了个绿衣,你就是那颗葱了,老虎不发威你当老子是病猫呀!三番五次的挑衅,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对别人的八卦上,特别针对自己时候,真人火大呀!

    自己要绝对的低调,可绝不要窝囊。

    自己不喜欢惹事儿,也可以忍事儿,忍某些人,可那绝对不代表所有的事儿,所有的人,自己都要忍着。

    吴玲儿既然你如此想高调,那老子就陪你高调一回。

    看着吴玲儿面带得意的样子,顾清苑抬脚走到吴玲儿的跟前,嘴角勾起一抹淡笑,“吴小姐,刚才那句话可是你说的吗?”

    吴玲儿看顾清苑轻言细语的模样,心里很是不屑,她们这些个文官的小姐最会装了,明明就是个蛮横的,可只要有高门公子在的地方就会装温柔,扮贤惠,完全没有自己来的爽利。

    “是,是我说的,我就是觉得顾小姐你真是太不谦虚…。”

    啪!……

    话未完,巴掌声响,众人惊,吴玲儿呆,顾清苑很是淡然的揉了揉手心,淡然的说了一句能让人吐血,气死人不偿命的话。

    “脸皮太厚,本小姐手都疼了。”

    闷笑,惊呆,不敢置信,各种表情在众人脸上闪过,这么多人面前,这位顾大小姐竟然敢动手,真是无知,大胆。

    吴玲儿反应过来,虽然不敢相信,可脸上的刺痛让她知道,这不是错觉,顾清苑她真的打了自己一巴掌,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看着众人看自己的那个眼神,吴玲儿心头火猛起来,她竟然敢让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不可饶恕。

    “顾、清、苑,你太过分了。”说着抬手就要打过去。

    人影闪动,一个人迅速挡在顾清苑的跟前,另一个伸手挡住了吴玲儿要落下的巴掌。

    顾清苑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梅香,还有李智,眼神微闪,众人眼神不定,不由的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夏侯玦弈。

    而李雪看到挡住吴玲儿手掌的李智,眼里闪过懊恼,自己这个哥哥真是多管闲事儿。

    “李智放开。”

    李智看着面容带着恼恨的吴玲儿,冷声道“吴小姐,还请慎行。”

    “走开,这是我和顾清苑的事儿,不用你管。”吴玲儿恼火道。

    “吴小姐我想你是搞错了一件儿,本小姐可没什么事儿,是你一个人的事儿吧!”

    顾清苑清冷道:“你,身为皓月官员兵部吴大人之女,也是名门之后,高门嫡女,却连市井小民都不如。今日先是在本小姐的面前散播夏侯世子出入怡红院之事儿,试图挑事儿。现在,又当着太子,世子爷还有众位小姐的面,拿本小姐和怡红院的女子想比较,侮辱本小姐在后,吴玲儿你太过放肆。”

    “我顾清苑,侍郎府嫡女,李相外孙女,夏侯世子未婚妻,这些身在你的眼里也许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也不觉得有多了不起。可,我不同,我从不看低我的每一个身份,也很感激给我这些身份的每一个人,虽然说不上高贵,可却都很珍贵,所以,我绝对不容许你张口就侮辱于我,因为你一时的不纯之心,诋毁了我顾家,丞相府,伯爵府的声誉。”

    顾清苑铿锵有力,义正言辞却句句诛心的话出,很多人的脸色就变了,吴玲儿这个时候就算是再无知,也有些怯了,顾清苑说着的这些“不高贵”的名头,每一个却都比自己高贵。

    看着吴玲儿有些发白的脸色,顾清苑淡淡一笑,“和怡红院的女子比较,本小姐还真是没那个兴致,比赢了,比妓子强,比输了,不如妓,不赢不输…。那就是和妓一样了。”

    “吴小姐,你想比,就自己去比吧!本小姐没兴趣。”顾清苑说完,转头看了夏侯玦弈一眼,挑眉一笑,“世子爷对于你刚才问臣女是否做的到闺训上的那些,臣女现在有答案了。”

    “臣女觉得我可以做的很好,比说的更好,所以,对于你去怡红院我只有一个看法。”

    “当、心、身、体、小、心、得、病。”顾清苑一字一顿说完,被自己感动了,多贤惠,多大度,多体贴的自己呀!最后在心里祝福了句,祝福你得花柳病,艾滋病。

    这句关心的话用在这里,莫名的讽刺意味十足。

    顾清苑说完,南宫凌轻笑出声,看着夏侯玦弈点头道:“玦弈,顾小姐说的不错,当心身体呀!”

    洪飞也是低头一笑,心里暗道:这位顾大小姐挺有意思的。

    夏侯玦弈看着顾清苑,眼里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快的闪过莫名的光彩,抬脚缓步走到她的面前,看到她眼里那抹张牙舞爪,嘴角溢出一丝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淡的笑意,眸光沉浮,淡淡道:“牙尖嘴利!”

    女子容颜美丽,气质淡然,男子俊美无双,气势逼人,女子抬首微笑,男子低头轻喃,一副惹人艳羡的璇旋画面,当一向高不可攀,给人以无法触及感的男人,忽然这样看着一个女子的时候,让心惊的同时,更让人心动。

    顾清苑听了挑眉,刚欲张口,忽然一僵,喵的!动弹不了!抬眸看着夏侯玦弈那风轻云淡风,谪仙般风情高洁的男子,咬牙:假仙鬼,腹黑男,虽然不知道夏侯玦弈是怎么做到的,可一定是他点了自己的穴道。

    李智离得近,看顾清苑张口却无声,发现了异样,皱眉看了夏侯玦弈一眼,担心道:“清儿…。”

    “顾小姐身体不适。”李智话刚出口,就被夏侯玦弈给打断,看着李智一眼,眼眸沉浮,却什么也没说,转而看向南宫凌理所当然道:“微臣送她回去。”

    “哦!好!”南宫凌对于夏侯玦弈主动说送一个女子回去,还真的是怔忪了一下,其他的女子听了在惊讶之余,更多却是嫉妒,顾清苑的命可真好!

    如果她们的这种嫉妒被顾清苑知道了,一定会人不住翻白眼,刚才还为夏侯玦弈去妓院的事儿,对自己冷嘲热讽的,可现在又因为夏侯玦弈这一举动,对自己嫉妒了,丫的!这心思转换的也太快了,真是不知道她们看人的标准是什么!

    夏侯玦弈,顾清苑他们离开后,李智放开吴玲儿什么也没说,可刚才顾清苑的那番话,还有那一巴掌,让吴玲儿也感到颜面尽失,在李智放开她后,连告辞的话都没说,带着丫头脸色恼羞不定的匆匆离开了,对此,没有一个人说什么。

    而洪欣回来后,听说了所发生的事儿,眼神微缩,可却什么都没说,继续周到的招待着各家小姐,心里却已决定,以后要跟这个吴玲儿走的远些了,一个人不管秉性如何,可如果太没脑子的话,只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

    顾府马车之上,顾清苑,夏侯玦弈相对而坐。

    顾清苑眉目平淡的看着夏侯玦弈,这个时候对于自己穴道被封,她是完全不在意,这样更好。

    夏侯玦弈看顾清苑那副随遇而安的淡定模样,眉头皱了一下,手轻抬,顾清苑瞬间感到身体一松,深吸了口气,知道穴道已被解开了,不由感叹:自己要是也会该多好,第一个就封了眼前某个人的。

    沉寂片刻。

    “说话!”

    “不适!”

    男子皱眉。

    女子无视。

    “顾清苑。”

    “臣女在。”

    “你太放肆了!”

    “你去妓院了。”

    静默…。

    “你在意!”男人眼里闪过一道亮光。

    “我也想去。”女子的眼睛更亮。

    咚…。的一声。

    马车外,梅香声音响起:“麒护卫你没事儿吧!”

    “无事,无事,呵呵,不小心被绊了一下,无事。”

    “哦!”

    可他麒肆那个样子,梅香怎么看都觉得他是被是什么给吓住了。

    不错,麒肆是被吓住了,因为太无敌了,女子狂妓院,麒肆兴奋了。

    无视外面的动静,男人眼里亮光隐没,表情莫测。

    夏侯玦弈虽然表情看起来一直无异,可顾清苑清楚的看到在自己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眼里闪过的惊异,还有冷意。

    对此,顾清苑很是满意,不错,这家伙心里不痛快,自己就无条件的开心。

    顾清苑眼里的那抹笑意,让夏侯玦弈的眼神冷了下来,这个放肆的丫头,心头意未明,手却快一步,长袖翻转,眨眼间,顾清苑已经落入他的怀里。

    顾清苑微愣,当意识到自己现在正坐在一个男人腿上时,眼里闪过羞恼,可却又瞬间隐没,垂首间,脸上换了几个颜色,等再抬头时候,却添了一抹魅惑,在夏侯玦弈幽深似海的眼眸中,缓缓抬手,圈在他的颈项,当感受到他瞬间的僵硬后,笑了。

    丫的,你老是欺负本姑娘,本姑娘不高兴了,事实如你意的事儿,不想干,想看本姑娘惊慌逃跑,求饶,不可能!丫丫的,反正不会**,这不是因为相信夏侯玦弈,而是确信他的骄傲,既然如此,本姑娘也没什么好怕的,喵的,输人不输阵。

    “顾清苑,放下你的手。”

    “不要。”

    “下去。”

    “又不是我自己要坐的。”

    “夏侯玦弈你碰到我腰了,真是无礼。”

    “闭嘴!”

    “夏侯玦弈你太粗鲁了,怡红院的那些姑娘一定不喜欢你。”

    “顾清苑。”

    “说了实话而已,啊…。”

    “嗯…。”

    一声吃痛的惊呼,一声压抑的闷哼!马车内静了下来,可麒肆心跳却快停止了。

    马车内,夏侯玦弈,顾清苑两两相望,男子神色不定,不过在看到女子樱唇上的那一点儿血红时,移开了视线。

    顾清苑抚着嘴唇恼火,这厮竟然咬自己,该死的!他不会不知道怎么亲,以为咬就是亲吧!

    而顾清苑不知道的是,这一咬就是麒肆口里所谓的惩罚而已,有些危机在顾清苑不知道的时候,消失隐匿了。

    顾清苑嘴上带伤的回到顾家,对于顾老夫人的询问,只说是不小心碰到了车壁上,碰伤的。

    而夏侯玦弈嘴上虽然再次受伤,可身上那股压抑感却消失了,这让麒肆的眼睛亮了,倒是,老侯爷看到了那伤,时不时的贼笑两声,暧昧的笑意过后,很是牛逼的给夏侯玦弈送了两本小画册,可惜,这么做的后果,却是让他最爱的酒在无声无息间不见了,麒肆再次去了一趟暗室。

    ……。

    几天后,京城里面忽然传出,夏侯世子看上了兵部吴大人家的几儿子的武功,调他们回到了自己的军营了,对此惹来很多人的羡慕,可其实呢!

    吴大人几个儿子每天从军营回来后的哀嚎,也许更能说明问题的真实性。

    当顾清苑听到这个消息时,淡淡一笑,训练嘛!总会有损伤的,正常,很正常!

    而后,听闻吴夫人去了一趟顾家,不过,对于这位客人,顾清苑没去见,因为老夫人以她身体不适推脱了,只是在其后,对她表现,她现在身份不同了,不用什么事儿都忍着,该说的话就要说出来,不能让人看低了,对此,顾清苑很是爽快的应下。

    那天目睹了顾清苑和吴玲儿对持的人,则是若有所思,惊疑不定,而对于顾清苑和夏侯绝弈定亲之事却再不敢妄言。

    顾家

    常规的请安过后,老夫人拉着顾清苑的手,很是慈爱道:“清儿,过两天是就是你十五岁的生辰了,也是你及笄的大日子,所以,祖母想给你好好办办,请京里的夫人小姐都下个帖子,好好贺贺,你也准备一下。”

    顾清苑听了很是感动道:“祖母,那样你太操劳了,孙女觉得,你给孙女梳个头就行了,其他的…。”

    顾清苑的话没说完,就被老夫人打断了,轻斥道:“你这孩子说傻话,及笄对于女孩子来说了可是个重要的日子,那里能随便…。”

    “可是,那样祖母会很累呀!”自己也会很累呀!彼清苑感叹,她是真的不想办那么大呀!

    看顾清苑感动的样子,老夫人轻笑道:“傻孩子,这都是祖母该为你做的,而且,关于你及笄的事儿,我早就开始准备了,到现在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所以,不会太累的。”

    “祖母,谢谢你!”顾清苑眼角湿润。

    “我是你祖母,谢什么谢!”老夫人看着顾清苑感激的快哭了的模样,笑道:“过两天你可也是大人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在这里哭鼻子呀!”

    老夫人一席取笑小孩子似的口气,让顾清苑差点儿破功,鸡皮疙瘩出来了,不过好在老夫人就说了这么一句,要是多说几句,顾清苑还真怕自己顶不住。

    “清儿,我让成衣阁的比照你的尺寸做了几套衣服,明日应该就送来了,你试穿一下,如果有那里不合适的,赶紧早出来改一下,那天你可是要穿的漂漂亮亮的。”

    “是,祖母!”

    顾清苑有和老夫人说了一会儿话,就回到了自己的院子,而顾清苑及笄老夫人准备大办的消息,顾家的也差不多都知道了,对此态度各异。

    李娇知道后,表情阴晴不定,不阴不阳的说了句:祖孙的感情可真是好呀!这么大的事儿她们自己就定了,完全不来问候她一声。

    高嬷嬷在一旁听了,只是暗暗的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

    婷来院

    顾无暇的反应却大了去了,对着肚子已经出怀的二姨娘,叫器道:“一个及笄礼就要办的那么大,她顾清苑凭什么?祖母她可真是太偏心了,对我这个孙女不闻不问的,对顾清苑却很是那么上心,这真的是太过份了。”

    “她今年给顾清苑办的如此隆重,我倒要看看等我及笄

    礼的时候,她准备怎么给我办。”顾无暇说完,恼恨道:“如果跟我办的差了我绝对不依。”

    二姨娘看着顾无暇的白目,跋扈的样子,深深的叹了口气,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有的时候甚至在想,自己女儿变成这幅模样,是老天给自己的报应吗?

    现在人家是嫡女,是未来的世子妃,她呢?是庶女,是名声已坏的庶女,老夫人不看重她,难道要看重你吗?她现在怎么一点儿脑子都没有呢?冲动,易怒,暴躁,连以前那个愚昧的顾清苑她都不如,她简直就是疯了!

    “如果,老夫人敢后厚此薄彼的话,我一定要她后悔。”顾清苑痴狂道:“她这个时候薄待我,等我成了世子妃后,我一定要她求我,我…。”

    “无暇。”世子妃三个字一出,二姨娘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厉声道:“我看你真的是活的不耐烦了,我和你哥哥跟你说过多少次,这几个字让你不要提,你为何就是记不住,你还有没有脑子,你…。”

    “为何不能说,为何不让我说,世子妃的位置早晚都是我的,是我的,绝对不会是顾清苑的,凭什么不让我说,我就要说,就要说…。”顾无暇如同被刺到肉似的,一下子就炸开了毛,激动不已道。

    二姨娘吸了口气,冷戾道:“好,你说,如果你再敢多说一句,我就会如同你哥哥说的那样,现在就把你送到老夫人那里去。”

    “又用老夫人压我,哼!你们不就是想毁了我嘛!不就是怕我连累你们吗?我告诉你们,你们会后悔的,你们都会后悔的,你们等着,凡是那些对不起我的人,等我成了世子妃的那天,我一定都会讨回来的,我一定会。”顾无暇暴戾,带着浓烈的恨意说完,冲了出去。

    二姨娘瘫坐在椅子上,脸色煞白,自己该拿这个女儿怎么办?

    两天后

    今天是顾清苑及笄的日子,继而顾府一大早就忙碌了起来,下人们准备今日所需的各种东西,而主子们则忙着准备自己所需的各种装备。

    就是李娇今天也起了个大早,顾清苑及笄她作为母亲,理当在场,老夫人也早早的起来,开始询问落实各项准备是否已经到位。

    顾清苑亦是穿上了老夫人给事先做好的衣服,梅香很是慎重的给顾清苑梳着头,因为过了今天后,小姐就该正式束发了,代表着她已经是大人了,梳着梅香既高兴又伤感起来,兰芝更是又激动,又感伤。

    她们两个如看女儿出嫁似的表情,让顾清苑的嘴巴抽搐了一下,看来古人对于这个日子真的是很看重呀!不过,真的就那么重要吗?梳个头发就是大人了,如果真的这么灵验,那,自己还真是不想梳呢!永远做一个少女,做个不老妖精,岂不是更好嘛!

    仪来院

    三姨娘给顾允儿整理好衣服,看着女儿漂亮的小脸儿,心里满是怜爱,明年也是你女儿的及笄礼了,自己不指望老夫人能办的和顾清苑一样隆重,只期盼,她能记得,给自己女儿办个小小的家宴就好。

    “姨娘,你在想什么呢?”顾允儿看着三姨娘看着自己发愣,开口问道。

    “哦!没什么。”三姨娘回神,拉着顾允儿的小手交代道:“允儿,今天京里面有头有脸的那些官家夫人也许都回来,所以,你一定要好好表现,知道吗?”

    “嗯!女儿知道。”

    “好。”三姨娘说着顿了一下,眼里闪过一丝不忍,道:“不过,表现自己虽然重要,但是,谨记不要和顾清苑争风头,什么都不要和顾清苑争。”

    闻言,三姨娘眼里闪过失落,可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道:“女儿知道了,姨娘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人家觉得我没规矩的。”

    “嗯!姨娘知道你是个懂事儿的。”三姨娘只能如此说。

    大概七点多时分,顾清苑,顾无暇,顾允儿,三个不分先后的去了老夫人那里,老夫人看了她们三个人的梳妆打扮点了点头,不错,顾清苑的很出彩,顾无暇,顾允儿的很得体,不会抢了顾清苑的风头,又不会丢了顾家的体面。

    老夫人对顾无暇,顾允儿的识体很满意,少有的夸赞了她们两句,顾允儿很是高兴,顾无暇很是不屑,不过没敢表现出来就是了。

    “清儿,你母亲身体不好,我可能照应不过了,今天你就试着接待客人吧!”

    “祖母,孙女可以吗?”顾清苑有些忐忑。

    “凡是都有第一次,我让齐嬷嬷跟着你,不用紧张。”

    “是,祖母。”

    老夫人这是开始教导顾清苑中馈之事儿了,这让顾无暇暗恨,顾允儿很羡慕。

    老夫人又交代了一番就让她们下去了。

    和参加别人家宴会差不多,九点多的时候,就开始有客人陆陆续续上门了,为此,顾清苑得老夫人指示,齐嬷嬷的教导,很无奈的做起了笑面迎宾小姐,当然也捎带上了顾无暇,顾允儿。

    “x夫人你请,x小姐谢谢你来。”

    “x夫人欢迎你来,x小姐…。x夫人…。”

    一轮一轮的人持续来着,几句客套的话不停的说着,微笑更是无法间断的供应者,顾清苑觉得及笄日,可以改名为卖笑日。

    好不容易静下,顾清苑赶紧揉了揉脸颊,脸都要僵硬了。

    齐嬷嬷看了顾清苑的动作,关心道:“大小姐,累了吧!”

    “累倒不是很累,就是嘴巴疼。”

    顾清苑的话,让齐嬷嬷忍不住笑开来,看着她无奈的样子,安慰道:“小姐你要是累了就先去休息一下吧!这里老奴来。”

    “算了这么久都坚持了也不差这一会儿,客人应该都来的差不多了。”

    “是,都差不多了。”

    而顾无暇和顾允儿在站在一旁,接待着说笑着,可是开心的很,完全不觉得累。

    就在这个时候,老夫人身边的红缨疾步走过来,恭敬道:“大小姐。”

    “什么事?”

    “老夫人说,二小姐,三小姐现在在这里迎客,让你现在过去。”

    “好,我知道了。”

    顾清苑离开后,顾无暇的兴致忽然就淡了下来,就好像顾清苑不在后,就完全没了竞争里力,很是没劲。

    片刻后,顾无暇忽然捂着肚子,看着齐嬷嬷和顾允儿道:“我肚子好像不舒服,你们在这里迎接吧!”说完不等她们回应就疾步的走开了。

    顾允儿看着顾无暇的匆忙离开的样子,皱眉,齐嬷嬷眼神微缩,心里不约而同想,这个二小姐不会又出什么幺蛾子吧!如果她在今天闹事儿,那可真是不聪明。

    不到十点的钟,客人基本都已经到齐了,各家夫人,还有小姐坐在分两边,坐在下首,老夫人坐在首位,两边分别是顾清苑,李娇,错位后方坐的是顾家的庶女,不过只有一个,好像那个顾家二小姐不在,对此,众人的心里有些疑惑,这样的日子怎么没出现呢?是因为不和吗?

    老夫人看着一边的空位,招手,对着齐嬷嬷皱眉道:“无暇呢?”

    “二小姐肚子不舒服,刚离开了,也许一会儿就会过来吧!”

    齐嬷嬷的话音刚落,一个娇俏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祖母,孙女是不是来晚了。”

    声音忽然想起,所有的人顺着声音看去,服饰华丽,首饰金贵,妆容精致,人比花娇,闪耀无比呀!看到如此隆重华贵的装扮,所有的人都愣了一下。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她应该是顾家的二小姐吧!是个庶女。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今天应该是顾家大小姐及笄礼吧!

    如果以上两点都没错的话,那,这位顾家的庶女却穿的,比顾家大小姐好华贵是为了那般?

    还是说,顾家的规矩本就如此,宠爱庶女,压低嫡女吗?

    不对,就算李娇在无用,压制不住家里的姨娘,庶女,可顾家老夫人可不是个糊涂的,怎么会容许在今天这个日子,出现这种不合规矩之事。

    看着人们也渐渐的发现了异样,老夫人的脸色好像很难看,看着那个二小姐的眼神还带着恼意,如此来说的话,她也不知道这位二小姐是这幅装扮吗?如果是那样的话,那这位顾家二小姐可真是够大胆的,也够不安分的。

    老夫人当然不知道,早上顾无暇穿的根本就不是这件衣服,看来,她刚才说肚子不舒服根本就是假的,而是依此为由去换衣服去了。

    想着,老夫人心里冒火,这个该死的丫头,胆子真的是太大了,竟敢在今天这个场合给自己出这个幺儿子,耍心眼这个心眼,让自己丢脸,她真是作死的。

    顾清苑也很是意外,同时也感到佩服,顾无暇果然是有胆有识呀!为了出风头,可真的是什么都做的出来呀!

    顾允儿很是吃惊的看着顾无暇,心思不断转动,最后低头化为一抹淡笑,顾无暇你真的是疯了,你这根本就是在给老夫人叫板,老夫人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而对于众人投在自己身上,各种目光,顾无暇完全不在意,或许她们都觉得自己疯了,可自己知道,自己不但没疯,还清醒的很,今天是自己的出头日,当然要穿的隆重了,呵呵,你们都等着吧!等着看我这个顾家庶女,如何成为嫡女的。

    ------题外话------

    啊啊啊,没写到,没写到呀!计划错误,鞠躬,我对不起亲们,我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