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一百零八章 狠戾却又温暖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顾清苑看到开口之人,眼神微缩,脸上带着疑惑,可暗里却想翻白眼,这厮又想干什么,自己今天出头的风头够多了,就不能来点低调的吗?低调才是王道呀!可凡是沾上这厮,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只会让你更加的高调,万恶的桃花男。

    夏侯玦弈看顾清苑虽然面色平静,可眼底却带着一丝暗隐的防备,让夏侯玦弈拿簪子的手微顿,眼神莫测,却更加闲适的走到顾清苑的跟前,对着身后的盛老夫人微拘礼,“插簪之事儿,可否让晚辈来。”

    盛老太夫人闻言,看着夏侯玦弈莫测的神色,眼里闪过精光,随即轻笑道:“按道理是不可以的,不过,顾小姐是夏侯世子的未婚妻,夏侯世子为她插簪倒也不算违礼。”

    “多谢盛太夫人。”

    “夏侯世子客气了。”说着把手里的发簪,递到夏侯玦弈的眼前,谁知,他却淡淡的摇头,没有接过,转而从麒肆的手里拿过一个盒子,打开。

    夏侯玦弈为顾清苑插簪众人已经够意外的了,可没想到,他竟然还亲自准备了发簪,由此可见,夏侯玦弈对这位顾大小姐还真是够上心的呀!心里的感叹还没结束,当看清夏侯玦弈拿出的东西后,所有人的眼睛都睁大了,不是上心,是荣宠呀!

    就连盛老夫人看到那个东西,也很是意外,然而,经过岁月历练的精睿眼底,在看到顾家大小姐吃惊却淡然的表情,眼里闪过了然,摇头轻笑,看来无论再了不得人,在某些时候也总会遇到,那个自己过不去的劫,夏侯世子这是遇到了吧!

    老夫人则是很惊喜的看着夏侯世在手里的簪子,是凤簪,是八尾凤簪!

    那是除了皇后以外,最高贵的女人才能戴的,当顾清苑成为世子妃也就可以戴的,可是没想到的是,夏侯世子现在就把这份儿荣耀送给了清儿,及笄簪还有那个比这更为贵重的呢!

    老夫人心里很是欢喜,夏侯世子的这一举动,不但向皓月的人眼前坚定了顾清苑世子妃的位置,也间接的抬高了顾家在京城的地位,老夫人想着,感叹:还是老话说的好呀!祸兮福所倚,经历了今天那出闹心的事儿,却迎来了更好的运道,真是不错。

    看到这支八尾凤簪,有惊叹的,欢喜的,羡慕的,嫉妒的,可也有不快的,恼火的。

    夏侯玦弈的举动,李翼的眉头皱了起来,,祁逸尘没有抬头看,可是紧握的双拳,让人能窥探出,他的心里应该很不舒服吧!

    而当事人顾清苑,看着那支簪子,眼里猛然冒出火气来,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狠狠的瞪了夏侯玦弈一眼,这可恶的家伙,他就那么想让自己高调的活着嘛!他一个人生活在聚光灯之下还嫌不够,非要把自己也拉进去嘛!他难道不知道那想说的是样活着很累吗?该死的!

    夏侯玦弈看着顾清苑闪动着火花的双眸,很是闲适,淡然的抬头,姿态更是万分优雅,把簪子轻轻的插进了顾清苑的青丝中,看着那个代表某种身份的簪子,狭长的双眸闪过极快的柔光。

    老侯爷在下面看着呵呵的笑了起来,这小子有的时候强势的还挺可爱的,就是该这样媳妇才不会丢,哈哈。

    ……。

    及笄礼结束后,虽然发生了很多的事儿,可最后的结果却让老夫人很是满意,拉着顾清苑的手,看着她头上的凤簪,开怀道:“清儿是个有福气的,戴上这个很配,很好看,以后出门戴上这个,谁也不敢再小看你。”

    “祖母,孙女倒觉得现在戴着这个不是很合适,毕竟孙女现在还是顾家的大小姐,而不是伯爵府的世子妃,贸然戴这个出去,也许,会惹不少的闲话民间黑衣人。”顾清苑正色道。

    老夫人听了点了顾清苑额头一下,轻笑道:“你这孩子有的时候还真是规矩的过分,这要是搁到人家小姐的身上,人家炫耀还来不及了,你还想着这个,让祖母真是不知该说你们好。”

    “孙女觉得还是规矩些好,毕竟谨慎本分才会无大错,不给自己,也不给顾家惹来什么麻烦。”顾清苑说的很是大意,心里却暗嗤:戴着这个出去,让别人羡慕嫉妒恨着,自己才是白痴。

    闻言,老夫人叹了口气,“祖母没看错,清儿是个规矩的。”说完恼恨道:“不像是那些个歪心又狠毒的人,自己做下那样龌蹉的事儿,还时时想着算计别人,毁我顾家声誉,真是不知死活。”

    老夫人这话,顾清苑不用想,也知道老夫人说的是顾无暇,二姨娘她们。

    沉寂了一下,顾清苑抬眸,有些忐忑道:“祖母,孙女用计防备二姨娘,二妹妹她们,你是否觉得孙女做的太过了。”

    老夫人听了摇头,很是坚定道:“祖母觉得你做的很好,她们算计你也不是第一次了,这次幸亏你提早察觉,如果不是你提前防备才得以脱身,那可真的让她们得逞了,要是让那两个祸害留在了顾家,那才是我顾家的灾难,一个心狠手辣,一个不知廉耻,我顾家竟然出了这样的人,真是耻辱呀!”

    顾清苑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脸上还带着一丝伤感,可却什么都没说。

    人情世故,人心莫测,虽然老夫人自己说的很是恼恨,不可饶恕,可自己却不想附和,有些事儿达到目的就好,没用的话还是不要说的太多好。

    老夫人嘴里说自己防备二姨娘她们做的好,也许有一部分是真话,比如自己脱身了那句!脱身也代表着保住了世子妃的位置,可心里对于自己如此周密,不着痕迹的反击了二姨娘的手段也感到有些戒备吧!毕竟,在老夫人的心里现在最不喜的就是那些心思缜密,无法被她掌控的人。

    所以,在这个时候,自己就要重新给老夫人定位自己的形象了。

    防备是迫于无奈,但是,自己绝对不是一个心狠手辣,无情无义的人。二姨娘以往无论是处于什么目的对自己好的,可那个好,老夫人却都看在眼里的,而顾无暇就算是庶女又处处算计自己,可那也无法磨灭她是自己手足的事实。

    继而,在老夫人现在表现的很厌弃她们的时候,自己绝对不能随着附和,落井下石,更不能幸灾乐祸,那样落在老夫人的眼里,自己就会成为一个不知感激,感恩的人,更是一个连手足之情都没有的人,那样,自己和二姨娘她们可就没有分别了。

    一局成败,关乎自身,可也关系着其他的人,所以,在得意的时候,更要谨记低调,胜而不骄,败而不馁嘛!虽有好像有些不合适,呵呵,可,自己绝对是个善良的人,忧天下之忧,乐天下之乐,那样,无论什么时候都要让人感觉,自己和她绝对是一伙的。

    顾清苑低着头,那副伤感,矛盾的表情落在老夫人的眼里,果然让老夫人的眼里闪过满意,眼里的隐隐的戒备也消失无踪,消失了两个不安分的,她可不想来了更厉害的,好在,顾清苑这丫头虽然心思缜密,可心地却是个好的,这很不错。

    这一无声,亦是不着痕迹的心里之战,齐嬷嬷自然也看到了,心里更是十分的明白,对于最后老夫人眼里的那抹满意,还有顾清苑脸上的那抹伤感,只感叹:大小姐不愧是玩儿心术的高手呀!懊硬气的时候绝对不软弱,可反之,该软弱的时候却绝对不强硬,可在该得意的时候,人家却从不会大肆的得意。

    张扬的强势,那是冲锋的狼,虽然惹人忌惮,却容易被猎杀。

    而低调的狠戾,才是蛰伏在暗处的豹,猛然出手必定一击毙命修神外传最新章节。

    大小姐毫无疑惑是后者,在所有的人在眼里,都是人家在算计大小姐,大小姐最多是防备,却从来不算计别人,可事实真的是如此吗?

    伯爵府

    麒肆看着夏侯玦弈正色禀报道:“主子,都清楚了。”

    “嗯!说吧!”

    “是!”麒肆回应,继而徐徐道来:“其实,顾大小姐早就知道二姨娘是假怀孕的,在她回到顾家的第二天,就不着痕迹的让凌菲试探过了,可她却什么都没说,想来是早就猜到,她们会用身孕之事算计与她吧!继而,她就来了个将计就计,也成就了今天这精彩的一幕好戏。”

    夏侯玦弈听到这里不需要再问,很多事儿就已经心知肚明了。

    倒是麒一很是不解,疑惑道:“麒肆,你是不是探听错了,顾家那个二姨娘老御医明明就说是真怀孕的呀,怎么会是假的。”

    麒肆闻言,翻了个白眼:“麒一,你忘了凌菲是做什么的吗?她是用药的高手,能让女人显示出怀孕的药都有,那,制造点让污血凝结,给人以胚胎的假象,就更不是什么难事儿了。”

    麒一闻言一惊,“你是说…。你是说那个二姨娘她说的都是实话,她也根本就没有找什么野男人。”

    “你这不是废话嘛!”

    “那,这样一来那个二姨娘不就是冤枉的吗?”

    “怎么?你想去给她喊冤吗?”

    “那个,那倒没有,毕竟也是她们先想着害人的嘛!”

    “不错,你还没有耿直的不分是非,还没傻透,真是令人欣慰呀!”

    麒一听着麒肆明褒暗贬的话,完全没感觉,只是感叹道:“顾大小姐可真是厉害,什么都能想的到。”

    “屁话,以为所有的人都跟你一样笨,被别人卖了说不定还帮人家数钱呢!”麒肆说完,点头道:“不过,顾大小姐反击的还真是够完美的,不漏声色,不着痕迹,却一击致命,服用药物制造假孕也许不会死,可找野男人却绝对逃不过一死呀!”

    麒肆说完暗道:看来,这位主不但胆子够大,该狠的时候也是绝不手软呀!不过,该狠的时候确实要狠,太过优柔寡断段,只会留下无限的后患,毕竟,本着人性贪欲,不甘。二姨娘,顾二小姐无论什么时候和顾大小姐之间,都不会,也不可能和平相处,有的只有如今日般的你死我活之斗。

    “主子,那个顾二小姐你打算怎么处置?”想起那个不安分的女人,麒肆开口问道。

    夏侯玦弈手上玉扳指微转,没有回答,反问道:“那丫头可有说什么?”

    听到夏侯玦弈亲近的说,“那丫头”麒肆,麒一微怔,随即了然,知道主子说的是谁了。

    麒肆感觉应道:“顾大小姐什么都没说。”

    “是吗?”夏侯玦弈淡淡的应了一句,就不再开口。

    看此,麒肆了然,主子这是交给顾大小姐处置了,是死,是活,也就看顾大小姐一句话了,当然了,如果那主一直不开口,顾家这位二小姐怕是要永远在大牢里呆着了。

    顾家

    顾蘅脸色铁青,脖子上的青筋都暴了出来,双手握拳却仍然能看到双手在抑制不住得的颤抖,他怎么也没想到他这边正在极力的想办法挽救,缓和和柳府的关系,现在刚好些神能者。

    而家里在顾清苑及笄的日子里,自己只不过晚回来一会儿,就发生了那样无法挽回,且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出来,想着那个事情的结局,顾蘅大恨,该死的!竟然会以姨娘苟合结局。

    顾蘅的心腹小厮,看着大公子少有的暴怒,很是担忧道:“大公子,现在该怎么办?”

    “没办法,现在什么都晚了。”

    “那,二小姐和二姨娘该怎么办?”

    “她们自己惹的祸,那,就有她们自己担着吧!”

    顾蘅的话,让小厮一愣,随即了然,大公子这是不管了吗?虽然早就知道外面温和的大公子,其实,心地却十分的淡薄,寡情,可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连自己母亲和妹妹的生死也会不顾,这是不是太无情无义了。

    顾蘅看到小厮脸色复杂的神色,清淡道:“成子,你可觉得我太过无情了吗?”

    “不,小人知道公子的难处,现在事情这样,除非有什么有力的证据,要不然要救二姨娘,二小姐很难,特别二小姐还是夏侯世子下令送去官府的,大公子想插手很不易。”小厮似是而非道。

    闻言,顾蘅拍了拍小厮的肩膀,叹了口气,“哎!其实,我何尝不想救她们,可凭着我现在的能力想救她们,真是心有余和力不足呀!二姨娘的事儿,我要查就是不相信御医,顾无暇的事儿我要查,那就是和夏侯世子作对,如此一来,说不定没救出她们,连我自己也搭进去了,所以,我只能忍着,等以后有能力了再为姨娘,二妹妹伸冤,正名。”

    小厮点头,刚才的那抹复杂神色消退,正色道:“是,小人都明白的。”大公子说的也没错,情谊是一回事,可明知道不可能成事儿,还要往上冲,那就真的有点儿蠢了。

    “你明白,我很欣慰。”顾蘅说完沉重道:“姨娘和二妹妹落到如此下场,只能说是我这个儿子,哥哥能力不足,无力救她们,也是她们自己命苦,怨不得任何人。”

    “大公子,怎么会不怨任何人,这都是大小姐的错,是她步步算计的,如果不是她那么狠心,二姨娘,二小姐怎么会被人误会,被人冤枉的连命都保不住,连带的还让大公子如此的为难。”

    小厮愤愤不平道:“大小姐现在是仗着有伯爵府撑腰,又有夏侯世子帮着她,她现在是嚣张起来了,完全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更是如此随意的践踏她人性命,她,实在是太狠…。”

    顾蘅听了苦笑了下,却很是厉声的打断道:“成子,别说了,我相信这事儿清儿她应该不是诚心的,还有,这样的话以后都不要再说了,会污了清儿的名声,也会为你自己招来无端的祸事,知道吗?”

    “是,大公子。”听到薄情的大公子竟然关心自己,小厮很是感动。

    顾蘅的话小厮听了感动,可如果要让顾清苑听到的话,一定会笑出来的,也一定会感叹: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呀!彼蘅这话说的可真是够无耻的呀!口里为顾清苑辩解着,说不是诚心的,可转口就交代小厮不要多说,会为他惹来祸端,这岂不是很明白的承认了顾清苑是个狠的嘛!这厮果然既阴暗又无耻。

    顾蘅看着小厮眼里的那抹感激,心里十分的满意,自己之所以要选择他做自己的随身小厮,就是看重了他够忠心,人又不够聪明,最重要的是嘴巴严。

    “大公子,小人给你端点饭过来吧!你可是一天都没吃什么东西了。”小厮关心道。

    “不用了,你先下去吧!我想要要个人静一静。”

    “是。”小厮恭敬俯身走了下去我是特种兵之倾城悍妇全文阅读。

    小厮离开,顾蘅的脸色再次的沉了下来,二姨娘,顾无暇她们想算计顾清苑自己不是不知道,可,自己想到过程却想错了结局,本以为她们就算不完全成功,也能伤到顾清苑分毫,可是没想到的是,结局竟然如此的惨败,她们自己也许会丢了性命不说,还连累到了自己。

    二姨娘那个苟合的罪名一出,自己的前途将会大大的受损,自己本是庶子就够憋屈的了,现在又有了一个不贞洁的生母,那,对自己的前途简直句是致命的一击,真是该死。

    姨娘明明就是假怀孕的,怎么忽然之间就成真的了呢?是谁在里面动了手脚?想了一会儿,顾蘅没想出头绪,转而放弃,算了,再想那个已经无用了,最要紧的是如何脱离现在这个,令人不齿的身份,现在这个身份,完全是阻碍自己成就一番大事业的绊脚石。

    顾蘅心思转动,慢慢嘴角溢出一丝深沉的笑意,也许,姨娘她们不在了,也不全是坏事儿,说不定会成为自己的优势,能够借此,让自己过继到李娇的名下,那,自己的一切难题不就能迎刃而解了嘛!嫡子!才是最配,也是最符合自己的身份。

    顾蘅在这里想着他今后的大计,完全忘记了某一个地方还有一个殷殷期盼他的人,在苦苦的等着他的人。

    聘来院

    傍晚时分,顾清苑躺在软榻上,看着边上的凌菲道:“顾蘅可有什么动静?”

    “回大小姐的话,大公子回来后,先是去了老夫人那里,不过老夫人没见他,而后他有去了夫人那里,夫人倒是见他了,不过…。”凌菲说着顿了一下,有些欲言又止。

    凌菲的话没说出,顾清苑却很已了然,李娇会见这个让她一直很厌恶的顾蘅,还是在这个时候,恐怕也说不出什么好话,顾清苑也没兴趣知道,继续道:“从夫人那里出来后呢?”

    “他就来小姐这里了,说是给小姐赔不是的,不过,小姐哪个时候在休息,兰芝就给婉拒了,大公子从这里离开后,就那里也没去,一直在自己的院子里面待着。”

    顾清苑听完,眼神微缩,皱眉道:“他没去见二姨娘吗?”

    “没有!”

    “是吗?”顾清苑心里有些发寒。

    顾无暇被关,现在在这个家里,二姨娘唯一能指望的也就是顾蘅了吧!可一天过去了,顾蘅都没去,是顾忌着什么?还是说在他的内心,也跟顾无暇是一样的。同样的冷酷,无情,没有一丝的人性。母子之情,母女之情,在他们的眼里,在利益之前,真的什么都不是吗?只要对自己有利的事,弑母也是可以的,抛弃母亲也是正常的,是如此吗?

    可恨又可悲的二姨娘呀!苦等了一天,却等了一场空,她的心里一定别有一番凄凉感受吧!

    福寿阁

    老夫人也问了齐嬷嬷和顾清苑类似的问题,听完后,脸色很是冷漠,讥讽道:“果然有什么样的母亲,就有什么样的孩子,二姨娘的这两个孩子还真是像,都是如此的无情无义,没有一点人性,清儿这个受害者对二姨娘她们尚且有一分同情,不忍,可她这个儿子可真是完全漠视,我顾家要是交给这种人的手上,那可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气了。”

    齐嬷嬷听了没回应,感叹:玩儿心术在顾家果然没人玩的过二小姐。

    “齐嬷嬷,你把我库里的补药跟四姨娘多送点,顺便提点她一句,长远最近心情不好,让她多上心些,也不要太顾忌着女子那点矜持。”

    “是,老奴明白,这就去。”看来老夫人现在是迫不及待的想要顾家第二个男丁了,大少爷的太过谨慎,怕是适得其反了。

    仪来院

    顾允儿眉飞色舞,极度兴奋的跟三姨娘说完,二姨娘,顾无暇,顾清苑过招的经过和结果后,端起手边的杯子猛喝了几大口水,润了润嗓子,畅快道:“报应终于来了,顾无暇这个压制,欺凌,不把我当人看到的贱人终于要死了,还有二姨娘那个老欺负姨娘的不耻之人也要死了,哈哈哈,想想都觉得痛快呀望门庶女全文阅读!这顾家没了她们,我们的好日子可就要来了,你说是不是姨娘?”

    顾无暇说完,看三姨娘除了在最初的时候,极度的欢喜了一下,现在神色就淡了下来,对于自己的话也是淡淡的摇了摇头。

    “姨娘,怎么了?你不同意女儿说的吗?”

    “不,允儿说的不错,没了她们我们的日子肯定是要比以往好上很多,可你想要太好的恐怕也不会有的,最重要的是,还是不要想得那么大比较好。”

    三姨娘看着顾允儿不赞同的小脸,意味深长道:“允儿,像我们这样身份的人,想的太多,是会惹得上位之人忌惮的,就如二姨娘她们,风光了十几年,可最后还不是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我们还是稳妥的过最好。”

    “姨娘,你这话女儿可就有些不同意了,我们和二姨娘她们是不同的,你又没有儿子,就我一个女儿,她们不需要忌惮我们什么,所以,我们稍微过的好点儿,多往老夫人那里走动一下,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顾允儿有些不甘心道,盼了十几年,好不容有了出头的机会,如果什么都不做,岂不是太可惜了,也太对不起自己了。

    “允儿,争的一时风光,却引来别人的忌惮,并不是什么好事儿,大小姐的手段如何,你也看到了。二姨娘没少算计她,可最后呢?二姨娘出手越狠,她自己的下场反倒是越惨,相反的,大小姐却越是被老夫人宠爱,就连伯爵府的人对她也是越来越看重。”

    二姨娘说着有些惊异不定道:“一般耍手段的人都会让人不喜欢,也会引得她人的防备,可大小姐却完全没有,她换来的只有别人对她更深的敬畏,还有看重。允儿,像她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而我虽然没有儿子,可你是女儿,所以,还是不要想着试图和大小姐争风比较好,你该知道,在以后也许你的亲事,我们还要借助大小姐的力量,惹到她不快对你没有好处。”

    顾允儿听了有些绝望道:“可是,姨娘难道我们要一直这样憋屈的活着吗?”

    “傻孩子,怎么会呢?你只要努力和大小姐搞好关系,让她喜欢你,借助她为你求来一门好亲事,等你嫁过去后,那时候的风光,舒心才是一辈子的,所以,不要为了眼前的风光,就因小失大,错失了你一辈子的好日子,知道吗?”顾允儿听了凝眉思虑片刻,点头,正色道:“是,姨娘说的不错,眼前的风光是有限的,成亲后的风风光光那才是长久的。”

    “允儿说的不错,姨娘就是这个意思。”对于女儿的聪慧,知轻重三姨娘很是满意。

    静默片刻,顾允儿低声道:“姨娘,你说二姨娘她真的偷人了吗?”

    “是不是都不重要了,现在事实就是她偷人了,二姨娘她是逃不过了。”三姨娘平淡道,可心里面对于二姨娘偷人,还是不信的,像二姨娘那么聪明的人,绝对不会被人轻易抓住这么大一个把柄的,不过,真相如何,不管自己的事儿,在大宅院中,谁有手段谁活着,没有心机,死了那是活该。

    ……。

    几日后,一直在关注顾家及笄宴后续之事儿的人们,终于迎来了第一个结局,就是二姨娘的。

    听说,顾家处于人道主义,就算二姨娘做下那样令顾家蒙羞的事儿,他们还是派人去了一趟二姨娘的娘家,也就是柳家,而柳家的人听说了顾家的来意后,面都没见,只是让小厮代为传告了一句话,妹妹既然是顾家的妾侍,那就是顾家的人了,不再是柳家的,所以,该如何他们柳家没资格过问,该怎么处置,随顾家的意,他们没什么要说的不朽神王最新章节。

    这话一出,顾家也不再多说,只道:他们顾家不是无情无义的人家,二姨娘虽然做下了无法饶恕的龌蹉事,可念在她为顾家生下子女的份儿,不会处死她,不过也不会容着她,既然会派人把她送到庵堂里去。

    对于这一结果京里很多人赞叹:顾家仁义,顾老夫人心慈,不过,也有人说太优柔寡断了,然而,人们的感叹还没结束,就传出,二姨娘在去庵堂的路上试图逃跑,结果不小心却失足掉下了山崖,当场摔死的消息,这一消息让众人唏嘘不已,只能说,这就是不安分的也该有的下场。

    顾清苑听说了,淡淡一笑,没有太大的意外,也没觉得很欢喜,倒是有些复杂,顾蘅最后还是没有露面,想来这一定让二姨娘死不瞑目吧!这也证明了顾蘅他果然不是个人,是个畜生,是个和顾长远不相上下的存在。

    几日后,夜间,夜深人静的时候,顾清苑却迎来了一个客人。

    顾清苑看着眼前眼睛晶亮的慕容月,翻白眼道:“公主殿下,你做客的时间不是找错了,是来找我赏月的吗?可貌似今天连月亮都没有。”

    慕容月听了抿嘴一笑,轻声道:“白天来不是不方便吗?所以我只好晚上过来了。”

    “哦!什么事,说吧!”顾清苑懒得客套,有些昏昏欲睡道。

    “那个,能暂时让顾无暇不死吗?”

    闻言,顾清苑眼睛睁开了些,淡淡的道:“怎么?你想用她做什么?”

    听此,慕容月真想大笑,顾清苑这人有的时候真的很有意思,对自己完全秉持着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态度,让自己想好好表现一下,先取得她信任的热情大大降低了不少,不过也就因为这样,自己倒是想为顾清苑做的更多了。

    “那个,你也知道,我是怎么进入柳家的,再加上我的过往,他们全家上下,包括丫头,小厮对我都十分的防备,哎!他们这样齐心一致对付我这个外人,还真是挺没劲儿的,所以,我想给他们找点乐子,他们不让我开心,我也给他们找点闹心的,呵呵,他们乱套了,我才能做的更多呀!”

    慕容月说完,忽然一改刚才的散漫,正色道:“顾家这个大公子可是真的很有一套,就我那事儿,柳家当时可是对顾家可是恨的咬牙启齿的,对这个顾蘅也很是厌恶的,可现在还没过多久,他不但可以出入柳家了,就连他那个舅舅也开始对他该变态度了,这,可不是好事儿。”

    顾清苑听了眼里闪过恶趣,轻笑道:“所以呢?你想把顾无暇带回柳家,让柳家的人想起些什么吧!”

    “顾大小姐就是聪明,一点就通。”慕容月欢快一笑,眼里却很认真道:“不过,你放心,顾无暇这个棋子既然在我手里,我就绝对不会再让她给你惹什么麻烦,她绝对不会有一丝回顾家的机会,我会永远把她留在柳家的,直到用不着她的那一天。”

    闻言,顾清苑眼神微闪,静默片刻,皱眉道:“不过,顾无暇现在不在我手里,有人把她弄走了。”

    慕容月听顾清苑说“那个人”而不提夏侯玦弈,眼里满是复杂,她是怕碰触到自己过往的那些伤口吗?

    想此,慕容月心里忽然放下了一些东西,叹了口气,眼前这个女子呀!难道她不知道,在某些时候,她给人那瞬的温暖,足以让人感激一生嘛!

    顾清苑也真是个奇怪的人,她虽然狠戾,却又奇异的保持了一个温暖的心,自己确实比不了她。

    ------题外话------

    过渡章节,明日开启新的篇章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