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一百零九章 南宫玉

嫡女风华 第一百零九章 南宫玉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第一百零九章

    二姨娘的结局,众人看到了,没有太大的意外,本来失贞的女人就根本没有活下来的可能了,现在她们更想知道的是顾家二小姐顾无暇的结局,也想知道,夏侯世子把顾无暇送到官府到底是在保护她,怜香惜玉。还是要为顾清苑出气,所以,打算要了她的命呢?

    为此,众人不动声色,翘首以盼,几日后,顾无暇的最后结果终于出来了。且是让人意外的结局,竟然是大元的慕容公主,也是现在柳家的儿媳,是她向夏侯世子求情,请他网开一面,放顾无暇一条生路。

    对于慕容公主的所谓的情面,很多人都认为夏侯世子肯定会不以为然的,可让人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同意了,让官府的人把顾无暇交给了慕容月编外特工俏佳人。

    而后,顾无暇的去向,也让人有些意外,慕容公主没把她送去顾家,而是把她带去了柳家,虽然意外,不过仔细想想倒也是在情理之中。

    顾无暇好不容易逃过一劫,如果她回到顾家的话,凭着她当天做的那个事儿,还有和顾老夫人公然对抗的态度,她一定没好日过的,至于柳家,慕容公主敢这么做,想来应该是巾经过柳家的同意吧!如果是,那就证明柳家心里,还是有顾无暇这个外甥女的。那,顾无暇回到柳家应该比顾家要好上很多,不过,也不会好上很多,寄人篱下的人终是要低人一等的。

    就是不知道,顾家对于慕容公主的横插一杠,救出顾无暇,有什么想法?

    呵呵,顾家能有什么想法,当然是不愉快了。

    顾家

    顾老夫人对着齐嬷嬷皱眉道:“你说这个慕容公主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她怎么想起管顾无暇的闲事了?”

    “这个,从第一次宫宴上的时候,还有后来几次,慕容公主特意过府来探望二小姐来看,慕容公主和二小姐好像很合的来,想来,这次也是忆起往日的情谊,起了恻隐之心,所以,才会出面说情,想救她一命吧!”齐嬷嬷很官方,很表面道。

    老夫人听了冷哼,“一个心狠手辣,一个没脸没皮当然合的来,不过,慕容公主如此看重顾无暇。那,说不定,上次在顾家发生的那起,柳擎亵渎慕容公主的事儿,就是顾无暇和慕容公主两人合谋算计柳擎的。”

    闻言,齐嬷嬷很是一惊,不敢置信道:“老夫人,这…。不会吧!”

    “有什么不可能的,一个失贞的异国公主,就算身份不一般,可那也是女子,世俗该守的她一样要守。所以,就她那残破的身体,回到大元也不会有什么好日过,只会沦为皇宫里其他的公主,皇子的笑柄。”

    “继而,她才会来这么一套,不知道怎么忽悠住了顾无暇那个蠢货,让她帮助她算计柳擎,借此成为了柳家的媳妇。凭着她的身份,再加上当今皇上的圣旨,她的日子肯定会比她回大元要过的自在。”

    “可老奴还是有些不明白,如果慕容公主早就有和这个打算的话,她怎么就想中这个官职,声誉都不是很高的柳家了呢?”

    “这有什么好不明白的,太高的门第,她这样一个破败的身体,人家会把她放在眼里吗?说不定,就是闹到皇上跟前,也不愿意接收她这个耻辱。再说了,那些高门子弟也不是那么好算计的,她就是成功了,日子也不会好过,反倒是地位低些的,对她的身份还会有些忌惮,会对她忍让三分。”

    齐嬷嬷听了恍然大悟,点头,“老夫人这么一说,老奴就明白了,如此来看,这位慕容公主还很是很聪明的呀!”

    “从宫里出来的人,有几个是笨的。”老夫人说完,冷笑道:“我现在比较好奇的是柳家的态度,他们因为慕容公主的事儿,对我们顾家可是恼恨的不得了,连柳氏的事儿都没过问,怎么会对顾无暇这个罪魁祸首另眼相待呢?”

    “老夫人,你说,柳家的人是不是想报复,所以才会让慕容公主把二小姐带回去的。”

    老夫人听了一怔,表情莫测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可就真的有意思了。”

    聘来院

    顾无暇的这一去向,传到聘来院后,兰芝很是不高兴道:“小姐,你说官府的人,怎么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把二小姐给放了呢?”

    顾清苑淡定的摇了摇头,万分自然道:“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

    “可是,二小姐如此算计大小姐,就这样放了,对大小姐太不公平了都市修真太子。”其实有一句兰芝没有说出来,夏侯世子他怎么也任由慕容公主把人给带走呢?他怎么就不想着,为大小姐出出气呢!

    “好了,兰芝你就不要计较那么多了,官府自有他处理事情的方法,那些是我们不懂的,但是,我们都要相信官府,那里绝对是个公正的地方,他们放了二小姐,自然有他们的理由。”

    “有什么不懂的,奴婢看着官府的人一点儿也公正,他们就是在包庇二小姐,真是太过分了。”

    兰芝这句话说完,凌菲的头迅速低了下来,隐忍着不让自己去看顾清苑那张无辜且认着说着瞎话的脸,还有兰芝那张义愤填膺的面容,在心里告诫自己,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无知福,无知是福。

    柳家

    因为慕容月忽然把顾无暇带回来,让柳家每个人的脸色都很是阴郁,在心里也更加认定了,顾无暇和慕容月是一伙的,柳擎的事儿肯定是她们两个联手做的。

    柳大奶奶面色阴沉,看着旁边,脸色同样不好的女儿,戾声道:“那个贱人胆子真是太大了,她竟然不打招呼就把顾无暇这个,弑母,阴毒的祸害领到我们家来,她这到底是何居心?她这个不贞之人,嫁到我们家来,已经够我让我柳家丢脸的了,现在又让这个丢人现眼的人过来,她难不成是想让柳家在这京城混不下去吗?”

    柳琳儿听了摇头,沉声道:“女儿倒觉得没这么简单,毕竟,我柳家倒了,她身为柳家的媳妇,她也落不到什么好处,所以,女儿倒认为,她这么做不是在救顾无暇,她是想让我柳家不和,闹内讧,然后她在一旁看乐子。”

    大奶奶听了一怔,随即了然女儿话里的意思后,脸色更加难看,恼火道:“这么说来,她这是跟我们添堵来了,她这按的什么心呀!”

    柳琳儿听了点头,冷笑道:“这也没什么难以理解的,她自己在这个家里过的不痛快,她也想让我们不痛快而已!”

    “这个恶毒的贱人。”大奶奶咬牙切齿道:“我从开始就知道,只要她进了我们柳家,我们就不会有平静的日子过,真是个丧门星。”

    柳琳儿听了,倒是很淡定道:“母亲,其实你完全不用如此激动,我们又不是死人,人家如何我们就要受着。你别忘了,我们是这柳府的主人,柳家的一切都是我们说了算。怎么能任由她一个外人在这里装大头。”柳琳儿说说着冷笑道:“人她是领来了,可,要不要接收,那还还是我们说了算。”

    大奶奶听了,眼睛一亮,点头道:“是呀!这里是我们柳家,我是柳家的当家主母,后院的事儿那是我算了说,还轮不到她一个外人在这里装腔作势,狐假虎威。”

    “母亲说的不错,就是这个理儿。”刘琳儿说着,很是大意道:“慕容月救出顾无暇,在外人的眼里,跟我柳家出手救出的没什么差别,她们看了只会说我柳家仁义,心善。也并不全是坏事儿。”

    大奶奶听到这里心里终于舒服了一些。

    柳琳儿看大奶奶的脸色好看些了,继续道:“可是,顾无暇她毕竟姓顾,而不姓柳,所以,救她出来我们已经仁至义尽了,她没理由留在我柳家不走,她现在既然无事儿了,那,她也该会顾家了。”

    柳大奶奶听了连连点头,是呀!这本来就是个很简单的问题嘛!人又不是我柳家的,我干嘛把她留下,直接送走不就好了。真是,自己刚光顾着生气了,这么容易结解决的问题,怎么就没想到呢?想着有些汗颜,再看一旁冷静自若的女儿,眼里满是赞叹,倚重,自己这个女儿真是了不得,任何问题到她这里都能迎刃而解。

    不过在想起最近京城里众夫人口中的热门人物,大奶奶很是不屑道:“最近京里面的那些夫人们都在说,顾清苑如何,如何的了不得。还真是可笑,就顾清苑那样的人,跟女儿你比较她差的远了,她们那些高门夫人还真是不会看人,一个蠢货竟然被她们说抬的那么高,那,等到有一天女儿你出手了,看她们不吓死武傲苍穹。”

    “不,顾清苑最近是变了不少,也许,她确实变的厉害了,要不然,这次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毁了二姨娘,顾无暇她们把!”柳琳儿说的好听,可眼里却闪过不以为然。

    “就她?蠢的人再如何变那也是个蠢的,就跟她那个母亲一样,是胎里带的蠢,这是改变不了。那些夫人那样说,在我看来要么她们不会看人,要么就是看着顾清苑她被伯爵府看重,说的场面话而已。”

    “而至于二姨娘和顾无暇的事儿,我们没亲眼看到,说不定,是伯爵府暗地里面帮忙,威迫,才会如此的吧!你也看到了,顾无暇她可是夏侯世子下令送走的,如此一来,只要不是傻子,谁都会保住彼清苑这个被伯爵府看重的,而不会护着顾无暇这个无用的了。”

    柳大奶奶的一席话,让柳琳儿最近心里那团不愉消散了不少,也终于明白,为何自己这段日子总是感觉心里不痛快了,本以为是慕容月的关系,现在看来,是那个风头太旺的顾清苑,让自己心里不爽了,不过,现在好多了,母亲说的对,顾清苑的蠢是胎里带出来的,自己没必要跟一个跟自己不在一个阶层上的人计较。

    想此,心情大好,起身面带微笑,道:“母亲,我去看看顾无暇去,有些话,你不好出面,我去说说去吧!”

    “好,好。”柳大奶奶笑逐颜开,为女儿的贴心,其实,心里倒是觉得自己出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一个庶女,还是一个完全无用的庶女,自己说什么都不为过。

    柳琳儿转身离开后,大奶奶脸上的笑容消失,看着身后的嬷嬷道:“你去把大元那位高贵的公主给我叫来。”

    “是,夫人。”

    慕容月从进门的那天直到现在,柳夫人都不容许任何人叫她为少奶奶,只称呼她为公主,所有的人都是一样,这听起来是对她的尊敬,可其实呢?那是对她的不屑,不屑她成为柳家的人。

    说完小家,说大家。

    话说,皓月王朝至今存在也有二百多年历史了,而直到南宫胤这一朝,可以说达到了鼎盛时期。

    在朝堂上,君威百臣忠服。

    在军事,其上,统帅夏侯玦弈智高而筹谋,旗下,兵强马壮。

    在商,货运流通,四通八达,繁荣一片。

    在农,百姓安居乐业,安分守己,深感君恩。

    繁荣,安定,民生无忧,这些都看以看出,南宫胤他也可以算的上是一代明主,而管理江山有一套的明君,在管理自己家后院的上,也自有一套。

    至今为止,南宫胤一共有五个儿子,六个女儿,虽然不算很多,可也绝对说不上少。

    而在是十一个孩子里,正宫皇后育下三个,太子,三皇子还有就是悠然公主。

    而后就比较突出的就是二皇子,四公主,五皇子,他们之所以被看重,不为别的,只因她的生母,是素有皓月第一宠妃之称的韦贵妃。

    而最后的一位皇子,是由一位贵嫔所处,而其他的几位公主也都分别是几位地位相当的嫔妃所出来。

    不过,虽然爹爹都是同一个,可因为生母的不同,差距可就不是一般的大了,她们的风头远远无法和皇后,韦贵妃所出的相比拟,她们虽然身份高贵,可在那个地方,如果没有强力的后盾,那就只能不求富贵,只求活着了,就是活着,也需要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好的脑子,要不然,你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

    皇宫里,有人为了活命,为权势,为某个心底的原始**,费劲脑汁的为往后的路打算着,计划着,但是,在这些人中,有一个却毫无负担的活着,那就是皇后所出的三皇子与美女同居:风流保镖最新章节。

    太子府

    三皇子南宫玉脸色万分难看,看着眼前温文儒雅的南宫凌,眼里满是恼火,他怎么也没想到,他一番游历回来,自己的同胞妹妹,那个本该被万千宠爱围绕的少女,竟然会落到残疾,被发配皇陵的凄惨下场,这让南宫玉很是无法接受,隐忍着暴怒,沉冷道:“大哥,颦儿发配你为何不开口阻止,为何任由颦儿受到那样的耻辱,落得那样不堪的下场。”

    南宫凌叹了口气,脸上苦涩,看着南宫玉同样感到十分难过道:“三弟,颦儿的事儿,你可能是刚回来知道不是很清楚,当时那个形势,我和母后很难开口说什么,她做的事儿当时看到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一个弄不好母后都很难脱身,我们…。”

    南宫凌的话未说完,南宫玉猛然打断,不敢置信道:“就是因为怕沾身,所以,那么就那么看着,不闻不问吗?大哥,她是我们的妹妹,是母后的女儿,是嫡出的公主,你们一个皇后,一个太子,竟然连自己的女儿,自己的妹妹都救不了,你们在想着自己无法脱身的同时,不觉得现在这样脸上同样更不好看?”

    南宫凌看着南宫玉激动的样子,沉声道:“三弟,你能想到的这些,我和母后会想不到吗?我们虽然明面上不好多说什么,可暗地里我们每个人都在父皇的面前,为颦儿求过情,祈求父皇能从轻发落,可最后却无疾而终,父皇他最后还是下了圣旨,我和母后还能有什么办法,圣命难违,你该知道这句话的意思,那不是情谊可以改变的。”

    南宫玉一怔,无法相信道:“大哥,父皇就那么坚持吗?为何一定要把颦儿发去皇陵,颦儿是一国公主,就算是做错了些什么,也不该受到这样生不如死的惩罚!”

    “三弟,父皇有父皇的难处,颦儿这次不是做错了些,她是真的做的有些过了,如果父皇一意维护颦儿,那样,说不定会引得朝堂那些大臣心凉呀!也会损伤父皇的威仪,所以,父皇就算是不忍也的拿出一个决策来。”说着,叹了口气道:“最重要的是那个女子的身份在那里放着,也就注定了,这件事儿无法最终善了。”

    “身份?什么身份,一个小小侍郎府的小姐,就值得颦儿为她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吗?再说了,我听说,她现在可是一点儿事儿都没有,既然如此,那让母后多给她些赏赐,补偿她不就行了吗?要是实在不行,就让父皇给那个顾大人升个职位,还有什么无法善了的。”南宫玉很是不以为然道。

    南宫凌听了摇头,“三弟,看来对于这件事,你是真的完全还没弄清楚呀!”

    “怎么?我刚说错什么了吗?不是顾家的人吗?”

    “不,她是顾家的人没错,但,同时她还是李相的外孙女,还是,伯爵府未来的世子妃!”

    南宫凌最后一句话落,南宫玉双眼骤然大睁,张口结舌,“大哥…。你刚说…。说她是什么?伯爵府的什么?”

    “她是夏侯玦弈的未婚妻,不久后也会是伯爵府的世子妃,你现在该知道为何颦儿躲不开这一劫了吧!”

    “夏侯玦弈他…。他竟然定亲了,这太不可思议了。”

    “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他也不小了,定亲,成亲,那不都是人之常情嘛!”

    南宫玉没有说话,怔忪过后,忽然冷笑起来,沉声道:“看来,父皇不但对夏侯玦弈特别的荣宠,连带的对那些和他有关的人,事儿!也是异常的另眼相待呀!为了替他那个未婚妻讨回公道,竟然连自己的女儿都毫不留情的下手了,呵呵,还真是好笑呀!我有的时候真想问问父皇,在他的心里,夏侯玦弈难道比我们这些儿子,女儿都还重要吗?他为何…。”

    南宫凌猛然打断南宫玉的话,厉声道:“三弟,不可妄言蛇蝎庶女。”

    “我那里妄言了,父皇他本来就对夏侯玦弈过分的宠信了,他现在在朝堂的风头,都快要盖过你这个太子了,你难道没有一点儿感觉吗?他…。”

    “住嘴!”南宫凌一向温和的面容少有的加上了一丝戾气,冷声道:“南宫玉,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该知道那个界限,夏侯玦弈是臣子,能力,智谋样样拔尖儿,父皇宠信他没什么不对,更重要的是,他从来没有因为父皇的宠信,做出过丝毫逾越他自己身份的事儿,一直谨守他身为臣子该守的本分。而对我这个太子也一直有过分毫的不敬。”

    “所以,三弟,有些话,无凭无据的你最好不好随意的说出口,一个弄不好那就是那就是对臣子无端污蔑,懂吗?”

    闻言,南宫玉讽刺一笑,莫测道:“大哥你的度量还真是大呀!”

    “三弟,我说的都是实话,还有,颦儿的事儿,你最好还是不要提起了,你说了只会惹得父皇不快。”

    “所以呢?颦儿我们就彻底不管了吗?”

    “没有不管,我和母后都有派人跟在她的身边照顾她,她不会被任何人怠慢的。”

    “鞭长莫及,那些个奴才,在你眼前和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可完全不是一个样的,再说了,皇陵那个地方,就算是不被怠慢,又能有多少好日子过。”

    “哎!三弟事已至此,我们已经无法改变什么了。”

    南宫玉听了冷冷一笑,“无法改变,怎么无法改变?有些事儿说难也难,可说容易也很容易。颦儿的事儿,说大了,那可以牵扯到朝堂。可说简单了,那,不过就是两个女子之间的事儿而已。就算是颦儿算计了顾家那个小姐,很多人都看到了,可,只要顾家那个小姐说站出来说句话,对在百官说一句,颦儿对她做的事儿那都是误会。不就可以简单的解决了嘛!人家当然人都不多什么了,朝堂上那些老匹夫,谁还敢多言,那,父皇也就没什么难做的了。”

    “三弟,你想的太简单了,颦儿做的事儿,你还是先整个弄清楚再说吧!还有,你想做什么之前,最好去宫里一趟,问问母后的意见,不要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结果弄的自己下不了台。”南宫凌意味深长道:“颦儿的事儿已经无法挽回了,你不要再为了这件事儿,损了你三皇子的颜面。”

    “大哥你就看着吧!我一定会把颦儿从皇陵弄回来,而我的颜面也绝对不会有损分毫的。”说完,不再听,南宫凌开口,大步的走了出去。

    看着南宫玉的背影,南宫凌眼神微缩。

    而这个时候,一个全身黑包裹严密的高大男子,走到南宫凌的身边,低声道:“太子,要不要属下跟着三皇子。”

    “不必,三弟他有的时候太过自傲了,让他碰碰壁,吃点亏也没什么不好。”

    “属下知道了。”黑衣人说完,闪身消失在眼前。

    南宫凌表情莫测,因为自己是太子,继而,南宫玉这个同胞弟弟,心里就少了那个争抢某些东西的**,一心想等着自己登上那个位置时,他做个富贵的闲散王爷,这,本没什么不好,可凡是总是有利有弊。

    他少了那份争抢之心,同时也就少了防备,算计之心。他的心里太过安逸了,又因为,母亲是皇后,自己是太子,没人敢对他不敬,不恭。从小到大,他身边就是恭维声不断,巴结的人不缺。

    现在的南宫玉,可以说完全是一个万事无忧,什么都不怕,也不缺,可也无用的纨绔子弟,这对自己来说,并不是好事儿,在以后的日子里,也许,很多事儿自己都还用的上他,他现在这样,自己可是不满意,所以,也该历练历练他了,那个女子是个很不错的试棋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