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27章 蛊2

嫡女风华 第127章 蛊2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李家

    李智走入书房,看着眼前正在练字的老人恭敬道:“祖父。”

    李翼抬头,放下手里的毛笔从案走下来,在下首的椅子上坐下,面容一如平日的严肃,刚硬,“坐下吧!”

    “是,祖父。”李智在李翼的手边坐好,知道祖父心里担忧,直接禀报道:“祖父,孙儿已经去看过清儿了。”

    “她怎么样?严重吗?”李翼担心道。

    听到李翼的问题,李智摇头脸上带着一丝好笑,而在看到李翼皱眉时,赶紧回禀道:“祖父,清儿她没事儿。”

    “没事儿?这么说是逸尘弄错了吗?”李翼凝眉。

    “没有,清儿她确实跟顾老夫人说她身体不舒服。”李智说着,溢出一丝无奈的浅笑,“不过,那不过是因为清儿她头一天有事儿外出累了,所以才会给老夫人告了病,休息一下。”其实也就是想偷懒而已。

    李翼听了摇头,神色也放松下来,“只有没事儿就好。”心里却紧了一下,清儿她可是在忙娇儿的事儿吗?可为何暗卫没有禀报呢?

    李智看李翼若有所思的样子,李智看在眼里,以为他是在想探究祁逸尘的举动。

    清儿生病把这一消息告诉他们的人不是别人就是祁逸尘,想起,昨日祁逸尘急匆匆的过来,神色间那无法掩住的担心,告诉他们清儿生病了,让自己赶紧过去看看,确认一下,然后把症状告诉他时,那关切的模样,让李智包括李翼都震了一下,同时也清楚明白的了解,祁逸尘他,对清儿上心了。

    李智想此,眼里划过一抹苦笑,自己也就不说了,可那个桀骜不驯的男子竟然也上心了,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劫吗?就在李智心情复杂有些惶然时,李翼的声音传来。

    “智儿。”

    “祖父。”

    “你去把清儿的情况跟逸尘说一下吧!省的他着急。”

    “是,祖父,孙儿现在就去。”

    “嗯!去吧!”

    李智拱手离开,李翼想起祁逸尘,嘴角溢出一丝淡笑,逸尘这孩子真的很不错,真心的关心清儿却又不会冲动贸然行事,让清儿难做,这种默默的守护让李翼很满意,如果一年后清儿能顺利和夏侯玦弈脱清关系的话,那,祁逸尘可以说是最好的选择,想此,李翼沉思,关于一年之约的事儿,该不该让祁逸尘知道呢!

    顾家

    老夫人带着太夫人送的礼物满载而归,而顾清雅耳边响着太夫人的夸赞,脑海里映现着那巧合,在她心里上天注定的一见,心满意足的同时,神色也有些恍恍惚惚的。

    她从丫头的口中得知祁家公子长的是不差,心里也幻想过他的摸样会是什么样的,可,见了之后她才发现,她想象的那些根本不及他风采之万一,那俊美绝伦的面容,魅惑的气势,在看到祁逸尘的刹那间,就惊艳了顾清雅的眼,心亦沦陷了。

    顾清雅和老夫人回到府,下人们恭迎着,观察着,探究着,把两人迎入府中,看着两个各自回到自己的院子,回身走到一个隐秘处,才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老夫人的心情看起来很不错呀!”

    “你们没看到吗?老夫人回来的时候可是比去的时候带着的东西还多呢!”

    “呵呵,祁家可真是有钱人家呀!”

    “是呀!那些东西可都是顶级的好东西呀!我以前可都是只听过,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呢!”

    “还有,你们看到那个清雅小姐的表情了没?”

    “看到了,好像有些恍然的样子,是不是在祁家发生什么事儿了?”

    “去,你个小丫头片子知道什么,不懂就别瞎说。”一个妇人斥道:“那明显就是情窦初开,被那个公子给迷了心的表情。”

    这句出,旁边的几个丫头惊,“真的吗?清雅小姐这是看上谁了?”

    “还能有谁,肯定是祁家哪位公子呗!你不要忘了今天她去了可是祁家。”

    “哦!你们这么一说我到时记起来了,清雅小姐身边的丫头,这几日好像总是在有意无意的打探祁御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的消息。”

    “是吗?这么说那个清素小姐可是看上祁御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了吗?”

    “很有可能。”

    “清雅小姐模样是不错,可她商家之女的出身,人家祁御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会看上她?”

    “难说。”一个年龄大的丫头,看了一眼四周确定没什么问题,低声道:“我们家大小姐那个秉性,当初我们想着有个门户一般的人家娶她就不错了,可现在她还不是和伯爵府订了亲了,这谁能想的到呀!所以,男女之间的事儿太难说了,说不定,人家祁御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就喜欢清雅小姐这样的也说不好呢!”

    顾清苑的例子一出,说服力太强,几个听众纷纷点头。

    “这么说我们以后对那位清雅小姐还要上些心了。”

    “她一个商家小姐,而这里是侍郎府,说好听点儿她们是主子,说不好听的,她们只是客人,寄人篱下的客人,不用把她们想的太了不得了。再说了就算清雅小姐成了祁家的夫人,她就能给我们什么好处了,也许,那个时候她早就不记得我们了。”

    “就是记得也觉得我们那么伺候是理所应当的,所以,该怎么伺候就怎么伺候,不怠慢就行了。”

    “说的是。”

    凌云阁

    曾氏早就看出了女儿的异样,继而,在送老夫人回福寿阁后,就疾步去了顾清雅的屋子。

    走进屋里果然看到自己的女儿又是那副恍惚,发愣,时笑,时羞的表情,曾氏是过来人,女儿的这幅表情代表着什么她心里清楚的很,抬手挥退屋里的丫头,走到顾清雅的身边,却故作无知,唤道:“雅儿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丫头退去,曾氏问话,屋里这么大的动静,顾清苑却毫无所觉,仍然只顾想着自己的心事,眼睛晶亮,眼里不时的闪现出势在必得的光芒。

    曾氏叫了她几声都没反应,看着女儿好似失了魂的样子,眼神微缩,伸手推了她一下。

    顾清雅这次回神,被打搅心里很是恼火,转头刚欲发火,当看到是曾氏脸上不快的神色迅速褪去,赶紧起身挽住曾氏的胳膊,笑问道:“娘,你怎么过来了。”

    “我刚看你神色不是很好,心里担心,所以就过来看看你,怎么?可是发生什么事儿了吗?”曾氏说着在椅子上坐下,关心道。

    “没事儿,什么事儿都没有,女儿很好娘不用担心。”顾清雅笑着回应道。

    “没事就好。”曾氏脸色放松下来,继而很是随意道:“怎么样?这次去祁家好玩儿吗?感觉如何?”

    顾清雅听了点头,笑的娇美道:“很好,太夫人很亲切,也很喜欢我,夸奖了女儿好几次呢!让女儿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那是因为雅儿好值得夸奖。”曾氏赞赏的看了顾清雅一眼,道:“而且,就连你祖母刚才也跟娘说,雅儿是个懂事,妥贴的孩子呢!”

    闻言,顾清雅喜笑颜开,“真的吗?娘,祖母真的夸奖我了吗?”

    “娘还会骗你不成。”

    “这么说我为娘争脸儿了?”

    “是,因为雅儿娘的脸上添了不少光呢!”曾氏笑道。

    “嘻嘻,都是娘教导的好。”顾清雅讨喜道。

    曾氏听了脸上的笑意扩大,轻轻的捏了一下她的小脸儿,眼里满是宠溺,如此贴心的孩子如何让人不疼她呢!虽然都是自己的孩子,可清素她那孩子有的时候太规矩了,显得有些木讷,很多时候都没有清雅来的让人欢心,嬉笑一会儿过后。

    曾氏看着顾清雅娇美的小脸儿,正色道:“雅儿,你跟娘说,你在祁家是不是看到那位祁御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了?”

    听到曾氏的问题,顾清雅眼神微闪,那俊逸邪魅的面容迅速回到脑海里,心里一颤,脸上露出红霞,眼里闪过痴迷。

    看此,曾氏确定,看来是真的了,不过,那个祁御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到底是个是什么样的人呢?就见了一面就让女儿如此动心,魂牵梦绕的?

    “雅儿那个祁御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真的那么好吗?”

    闻言,顾清雅马上点头,神色坚定,毫不迟疑,万分肯定道:“娘,祁公子真的很好。”顾清雅说着,那恍惚的神色再次出现,带着一丝梦幻,“娘,女儿长这么大从来没看到过长得那么俊逸非凡的男子,女儿想祁公子那样的样貌,就是在整个皓月恐怕也难找出一个比他更加好看的男人了,长得好,家世好又是御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顾清雅越说眼神越是向往,中意,口气也越发的坚定,“娘,那样的男人就是女儿所求的,嫁给那样的男人女儿一定会幸福的。”也一定会被人羡慕,嫉妒。曾氏看着听着,眉头渐渐皱了起来,眼里也染上一抹担忧,雅儿她好像陷的有些深了,如果万一不能如意的话,雅儿她岂不是会很伤心。

    顾清雅说完,看曾氏并不如自己所想的那样马上赞同,也不是很高兴的样子,不解道:“娘,你…。你不同意吗?”

    “不,娘没有不同意。”

    闻言,顾清雅的脸色放松了下来。

    “不过,雅儿姻缘的事儿是很难说的,所以娘觉得在你和祁公子没有定下来之前,你还是不要太上心的好,要是万一不成…。”

    曾氏这句没说完了,就被顾清雅快速打断了,“不会的娘,一定会成的,祖母她很愿意,太夫人也喜欢我,而且女儿长的又不差,只要祖母向祁家提提,或者祁公子能见女儿一面,跟女儿说上几句话,女儿相信一定会成的。”

    “可我们主动去提好像有些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娘,祁公子那样的人,如果我们不积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些,要是让其他人捷足先登了,那我们可是后悔都来不及了,所以,这个面子不是那么重要的,让女儿能成为祁家的夫人才是最重要的。”

    顾清雅低声道:“而且,我们家是商家,祁公子家也是,等他和女儿的事儿定了,有他们家的扶持我们家一定马上就会在京城立足脚的,还有,女儿还听说,祁公子和太子还有那些高门公子的关系也很好,到时候让祁公子给牵个线,给哥哥弄个职位什么的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顾清雅说完,曾氏已经完全心动了。

    顾清雅看此,继续蛊惑道:“娘,有了祁家这个后盾,谁还敢小看我们家,而且凭着哥哥的才华,只要他再努努力有个好的官职那是轻而易举的,到时,这小小的侍郎府,就是请我们住,我们完全不屑住在这里。”

    顾清雅这句话落,曾氏立即起身,郑重道:“雅儿你今日跑了一天也累了先好好休息,这件事儿我会好好跟你父亲说的,你放心吧!”

    顾清雅听了就知道曾氏她已经完全同意了,笑逐颜开道:“是,母亲。”

    聘来院

    老夫人和顾清雅回来后,府里引起不小的动静,顾清苑自然也听到了些的风声,不过,这个时候顾清苑没心情关注她们,因为秘庄那边传来消息,二姨娘开口了要见她。

    没到三天的时间,二姨娘就开口了,顾清苑得到消息并不意外,一个母亲,一个全心疼爱孩子的母亲,在她们的眼里,孩子的生死比什么都要重要。

    晚上,顾清苑准备妥当,和上次一样和凌菲一起去了秘庄。

    走入二姨娘所在的房间,打开,当顾清苑看到立在窗户边上的二姨娘时候,看着她寂寥的背影,顾清苑敏感的感到她好像哪里不同了,二姨娘如此好强的人,怎么会如此轻易的就让人看到她的软弱呢?

    好像听到声音,二姨娘转头,看到顾清苑没有和以往那样用愤恨,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眼神看着她,只是淡漠的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道:“大小姐来了,坐吧!”

    看此,顾清苑挑眉,果然不同了。

    顾清苑点头,轻笑:“好。”

    顾清苑坐下,二姨娘起身走到她的面前,在她手边坐下,完全不兜圈子,开门见山道:“关于李娇的病,我知道不多,她到底是不是真的生病还是别有隐情,我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在顾长远的身边这么多年,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还是很了解的,也在无意中发现过他怪异的地方,但是,我不确定这跟李娇的病有没有关系。”

    闻言,顾清苑点头,“二姨娘无需确定什么,只要把你知道的,看到的告诉我就可以。”

    “好。”二姨娘应完,忽然话锋一转,厉声道:“不过,在那之前我有一个条件。”

    “说来听听。”

    “我要你把无暇从柳府救出来,而且,也要保证不参与顾蘅的婚事儿,抱他成为顾家未来的家主。”

    二姨娘说完,顾清苑露出笑意,表情柔和,却断然拒绝,“不可能。”

    闻言,二姨娘微愣,“你不是想救李娇吗?既然如此,为何不答应不能答应我的条件。”

    “二姨娘,看来有些事情你还没有弄清楚,你现在没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格。”

    “这么说你是不想知道这里面不寻常的事情了吗?”

    “我当然想知道,要不然你现在也不会还活着,不是吗?”

    “那…。”

    “二姨娘,你说了,我满意了,你的儿女完好的活着,这,就是我们之间的交换,而再无她你所以为的,我会给的回报,你,明白吗?”

    闻言,二姨娘一震,“顾清苑这就是你所谓的交换吗?你说的好听,其实不过就是拿我儿女的命要挟我罢了!”

    “不错,是这样,二姨娘你终于明白了。”顾清苑赞赏道。

    “你可真够小人,也够无耻的。”

    顾清苑听了挑眉,“我会把它当做赞美。”

    “你…。”二姨娘忍不住火冒三丈,“如果我不说呢?”

    “不说,结果你是知道的,又何必多次一问呢!”

    顾清苑说完,二姨娘咬牙。

    “二姨娘不要觉得自己多吃亏,其实,你可是占便宜的那一方,顾蘅,顾无暇还有你,三条命换得李娇一条,赚的可是你呀!”

    “这么说,婢妾还有谢谢大小姐了?”

    “二姨娘客气了,怎么说我们也曾经在一个屋檐下生活过,所以,不要如此客套。”顾清苑笑的很亲善。

    二姨娘却看得吐血,以往自己真的是瞎了眼了,怎么会把眼前这个如狐狸一样狡诈的女子看成是个蠢货的呢?

    “好,我说,也希望你能信守承诺不用动她们,要不然,我就是化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的。”二姨娘阴狠道。

    顾清苑听了不感到生气,也不觉得惊惧,在她看来,这不过是二姨娘为了保障子女的安全,给的最好努力,也是最后的挣扎罢了!

    “只要二姨娘知无不言言不及,他们就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闻声,二姨娘紧紧的看着顾清苑,像是要把她看透似的,好像那样才能确定她这话说的真的,还有假的。

    顾清苑感受着二姨娘x光似的目光,淡淡一笑,眼神如墨,任她打量。

    良久之后,二姨娘收回视线,眼里闪过苦涩,神色也有些悲戚,几不可闻道:“人和人有的时候真的是不能比,一个人再强有的时候却强不过命,李娇那样黑白不分,是非不便的人,有一个全心护着的她的父亲已经够让人心里不平衡的了,现在,又有你这样一个全心为她的女儿,她真是好命。”

    “托生在什么人的肚子里,生在什么样的人家,那是老天给的,是注定的,我虽然羡慕,嫉妒可也没什么好说的,谁让李娇比我会投胎。”

    二姨娘说着感伤,不甘道:“可在顾家的那十几年里,我和李娇同是母亲,我自认,在教养孩子,抚育孩子方面,我比李娇做的要好几百倍,几千倍,对顾蘅,顾无暇我能做到的,我可以做的,我都做了。”

    “而李娇呢?她什么都没做过,甚至连抱你都未抱过,更不要说教养什么了,她那个做母亲的对你这个女儿做的最多的也就是训斥罢了!她从来没尽到过一个做母亲的责任,可是到最后呢?她却得到了你真心,全心的守护。”

    “而我呢?我那个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的宝贝女儿为了她自己的目的,狠心暗害我这个母亲,而我那个儿子,我在生死关头的时候,他竟然连面都不露,顾清苑,你说,我哪里做错了,我哪里对不起他们,为何他们要这么对我呢!是我真的做的不够,还是说,这就是我的报应,我本该不得好死!”二姨娘说着渐渐激动起来,泣不成声。

    顾清苑静静的看着,片刻后,看二姨娘慢慢平静下来,才开口,不过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道:“二姨娘,在当初,你除了给顾长远做妾之外,你应该有机会成为别人的正室吧!”

    二姨娘怔了一下,却也没有否认,点头道:“是,不过…。”

    “不过,那些人都没有顾长远的职位,他们不能给你想要的东西,比如金钱,面子,体面,对吧!”

    “是。”二姨娘没有否认,当时是有不少的寒门子弟想娶她为妻,可都被她用各种理由,借口给打发了,原因很简单,那样的苦日子她不想过,而且,是那样不知道他们是否能高中,毫无尽头的苦日子她更不想过。

    “二姨娘,出生在什么样的人家,除了决定了每个人的起点高低各有不同之外。它决定不了太多的东西,后面的路该如何走,都在你自己的手里,在你自己的选择。”

    “其实你有很多机会可以做一个堂堂正正的正室夫人的,理所当然的相夫教子,抚育子女,成为一个拥有更多的女人。可你却贪心了,所以在一开始你就选择错了,在你看上顾长远那些身外之物,在准备享受那些的时候,你就把自己的命运交在了人家的手里,衣食住行,甚至是孩子,都要交由别人来决定,你除了得到光鲜的仪表外,你再无其他。”

    顾清苑话落下,二姨娘怔在哪里,神色不定。

    “而你的选择也决定你孩子的出身,让他们成为了妾生的孩子,在出生的那一刻就比别人低了一头,而在这个时候,你也许开始觉得愧疚,觉得不安,觉得对不起她们,所以,你开始想争夺,开始想反抗,想改变自己的处境,也改变你孩子的命运。”

    “要说你有这样的想法,没什么不对,也很正常,一个母亲总是想给孩子最好的,可,你却做错了一件儿,那就是不该把你的思想传递给你的孩子,让他们从小就种下争抢的心里,那样也许教会了孩子生存之道,可更多的却是让他们增添了更多的贪欲,让他们不安于眼前,不停的算计,努力的往上爬,想出人头地,不被人看低,而不断增加的贪欲,才成就了今天的这种结果。”

    “如果你一开始就教导他们做一个掌握自己命运,用自己的努力争取一片天,堂堂正正的闯下一片地,而那个地方不需要多大,最重要的是,能自己当家!版诉你的女儿,庶女不可怕,也能成为一个正室夫人,就算是门户低些也不可怕,只要那个男人贴心,她亦会幸福。”

    “告诉你的儿子,庶子不可怕,只要他努力,一样可以考的科举,经营的了商,务的了农,能找一个好妻子,相扶相持共度一生。”

    “二姨娘,很多事儿,不怨天,不怨地,一切是贪欲。”

    “手里钱财千千万万,你所能得的,也不过是锦衣玉食。”

    “口袋里面银钱没几个,却同样能填饱肚子,所差也就是粗茶淡饭而已。”

    “其中味道如何,就看你自己如何品了,心满,万事足,心空,万事灭。”

    顾清苑一席话说完,凌菲震惊,怔怔的看着顾清苑,这就是小姐内心的想法吗?她从未听到过这样的理论,可却觉得很,她不知该如何形容,只是觉得很了不起,随遇而安,万事有心生,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致的豁达,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端的震撼,在小姐的话里,好像没有低贱之分,没有富贵贫穷之分,有的只是你是否努力,是否满足,是否不被某些浮华迷住,错失了你本身能拥有的幸福。

    凌菲似乎感悟,也忽然明了,为何小姐对于伯爵府,对于主子会看的如此之淡了,想此,凌菲忽然一震,这么说的话,小姐她的心里也许根本就没有主子了,那…。

    凌菲心里的想法未完。

    二姨娘嚎啕大哭的声音忽然响起,是痛,是悔,是悲!

    顾清苑神色淡淡的看着,直到二姨娘心里的各种矛盾发泄的差不多了,才开口。

    “二姨娘说说吧!”

    二姨娘擦干脸上的眼泪,红肿的眼眸看着顾清苑,不由感慨:“李娇有你这样的女儿,是我最不如她的地方。”

    闻言,顾清苑浅浅一笑,全部收下。

    二姨娘看此,摇头,矛盾的女子,也是了不起的女子。

    “顾清苑我知道不多,不过,我感觉特别异常的地方就是顾长远去李娇房里的时间,还有就是……”

    在二姨娘的讲述中,顾清苑神色一直淡淡,没有太大的起伏,直到二姨娘说出顾长远看的那个书。

    不但顾清苑的眉头皱了起来,凌菲更是惊骇不已。

    “二姨娘,你确定?”

    “我很确定,那个地方很隐秘,如果不是蘅儿小的时候太过淘气,无意中翻出了那个东西根本没人发现的了。”二姨娘肯定道:“我看到那本书的时候,也是惊的不行,开始还以为是那个人无意中放在这里的,不要了的,然而,那本书太干净了,让我知道肯定有人常常翻动才会如此的,想到这一点儿,我十分的害怕,急忙放回原处,就带着蘅儿离开了。”

    “然后呢?”

    “而后,当天晚上老爷就去了我哪里,好似无意的问我今天都去了哪里,还问我有没有去过他那个地方,我当时听了就已经猜到了什么,虽然心里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端的害怕,却也感到了不对劲儿。继而我就真真假假的跟他说去了,只不过,找到蘅儿的事儿,我没说是自己,说是一个丫头找到的。而不几天后,那个丫头就忽然坠湖死了,那时,我就已经确定那本书不是别人的就是顾长远的,同时也庆幸,幸亏我没说,要不然,死的那个人一定是我。”二姨娘就是现在说起来还心有余悸。

    二姨娘的神色落入眼底,让顾清雅的脸色有些难看,沉声道:“可还记得上面写了些什么吗?”

    “不记得了,看了一眼那个书名就把我吓坏了,里面的写的什么我没敢细看。”

    闻言,顾清苑眼神微眯,深深的看了一眼二姨娘,却没再多说什么,而后起身。

    “大小姐。”在顾清苑走到门口的时候,二姨娘忽然开口。

    顾清苑回头,淡漠道:“二姨娘还有什么事儿吗?”

    “大小姐,婢妾不敢奢求太多,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请你把无暇从柳家弄出来,当然,不会让她回顾家给大小姐你添麻烦的,就是把她送到庄子上也行。”二姨娘对着顾清苑跪下,很是低微的祈求道。

    听言,顾清苑转身,缓缓走到二姨娘的身边,俯身,神色清冷,“二姨娘,在回答你的请求以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

    “大小姐请说。”

    “二姨娘,既然那本书你什么都没看到,那,为何那么确定顾长远难以再有子嗣了呢?”

    顾清苑话出,二姨娘眼神微缩,顾清苑轻笑,起身,眼里带着冷色,“二姨娘,很多时候还是不要说谎的好,因为,总会有蛛丝马迹露出,让人不喜的很。”

    二姨娘神色微变,刚欲什么,顾清苑却已离开,独留二姨娘瘫坐在地上神色惊疑不定。

    从秘庄出来,凌菲带着顾清苑提速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快的往顾家赶去,虽然小姐没说,可她感觉的到小姐的心情不好,有些焦灼,就是她自己在听到二姨娘那个答案,心里也沉重的不行,她是一个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者有些问题,能想到的比顾清苑要多很多,她担心的不是李娇,而是顾清苑,心里决定,这个事儿一定要尽快通知主子知道。

    聘来院

    回来后,顾清苑叫来兰芝,吩咐道:“兰芝,你现在去把高嬷嬷给叫来。”

    “小姐,现在吗?”

    “对,现在。”

    顾清苑少有的冷厉让兰芝一惊,不敢迟疑,领命疾步的往栖霞阁而去。

    梅香站在一边看着顾清苑神色冰冷,凌菲的脸色也很难看,知道一定发生什么事儿了,可小姐没说她亦是不敢多问,能做的只有默默守护。

    栖霞阁,高嬷嬷正在李娇的床边小憩,看到兰芝到来,听了她的话,亦是不敢耽搁分毫,起身,随着兰芝疾步的往聘来院而去,心里隐隐猜到了什么,神色惶然,激动,不安。

    看到高嬷嬷到来,顾清苑转头,看着三个丫头,道:“你们先出去,守在外面,任何人都不许接近,没有我的命令,你们暂时不要进来。”

    “是,小姐。”

    三个丫头领命,快速的走了出去。

    高嬷嬷见此更加确定了,等丫头离开后,不等顾清苑说,高嬷嬷就率先问道:“大小姐,是不是夫人的事儿有眉目了。”

    顾清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正色问道:“高嬷嬷我有问题要问你,你一定要如实的回答,绝对不能有丝毫的隐瞒,知道吗?”

    “是,小姐。”

    “我问你,每个月的初一和十五,顾长远是否一定会歇息在栖霞阁,就连二姨娘生孩子的,他也坚持回栖霞阁。”

    “是。”

    “是否一定会行房事。”

    “是…。是的。”

    “可房事后却从来不留夜。”

    “是…。”

    “而房事后夫人会感觉好很多,而顾长远脸色却不是很好看。”

    “夫人看起来是会好很多,至于老爷,老奴没有注意。”

    “高嬷嬷,你仔细的想想,顾长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初一,十五绝对会出现在李娇的房里的,就是任何事儿他雷打不动的会呆在栖霞阁。”

    高嬷嬷皱眉,思虑,片刻,有些无奈摇头,“老奴实在是记不起清楚的日子了,感觉这十几年都是如此,但是,又好像前两年不是如此。”

    顾清苑听了,凝眉,“是吗?”

    “小姐这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还不确定,高嬷嬷你先回去吧!如果想起来的话就告诉我。”

    “是,小姐。”

    高嬷嬷本想多问,可看顾清苑那绝对不容反驳,质疑的气势,张了张嘴,却还是没敢问,俯身走了下去。

    高嬷嬷离开后,顾清苑的脸色猛然沉了下来,顾长远你到底想做什么?

    伯爵府

    关于顾清苑去秘庄,还有那里所发生的事儿,凌菲还没来及的向夏侯玦弈传达,就已经有人先一步对夏侯玦弈做了禀报。

    “主子,顾小姐今天去见顾家那个姨娘了。”

    “结果如何?”

    “从那个姨娘的口中,基本可以确定,顾夫人不是病,是中了蛊!”

    影卫这句话落,夏侯玦弈脸色骤变,猛然起身,眼眸暗沉。

    “中蛊时间多久?”

    主子忽然紧张的态度,让影卫愣了一下,赶紧会禀道:“不确定。”

    闻言,夏侯玦弈眼神微缩,沉声道:“去迷庄。”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