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34章 生死自己定

嫡女风华 第134章 生死自己定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从顾长远那里出来,顾清苑就去了李娇那里。

    走进房间,看着到处凌乱,各种破碎,没有一处完好,好似被经历了一场战斗似的房间,还有那不时传来的怒吼,嘶喊,完全无法接受,崩溃的叫声。

    “这不可能,不可能,远哥那么爱我,怎么会害我,骗我,还…。还对我种蛊,我不信,我无法相信,刚才那都是假的,假的…。”

    “夫人,夫人,你冷静一下,夫人…。”

    高嬷嬷看着李娇激动,狂躁的样子,脸上满是担忧,眼里全是悲愤,这所有的一切竟然都是顾长远做的,他怎么可以这么对夫人,他真不是人呀!

    看着李娇那好似天崩地裂,整个世界都崩塌似的反应,这就是死去活来的爱情,这就是付出一切所得到的结果吗?

    一个女人违抗父亲,无视女儿,甚至没有自我,把所有的一切都交付给一个男人,全心的爱着他,相信他,依靠他,菟丝花般的活着,把自己的命运交由他人掌控,就已经注定了结局不会是喜剧,有的只是凄惨,悲惨,还有如李娇这样的毁灭般的结果。

    “大小姐…。”高嬷嬷感觉有人,转头当看到是顾清苑的时,出声,可还没说什么,李娇就猛然冲到顾清苑的身边。

    “顾清苑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吧!是你的计谋,是你…。一定是你给远哥吃了什么药,才让他说出了那番口是心非的话的,对不对?你是想报复我这这个母亲对你的漠视,想看我生不如死,所以,才设计让我看那一切的对不对。”

    顾清苑低头看了一眼,被李娇狠狠掐住的胳膊,抬眸,看她慌乱,好似自己否定,她立马就会死去的表情,淡淡一笑,“母亲以为是,那就是吧!”

    闻言李娇眼睛一亮,却又马上沉了下来,“顾清苑,你为何要这么做,在你父亲面前嚣张,看我痛苦。如此算计你的父母,你真是大逆不道,心肠真是歹毒,”

    “是,父亲,对你一往情深,爱护有加。母亲,你身体康健,万事无忧,只有我这个女儿是个不孝的逆女。”

    顾清苑清冷道:“如果这才是母亲所以为的现实,那,母亲可以忘了今天的事儿,还和以前的十几年一样无忧的生活着,感动着父亲的宠爱,忽视着外公的担忧,无视着女儿的存在,活在自己那美好而虚幻的世界里。”

    “只要,你身体身体里的蛊不存在,只要你昨天身体上的痛不再出现,你可以按照自己所以为的方式继续活着,没有人会干涉,也不会阻止,当然,身体上的病痛也要自己承受着,没有那个人人出替你痛,包括那个爱你爱的要死要活的,我的父亲,他也只是看着,只是看着。”

    顾清苑说着,看李娇神色巨变,却还是不接受,因为她看着自己眼神是怒火,而不是其他。

    顾清苑看着眼里漫过冷光,“怎么?不相信自己爱错了人,看错了人,不相信那个口口声声说会护你一生,爱你一世的人,竟然是那个要致你于死地的人?”

    “无法接受你对外公以死相逼求来的因缘,最后却以如此可笑,可悲的结局收场吗?”

    “顾清苑你给我闭嘴…。”李娇戾声怒吼,伸手就要对顾清苑的脸颊挥去,却被顾清苑轻易拦下,握着李娇手腕,看着她恼恨的表情,冷声道:

    “现在事实摆在眼前,你却选择看不见,选择不接受,你固执己见的缘由是什么?是因为顾长远如此对你,你怕心痛,心寒,心死了。还是,为你自己识人不清,违背外公,却给自己选来一个禽兽不如的男人,感到丢脸了,没面子,感到自己失败了?害怕承认,不甘认输。”

    “所以,你强硬,固执的认为,顾长远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女儿设计的,那,你身体上的痛苦呢,你这一身怎么也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不好的病,是怎么会事儿?昨天那生不如死的痛苦,又是怎么回事儿?都是梦,一切都是假的?都是有人在设计你,算计你吗?”

    “那,你以为算计你的人是谁?是那个从小把你捧在手心里,不舍得你受到一点委屈的人。”

    “是那个在你选择那个男人时,在你以死相逼时,明知道你的选择是错的,却担心你因达不成心愿,会去死!还是违背自己的心意成全了你的那个人!”

    “是那个看着你在成婚后就开始逐渐变得虚弱的身体,被病魔缠身忍受病痛无法解脱的样子,他为此担负了十几年的愧疚,自责,心痛的人!”

    “是那个为了给你治病,为了怕你胡思乱想,连给你看病都是偷偷的人。”

    “是那个为了怕打击到你,就算明知道你选择的那个男人,很有可能就是暗害的人,却还担心你如现在这般要死要活的,忍着心里的痛对那个男人和颜悦色的人,你的父亲!”

    “李娇,你以为是他在算计你吗?还是那个,从出生因为不是你想要的儿子就被你厌弃,无视,冷漠对待的你的女儿?”

    “你的父亲,你的女儿都对不起你,那你呢?你又对得起谁?”

    “在你出生直到现在三十多年的时间里,你可有一丝想过孝敬你父亲?身为女儿,你的孝敬之心在哪里?”

    “在你生下你女儿的直到现在十几年的时间里,你可有过一丝想过要好好抚育成人?身为母亲,你的慈母之心,又在哪里?”

    “李娇,在你的一生中,在你的心里,除了爱顾长远,你还会什么?你能做什么?”

    “李娇,人的一生,除了爱恨,还有责任。你的老父亲,护了一辈子,你没想过为他养老吗?你的女儿还在襁褓的时候,你没想过,要用心的把她养大成人,成家育儿吗?你除了想做顾长远的好妻子,就从未想过成为一个好女儿,好母亲吗?”

    是冲击,是懵懂,是痛击,很多从未想过,很多从未感受过,明白,不明白的,清楚的,糊涂的,伤,痛,爱,犹如一本书,记载了李娇的几十年全部的生活,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容回避,无法掩盖,一清二楚的记载着,记载着她的无知,天真,愚昧。

    李娇摇摇欲坠,巨大的冲击,颠覆性的话语,抹杀了她人生的全部认知,泪如泉涌,眼里是毁天灭地般的悲戚,看着顾清苑,颤抖道:“那些都是真的吗?都是真的吗?”

    “是,都是真的。你伤了你父亲,恨错了你的女儿,爱了不该爱的人。”

    顾清苑不想在这最后关头,因为一丝的不忍,给李娇她想要的那根稻草,让她再缩回象牙塔内。

    顾清苑话落下,李娇最终承受不住晕了过去,人倒了下去。

    高嬷嬷一惊,“夫人…。”疾步跑过来。

    顾清苑却已伸手接住,托着李娇不让她摔下,低头,看着李娇苍白的几近透明的脸颊,还有那满脸的泪珠,眉头皱了一下。

    “小姐,把夫人给老奴吧!”

    “走吧!扶夫人过去躺下。”顾清苑没松手,只是淡淡的吩咐道。

    高嬷嬷闻言愣了一下,随即眼里溢出喜色,赶紧道:“是。”

    扶李娇躺好,顾清苑看着正在给李娇盖被子的高嬷嬷,淡淡道:“照顾好夫人。”说着顿了一下,“她身边不要少了人。”

    “是,老奴知道。”高嬷嬷明白,顾清苑这么说,心里也是担心夫人她胡承受不住会做傻事儿吧!虽然小姐说夫人时很冷清,可心里对夫人还是很在意的。

    看着高嬷嬷看着自己时,那欣慰的神色,顾清苑不想解释说什么,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顾清苑静静的站在小亭子里,看着眼前的风景,可美丽的精致风景,却入不了她的眼,低头,伸手,抚上心口,眼里闪过疑惑,迷茫,看到李娇被伤害至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绝望的表情,心里为何会觉得很不舒服呢?

    李娇和前身的关系很不好,而自己穿越而来本身对李娇更没有任何的感情,会管她也不过是因为外公的关系而已,可,那样的感觉会什么会有呢?是因为血缘关系的原因吗?还是…。还是因为在内心的最处,前身也曾经深深的期盼过母爱呢?想此,顾清苑露出一丝清晰,却又那么遥远,无法触及的笑意,是呀!那个孩子不希望被父母疼爱,只是有的幸运得之,而有的却只有血缘,却无情分。

    不远处,顾清苑略带感伤的表情落入夏侯玦弈的眼里,面色不动,眼眸却沉了下来,想起,顾清苑刚对李娇说的那些话,眼里风云转动,深沉莫测,抬脚走近。

    走到顾清苑的面前,停住,站定,看着只到自己胸前娇小,纤细的女子,明明是那么柔软的一个人,可在某些时候总是能爆发出,令他意外的坚韧,决然,狠戾还有温情,至纯至性,恩怨分明,却又狡猾奸诈,难以掌控,看着,想着,夏侯玦弈眼神渐渐变得不明,为何会有如此多变,有难以琢磨的女子呢?

    顾清苑抬眸,看着夏侯玦弈看着自己时,莫测不定的眼神,伸手抚着自己的脸颊,轻笑道:“世子爷,因为臣女太过倾国倾城,所以,看的转不开眼了吗?”顾清苑说完,自己笑了起来,有的时候自夸的感觉也不错,最起码真的能让自己的心情好些,虽然,听着的人也许会黑脸吧!可,这次自己好些预料错了!

    顾清苑看着一只大手缓缓的抚在自己另一边的脸颊上,那温暖的温润,让顾清苑微怔。

    手下微凉的柔软触感,亦是让夏侯玦弈眼神微缩,表情却一如往日的清淡,语气带着一丝淡淡的柔和,“顾清苑,一个女人全心全意的为一个男人,你觉得那是错误的吗?”

    夏侯玦弈的问题,让顾清苑回神,眼里划过精光,听到自己对李娇说的话了吗?而,这就是他对那番话的理解吗?那,在他的心里是否也认为,无论那个男人做了什么,女人都不能反抗,都要逆来顺受且继续的爱着那个男人,全心全意的守在那个男人的身边,这,就是他心里对于夫妻的概念吗?

    想此,顾清苑慢慢垂下眼眸,遮住眼里的冷笑,可也就一瞬,在抬头眼里只有古井无波,波澜不惊的清冷,看着夏侯玦弈,顾清苑缓缓摇头,“不,臣女不觉得一个女人全心全意爱着一个男人是错的。”

    “是吗?”夏侯玦弈闻言,眼里闪过什么。

    “不过,当你的全心全意,换来的不是全然的守护,只是不屑一顾时,如果还继续你的全心全意,那,所谓的付出不是你无私,伟大。而是,无脑,傻逼。”顾清苑说完,感到附在自己脸颊上的手僵硬了一下,顾清苑心里闪过冷笑。

    “你所谓的全心全意又是什么?”

    “以心换心,身心唯一。”

    顾清苑这句话出,夏侯玦弈狭长的双眸深沉,暗涌,翻动。

    顾清苑看着夏侯玦弈,慢慢退后一步,避开他的大手,转身离开。

    决绝又淡然,干脆且决然,看着,夏侯玦弈的大手不自觉的握了起来,手心里那抹柔软好像还在,可却已经让人感到遥远不可再次触及,“身心唯一”顾清苑这就是你要的吗?

    此后的两天,顾清苑都没看到夏侯玦弈,顾清苑亦没问起他的去向,只是每天都去看看李娇的状况,看李娇在醒来后,就开始不吃不喝亦不言不语,只是不停的流泪,让人知道她不是一个对什么没感知,没感觉的人。

    高嬷嬷每天苦口婆心的劝解着,开导着,可李娇却是一副什么都听不进去的样子。

    顾清苑淡淡的看着,看着李娇那万念俱灰的眼眸,淡漠道:“人生有四味,喜、怒、哀、乐。”

    “喜时,你可以欢天喜地。怒时,你可以大吼大叫。哀时,你可以绝望哭泣。乐时,你可以感受美好。每一样都是人生,可以放肆的大笑,也可以哀伤的大哭,这只能是情绪,却不能让它决定你的生死,喜时你活,哀时,你却要死,那只能说你的人生是不完整的悲剧。”顾清苑说完,李娇眼帘微动。

    “特别当你的人生的悲剧,是被人有意制造出来的,那,你的死不但是悲剧,还是一个笑话,这样你也接受吗?”

    “母亲,如果你真的执意求死,我不会阻止,亦可如你所愿。”顾清苑平淡且冷漠道。

    “小姐…。”高嬷嬷不敢置信的看着顾清苑。

    “明日,是为你治疗蛊毒的最后时间,如果你要放弃的话,那个机会将永远不会再来,就算你日后后悔了,想治疗了,也没有第二次机会了,所以,我希望母亲能想明白,是生是死,你自己来决定吧!”

    ------题外话------

    丫的,昨日狠劲儿的吃冰,今日大姨妈造访,那个痛,呜呜呜…。我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