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36章 为何捧杀

嫡女风华 第136章 为何捧杀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坐在回程的马车上,顾清苑看着凌菲道:“顾大人的讲的故事都记下来了吗?”

    凌菲点头,“小姐想知道的都在这上面。”凌菲把一个盒子递给顾清苑。

    顾清苑接过打开,看里面纸张的厚度,挑眉,“看来故事很长呀!如何?精彩吗?”

    “顾大人他…。非一般人。”凌菲想起顾长远做的事儿,当时真是很想了解了他,造福众生。他那样的人让他死了都是便宜他的,让他生不如死才让人心里感觉痛快,那样的人竟然是小姐的父亲,真是为小姐不值。

    听了凌飞菲的回答,看着她冷厉的表情,顾清苑挑眉,看来自己的问题让她很为难呀!摇头轻笑,顾清苑拿出里面的东西开始翻看。

    浩瀚四十年,顾长远在一个幽僻的山庄出生,其母,姓张名旋,产子当日,当时的顾老爷并未出现,只有丫头,婆子陪在一旁,这一反常的现象在当时引的左邻右舍不少的议论,本来对于这位忽然出现在山庄,且架势不同寻常的一众人,在山庄就引起来了不小的动静,这事一出,就更让人好奇不由的想探究了。

    而经过一些日子的观察,那些人终于看出了些浅表的东西,女子二八年华,温柔美丽。男子出现二十多岁,从衣着装扮可以看出绝非一般贫民百姓,一定是位非富即贵的大家公子。可就是不常出现,偶尔才会回来一次,开始山庄上的人都以为这位公子是做生意的,所以,才会不能定时的在家里。

    可后来隐隐听到这位公子好像是个当官的,这让他们就更加的好奇了,既然是官家公子为何会在一个小山庄落户呢?很反常,有猫腻,很好奇。人类探索八卦,秘密的心里是强大的,最后终于从那些个丫头,婆子的嘴巴里得知了一切。

    贵公子姓顾竟然是京城之人,家里也已有妻室,可惜却是没有孩子,而张氏现在产下的可以说是顾家的长子。这,让他们吃惊的同时也很是羡慕,都叹张氏的命真好。

    在这母凭子贵的年代,在三妻四妾合法的年代,张氏凭这一子,已经有了过上荣华富贵生活的资本,而凭这一子,张氏不说成为顾家的平妻,成为顾家的贵妾是一定的,他们怎么会不羡慕!而从他们在山庄的生活可以看出其富贵的程度,比村里最富有的人还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京城的生活一定更加的奢华,非他们可想象的吧!

    确定了这些,山庄的那些人看张氏包括其丫头,婆子不由的就带着一丝敬畏,巴结。

    而在张氏生下孩子后,山庄的人本以为张氏很快就会跟着顾家公子离开,去京城享受富贵,可。出乎她们意料的是,五年过去了,孩子也都长大五岁了,张氏也没走,而顾家公子也来的越来越少,就是来了,离开时神色也不是很好看。

    为此,人们看的惊疑不定,凭着他们强大的想象力,万分肯定的认为张氏是被人家厌弃了。如此以来,张氏回京城可就没什么希望了,她所生的孩子也就没任何特殊性了,不被夫家承认的孩子,那就是私生子,甚至连他们这些平头百姓都不如。

    以往的羡慕巴结就成为了不屑,人们的态度改变了,让从出生后都一直被当做小少爷被大家恭维着,仰望着的顾长远也开始被人叫做野孩子。小孩子的心思敏感的,从出门被人簇拥巴结,到出门被人嘲笑甚至是丢石头,这以巨大的落差让顾长远无法适应,接受,开始变得暴躁易怒。

    特别是当他从丫头的嘴里确定了,他会被人厌弃都是因为张氏名不正言不顺才会如此的,这让顾长远变得暴戾的同时,隐藏的心底开始变的自卑,慢慢变得开始自闭,可在行动上却开始反抗,对那些嘲讽他的人进行拳打脚踢。

    而顾长远的反抗不但没有引来众人的忌惮,甚至开始变本加厉的欺辱他,厌恶他,也许,在她们的心底认为,一个没人要的野孩子,竟然比她们家的孩子过的还要好,这很不公平,攀比的心里,不平衡的心里,让她们连对一个孩子都做不到宽容。两方的对持,大人,孩子每次看着以往让她们觉得高不可攀的顾长远狼狈不堪的逃走,心里上获得了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大的满足,她们把这当游戏。而顾长远却不知不觉开始变得阴沉,本该纯真的眼眸变的如小兽般凶悍,阴森,让人不寒而栗。

    张氏看着着急,心疼可却不知道该怎么办,看到顾长远受伤只知道垂泪。

    顾清苑看着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手亦快速的翻看,画面转动。

    在顾长远发生改变的同时,他的存在也在这个时候爆发了出来,顾家的那场争斗也随之开始。

    老夫人知道了,顾老爷再隐瞒着张氏母子的存在也没什么意义,继而在老夫人决绝的反对之前,豪气的表示不日将接她们会京城。

    这消息一出,张氏喜,丫头婆子吃惊的同时也暗喜,当京城的丫头和当一个山庄的丫头那差距可是大了去了,为此,下人一反往日对张氏怠慢的态度,开始变得恭恭敬敬,照顾的也更是细致入微起来。

    这一直接的改变,被顾长远看在眼里,懵懂的心里好似明白了什么,而随后山庄的人在听他说,顾老爷马上要接她们会京城的消息后。她们和那些丫头婆子一样,对他的态度马上变了,他又成了小少爷,没有一个人再敢对他不敬。这让顾长远明白了,能回京城自己就是大爷,留下自己就是野孩子。

    对于回京城张氏期待,顾长远更是翘首以盼,可回与不回,决定权不在她们的手里,那,结果也就很有可能不回如她们所愿,心里向往,期盼,却挡不住突生的变故。

    到了回京城的那日,顾老爷却脸色难看的表示,京城也许难回了,就是回去夫人也只许孩子回去,张氏却不能进入顾家一步。为此,张氏失望不已,却坚决表示她不要和自己的孩子分开,不回去,留下也没关系。而顾老爷听了点头,亦表示会一如既往的照应她们母子的生活。

    可对于这一结果,顾长远无法接受,那些丫头,婆子同样无法接受,在她们的心里觉得这都是因为张氏的手段不行,同时也肯定是张氏自己自私,自己不能回去,也拦着不让顾长远回去,好好的大少爷不让他做,非要让他在这里当一个野孩子。

    如果她同意让顾长远一个人回去的话,那她们这些人就可以以照顾长远的名义,跟着一起会京城,看看京城的繁华,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可以成为有钱人的姨娘,多好的事,多难道机会呀!可现在却成为了泡影,说到底都是张氏拦了她们的路。心里的不甘,不愤,让有些个自认容貌了得的丫头,公然告诉顾长远,他不能会京城了,以往那些被人欺辱的日子又将回来了,而这些都是张氏害的。顾长远不信,跑去质问张氏,张氏没想那么多诚实的回应,回京城的话她无法跟着去,而顾长远他的身份决定了他回去是不会被当家主母喜欢的。当家主母一定会薄待他,恶待他,甚至是折磨他,张氏不忍心他受苦,也害怕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人给害了,所以才会做出那样的决定。

    顾清苑看着叹了口气,张氏也许是一片苦心,可顾长远却不懂,他只知道他因为张氏的这个决定,又将过那样如狗一样的日子了,他不能接受。众人的嘲笑,丫头的怂恿,稚子之心对事的无知,懵懂,对被欺凌日子的恐惧,不甘,一碗致命之药,于顾长远之手,送到了张氏的跟前。

    张氏役,顾长远如愿,弑母一事真相竟是如此,让人可叹,可悲!

    而顾长远在心理上,也许就在那个时候开始变得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端且扭曲,而他对李娇还有自己做的事儿,好像都是为了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力的证明,他当初没做错,父母口中那些所谓的为女子好的话,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那些都是为自己的自私找的借口。

    如李娇,顾长远早就知道李翼不想李娇嫁给他,可他明知道李娇嫁给他是不会幸福的,却还是让李娇嫁给了他,李翼觉得顺应孩子的心意就是为了孩子好,可顾长远偏偏要证明,李翼是错的,什么疼爱孩子,宠爱孩子,最后还不是害了孩子。在他的心里李翼也是自私的,他会答应不过就是担心被自己的孩子埋怨,才会顺应了她的心意,多大义的父亲,多通情达理的做法呀!李翼想两全其美,想当个好父亲,可顾长远偏不如他的愿,继而他就在李娇的身上中了蛊,让李翼看着李娇受折磨却束手无策。顾清苑看着眼神微缩,看外公毫无办法的样子,就如顾长远被欺负时张氏那个样子一样,让顾长远看了心里一定很舒畅吧!让他觉得他一直是对的,错的都是父母。

    看此,顾清苑冷笑,弑母这逆天的事,顾长远确实需要一个扭曲的理由来解说,来给他自己一个理由,要不然,他怎么能心安理得的活到现在呢?

    而对自己的捧杀,顾清苑不用看都想的到顾长远是怎么想的,他对自己的女儿如此之好,可最后自己却废了,这一个强有力的例子,让顾长远更有理由,面对张氏的死,告诉自己,催眠自己张氏口口声声的说为他好,不过就是想毁了他而已!让他窝在一个小山庄里,过着狗一样的日子那里就是为他好了?

    顾长远如此不遗余力,不惜一切手段,手法,在顾清苑看来,不过是无法接受自己弑母,在努力的找各种理由来开脱罢了!不过,既然是找理由,找借口,为何他偏偏只选择自己和李娇呢?为何不是二姨娘,三姨娘,还有顾无暇,顾云儿她们呢?顾清苑想此,眼里透出冷意,顾长远你可真是太不诚实了呀!把自己说的如此凄惨,把自己的做法说的如此的理所当然,不过就是遮掩你真实且无耻的心理吧!彼清苑心思不定时,缓缓行驶的马车忽然停住了。凌菲反射性的做起防备的姿态,护在顾清苑身边,开口道:“怎么回事儿?”“凌菲,麒一来了,求见小姐。”暗卫装扮的车夫,透过车帘回应道。

    闻言,凌菲放松,不解,麒一不是跟着主子早就离开了吗?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顾清苑亦是有些不明,掀开车帘,当看到一直如木头般没什么特别表情的麒一,脸上竟然带着焦灼,担忧的神色时,顾清苑眼神微闪。

    “麒一,什么事?”“小姐,属下恳请你去看看主子!”麒一话说的平稳,可眼里那抹急切却无法掩饰。凌菲听了一震,难道主子出什么事了?

    “什么意思?”顾清苑皱眉,果然是夏侯玦弈那厮出什么事儿了吗?“主子他受伤了。”“受伤?”顾清苑眉头皱的更紧了,眼里也染上一丝探究,麒一完好无缺,那厮竟然受伤了,虽然不知道夏侯玦弈武功到底如何,可也绝对不会轻易的就受伤吧!而且,就算他伤了,也不会矫情的让麒一来找自己吧!看顾清苑好像有些怀疑,麒一心急“顾小姐,属下说的是真的,主子他是真的受伤了。”说着焦躁的挠了挠头,“不过,关于主子因何而受伤的,属下不能说,请顾小姐见谅。”

    “是你主子让你来找我的?”

    “不,不是的,是属下擅自过来请顾小姐的。”

    麒一的回答让顾清苑更添不解,“为什么?”

    “主子受伤的部位,让主子暂时不能有大的动作,最起码要修养一两日才能离开,可主子因为伤口的关系现在好像开始发热了,属下又不会照顾,传人过来主子又不准,所以…。”

    麒一说完,顾清苑就已经明白,这是要让自己去照顾病号了,可坦白的说,顾清苑并不想去,转头看了一眼凌菲,“凌菲…。”

    “小姐,奴婢不行的,主子他从来不让女婢近身侍候的,所以,奴婢就是去了也只是看着,照顾不了主子的。”

    顾清苑听了点头,凌菲松了口气,可一口气未出来,就被顾清苑的话又给堵在了嗓子眼。

    “麒一,你都听到了,你家主子不喜欢女子近身侍候,所以,我还是不去添那个麻烦了吧!要是我去了你家主子的病包加的严重了,我罪过可就大了。”

    “小…。小姐。”

    “顾小姐…。”顾清苑的话,让麒一不由的眼里染上一丝恼意,“顾小姐,请赎属下说句逾越的话,主子这次会受伤,都是因为给顾小姐的母亲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治蛊毒才会如此的,要不然,凭着主子的武功那里会如此轻易受伤,现在主子伤了,顾小姐如此冷清完全不管不顾,是不是太过分了?”

    顾清苑皱眉,看向凌菲,“为夫人治疗才会如此,这是什么意思?”

    “小姐,其实在首次服用治蛊药的时,一定会引起蛊虫的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致排斥,游动,如果没有一个拥有强大内力的人用内力抵制着,排斥的过程比病发的过程更加的痛苦,足以送掉一个人的性命,而顾夫人之所以没有任何反应,是因为主子耗费了很多内了才会平安度过,而主子消耗的内力最起码要十天才会慢慢恢复,再此之前,主子的身体对病痛的抵抗也会变得比往日要虚弱,所以,才会在受伤后出现发热。”

    凌菲说完,顾清苑按了按眉心,内力是个玄幻的存在,夏侯玦弈的举动带着一丝大侠的风采,那自己呢?这个良心,要不要呢?要不要呢?丫的!“麒一,带路。”

    顾清苑话出,凌菲眼睛一亮,麒一微怔,随即应道:“是,顾小姐。”

    看着他们的反应,顾清苑果断的闭上眼睛,避免让自己后悔,良心,良心,发作太多,早晚会变成百花,圣母,丫的!良心这东西有的时候真是个毁人的存在。

    顾家

    顾清雅这些日子过的心里可是舒服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了,自从曾氏当家后,那些个丫头,婆子再也没有一个敢小看她的了,那巴结,恭顺的样子让她十分的满意。

    曾氏在一旁看着顾清雅眉眼带笑的样子,轻笑道:“雅儿,什么事儿让你这么开心呀?”“娘掌家了,所以女儿开心呀!”

    曾氏听了笑意减淡,“哪里是娘一个人在管着,还有一个三姨娘在从旁帮助和我一起在管家。”曾氏说着想起老夫人对此的说法,心里冷笑,看到自己一个人管着这么一大家子,担心自己累坏了,所以,让三姨娘帮衬着一起管理好这个家,这说法听着是多心疼自己这个儿媳妇呀!其实呢!不过是怕自己揽权,在其中做什么手脚,也降低了她这位老夫人的威信,不过是找个人来监督自己罢了。

    顾清雅听了不以为然,道:“一个姨娘而已,还是一个遇事儿畏畏缩缩的姨娘,难道她还敢跟娘对着来不成,娘不用太吃心了,她碍不了什么事儿的。”

    “畏畏缩缩?我看不尽然吧!”曾氏说着眼里闪过冷意,“以前我也以为她是个不起眼的,可在知道她竟然跟老夫人提出让顾清苑回来的主意后,我就知道我们都看错人了,她可是有心思,有心机的女人。”

    “就算顾清苑回来又能如何?顾长远那样的罪名,难道她还真的有逆转,救出顾长远不成。”顾清雅不屑道:“再说了,我可是巴不得顾清苑她回来呢?她回来才会更加有趣。”

    看女儿明显就是在等着看乐子的样子,曾氏摇头,“雅儿,娘就怕你乐子没看成,最后弄了自己一肚子的火气出来,而且,顾清苑这个时候回来对我们没什么好处。”

    “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顾清苑倒霉了,我为什么会弄一肚子火气?”

    “雅儿,送你所谓的乐子是什么,等着伯爵府的那里向顾清苑退亲,还是等着京城里的那些人会看她笑话?”

    “两样都会发生,我两样都要看,而且,那个时候也是我表现自己的时候,让人看出顾清苑有我这个好堂妹在她身边,是多么幸运!”顾清雅笑道。

    “当一个好堂妹是个好时机,可你确定伯爵府一定就会退亲吗?”

    “这不是肯定的吗?伯爵府是绝对不会要顾清苑一个犯官的女儿为世子妃的,只要一退亲,那顾清苑这辈子不说全完了,也差不多了,看我如何把她踩到脚底下。看她还敢在祖母的面前对我趾高气扬的嚣张,这可不就是最大的乐子了。”顾清雅期盼道。

    曾氏听了摇了摇头,“你也别期待的太多了,伯爵府会不会退亲现在还不好说。”闻言,顾清雅一惊,“不会退?娘,这不可能,那样的人家怎么会接受顾清苑这样的…。”

    “凡是总有个万一,谁也说不好呀!如果伯爵府有那个退亲的心,那在顾长远出事儿就应该有些苗头了,可现在都过去这么久了,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这很是让人担心呀!”

    “这有什么,顾长远刚出事儿,伯爵府就说退亲难免让人觉得太过寡情薄义,他们肯定是在等,等时候差不多了,马上就会退亲的,或者,在顾清苑回来后给她按个什么罪名什么的,马上就退…。”

    “等等等…。雅儿,你刚才说,给顾清苑按个什么?”曾氏忽然眼睛一亮,猛然起身,看着顾清雅急道。

    曾氏激动的样子让顾清雅一愣,怔怔道:“给顾清苑按个罪名…。”

    顾清雅说完,曾氏笑了起来,拍着顾清雅的小脸儿道:“雅儿,你可真是娘的好女儿呀!这话说的可真是太好了。”

    “娘,我说什么了你这么高兴,我…。”顾清雅说着,忽然瞪大眼睛看着曾氏,“娘,你的意思是说…。给顾清苑她…。”

    曾氏点头,顾清雅满脸喜色拉住曾氏的胳膊,急不可待道:“娘,娘,你告诉我,你准备怎能做,准备用什么办法,娘…。”

    曾氏被顾清雅晃得有些晕,好笑道:“雅儿,你别急,别急,娘现在还没想到,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

    “好,娘你一定要快点儿想,顾清苑她可是快要回来了。”

    “你放心,我今天晚上就和你父亲商量。”

    “嗯,嗯!那女儿就静待母亲的妙计了。”

    “不会让雅儿你失望的。”

    母女两个说完,对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