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37章 足够了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当麒一带着顾清苑几人来到客栈前面的时候,顾清苑还真的是意外了一下,本以为夏侯玦弈受伤了,一定会隐匿在什么隐秘的地方养伤,没想到竟然在这样一个人来人往的地方,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

    看顾清苑看着客栈略感意外的神色,凌菲低声道:“这是主子的产业。”

    闻言,顾清苑明了,同时感叹,丫的!有钱人呀!这人和人真是不能比较,跟这厮比自己就是一个贫民,口袋里没钱真是没有安全感呀!想着,顾清苑忽而眼睛一亮,轻笑出声,来这里一趟怎么能白来呢?怎么也得挣点儿护理费什么的吧!念头起,目标定,行动立马主动,且迅速起来,跳下马车,一反来时的各种不积极,严肃且认真,郑重且细心道:“你们主子不舒服,怎么留下他一个人在那里呢?没个照应的人多危险,走,我们快快去照顾去。”

    是快快去挣钱吧!哎,这句话实在是不想说出来。

    顾清苑关切,心急的样子,麒一看着眼里满是愧疚,对着凌菲道:“顾小姐对主子这么关心,可我…。可我刚刚竟然还对她说那样的话,我实在是太不该了。”

    麒一说完,就看凌菲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那种自己好像是什么稀有物的眼神,让麒一不解,不自在道:“怎……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凌菲怔怔的摇头,“没有,你…。你说的很对,真的很对呀!”说完,脚步不稳的往前走去,脑海里对于能近身伺候主子的暗卫,凌菲一直觉得一定都是武艺高强,智慧不凡,谋略惊人了不起的人,可现在听了麒一的话,以前的幻想被现实狠狠的撕裂了。同时在心里感慨:人和人果然太不同了,也许有一天,小姐就是把麒一卖了,麒一还会感激涕零替小姐数钱吧!虽然她也还没猜到小姐忽然积极的态度是为何,可刚才小姐眼里那道亮光让凌菲直觉的有些不对劲儿。

    而此时已经走出很远的顾清苑,忽然转回来,看到麒一,轻咳一声,道:“那个,麒一你主子现在在那里?”

    闻言,麒一看顾清苑的眼里增添感动,顾小姐真是太有心了,心急着照顾主子,竟然连这个都忘记了,感动之余举手间均是恭敬,“顾小姐,请随属下来。”“哦!好。”顾清苑跟在后,本想问一声麒一态度突然的转变是为了什么?可看了一眼精神有些恍惚的凌菲,顾清苑摇头,叹了口气,自动解释,也许是自己对于挣钱太过敬业了,让麒一感动了吧!傍自己找了一个完美无缺的理由,抿嘴一笑,跟着麒一优雅的往楼上走去,照顾人的心情和挣钱的心情还真是完全不同呀!

    上楼,一房间门前,两个高大的男子守在那里,麒一走过去,看着他们低声道:“主子怎么样了?”

    闻言,两个男人一致摇头,一人解说,“主子没唤属下进去,所以…。”

    “主子没唤你们,你们就不会自己进去看看吗?真是笨蛋。”麒一瞪了他们一眼,很是严厉的训斥,两个护卫很是羞愧的低头,“属下知错!”

    这一问一答,让一边的顾清苑嘴巴抽了一下,看着一个木头斥责人家笨蛋,感觉已经够奇怪的了,而看到两人羞愧认错的样子更让人想凌乱了。

    麒一转身对着顾清苑恭敬道:“顾小姐,那个,有劳你了。”说着轻轻的打开房门,顾清苑回神,看了一眼麒一和那两个护卫,武者的世界果然不好懂呀!不过,要挣他们的钱想来应该很容易,想着,顾清苑没急着进去,转头对着麒一,亲和的笑了起来,柔声道:“麒一,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麒一莫名的觉得后凉了一下,心里忽然闪过不好的感觉,“顾…。顾小姐请问?”

    “那个,你们做护卫的是不是也有饷银呀?”

    麒一老实点头,“有啊!”

    “真的吗?有多少?”

    不好的感觉越来越深,不自觉的吞了一口口岁,“五…。五十百两!”

    “五十两!”顾清苑的眼睛猛然大亮,一个月五十两,一年就是六千两,“麒一,你做护卫多久了?”

    “十…。十年不到。”

    顾清苑眼里亮意更甚,十年,那就是五万两了,想着,顾清苑看麒一的眼神可就变了,整个透出一种钱字符号,脑子迅速的翻转起来,笑容更加的和善,“那个麒一呀!你最爱使用的武器是什么呀!”

    凌菲这个时候已然明白了,刚才顾清苑眼中出现的那道亮光是什么意思了,控制不住面皮狠狠的抽了一下。

    “是…。是剑!”

    “剑呀?”顾清苑听了若有所思,脑海里快速的回忆着现代理论中,有那样可以让剑更具威力的办法呢?就在顾清苑苦思冥想的时候,屋里忽然传出一声咳嗽声。

    麒一听了一震,打开房门,赶紧道:“顾小姐,请进!”

    “好!”顾清苑点头,深思不定的走了进去,心里还止不住的在琢磨着到底有什么办法呢?

    “顾清苑,你怎么在这里?”一个略带沙哑的男声响起。

    声音入耳,顾清苑抬眸,当看到倚在软榻上,乌发散落,衣衫半解露精健胸肌的男子时,眼睛闪了一下,丫的!这姿势,这脸蛋,这肌肉,绝对的美男诱惑图呀!男色是什么,是因人犯罪呀!

    “顾清苑…。”夏侯玦弈见顾清苑盯着自己的胸口看,那好奇,惊叹的目光让他的脸色黑了下来。

    顾清苑抬眸,当看到夏侯玦弈脸色不是很好看,嘻嘻一笑,想起他刚才的问题,轻笑道:“那个路过,听说世子爷身体不适,特意过来探望一下。”说着上前几步,关心道:“世子爷你老可好,那里不舒服了?可有什么地方需要臣女效劳的?”

    顾清苑的话出,夏侯玦弈眼神渐渐的眯了起来,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转头看向麒麟,淡淡道:“麒一。”

    “属下在。”

    “你手里有多少钱?”

    今天关心自己钱的人好像很多,麒一暗道,却毫不隐瞒道:“大概有几万两吧!属下没仔细的数过。”

    麒一的话出,夏侯玦弈清楚的看到顾清苑的眼睛亮了一下,那炫亮的光芒和当初自己给她银票时可真的是一模一样呀!看此,夏侯玦弈冷笑,“把手里的钱交到账房,让他替你暂为保管。”

    麒一不明,可却完全听从夏侯玦弈的安排,道:“是,主子。”

    “嗯!下去吧!”

    “是。”

    “世子爷对属下可真是够关心的呀!”顾清苑清楚的感到,钱,带着翅膀飞走了,赚钱的计划泡汤了。

    “怎么?顾小姐对本世子的做法有意见?”夏侯玦弈说的平淡,可心里却恼火,这丫头竟然在自己的面前泛起财迷来。

    “没有,臣女那里会有意见。”顾清苑无力的回应了一句,看了一眼夏侯玦弈略带潮红的脸颊,这厮都发热的还那么龟毛,真是!哎!抬脚走到夏侯玦弈的跟前,微微俯身,伸手抚上他的额头。

    夏侯玦弈反射性的想挥开那只靠近自己的小手,可,手抬起又放了下来,任由顾清苑带着凉意的手,抚上自己的额头,身体微僵,却没动。

    手下炙热的温度,让顾清苑的眉头皱了一下,低头,看着夏侯玦弈道:“发热了?”

    “嗯!”

    “吃药了吗?”

    夏侯玦弈:……

    “顾小姐,药!”麒一终于机灵了一回,指了指桌边。

    顾清苑看了一眼,拿起,感到微温的温度,刚好可以喝,搅拌一下,递到夏侯玦弈的跟前,“给,喝药!”

    夏侯玦弈看了一眼顾清苑手里那黑乎乎的东西,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扭头不再看一眼,嫌恶的表情一目了然,

    看的顾清挑眉,任性的表情还真是不适合他,“世子爷,害怕吃药?”

    闻言,某人脸色微僵,瞪了她一眼。

    顾清苑确定,笑开,“还真让人意外。”

    “麒一,送她出去。”

    “主子…。”麒一为难。

    “小姐,奴婢这里有散热的药丸。”凌菲这个时候走进来适时的开口,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顾清苑。

    顾清苑接过,打开,看着里面褐色的药丸,放在夏侯玦弈的眼前,“吃了吧!”

    夏侯玦弈看了一眼,拿起,放入嘴巴里。

    看他吃下,顾清苑开口道:“伤口在哪里?”

    “腹部!”麒一赶紧回应道。

    闻言,顾清苑伸手,夏侯玦弈这次毫不迟疑的挡下,脸色怪异道:“不用你看。”

    顾清苑点头,利索的收回自己的手,丝毫不坚持。

    夏侯玦弈看着嘴巴抿了起来,对于顾清苑的配合脸上不见丝毫喜色。

    顾清苑看了挑眉,果断给出评论,别扭男!

    “凌菲,药效什么时候上来?”

    “回小姐,这是温性药效果会慢些。”

    闻言,顾清苑眉头皱了一下,对着麒一道:“麒一,打盆水过来,再拿件衣服来。”

    “是,小姐。”麒一领命,疾步走了出去,去准备东西去了。

    凌菲也默默的退到了一边。

    夏侯玦弈因为发热脸色有些潮红,呼吸也略显急促,还有那有些凌乱的头发,不高兴的表情,以往那迫人的威慑减淡了很多,现在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闹别扭的孩子,看的顾清苑叹气,真心觉得这形象还真是不适合他!可却真实的比以前那不容反抗的样子看起来顺眼了不少。

    静默片刻,夏侯玦弈开口,“是麒一叫你过来的?”

    “你觉得的呢?”顾清苑微笑道。

    顾清苑说完,夏侯玦弈移开视线,转头,清冷道:“不想过来可以不必过来。”

    这话,味道莫名,顾清苑好笑,更加断定,夏侯玦弈是真的发热了!烧的不低!

    “世子爷心火太旺更不容易退烧的,心平气和,心胸放大病才能好的快,知道吗?”

    “顾清苑…。”

    “还真是爱生气。”顾清苑叹气。

    “小姐,水,衣服。”麒一这个时候走进来。

    “嗯!放下吧!”

    “是,小姐。”麒一放下,看了一眼主子好似更难看的神色,忽然开始怀疑,让顾小姐来照顾主子到底是做错了,还是做对了呢?

    挽起衣袖,拿起棉木打湿,看着夏侯玦弈道:“躺好。”

    夏侯玦弈听了没动,顾清苑皱眉,看着她,夏侯玦弈咬牙:“本世子伤了。”

    哦!受伤了,行动不便,忘记了!彼清苑恍然,无辜一笑,“那就不用躺了,坐着,坐着吧!”

    顾清苑那完全不上心的样子,让夏侯玦弈气恼,果断的闭上眼睛,不想看她漫不经心的样子来气死自己。

    顾清苑看着摇头一笑,慢慢的把手里的棉布放在夏侯玦弈的额头上。

    感受到那抹凉意,夏侯玦弈眼帘微动,却没有睁开眼眸,慢慢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可却仍然能感到,那抹凉意一直在,那抹淡淡的馨香也一直在,这让夏侯玦弈嘴角不自觉的溢出一丝淡笑。

    麒一,凌菲在一边看着,心里都松口了气,而,看着主子竟然安然的在顾清苑的面前睡去,那没有防备的样子,让他们心里很是复杂。

    不知道什么时候,夏侯玦弈才缓缓醒来,感觉身上清爽了不少,那种燥热的感觉也减缓了很多,整个人都轻松了,慢慢睁开眼睛,第一个反应就是去找顾清苑,看到那抹身影,眼里划过淡笑,然而,在看清楚顾清苑在干什么的时候,脸色怪异起来,那个丫头,她…。她在看什么?该死的?

    “顾清苑。”

    上面声音响起,顾清苑转头,看到夏侯玦弈醒来,微微笑意,自然道:“你醒啦!怎么样?可还难受吗?”说着不等夏侯玦弈回答,起身,伸手抚上他的额头,感觉那清凉的温度,点头,“已经退烧了。”

    顾清苑一连串的问话,还有动作,让夏侯玦弈微怔,以前好像也有一个女子如此的照顾着自己,可,那个太遥远了,遥远到每次想起好像都是自己在做梦一样,怀疑,那些温暖是否真的出现过?

    顾清苑说完,却看夏侯玦弈神色恍惚,俯身,心里暗道:不会是烧傻了吧!

    顾清苑的忽然靠近,让夏侯玦弈猛然紧绷,沉声道:“在看什么?”

    看来没傻,顾清苑起身,轻笑道:“没看什么!”说完指着他的伤口道:“伤口没处理好,要重新包扎一下,不然容易发炎,感染。”

    听顾清苑说起伤口,还有看着那个部位神色淡然的样子,夏侯玦弈无力到了极点儿,“顾清苑,不许看!”

    “什么?”不明白的疑问。

    “伤口!”咬牙的问答。

    “为何?”绝对的不明。

    “不、合、适。”清楚的磨牙声。

    闻言,顾清苑了然,使劲儿点头,而后,无辜道:“可,我已经看了,世子爷你好像说的有些晚了。”说完很自觉的又加了一句,“不过,你放心,不该看的地方我可是一眼也没看。”

    “顾清苑…。嗯!…。”顾清苑此言一出,夏侯玦弈猛然起身,动作太大牵动身上的伤口,痛的闷哼一声,脸色也有些微变,伤口溢出一丝血色。

    麒一脸色微变,闪身进来看着夏侯玦弈,担心道:“主子,伤口裂开了。”

    夏侯玦弈没有应,只是看着顾清苑。

    看此,顾清苑眼里闪过冷意,“夏侯世子可是又想说臣女不规矩了吗?”

    闻言,夏侯玦弈的神色更加难看,瞪了她一眼,吃力的拿起一边的薄被盖住,转头不再看顾清苑。

    顾清苑看着心里恼火,丫的!这厮是不是太别扭了些,伤口不就是在小肮上面一点儿吗?喵的!那个地方看不到什么的好不好,他在别扭什…。顾清苑的吐槽未完,在看到夏侯玦弈发红的耳垂后,眼睛不自觉的睁大,那是什么?这家伙明明已经退烧了,那为什么耳垂还会红红的,想着,顾清苑嘴巴抽了一下,那个…。那个他不会是在害羞吧!这…。这太不可思议了,也太雷人了,想着,顾清苑不由轻笑出声。

    顾清苑的笑声出,夏侯玦弈冷怒声随之而起,“顾清苑,你这个该死的丫头!”

    “是,是,臣女该死,臣女错了,臣女不该未经过世子爷的同意就看见世子爷的身体,世子爷赎罪。”顾清苑一本正经,万分诚恳的道歉,可眼里那无法掩饰的笑意,却让人更加的火大。

    麒一这个时候在一边看得摸不着头脑,这两位主子到底是在唱那出?

    看着夏侯玦弈马上就要炸毛的样子,顾清苑慢慢的往后退去,“那个,世子爷睡了一觉肯定饿了吧!臣女去跟世子爷弄点吃的去。”说完,飞也似的跑开了,看的夏侯玦弈只能咬牙泄愤。

    山庄

    李娇醒来后,知道顾清苑已经离开回顾家去了,眼里划过失落,高嬷嬷看在眼里安慰道:“夫人,小姐是有事儿才回去的,不会故意留下夫人不管的。”

    李娇听了摇头,苦涩道:“我这个做母亲对她从来就没尽到过做母亲的责任,就算是她有意的不管,我也没什么可说的的。”

    “夫人你不要这么想,虽然夫人以前对小姐是有做不到的地方,可是小姐她却从来记恨过夫人,要不然也不会如此费心费力的为夫人求医治病了。”

    “所以,相比之下我这个做母亲的就更汗颜了。”李娇苦笑道。

    “夫人…。”

    “高嬷嬷你老实的告诉我,这么多年我是不是做错了很多事儿?”李娇正色道。

    “夫人是老奴看着长大的,老奴知道夫人从来就来不是一个坏心眼的人,以前的很多事儿夫人都是被人蛊惑了,不了解真实的原因才会处事不周的。”高嬷嬷委婉道。

    “不管是被人蛊惑了,还是被人给蒙蔽了,我傻傻的听从了,连分辨是非的能力都没有,我还是错了。”李娇面无表情道。

    高嬷嬷听着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感,李娇经历过这次的事,真的是变了很多,也许大小姐的话,还有自己经历的痛苦,让她连自欺欺人的理由都没有了,整个人一下子就沉寂了很多,以前那些浮躁,躁动的情绪都不见了,苍凉的样子让高嬷嬷不知该喜还是该悲,难道人的成长一定要在经历磨难之后吗?

    “高嬷嬷,是老夫人让清儿回去的吗?”

    高嬷嬷点头,“应该是。”

    “知道回去是为了何事儿吗?”

    “大小姐没说,老奴也不是很清楚。”高嬷嬷说着顿了一下道:“不过,老奴想很大可能是为了老爷的事儿。”

    高嬷嬷说完,李娇的脸色僵住,神色有瞬间的恍惚,眼泪忍不住的掉了下来,。

    高嬷嬷看了急道:“是老奴的不是,不该提起的,惹得夫人伤心了。”

    李娇听了摇头,呜咽,悲凉道:“高嬷嬷你告诉我,我到底哪里对不住他了,当初为了嫁给他,我甚至拿死来威逼父亲答应,可,最后他为何要如何狠心的对我,难道他从开始就是为了折磨我才娶我的吗?他说的那些甜言蜜语也都是假的吗?一切都是骗我的…。”

    看着李娇伤心欲绝的样子,高嬷嬷也忍不住抹泪,安慰道:“夫人,有些人的心思是坏的,只怪我们识人不清楚,你也不要太难过了,以前那些过去了,我们就不想了,以后的日子我们好好过。”

    “怎么能不想,怎么能忘得了,女子嫁人是一辈子最重要的事儿,可我的到头来却是一场悲剧,我怎么能甘心,怎么能甘心…。顾长远他害了我的一生,让我就此忘记,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我一定要问清楚,他为何要这么对待我…。”李娇说着眼里满是深沉的恨意。

    “夫人,就算是知道了又能如何,为了一个没有心的人花费精力不值得。”

    “不,我一定要知道,一定要知道,这样才能死心,也能让我清楚的知道我以前是有多蠢,多天真,无知,竟然会相信那种人的一心一意,以为这世间真的有如故事里那样忠贞不渝的爱情,呵呵,现在看来我当初的想法是多么可笑呀!”

    高嬷嬷听了叹了口气,“夫人,可小姐说,有的时候放下也是一种福,爱一个人太累,恨一个人也太累,为他耗费心力,还不如想办法让自己过的好些,那样岂不是更好吗?”

    李娇听了擦拭眼泪,感叹道:“你说,我这样的人怎么会有清儿这么一个女儿呢?她明明那么小,可却好像什么都懂,说出来的话,每一句都直入心底。她比我这个做母亲的真是强太多了。”

    “大小姐她是真的很了不起,连相爷都说小姐是个不简单的孩子。”

    “真的吗?父亲真的这么说吗?”

    “当然是真的,老奴亲耳听到的。”

    “父亲他很少夸人的,他这么说心里一定很看重清儿,比我这个母亲好太多了,我除了惹父亲伤心,让父亲为我操心外,好像真的什么都没做过。”

    “夫人,现在什么都来的及的,等你身体恢复了,我们就回相府,健健康康的回去,相爷看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好,我们会相府,我们去看望父亲去。”李娇听着眼里染上生机,还有一抹期待。

    京城

    顾清苑从马车上下来,抬头,看着侍郎府的门匾已然不见了换成了顾府,看着,顾清苑眼神莫测,现在是顾府,可在有些人的心里,这马上就会是二爷府了吧!

    “大小姐,你回来了?”门房看到顾清苑,疾步迎过来,神色恭敬,可眼里那抹探究还是落入了顾清苑的眼里,看来,这次回来想看自己表演的人不少呀!既然如此,自己怎么能让她们是失望呢?

    顾清苑轻轻应了一声,抬脚进入府里。

    门房看着,眼里漫过疑惑,大小姐如此平静,可是还不知道顾大人入狱的事儿呢?还是在故作镇定呢?顾清苑回府的消息,顾家上下马上就得到了消息,心思各异,可却行动一致的都往老夫人的院子而去。

    而顾清苑的归来,也让一直很关注顾家的一些人立刻得到了消息,当然这些关注有恶意,可也有好意的,比如祁逸尘。

    祁逸尘在知道顾清苑回来后,马上就去了李家,找到李智,急声道:“李智,起来,走!”

    正在看书的李智被祁逸尘突然的到来,还有突然的举动弄的一愣,反应过来后站定,好笑道:“逸尘,你这么没头没脑的,拉着我是要去哪里呀?”

    “去顾家。”

    “顾家干什么?”

    “清儿回来了。”

    闻言,李智明白了什么,看着祁逸尘焦灼担忧的样子,眼里满是复杂,看着他正色道:“逸尘,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

    “是!”李智的话未说完,祁逸尘就回应道。

    “你知道我要问什么?你就回答是?”李智苦笑道。

    “是,我喜欢她。”

    祁逸尘如此坦诚,直接的承认,让李智吃惊,可却也佩服,“可,逸尘你该知道清儿她已经伯爵府定亲了。”

    “我知道,可那和我喜欢她有什么关系?”

    “逸尘,你难道不明白,你这样是没结果的。”

    “没结果就可以不喜欢了吗?”祁逸尘说着,捂着心口道:“李智,我什么都知道,可这里却不受控制,所以,我投降了!就算没什么结果,能喜欢着,看着她,就足够了!”

    “逸尘…。”祁逸尘的话,让李智眼角莫名的酸涩,那样一个放荡不羁,不拘一世的男人,竟然会…。如此卑微的喜欢着一个人,这,让人无法置信,可,也让人为之动容!可现在的局面,却只能让人感叹,到底是谁才是谁的幸福?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