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42章 满满的暧昧

嫡女风华 第142章 满满的暧昧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夏侯玦弈静静的看着顾清苑,神色与之刚才相较并无太大的波动,淡淡道:“起来。”

    “是,多谢世子爷。”顾清苑起身规矩的站在一边。

    男子面对已和自己定亲的女子,脸色平淡,眼睛平静,神色清冷。

    女子面对和自己定亲的男子,矜持婉约,目不斜视,绝对规矩。

    两人都很正常,都很规矩,都很符合世俗规矩礼仪,可是看着就是觉得那里有些不对劲儿,到底是那里呢?看着,脑中忽然一亮,对,就是正常,是太过正常了!

    已经定亲的两人,如若十分心仪对方,青春年少的热血,情窦初开的欢悦,男子俊美,女子绝色,两两相看,毕竟心跳如鼓,情丝满绕。可现在,男的不见欢喜,女的难见羞涩。这很诡异呀!

    看出异常,老夫人不由着急,清儿这孩子这个时候怎么也该说句话吧!怎么能傻愣愣的站在那里呢!她这样不是让夏侯世子心里更是不满吗?

    本来,顾清雅看夏侯世子看着顾清苑,关注顾清苑还和她说话,心里很是不是滋味,可现在看夏侯世子对顾清苑如此冷淡,心里舒服多了,扫过顾清苑,眼里闪过不屑,也是,就她那木头般不讨喜的性格,夏侯世子怎么可能会喜欢她?真是不知道她当初是用了什么办法勾的伯爵府向她提亲的。想此,顾清雅眼睛一亮,或许该好好查探一下,如果能查出顾清苑什么把柄的话,再把它告诉夏侯世子,那,可比直接毁了顾清苑好有趣的多了。

    顾清素看着夏侯玦弈,顾清苑,心里抽痛,他竟然是顾清苑的未婚夫,这样一个身份,让她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度的嫉恨,更是无法接受。

    有人着急,有人看乐,有人忍耐,屋里仅有几人,可却心思繁杂的很,此时,夏侯玦弈忽然起身,众人一愣,赶紧随之起身,这是要走了吗?老夫人欲开口问,夏侯玦弈已开口,看着顾清苑淡淡道:“皇上召见,随我入宫。”

    此话出,众人一惊,老夫人想到退亲,顾挺远想到顾长远,顾清雅嫉妒,嫉妒顾清苑竟然可以和他在一起独处。顾清素心痛,心痛那个男人竟然为了这个特意来接她。曾氏不甘,顾清苑竟然可以时不时的出入皇宫,这样自己的女儿情何以堪。

    顾清苑却是心里一跳,眼眸微缩,上前一步,略带紧张道:“那,小女去准备一下。”

    看着顾清苑那个胆怯的表情,听着那口里“小女”的自称,夏侯玦弈眉梢忍不住抽了一下,冷声道:“无需。”说完,大步向前,顾清苑翻了白眼,跟随在后,在走至门口转头看了一眼老夫人,脸色惊疑不定,带着不安。皇上召见,老夫人脑子亦是一团乱,想开口却不知说什么,只能点头。顾清苑看此,低头继续跟着,一众人跟随在后。

    那个送行的气氛…。言语无法描述。

    夏侯玦弈在前,顾清苑距离三到五步的距离在后,很规矩的距离。然,行直过半,夏侯玦弈忽然停下,顾清苑脚步赶紧顿住,众人一愣,亦随之站定,抬头,等候男子开口,吩咐。

    然,男子金口未开,却见他,胳膊微抬,骨节分明修长如玉的大手伸出,看向顾清苑。

    这举动一出,众人一惊,这是什…。什么意思?

    顾清苑看着自己眼前那犹如艺术家般,完美的大手,微微一愣之后,在心里默默的吐出了好久都没说过的三个字,而后抬头,看着夏侯玦弈眼里满是不明,是,她不明,她什么都不明。

    夏侯玦弈看顾清苑在自己伸出手后,就开始变得有些紧绷的小脸,可却还坚持用那无辜,懵懂的眼神看着自己,眉头轻挑,嘴角溢出一丝浅笑,连声音都柔和了下来,带着一种蛊惑:“手给我。”

    淡淡的浅笑,却惊艳万分,天地为之失色,清冷的面容因为那抹淡笑,变得魅惑,别样风情,动人心魄。轻柔的声音,幽深的眼神,勾人心魂,似仙似魔,这样的男子,就算是飞蛾扑火亦甘之如饴。

    惊了众人的眼,勾了她人的魂。

    却让顾清苑的眼里染上一把火,我xxx的xx的,夏侯玦弈这厮竟然开始使贱招了,看看那风情万种带骚的笑,听听他柔情似水带贱的声,该死的!让人想跳脚。

    看顾清苑还在挣扎,不肯就范,夏侯玦弈嘴角笑意加深,声音都带上了一抹似有似无的宠溺,“清儿…。”

    这两字一出,顾清苑果断伸出手,放在了夏侯玦弈的大手里,低头,脸上满是无措,心里却恨的咬牙,清,清,清你个头。

    柔嫩的小手放入手心的刹那,夏侯玦弈有瞬间的恍惚,却只是一瞬间马上恢复自然,淡笑看了顾清苑一眼,大掌收紧,完全包裹,拉起顾清苑的小手,转身,继续往前走去。

    牵手并行的两个人,再次惊了众人的眼睛,不过这次不是惊艳,是完全的惊讶了。

    高大的男子,纤细的女子,尊贵的男子,优雅的女子,清冷的男子,淡然的女子,人们忽然发现,那并肩而行的背影是如此的契合,行走间不经意缠绕的长发,衣角,完全的和谐,像一幅画,如一首诗。

    可却痛了顾清素的心,碍了顾清雅的眼,从姐妹两人扯动帕子的力道,让人感叹,这帕子怕是要就此牺牲了。

    相握的两手,被长长的衣袖盖住,看似万分缠绵,可只有夏侯玦弈知道,大掌之中的小手可是一点儿也不安分,如小兽似的伸出那尖锐的小齿使劲儿的掐着他的手指,抠着,拧着,挠着,明显的是在泄愤,刺刺的感觉,完全谈不上痛,可却好似一下一下刺在了心里,异样的感觉,让夏侯玦弈脸上笑意消失,表情变得紧绷,脸色亦沉了下来,转头,看了一眼低着头在装娇羞的女子,几不可闻道:“顾清苑再敢放肆,本世子不介意抱着你出这顾府的大门。”

    此话一出,手上力道立即消失,女子脚步凌乱了一下,磨牙的声音清晰入耳。

    夏侯玦弈的这句话,后面的那些人听不到,可一边的凌菲和麒一却是听的清清楚楚的,虽然对于主子能说出这样的话有些瞠目结舌,大感不可思议,然而,在看到瞄到顾清苑乱了一下的步伐,隐约明白了什么,肯定顾小姐又做了什么,被主子给警告了。

    麒一看着,忽然觉得好感动,主子终于占上风一次了,同意也明白了一个道理,要想吃住彼小姐,那就要比她更不安道路来,比她更加的大胆,放肆就可以来。看,今天的主子多威武呀!

    凌菲,叹息,小姐这次输了,完全被主子治住了,这算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呢?凌菲纠结。

    明明不算远的路,顾清苑今天觉得万分漫长,长的她胃都疼了。

    终于走出府门,顾清苑挣脱,夏侯玦弈没放手之意,顾清苑咬牙,却无法。转头,看向老夫人以及众人。

    顾清苑那被红霞布满的面容入眼,眼神微闪,原来女子会羞涩,可殊不知,那是憋气憋红的。

    “祖母,那,孙女去了。”顾清苑带着不安道。

    老夫人点头,眼神复杂,几次想交代,如果皇上问起顾长远的事儿让她斟酌回答,可夏侯玦弈在这里,这话,老夫人实难说出口,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放弃,只是慈爱道:“好,去吧!记得守规矩。”

    听到老夫人说要守规矩,顾清苑嘴巴歪了一下,自己的手在一个男人的手里,老夫人堂而皇之的说着规矩,有些无言以对。

    “是祖母,孙女知道了。”顾清苑说完,看着后面神色不定的几人,没空去研究微微颔首,转身往自家的马车走去,刚抬脚,就被拉回。

    回头,看着夏侯玦弈那高洁的面容,轻言细语道:“世子爷还有什么吩咐?”丫的,这厮又想出什么幺蛾子?

    闻言,夏侯玦弈面无表情道:“顾府马车本世子不喜欢。”

    靠!谁管你喜不喜欢,丫的!本姑娘又没请你!彼清苑冒火,深吸一口气,忍着!抬眸,看了一眼前面那高贵豪华的伯爵府马车,轻笑道:“世子爷你可以坐那个。”

    夏侯玦弈点头,转身拉起顾清苑往马车那边儿而去,顾清雅咬牙:“世子爷,那个,不合规矩。”

    夏侯玦弈罔若未闻,行至马车前,完全不给顾清苑开口说话的机会,握着小手的大掌松开,顾清苑心里刚一松,却马上又一僵,夏侯玦弈这厮,松开了手,竟然揽住了自己的腰,怔忪之间,夏侯玦弈轻而易举托起顾清苑,把她放上马车,车帘拉起,送她入车厢,一连串的动作,做的是行云流水,优雅至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可行为却完全如土匪。

    看到顾府一众人和刚好幸至顾府门前的一众人目瞪口呆,夏侯世子他…。忽然让人无法评说…。

    顾清苑进入车厢,夏侯玦弈抬脚上了马车。

    车夫忍着心里各种不适应,挥动马鞭,马车缓缓行驶起来,渐渐远去,留下一干众人面面相觑,分不清是现实还是幻觉。

    宗人府

    顾清苑前脚离开,刘浩后脚就来到了顾长远的牢门前,当看到顾长远癫狂的样子,怔了一下,眼睛渐渐眯了起来,这位顾小姐到底说了什么话,竟然让顾长远这个狐狸变成了现在这副摸样。

    入狱以来,顾长远虽然暴躁不少,也很不安,但是却精神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好,情绪也算稳定的顾,现在这,变化可真是太大了,这是完全的绝望之态,被自己的女儿拿捏住了吗?

    啧啧,刘浩看着心里还真是止不住的好奇,到底说了什么呢?可惜,看守顾长远的人没有一个是自己人,要不然,自己还真想关注一二。

    夏侯世子的态度,还有顾小姐的表现,凭着他当官多年的经验和直觉,顾长远的事儿看似一切都在夏侯世子的手里,可现在怎么看都觉得夏侯世子完全是在为顾小姐护航,掩护。所有的事儿都是根据这位顾小姐的动作在发展着,这虽然让人心惊,也觉得很难相信,顾小姐她怎么会拿捏自己的父亲呢?可看顾长远这完全没重创的样子,由不得不让人深思呀!

    如果这一切真的如他所预想的那样,都是顾小姐的意思,那,顾家的水也是够深的呀!

    更重要的是这位顾小姐在夏侯世子心里的地位,超出了他的想象。

    未来朝堂的动向如何,伯爵府的夏侯世子是个绝对的关键,而这位世子妃也将会是个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具影响力的存在吧!且是个不容小觑的存在。

    刘浩想着,眼神莫测。

    ……。

    马车之上,顾清苑看着马车里的布置脸色发黑,整个车厢,一张宽大的长椅全面铺开,让马车里再无一丝多余的余地,顾清苑弯着腰,占个角,抬眸看着那个半倚在软长椅上,悠哉,闲适,姿态优美,神态风流的夏侯玦弈,眼里充斥着冰与火,这厮还能不能再阴点儿。

    咬牙:“夏侯世子,你这马车装的可真是够特别的呀!”一张椅子,唯我独尊,第二个人再无落座的之处。

    “是吗?顾小姐也觉得特别吗?本世子刚改造的。”夏侯玦弈兴致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好的回应道。

    他果然是故意的,瞪眼,用眼神杀死他,鄙视他。

    夏侯玦弈挑眉,在顾清苑那如剑似的眼神中,神色更加的从容,优雅。

    对持片刻,顾清苑觉得自己现在这样完全就是在做苦力,腰好酸,脖子好痛,眼睛发胀,这不是反抗这根本就是自虐,聪明的人总是要识的实务,放得下脸皮,为了一口之气累死自己,划不来!

    心思定,脸色马上跟着转变,蹲下,仰头,看向夏侯玦弈眉眼弯弯,“世子大老爷,可否移个架,分小女点儿地儿。”

    闻言,夏侯玦弈抬眸,顾清苑笑的更甜,看着她甜腻的表情,片刻开口,高洁道:“不合规矩。”

    这句话出,顾清苑吐血,想咬人,我xx的!,“夏侯玦弈…。”名字刚出口。

    夏侯玦弈清冷的声音,亦随之而起,“策马。”

    一令出,缓缓行驶的马车,迅速奔跑起来,惯性使然,微蹲的顾清苑受不住,找不到支撑点儿,猛然向前扑去。

    画面翻转,女子扑倒,男子伸手,微微用力,稳住,收紧。

    柔软且僵硬的触感,耳边强健有力的心跳,呼吸间充斥着满满的青草香,顾清苑微怔了下,随即明了自己现在是在哪里,推开,抬头,夏侯玦弈绝美的面容映入眼帘,近在咫尺的距离,近到,连那细小的毛孔都看的十分清晰。

    女子白皙滑嫩的玉手抵在男子心口,男子精壮有力的胳膊揽在女子腰间,身体紧密接触,呼吸相交缠绕,绝对的暧昧,绝对的火热。

    这一突然的局面,亦让夏侯玦弈怔了一下,但,鼻翼下的馨香,手下温热娇嫩的触感,贴着自己身上的那抹柔然,让夏侯玦弈狭长的眸子暗沉,看着那抹娇嫩樱红,那抹只要低头就可以碰触的美好,眸子越发深沉,不自觉被吸引,缓缓低头。

    看着慢慢向自己靠近的男子,顾清苑眼里闪过什么,抵在男子胸膛的玉手慢慢放开,移动,清晰的感受到手掌下精壮的身体,蕴含着绝对的力量,在她触摸下渐渐变得紧绷,发烫,灼热的触感让顾清苑嘴角溢出一丝莫测的笑意,游走,向下,在感到那清爽的气息更加靠近,在几乎要碰触的刹那,游动的玉手忽然用力。

    一用力,一闷哼,时间停住,画面定格,在0。1公分不到的距离,马上要亲吻上的男女,忽然停住,女子嘴角勾起笑容,男子嘴巴抿紧,脸色微变。

    手收回,顾清苑推开夏侯玦弈,扬眉轻笑,“看来夏侯世子的伤还没完全好利索呀!身体未好,竟然肖想女色,世子爷你老如此,可是大大的不该呀!”

    顾清苑的话出,平稳行走的马车,忽然晃动了一下,继而是什么跌落在地的声音,夏侯玦弈的脸黑了下来,神色难看,不知道是为自己的失控,还是为了顾清苑的举动。

    顾家

    夏侯玦弈的到来,是继顾长远被抓后,在顾家引起的又一次动荡,让顾家上下所有的人都暂时忘记了顾长远的事儿,每个人都在不停在议论着夏侯世子不顾世俗礼仪公然拉着大小姐的事儿。

    丫头们个个羡慕的要死,婆子们虽然觉得这样不合规矩,可心里却感叹大小姐的命好,老爷出了这样的事儿,世子爷对小姐没有一点儿的轻视也就罢了,反而还更加的重视了,他今天的举动看似逾越,可细想的话,那完全是在给小姐立威来了,也是小姐吃定心丸呀!可谓是用心良苦呀!

    而夏侯世子的这一态度也让他们都肯定了,看来就算老爷出事儿,大小姐的这场婚事也不会有任何的变动了,以后对大小姐要更加的恭敬才是呀!

    福寿阁

    老夫人躺在软榻上神色满是疲惫,头也疼的厉害,那位夏侯世子真的是…太难应付了。

    齐嬷嬷端着一碗安神汤过来,看着老夫人关切道:“老夫人,先把这个喝了吧!然后再睡一会儿身体就清爽了。”

    老夫人起身,就着齐嬷嬷的手喝了几口,就停下了,摆手示意可以了。

    “老夫人再喝点儿吧!”

    “不用了。”看老夫人是真的不想喝,齐嬷嬷也没坚持,放下手里的碗,关心道:“老夫人要不要躺下休息一下。”

    老夫人摇头,“我哪里躺的住呀!皇上召见清苑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儿,我这心里实在是七上八下的,如果是为了长远的事儿,我真担心清苑应答不周,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呀!”

    “老夫人,老奴觉得这等朝堂之事儿,皇上应该不会传小姐过去吧!”齐嬷嬷也是有些六神无主道。

    “话虽如此,可皇上的心思谁能说的准呢?”老夫人叹了口气,皱眉道:“还有夏侯世子看着我这心里也是…。不知该喜还是该忧呀!”

    “老夫人,夏侯世子对大小姐挺看重的呀!”齐嬷嬷说着顿了一下,“虽然有些地方是有些逾越了,不过,都是已经定亲的人了,也不算太过。”

    “不说规矩方面,你看夏侯世子那个气势,清苑她有那个本领左右他的想法吗?我看清苑在他的面前根本就被吃的死死的,连平日的机灵劲儿都不见了,如果清儿使不上力,长远的事儿我这心里就更没底了。”老夫人皱眉道。

    齐嬷嬷听了亦是叹了口气,脸上满是无奈。

    凌云阁

    顾挺远,曾氏夫妻两个相对而坐,却一时无言,夏侯玦弈给他们很大的冲击,虽然是一此见到,可那个男人的强势绝对不容忽视。

    顾长远的事儿,李翼插手已经让他们不安了,夏侯玦弈如此,就更让他们觉得倍感威胁了。

    静默片刻,顾挺远眉头紧皱,对着曾氏道:“顾长远的事儿绝对不能再拖了,为免夜长梦多你马上去见见三姨娘去。”

    曾氏点头,郑重道:“好,妾身知道了,这就去。”

    “去吧!我出府一趟,看看还能不能有别的什么办法能把顾长远的罪名马上给定下。”

    “好。”

    夫妻两个起身,分头行动起来。

    顾清雅在自己的屋子里,想着夏侯玦弈那绝美的面容,心里已经在考虑如何接近于他了,对于夏侯玦弈和祁逸尘要选择那个她现在已经不纠结了,也完全想明白了,既然两个男人都如此的完美,那么,她就抓住一切的机会,两方面一起下功夫,有两个选择,总比在一颗树上吊死要保险很多,能抓住一个她就赢了。不过,如果两个男人都对她动心的话,那…。那可真的就太难抉择了…。要如何取舍呢?伤了那个男人,或者放弃那个男人她都觉得很是痛苦呀!

    顾清雅的心腹丫头,看着自己家小姐时而欢喜雀跃,时而咬唇纠结的样子,心里不解,小姐在想什么呢?不过,从今日小姐看夏侯世子的眼神可以看出,小姐她可能是对夏侯世子心动了,但是,小姐前几日不是说她喜欢的是祁公子吗?想着,丫头皱眉,现在小姐这么纠结,不会是两个都喜欢吧!想此,丫头的眼里闪过不屑,小姐竟然也是放荡之人吗?

    顾清素怔怔的坐在那里,神色不定。

    光儿看顾清苑素脸色很是不好,担心道:“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顾清素摇头,面无表情道:“我没事儿,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是。”光儿俯身,带着不解,转身走了出去。

    光儿出去,屋里就剩下顾清素自己后,起身,在一边的软榻上躺下,慢慢的闭上眼睛,顾清苑和夏侯玦弈牵手的样子,再次涌入脑中,心里如刀隔似的痛,看着他拥着别的女人让她感到窒息,眼角不自觉的划出眼泪,轻轻抚上心口,睁开眼睛,眼里染上阴沉,顾清苑你这样的人不配在那个男人的身边,我也无法容忍你在他的身边,心太痛,太痛,痛到我想要你拿命来偿。

    ……

    马车上,因为半路上的那个插曲,一路上夏侯玦弈脸色说不上好看,可也绝对不好看,不过也没再刁难,不知道是觉得没面子了,还是伤口痛了,倚在那里闭目养神。顾清苑在边上的椅子上静静坐下,亦是不言不语,不主动开口。

    马车在沉寂中行驶着,片刻马车停下,顾清苑稍微整理一下,转头看夏侯玦弈完全无动于衷,挑眉,他不会是真的睡着了吧!想着,却没去叫他,轻轻掀开车帘往外看了一眼,当看到外面的景致时,顿时愣住,心里一跳,而后紧紧的闭了下眼睛,咬牙!夏侯玦弈你个腹黑的。

    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皇宫,这里是他的秘庄,是秘庄,欲哭无泪,这厮竟然敢假传旨意…。牛人,牛哄哄的牛人!

    顾清苑深吸一口气,转头,眼里满是火,然,在看到夏侯玦弈已经睁开了眼睛,正在看着她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而后伸出手揉揉了揉揉自己的脸颊,双手放下后,表情亦和刚才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眉眼弯弯的看着夏侯玦弈,声音亦是万分柔和道:“世子爷你老睡醒了呀!睡了这么久一定累了吧!要不要下来走动一下?”

    顾清苑说完,看夏侯玦弈看她的眼神满是冷笑,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几个大字,装腔作势!

    顾清苑看着淡笑,神色淡然,从容淡定的很,没有一丝的不自然。如果夏侯玦弈以为她是在装,可真的就冤枉她了。她只是根据现在的形势,选择适合自己的角色罢了,其实她也想要做个铁骨铮铮的铿锵玫瑰,找他讲道理或者教训他一番,虽然心里真实想法是那个,可惜,她没那个能力呀!

    凡事自不量力,以卵击石的事儿,顾清苑都没那个兴致去做。那样除了让那厮更加的恼火,后果更加严重之外,对自己完全没有任何的帮助,明知道做了英雄后,等着自己就是更大的苦头,还要硬着头皮去做,那是二愣子,不符合自己的生存法则呀!

    该低头的时候一定要低头,该硬气的时候绝对不能手软,审视适度,量力而为,绝对不做那撞南墙的孩子!

    撞了南墙,疼了自己,学会了回头,这就是教训呀!

    心里整理好,顾清苑脸上的笑容更加的自然,声音更加的真诚。

    “世子爷,你身上带伤要不要我扶你下去?”顾清苑善解人意道。

    这丫头脸皮还能不能再厚些,这谄媚的表情能不能再假些,人家玩心计,做戏,都在想着如何的遮掩,不被抓住把柄,努力的隐匿那些蛛丝马迹。可这个丫头呢?完全是明着来,让人…。无言以对,哭笑不得呀!心里也更加的恼火。

    夏侯玦弈不说话,只是瞪着她,看来他这会儿没心情陪自己唱戏,那,就等一会儿自己再努力吧!想着,顾清苑适然下车。

    凌菲看到顾清苑下来,心里不定,担心的看了一下她的脸色,本以为顾清苑发现自己被骗了,心里一定很不高兴脸色一定很难看,可,让凌菲意外的是,顾清苑脸上竟然还带着笑意,心情好像很不错的样子,让凌菲意外了一下,大小姐不会早就知道吧!这还真是不太可能。

    顾清苑下车看了一眼四周的风景,大大的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快要僵掉的身体,深深的呼了口气,转头看着凌菲,“凌菲。”

    “小姐。”

    “这里你可熟悉?”

    “奴婢来过几次,大概的都知道。”

    “很好,带我去个地方。”

    “哪里?”

    “去厨房,弄点吃的去,我肚子饿了。”填饱了肚子才有力气斗魔王呀!斗志熊熊燃起,顾清苑昂扬的往前走去。

    凌菲叹了气,疾步的跟了过去,唤道:“小姐,厨房不是在那个方向,你走错了。”

    闻言,走在前面的顾清苑脚步顿住,身上的斗志消褪了一半儿,出师不利!

    一边看着的麒一,嘴巴抽了一下,同时觉得,顾小姐是不是搞错什么了?这里可不是皇宫,难道她就不意外吗?

    马车之上,夏侯玦弈按了按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