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44章 你死我活(上)

嫡女风华 第144章 你死我活(上)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聘来院里发生的不愉快之事儿,顾清素默默的等着,看着,期待着,希望顾清苑或者那个丫头会去老夫人那里禀报一二,然,等了一下午,聘来院里一点儿动静都没有。顾清素很是失望,顾清苑竟然忍了,还是,她真的听从了自己的话,所以,才没去吗?

    顾清素想着,又立马摇头,不,顾清苑应该不是那么愚昧的人才是,那么,难道她是看出自己想利用她来让顾清雅倒霉,才会没去的吗?想此,顾清素的眼里闪过讥讽,如果是因为这个,顾清苑她就够聪明可也够短目的。

    从顾清雅对夏侯世子那个热情,好奇样儿,明显是对夏侯世子心动上了心了,这些连个丫头也看的出来吧!彼清苑又如何会看不出呢?可她竟然没去向老夫人告发,狭隘的不想让自己如愿,却任由顾清雅那个别有居心的祸害存在,这得失之间,顾清苑真是太过不会衡量的,如果她去说的话,凭着老夫人的精明马上就会知道顾清雅是个什么心理了,一定会对她斥责,训斥警告一番,那样多完美,可惜,顾清苑竟然不去做。

    其实,自己倒是也可以去说,以担心,关心的名义,不过,如此低略的手段太容易被人看出什么,顾清素皱眉,让顾清雅躲过去她还真是有些不甘心呀!

    躲过去?顾清雅真的躲过去了吗?恐怕不尽然吧!

    凌云阁

    曾氏看着顾清雅青紫肿胀的手腕,心疼,心急,有又恼火,斥道:“不是我说你,你没事儿去她的院子招惹她干什么呀?从上次她竟然敢在老夫人的面前明目张胆的想要索要银子我就知道她是个阴的,你竟然还往上凑,你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娘,我哪里招惹她了,我只是不明白夏侯世子那样的男子,怎么会喜欢顾清苑这样的,所以,问了一句而已,谁知道那个该死的贱丫头竟然就敢对我动手,你看,我这个手腕都成什么样子了。”顾清雅委屈,冒火,难堪却又担心,“娘,我这个胳膊不会废了吧!”

    “浑说什么呢!活动无碍涂点儿药过两天应该就下去了。”

    顾清雅听了仍然恼火的很,气道:“都是那个该死的丫头害的,一定是她对我动了什么手脚暗害我,该死的,我一定不会放过她的,就算她是伯爵府的丫头又如何,说到底还不是一个下人。一个下人竟然敢爬到我的头上来,那道我要忍着,惧着不成。说到天边也没那样的道理去,不行,这件事我不能就这么算了,让一个奴婢欺辱,我颜面何存。要是被那些个丫头,婆子知道了,还都以为我是个好欺负,每个人都想来踩一脚,我在这顾府还怎么待的下去。”

    顾清雅说着猛然起身,“我要去告诉老夫人去,不,老夫人是向着顾清苑的,她一定不会主持什么公道的,说不定还会教训我一顿。也许,我直接该去伯爵府,告诉夏侯世子,让他来…。”

    顾清雅的话未说完,就被曾氏厉声打断。

    “顾清雅!”

    声音里的戾气,恼意让顾清雅一怔,转头看着曾氏冒火的样子,嘟着嘴巴道:“娘,你干嘛大声说话,吓了我一跳。”

    “顾清雅,你给我听着,娘虽然宠着你,可不代表什么都任由胡来,你去聘来院问顾清苑的那些个问题,是什么个心思娘明白的很,只是顾忌你女儿家的颜面没说出来罢了。”

    曾氏说着,看顾清雅脸色微变,冷声道:“娘能看的出来,其他的人自然也能看的出来,要不然,顾清苑为何什么都不对你说,还有那个丫头又为何忽然说出那么一番话来,还对你动手。我告诉你别以为就自己聪明,在这个家里没有哪个人是傻子。做出这样的事儿,你竟然还想着去告诉老夫人?还告诉伯爵府?你是想要把自己脸丢尽了才甘心是不是?”

    曾氏一番毫不留情,疾言厉色的话出,顾清雅脸色红白交错,是惊,是羞,是不敢置信,一直宠爱自己的母亲竟然这么说自己,她…。她这话是在说自己是个不要脸的放荡女吗?

    眼泪掉落,顾清雅无法接受,嚷道:“娘,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我是你女儿,你…。”

    “要是你敢那么做,别人说你更加难听。”看着顾清雅泪眼婆娑的伤心样,曾氏终究不忍心说的太过,语气缓和下来,“雅儿,娘刚才的话说的或许有些重了,但是,那些都是为了你好。特别现在老夫人正用得着顾清苑,她风头正劲,你不要和她对着来。”

    说着顿了一下道:“至于夏侯世子,他确实是个让人仰望的男子,你一时心潮波动,娘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那样的男人凭我们家的家世,你和他是完全不可能的。更别提他现在还和顾清苑定了亲,你……”

    “娘,你就先不要我怎么想的了。你不是说要对付顾清苑吗?怎么现在还不见动静?”顾清雅一点儿也不想听什么她和夏侯世子不可能的话,更不想听,顾清苑是未来世子妃的话。

    “你父亲说,现在时机不对,让我们先等等,现在有更重要的事儿要做。等这件事儿办成了,顾清苑轻而易举就能解决了。”曾氏低声道。

    “什么重要的事儿?不就是父亲接手顾家的事儿吗?”顾清雅心知肚明道。

    曾氏没有否认,点头“只要你父亲接手了顾家,到时候你想怎么对付顾清苑娘都帮着你。”

    “娘,反正顾长远是死定了,现在只要弄死顾蘅,父亲接手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也是一定的。早些晚些都不会改变。可顾清苑不同,她和夏侯世子离成亲的日子可是越来越近了,这可是等不得,你这样托着,耗着,要是等到顾清苑成为世子妃,想再做什么就更难了。”顾清雅阴狠道:“要女儿说现在弄死顾清苑才是最该做的,只要她没了,这个家就再没人敢什么幺蛾子了。”

    曾氏听了莫测一笑,伸手点了一下顾清雅的额头,笑道:“雅儿,顾长远死了,顾清苑她就是再有婚期也要是要再等上一年的。”

    “为什…。”顾清雅话未问完,眼睛一亮,“她要为顾长远守孝。”

    “不错,顾长远死了,最少一年的时间里,顾清苑不能嫁人,顾蘅不能娶,那个时候才是我们绝佳的机会,我们可以好好计划着,慢慢折磨着他们,岂不是更加有趣。”曾氏笑道。

    曾氏说的好听,可顾清雅还是很不乐意,“可是,我现在看到顾清苑就很是难受,恨不得她立刻就死了。”

    “会有那么一天的,你不要急。”

    曾氏的话刚落,曾氏心腹丫头走进来,俯身,禀报道:“夫人,刚才老夫人院子里的丫头来传信儿,老夫人让夫人你过她那里一趟。”

    闻言,曾氏皱眉道:“知道是为了什么事儿吗”

    丫头点头,“奴婢给那个丫头塞了点儿好处,她告诉奴婢说,刚才三姨娘去了老夫人的那里,说,顾大爷入狱,她心难安宁,可又做不了什么,所以,想去庙里为顾大爷上柱香求个福,为家宅求个平安,老夫人听了好像应了,让夫人过去,应该是问问夫人要不要一同前去,为大爷祈个福…。”

    二夫人听了冷笑出声,为他祈福?咒他死倒是可以,不过,三姨娘这个时候来这么一出到底是什么意思。不会是想借此算计什么吧!想着,眉头渐渐皱了起来,正思索…。顾清雅忽然开口。

    “娘,这可是个好机会呀!”

    “什么?”顾清雅突然的话,曾氏一时有些不明。

    “娘,如果去上香的话,让顾清苑跟在一起去,让她有去无回还有比这更好的机会吗?”顾清雅止不住的兴奋道。

    顾清雅话出,曾氏马上明了,在家里对付顾清苑束手束脚的,可在外面就不同了,随便一个意外,一个突然事件就可以毁了她,就是要了她的命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一边的丫头不着痕迹的低下了头,纯真,无邪的二小姐,却是一个真正心狠手辣,心胸狭隘的人,任何人只要有一点儿对不起她的地方,她就一定要讨回来,这次在顾大小姐的手里吃了憋,她这就是要拿人家的命来消除自己的郁闷呀!

    “娘,你觉得如何?”顾清雅急道。

    “时机倒是很好。”曾氏点头,顾清雅眼睛一亮,急不可耐道:“那好,我马上去准备东西,一会儿就出发。”

    顾清雅说着,起身就要往外走,曾氏急忙拉住,“雅儿,你先别急。”

    “还有什么事儿?”

    “雅儿,上香的事儿是三姨娘提出来的,我总觉得这中间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曾氏皱眉,自己刚和她说了那些话,她不忙着去办事儿,怎么忽然竟然想起去上香拜佛了,这很反常。

    “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娘,你不会是觉得那个三姨娘会想着算计我们吧!”顾清雅好笑道:“娘,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就凭她,就算有那个想法,她也要有那份儿心机,有那个能力呀!娘,你真的太看她了。”顾清雅满脸不屑道。

    曾氏听了摇头,可有些事儿她无法对顾清雅说,比如顾允儿得三皇子眼的事儿,比如她以此胁迫三姨娘为她办事儿的事情。这些她现在都不能告诉雅儿。

    “娘,你真是想太多了。”顾清雅冷笑道:“就算是她想算计我们,那我们为何不能算计她呢?娘,这次上香是三姨娘提出的,我们可是什么事儿都跟着她走的,到时候顾清苑出了什么事儿,我们正好可以全部的推到她的身上去。娘,这可是一举两得,一石二鸟的好机会呀!”

    闻言,曾氏的眼里闪过精光,顾清苑出来事儿,三姨娘毕完,那顾允儿可就完全落在自己手里了,到时候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还需要跟三姨娘在那里好费唇舌,费那个劲,但是…。

    “但是我们现在一点儿准备都没有,就是时机再好,我们也来不及了准备什么了呀!”曾氏皱眉道。

    “娘,在这个时候你怎么就糊涂了呢?做这样的时候,我们最好什么都不染手。至于,准备的事儿,只要动动口让别人去办就成了。”

    “别人?谁?”

    “做这样的事儿自然要找个有能力,又牢靠的人。”顾清雅说着莫测一笑,“女儿觉得我那个庶哥哥就是最好不过的人选择。”

    曾氏听了笑了起来,自己这个女儿除了有些冲动外,心机,手段可是不输任何人。

    仪来院

    三姨娘眉头紧皱,心里惊疑不定,本以为去上香的事儿,要费一番功夫才,曾氏才会同意去。可没想到,她轻而易举的就答应了,这完全出乎了三姨娘的预料。对于自己忽然提议去上香的事儿,曾氏难道就不怀疑吗?怎么如此简单的就应下了呢?

    事有反常,必有妖。

    三姨娘开始觉得心思不定了,顾蘅虽然说一切都没问题,自己也相信顾蘅为了自己的利益,在这件事儿应该不会有所欺瞒才是,毕竟,自己和允儿倒霉了,对他可是完全没好处的。

    现在的形势,顾蘅,顾长远谁要做家主,怎样才能让自己占有绝对有利的地位。自己清楚,顾蘅清楚,顾挺远想必也就更加的清楚吧!

    顾蘅要做家主的话,顾长远就绝对不能死,他死了顾蘅就要丁忧,对他是绝对的不利,对自己和允儿也是。

    可也绝对不能让长远出狱,他出来了,顾蘅就没有成为家主的理由了,只有让顾长远呆在里面,顾蘅尽快的成亲,那样才能名正言顺的成为顾家的家主。

    可现在顾长远的事儿瞬息万变,生死一线间。而顾挺远又在一边虎视眈眈,所以,整件事可以说是迫在眉睫,等不得也耗不得,也难怪顾蘅如此着急。

    然,就算顾长远的事儿借助三皇子的势力如愿了,让他待在牢里出不来。可,成亲的事儿,却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办好的,那是急不来的,所以,顾蘅现在需要就是时间,想要争取时间,就必须让二房那边出点儿什么事儿,让他们忙活起来,最好是一时之间有个足够的理由让顾挺远无法接手顾家。

    而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二房这边死一个人,让他们该丁忧的丁忧,改守孝的守孝。

    如此一来,在顾长远呆在大牢里的情况下,顾家家主的位置会落入谁的手中,就看那房先死个人了。

    这次以上香为名头,自己和允儿打遮掩,其目的就是为了除掉二房的人,无论是谁,都必须死一个,顾蘅已经准备好了一切,自己所要做的就是带她们出去。

    这就是顾蘅的计划,也是自己想要的结果,顾蘅当家主,二房死,允儿和自己过上好日子,一切都很完美。

    可现在曾氏忽然的爽快,让三姨娘心里有些不安起来。

    聘礼院

    看到顾清苑回来,梅香,兰芝疾步迎了过去。

    兰芝关心道:“小姐,老夫人叫你过去可是有什么事儿吗?”

    “嗯!三姨娘提议为父亲上香祈福,二夫人附议为父亲求平安,所以,我也随着一起去尽点心。”顾清苑淡漠道。

    “上香?三姨娘提出的,二夫人也同意的,小姐她们是不是在计划什么?”梅香皱眉道。

    “奴婢也有这种感觉。”兰芝担忧道:“小姐要不,我们找个由头不去了吧!”

    “家里的人都去了,就我不去有些说不过去呀!”顾清苑冷笑道:“而且,就算我找到不去的理由,我可以肯定,我这边去不了,她们也马上会有理由来延后。”

    “我病了,她们就等我病好。我有事儿,她们就等我把事儿办好。千方百计的想算计,铁了心的要让我倒霉,她们是不会放下的。既然有些事儿是如何也躲不过,那,又何必去逃避。”

    “小姐话虽如此,可奴婢还是不放心。”兰芝眉头紧锁,心里特别的不安。

    “明知道没好事儿,还要迎着头去,我心里也很不爽。”顾清苑心情同样不佳道。

    “小姐让奴婢随着你去吧!”兰芝,梅香异口同声道。

    闻言,顾清苑摇头,“你们在家里守着,凌菲跟着我去就好。”

    “小姐,你带奴婢去吧!虽然奴婢没有凌菲姐姐厉害,可如果万一有什么事儿,奴婢也是可以去拼命的。”兰芝急道。

    “是呀小姐,你就让我们跟着去吧!”梅香也附和道:“多一个人总是有利的。”

    顾清苑听了轻笑道:“我可没想过去拼命,有危险的时候,我就想着如何逃命,让凌菲带着我马上飞走,呵呵,兰芝,梅香,凌菲可是抱不住我们三个,所以,你们还是在家里吧!”

    “小姐…。”

    兰芝,梅香知道如果有事儿,肯定不会如小姐说的那么简单,她们算计了那么久,怎么会容许小姐轻而易举的脱身呢?

    “好了,不说了。凌菲跟我去准备逃命还有保命的东西去。”顾清苑说完进屋。

    “是,小姐。”凌菲应声,随顾清苑进去,走了两步转头,看着兰芝,梅香郑重道:“你们放心吧!我会保护好小姐的。”

    兰芝,梅香点头,“凌菲,一定要让小姐安然无恙的回来。”

    “嗯!”

    三皇子府邸

    三皇子南宫玉悠哉的躺在软榻上,品着小酒,偶尔张口,旁边的丫头赶紧捻起一颗新鲜的葡萄放入他口中,这日子过的真是无比的滋润,别样的风流呀!

    悠然自得间,一黑人闪身进来,拱手,“三皇子。”

    闻声,南宫玉抬眸,“洪飞,怎么样?都办好了吗?”

    “回三皇子,一切妥当。”

    “出府了吗?”

    “是,顾家二夫人,顾长远的一个姨娘还有几个小姐都已经出发了。”

    闻言,南宫玉露出满意且冰冷的笑意,“很好!”

    “本皇子这次可是特意挑选在父皇巡视军营,夏侯玦弈必须陪同的这一天才动手。看这次还有谁能救的了她,这次本皇子一定要让她生不如死。”只有如此才能以泄他心头大恨,还他伯爵府那段日子所受到的耻辱。

    洪飞却有些担忧道:“可这件事如果被夏侯世子知道了,属下担心…。”

    洪飞的话未说完,南宫玉猛然出手,手里的酒杯用力砸在地上,啪的一声,杯子瞬间粉碎。

    洪飞一怔,南宫玉满是戾气的声音传来,“怎么?连你也觉得本皇子斗不过那个夏侯玦弈吗?你就这么小看本皇子?”

    南宫玉话出,洪飞立刻跪倒在地,“属下不敢。”

    南宫玉冷哼,“哼!我告诉你,本皇子从来就没怕过夏侯玦弈,本皇子身为皇家人,何惧他一个小小的伯爵府世子,总有一天本皇子会收拾他。”

    叫器的话说完,冷笑道:“就算他知道了又如何?等他知道时,那个女人不知道被少人骑过了,连个渣都不剩下了。哼,而且,这件事本皇子可是完全没出面,人不是我们找的,事儿也不是我们的人做的。一切都跟本皇子毫无干系,他能奈我何?能奈我何?”

    “可属下担心顾家那个庶子会说些不该说的话。”

    “就他,给他个胆子,他也没那份儿勇气。”南宫玉不屑道。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呀!狈急跳墙难免失了分寸。”洪飞意味深长道。

    “如此,等事了了,就做了他吧!”南宫玉听了随意且完全不在意道。

    洪飞点头,“是,属下知道了。那,顾家那位三小姐…。?”

    “识相就留着,不识相就看那一同做了。”南宫玉毫不在意道。

    “是。”

    ……

    这次前去上香,顾家出动了三辆马车,顾清苑和顾清素一辆,曾氏和顾清雅一辆,三姨娘和顾允儿一起,带着上香需要的东西,三辆马车出发,往目的行去。

    出城后,顾清苑掀开车窗帘,眼前豁然一亮,看着外面的风景嘴角溢出一丝笑意。

    顾清苑的动作落在顾清素的眼里,眼中闪过不喜欢,眉头不经意的皱了起来,这举动实在是太没规矩了,她难道不知道这样会让人看到里面吗?真是不知羞。她不在乎自己被人看,自己可是不愿意让什么都看到自己容貌。

    “清儿妹妹,赶紧把帘子放下吧!外面的风尘都吹进来了。”

    闻言,顾清苑转头,看着顾清素皱着眉头,用锦帕子捂着嘴巴,那副高洁姿态,不想被尘世沾染的模样。没由来的让顾清苑感到腻歪,这位清素小姐潜在里面明明就是个凤辣子,可她却偏偏要装个仙子,端着架子,守着规矩,居高临下,以冷傲冰清,俯瞰众人,让万人仰望的姿态展露人们眼前。

    做作的人顾清苑见过不少,可做作到如此程度,还真是让她觉得很是倒胃口呀!

    顾清素见顾清苑看着她神色莫名,眉头皱的更紧,“清儿妹妹为何如此看着我,可是我那里说的不对吗?”

    顾清雅摇头,淡淡一笑,放下手里的帘子,淡淡道:“没有,我只是惊叹,大堂姐的规矩是跟那个学的,竟然学的如此之好。”

    “这些规矩还用谁教吗?这是每个女子生来就该遵守的,我是做了我该做的罢了。”顾清素平淡且万分装x道。

    顾清苑听完,忍不住抖了一下,鸡皮疙瘩起来了,懊恼,真是不该问她如此高端的问题,这话说出来,伤人呀!

    顾清苑万分崇敬的点了点头,然后,低头,开始数手指,沉默是金,沉默是金。

    看顾清苑如此,顾清素眼里闪过嘲讽,就她这样的跟她说什么是规矩她也不明白吧!可有些事儿自己还会真是要给她说道一二。

    “清儿妹妹,有些事儿我想跟你说说,希望你不要觉得我多管闲事。”

    “您请说。”顾清苑抬头,轻笑。

    “清儿妹妹,你知道我们身为女子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是什么?”

    “是名誉,是规矩,是三从四德,这些是我们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要遵守的。”

    不想凌乱,可顾清苑还是凌乱了一把,“清素姐姐说的是,说的精辟。”

    “可,清儿妹妹有些却没做到。”

    “比如?”

    “比如那天清儿妹妹竟然和夏侯世子手牵手,这…。实在是有些不成体统了。虽然是夏侯世子先向你伸出手的,可作为女子一定要保持矜持,怎么可以把手给递过去呢?你那样,让府里的人看了,要如何看到你这个主子,让外人如何看待我们顾家的规矩礼仪,就是夏侯世子心里也会觉得你是个不特别稳重,谨慎…。”

    顾清苑觉得自己完全不想听了,太污染耳朵。听她打着劝导的名义对自己说教,堂而皇之的训斥,自己还真是完全没那个兴致。留着耳朵听放屁也比听这个更加有利于自己的心情。

    看着顾清素,顾清苑脸上笑意褪去,皱眉,断定,犹豫不定道:“大堂姐说的很对,但是,有一个问题我想请教一下大堂姐。”

    顾清素说的兴致正高,心情正好,被顾清苑打断心里有些不愉,“什么问题?”

    “夏侯世子曾经说过一生一世都会对我好,你说,这句话我听了是不是也很不合规矩呢?”顾清苑很是苦恼道。

    顾清苑话落,顾清素的脸色猛然就变了,刚才那洋溢自得的表情消失无踪,眼里染上冷意,脸色更是万分难看。

    看此,顾清苑已然确定了什么,看来对夏侯玦弈好奇的不止是顾清雅一个呀!看这位清素小姐的神色,她怕是更甚吧!而刚才的那些话,也许,是看到自己和夏侯玦弈接触心里不高兴了吧!如此高洁仙女,嫉妒之心竟然如此之强,让人望而生叹呀!落入凡尘的可真是太快了。

    马车之上,因为顾清苑这句话,彻底沉寂下来。

    顾清雅忍着把顾清苑推下马车的冲动,眼底是满满的戾色,看着那个嘴角淡笑的女子,张口,刚欲说什么,一直稳稳行驶的马车忽然狂奔起来。

    顾清苑眼神骤然一冷,迅速抓住车栏,稳住自己的身体。顾清素的就没那么好远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扑到在地,头上碰了一大片的红,心里冒火,特别看到顾清苑安然无恙的模样,心里火气到达了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致,起身,拉开帘子,看着前面的车夫怒斥:“你是怎么驾车的,给我停车。”

    顾清素强硬的命令出,可车夫却恍若未闻,继续使命的挥动着马鞭,驱车前行。

    看此,顾清素怒不可遏,声音亦是染上戾气,怒道:“本小姐让你把车停下来,该死的,你没听到吗?停车,停车…。”

    然而对于顾清素的叫器,马车依然没有任何回应,完全像是没听到似的,重复动作。

    如此,顾清素已感觉到了不对劲儿,抬头,当看到行在前面的马车亦是在疯狂的奔跑着,心里猛然一禀,出事儿了!转头看向顾清苑,只是顾清苑亦是一脸惊色,呆愣的看着,看此,顾清素心里开始惶然,惊惧,这是怎么回事儿?

    后面的马车上,顾允儿紧紧的贴着三姨娘,惊慌失措道:“姨娘,我们不会有事儿吧?”

    三姨娘紧紧的搂着顾允儿,安抚道:“没事儿,没事儿,不会有事儿的,我们只是跟着做做样子罢了,不会有事儿的。”三姨娘这个时候心里不安的感觉逐渐加深。

    前面马车之上,顾清雅拉着曾氏的胳膊,皱眉道:“娘,这是怎么回事儿?你让顾霖在这里动手?娘你…。”

    顾清雅还没说完,曾氏就急切道:“我没有让顾霖在这里动手,这里人多眼杂,我怎么会做那样的安排。”

    闻言,顾清雅心里一突,大声道:“那…。那这是怎么回事儿?”

    曾氏面色冷凝,手狠狠的抓着车栏,阴沉道:“也许,我们是被人给算计了。”

    “是谁?是谁要算计我们?”顾清雅说着想到什么,“娘,你指的那个人不会是三姨娘吧!”

    “不是她就是顾蘅,一定是他们。”曾氏肯定,心里亦十分的懊恼,自己明明就感觉到三姨娘忽然提出上香肯定是有问题的,可竟然还是会被雅儿的话给打动跟着出来,这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真是不该呀!可这个时候已经她就算是后悔,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一切都向着有心之人算计好的轨迹运转着…。

    马车飞奔起来的瞬间,除了凌菲快速的跳上了马车,其他跟随在旁的丫头,小厮都已经不知所踪了,或者是拉下了,更或者已经死了。

    马车疯狂的奔驰了将近一个时辰才停下来,三辆马车并列停住,车夫跳下马车,头也不会,话也不说,三人朝着三个方向而去,掀开车帘,互相对看一眼,每个人的脸色都很是难看,神色惊疑不定。

    顾清苑扫过每个人,当看到顾清雅和曾氏眼带狠厉之色看着一边瑟瑟发抖的顾允儿和三姨娘时,眼里闪过精光。

    凌菲这个时候疾步走到顾清苑的身边,上下打量一圈,看到顾清苑没事儿,心里放松下来,伸出手,道:“小姐下来吧!”

    “嗯!”扶着凌菲的手跳下马车,向前,观察四周,四面除了山就是树,枝枝蔓蔓的岔路,高山,大树,低丘,小河,大洼,地形很复杂,如果想隐匿踪迹这里倒是个好地方,山上,水里,草丛里…。

    “清儿妹妹你倒是淡定呀!这个时候竟然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看风景。”顾清素不阴不阳道。

    顾清苑回头,看着她面无表情道:“看风景?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在想,我们怎么会到这里来?还有,我们现在该怎么回去而已。”

    “是吗?看了这么久,清儿妹妹可有看出什么来?”

    “没有。”

    “那……”

    顾清素话未出,忽然一阵马蹄声传来,几个人均是一惊,顾清苑脸色也不由的难看起来,听着声音,人怕是不少。转头,当看到面色僵硬的曾氏,顾清雅,还有面色开始灰白的三姨娘,顾允儿。看此,顾清苑心里冷然,看来,三姨娘和曾氏的算计被其他人给取代了,是顾蘅?还是三皇子?看这动静,三皇子的可能性更大些。

    思索中,马蹄声已至耳边,看去,前面人影晃动,片刻,已来到眼前,人高马大,层层叠叠,足有百人,这样的形势,让所有人神色巨变,惊惧交加,这个时候无论心里想着怎么样的算计,目的出来的。到了现在也都知道,事情已然和她们所预料,所想象的不同了,事情已经不是她们所能控制的了。

    马背之上,为首之人,居高临下俯视这下面的几个女眷,是惊,是惧,是恐,是惨白,眼神慌乱,身体发颤,看着,眼睛渐渐眯了起来,这样看来,他们口中所说的那个要自己慎重对待的女子,好像也没什么特殊的,不过,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此呢?

    想此,为首之人,开口,声音带着一丝粗哑,“哪位是顾家的大小姐?”

    此话一出,曾氏母女三人行动,迅速,直接,统一,指向顾清苑,异口同声道:“是她!”

    三姨娘,顾允儿没有伸手,只是拿眼睛看着顾清苑。

    看此,顾清苑挑眉,真是够一心的呀!心里冷笑,脸色带着慌乱,不知所措。

    凌菲站在顾清苑的身边,眼里闪过杀气。

    “看来,就是你了。”为首之人,看着顾清苑表情莫测,顾清苑慌乱的看了他一眼,赶紧低头,神色很是恐慌,心里也吐出了三个子,xx的!竟然以真面目出现,连个遮掩都没有,如此有恃无恐,不担心泄露了自己的身份?他们是万分确信,这些人没有一个能活着离开的了?如此,就只能是你死我活了?

    顾清苑想法未完,猛然感到一股力道,大力的把她给推了出来,随即又被凌菲伸手拉住,稳住了步伐,站定,一个声音随之而起,传入耳中。

    “这位大侠,她是顾家的大小姐,她叫顾清苑,你要找她是不是?她就在这里,就在这里。你现在就可以把她带走,想怎么做随你处置,我们都不会说的,我们什么都没看到,也什么都不记得,今天的事儿我们一个字也不会说出去的。所以,大侠,你把顾清苑带走,放我们离开吧!”顾清雅没有一点儿负担,浩然正气道。

    此言出,曾氏赶紧附和,“是呀!大侠,顾清苑人长的最漂亮,身段也是最好的,人也聪明伶俐,很会讨人欢心,你一定会喜欢的,满意的。”

    顾清素更是不会错过让顾清苑死的机会,赞同道:“侠士,此生有她那样的女子做陪你一定会不枉此生的。”

    推销顾清苑的声音此起彼伏,优点儿,好处多的数不尽,道不完。

    凌菲听着,手紧紧的握着了起来,她们该死!

    顾允儿,三姨娘神色不定,沉默不言,为了活着,她们虽然也想附和,可心里却更加的忌惮。因为她们明白,今天顾清苑死了还好,如果没有现在落井下石的人,绝对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为首之人听着,笑了起来,可声音里却没有一丝笑意,有的只是深深的阴冷,暴戾,充满阴郁,暗黑。

    笑声起,曾氏几人心里一震,立马消音。

    笑声落,为首之人,深深的看了一眼顾清苑,被这么多人嫉恨,果然不同。

    “伙计们。”

    “有!”

    “统统带走。”

    “是!”

    话出,曾氏几人心里大骇。

    军营

    夏侯玦弈按了按眉心,眉头亦皱了起来。

    麒肆看到,轻声道:“主子,你怎么了?可是哪里不适?”

    夏侯玦弈没有回应,今天总是感觉心神不定的,心难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