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47章 心头血,一点红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夏侯玦弈静静的看着那嫩黄发带上的一点儿鲜红,狭长双眸暗沉,俊美如魔的面容清冷如冰,声音阴冷致骨髓,“她染血,你们怎能安然无恙!”

    “麒肆!”

    “主子!”

    “在找到世子妃之前,一炷香一个,取之心头血,还世子妃这一点红,直到找到世子妃为止。舒咣玒児”

    夏侯玦弈话落,在场之人神色巨变,心神俱惊,取心头血,还那一点儿红!而且不是一个人,也许,会是所有的人,这个男人,他好残忍!谪仙的面容,却有一颗魔鬼般的心,那个女子伤,他却要他们所有的人陪葬!

    “是,主子。”麒肆面色却很是平淡,看着眼前那些人不敢置信的表情,冷冷一笑,敢动主子庇护之人,就要有承受主子之怒的心里准备。

    顾清素瘫坐在地,怔怔的看着那个如仙的男子,他是真的在意顾清苑吗?为了她,他竟然要杀了这里所有的人,包括自己!彼清素无法接受,心里更是恨到了极致,她费尽心机害死顾清苑,为的是世子妃的位置,为的是能站在那个男人的身边,而,不是为了陪着顾清苑一起死,不是为了为个清苑偿命!

    一场算计,她还没得到她想要的,怎么能死呢?她不甘心,她不甘心!然,想起顾清雅的下场,还有刚才开口违抗之人,现在倒在地上那已变成了冰冷的尸体。还有那句,妄言者,死!妄动者,杀!冷酷至极。让她就算心里恨到了极致,也惧到了极致,身体忍不住瑟瑟发抖,不知是因不甘,还是因惧怕!

    夏侯玦弈说完,终身一跃,飞身向下而去。

    看此,麒肆一怔,主子这是要亲自下去找寻小姐吗?想着,转身看着麒一,颔首,随着飞身下去,其他影卫不需要吩咐,自动留下一部分,一部分随着夏侯玦弈而去。

    麒一转头,面色沉冷,手起,剑出,快如闪电,快的让人连动作都没看清,一个人就已倒地,剑刺心口,鲜红的液体随之溢出,心头血!心头血!

    看此,一众人面无血色,一炷香一个,现在第一个已经开始了,那么,下面会是谁?是他人?还是自己?

    首领之人看着,手紧紧的握了起来,脸色十分的难看,夏侯玦弈他果然残忍至极,他这样还不如直接杀了他们,现在这样,让他们看着其他人一个接着的死去,而下一个可能就是自己,这种等死感觉,对人是一种极致的折磨,他这是要让他们畏惧,恐惧,让他们疯掉…。为了那个女子,他要让这里血流成河…。

    三姨娘,顾允儿这个时候心里也再无一丝侥幸的心里,现在只是希望顾清苑还活着,夏侯玦弈能快些找到她,或许她们还有一丝生机,要不然必死无疑,三姨娘苦笑,苦心隐忍近二十年,现在一遭算计,却要用性命作陪,这就是最后的结果?这就是她所以为的那个完美的结果吗?

    病弱的公子看到这一幕,脸色更加的惨败,连呼吸的开始不稳,如此,暴虐,阴戾的心绪瞬间爆发,转头看向首领之人,暴虐道:“大哥,你还在等什么,等我们的人一个一个的死光吗?跟他们拼了,拼了!他们没几个人,我们却有这么多人,等一下谁死还不一定呢!”

    话出,本来被被如此狠辣手段震住的手下,回神,惧怕之色褪去,转而是一副豁出去的表情,正色道:“大哥,二公子说没错,我们不能能死,我们要反击,动手也许还有一丝生机。”

    “对,大哥,跟他们拼了。”

    “大哥,我们动手吧!”

    “大哥…。”

    “大哥…。”

    渐渐的附和的声音越多,从刚才的死气沉沉变成了现在的群青激发,首领之人听着,眉头皱了起来,转头看向麒一,面对这样的变化他脸上竟然连一丝情绪都没有,波澜不起,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这种完全无视,不以为然的态度,让首领之人心里也有些恼火。他这是完全把他们当成一群乌合之众了吗?他这样是不是太小看他们了。而且,弟兄们说的也对,反击还有一线生机,要不然,就只能等死了。

    想此,首领之人心思定,抬手,沉声道:“兄弟们,既然怎么样都是死,那我们就放手一搏吧!”

    “是,大哥。”

    麒一看了一眼忽然变得情绪高昂,准备反击的人们,眼里闪过冷光,扫过一边的暗卫,沉声道:“动手!记住,不要让他们死了,主子让一炷香一个,就绝对不能让他们提前。”

    “是。”

    影卫颔首,迅速动了起来,只见人影闪动,飞过,风起,尘飞,只是瞬间,影卫回归,站定。而刚刚还群情激发,准备拼命的人们,已然僵住无法动弹…。

    所有人心里大骇,虽然知道他们的实力比他们强上很多,可他们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落败!如此可怕的能力,还是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

    首领之人定在那里苦笑,他们果然只是一群乌合作,除了等死根本就没他们选择的余地,已注定的结果,还妄想改变,太难…。

    山下

    顾清苑身上的伤口经过简单的处理,包扎之后,感觉终于好些了,低头,看着那个熟练给自己包扎伤口的少年,顾清苑眼神微闪。

    片刻,少年起身,看着顾清苑身上各种颜色,嘴巴抽了一下。

    顾清苑低头打量了自己一下,花花绿绿的这颜色是不怎么好看,不过,这个时候谁要在意那个,抬头,苦着脸看着少年,“翼儿,我饿了,有没有吃的呀?”

    顾清苑完全接受,并对他完全相信的态度,让少年心里有些复杂,她真的不在意自己的存在?

    顾清苑看少年看着自己发怔,嘴角溢出一丝轻笑,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翼儿,翼儿,你在想什么?”

    少年回神,看着顾清苑,正色道:“顾清苑,对于我的身份你真的一点儿都不觉得难以接受吗?”

    “不觉得呀!”

    “为什么?”少年皱眉,“你可知道,如果我回顾家的话,对你并不是一件好事。”

    “可我却觉得,如果你真的愿意回顾家的话,对我来说,是最好不过的事儿。”

    “为什么?”

    “想你做我的依靠呀!”顾清苑轻笑,随意道。

    闻言,少年心里一震,嘴巴紧抿,“你想我接手顾家?”

    闻声,顾清苑笑开,夸赞道:“聪明。”

    “你个疯子!”

    “聪明的疯子!”

    “你以为这是你说了算的?”

    “我说了不算,要你点头才算。”

    “我点头就会是我的吗?”

    “是,只有你想,它就会是你的。”

    静默…。

    “为何是我?”

    “你是我弟弟。”

    “你不觉得你那个哥哥更加适合吗啊?”

    “哥哥?我没有什么哥哥。”

    “什么意思?”

    “一个让我死的人,怎会是哥哥呢?”顾清苑毫不在意道。

    闻言,少年神色莫测,“是他在算计你?”

    顾清苑点头。

    “他算计你,所以,你就不认他了吗?”

    “不,我当然认他。只不过,是在他死了以后。”

    轻柔的话语,浅笑的表情,完全无害的纤弱女子,风轻云淡的说着,如此冷彻寒骨的无情之言,看着顾清苑那略显苍白可也更加清冷,凉薄,淡漠的双眸,说不出心里的感觉,是惊,是惧,还是同情,心疼!

    “你要杀了他吗?”

    “他一定会死,但是,我自然不会亲自出手,毕竟手刃也算的上是哥哥的人,好像挺不合适的,是吧?”顾清苑一副很是通情达理,我很明理的表情,让少年觉得心里十分的憋闷,看着她无语,她这理论,实在…。实在让人想吐血,死和动手,还有合适一说吗?

    “顾清苑,你让顾蘅死了,顾长远有入狱了,顾家没有接手的人了,所以,你才会让我接手顾家吧?你就是在利用我吧!谤本就不是因为什么,我是你的弟…。”最后一个字,少年没说出来,脸色紧绷,眼神闪过一丝受伤,不知道为何知道这个原因,让他的心里很不舒服。

    看此,顾清苑抬手轻轻抚上少年的脸颊,少年微怔,可却没有闪躲,只是倔强的看着顾清苑,;冷声道:“我告诉你,我是不会接手顾家的,你死了这条心吧!”说完,转身离开。

    看着少年,倔强的背影,顾清苑淡笑,“翼儿,不是利用,是姐姐送你的礼物。”

    声音不大,话出,既消散在风中,然,它却如此清晰的传入少年的耳中,敲在他的心里,心口猛然一抽,瞬间僵在那里,不想承认心里那喷涌的暖意,可眼角却止不住酸涩,没有回头,声音带着一丝压抑,“顾清苑,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相信你了吗?”

    “你信,顾家就存在!你不信,顾家就消失。”

    如此逆天,决绝的话,顾清苑却说的那么轻而易举,不温不火,淡然而随意,却让听的人完全无法淡定。

    少年猛然回头,看着顾清苑那平静无波的神色,咬牙道:“顾清苑,你不语出惊人是不是就不会说话了?”

    “那个,我说了什么吗?”顾清苑很是无辜道:“说了一句实话而已吧!你不接手,顾家就没人接手了,不消失能怎么办呢?”

    “顾清苑,你那叫实话吗?想接手顾家的人多了去了,怎么会消失?”

    “那些人,我不喜欢。”顾清苑皱眉道。

    “你不喜欢,就不让他们接手,那为何偏偏要我接手?”说着,在顾清苑张口之前,追加一句,“不要说我是你弟弟这样敷衍我的话。”

    看到少年如此坚持,顾清苑无奈一笑,有些是千方百计的想得到,而有些人却是送给他,他还非要一个理由,人,就是这么奇怪,所以,他现在看起来特别的有趣,可爱!也许,有个这样的弟弟也不错。

    想此,顾清苑挑眉,轻笑道:“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只因你对母亲的用心。”顾清苑说完,看少年的眉头皱了起来,眼里亦是不解,竟然是这样个理由吗?

    “你母亲有你这样的儿子,是她之幸。而我,有你这样的弟弟应该也不错。”

    闻言,少年瞪眼,“她是我母亲,我孝敬她是应该的。可你?你就不担心我接手顾家后把你们母女赶出去吗?”

    “那也没办法,只能证明我看错了人而已。”顾清苑把少年曾经说过的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了他,一时让少年无言,有她这样的姐姐,自己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咕噜…。

    清晰的表达着肚子的不满的声音响起,少年的面皮抽了一下,顾清苑脸色更苦了,垂头丧气道:“翼儿,我饿了,你再不给我吃的,我就是世上第一个因为太饿,饿死的人。”

    “瞎说什么?饿一会儿就能饿死了…。”翼儿的话未说完,外面忽然响起一阵哄闹声,继而就看到王叔冲了进来,神色带着一丝狼狈,不等询问,就急道:“公子,带上顾小姐,我们赶紧走。”

    “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翼儿神色紧绷道。

    顾清苑的眉头亦是皱了起来,那些人不会是找来了吧!

    听着外面越来越近的哄闹声,王叔急道:“公子,没时间细说了,我们先走,等一会儿再说。”王叔说着,走到顾清苑的身边,准备揽起她离开,然,却被翼儿挡住,王叔以为翼儿不愿意走,急忙道:“公子,赶紧走吧!那些人…。”说着看到翼儿的动作后,愣在那里。

    翼儿虽然才十岁,可个子却已不低,站在顾清苑的面前,也就比顾清苑低个额头而已。拦下王叔,他伸手揽起顾清苑的腰身,这意思很明显,不合规矩,王叔避嫌。

    顾清苑看着眼里闪过笑意,继而毫不客气的伸出胳膊,搭在翼儿的肩膀上,身体倚在他的身上,借助力气。感觉到身上的重量,翼儿瞪了她一眼,看女子理所当然一笑,随即扭过头去,看到王叔道:“走!”

    “哦!好。”王叔回神,挠头,刚才公子明明是瞪顾小姐,可转头后好像又笑了,这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呀!还有,公子为什么不让自己带顾小姐出去,明明自己的力气比他要大的…。

    翼儿带着顾清苑,打开房门后,两人都眼前的情景愣了一下,不是什么高大威猛的黑衣杀手,亦不是什么手里拿着长剑的大侠。只是一群穿着朴实无华的农民,但是,这些农民拿着锄头,棍子,铁锹等各种农作物品,眼神凶恶无比的看着他们,特别在王叔出来后,凶狠的度数直线上升。看到顾清苑,翼儿满脸的雾水,这是什么情况?

    “乡亲们,看到了吧!我没乱说吧!那个男人他就是奸夫。”一个中年汉子指着王叔怒道。

    此话出,翼儿瞪大了眼睛,顾清苑唏嘘不已,两人同时转头一致看向王叔,奸夫呀!

    王叔满脸尴尬,特别看到顾清苑那惊叹的目光,老脸都红了,使劲儿的摆手,“我…。我不是,我不是奸夫,他们误会了,我…。”

    “什么误会,我们现在都看到了你竟然还在这里狡辩。”中年汉子怒斥道。

    “我没有狡辩,我真的不是奸夫,我…我只是有事儿路过这里,但是家里一个人不小心伤着了,我们没法赶路只是在此借宿而已,真的不是什么奸夫…。”王叔急声辩解道。

    “你这话去骗傻子吧!我可是一点儿都不信,如果你真要借宿的话,村里这么多人家你不去,为何偏偏选一个寡妇的家里来住,如果你不是奸夫就是居心不良之人,这两样无论那个都不能放过你,你们说是不是乡亲们。”中年汉子振振有词道。

    这话出,后面众人立即附和,“说的不错,打他!”

    “欺负一个寡妇,打死他。”

    “打…。”

    看着如起义般群情激奋的农民,顾清苑嘴巴抽了起来,狗血呀!狈血呀!天雷滚滚呀!不过不得不承认,他们的想象力很好,这故事也很能激奋人心呀!很激愤!

    翼儿听了也是凌乱了一把,继而,就欲开口辩解,顾清苑轻轻的拉了他一下,翼儿转头,顾清苑低声道:“别说了,赶紧走吧!再说下去你就成了儿子,我就成了女儿了,到时候可就更说不清,赶紧走吧!”

    翼儿听了很不赞同,怎么会讲不明呢?然,在看到挥舞着武器,向他们挥来的农民,拉起顾清苑疾步往前跑去,王叔更是毫不迟疑,抱头鼠窜!

    一少年揽着一少女,跌跌撞撞的在前,一个中年汉子守护在后,一群挥动着各种武器的农民叫嚷着追赶在后,那种好像偷了人家鸡鸭被人追杀的一幕,让人看得哭笑不得。

    而,夏侯玦弈和麒肆接到影卫的禀报,得知这里有陌生人出现,匆忙赶来后,看到就是这一情景。

    看到那位主子没事儿,麒肆大大的松了口,然,现在这场面…他只能感叹,这位主子的精力看起来还不错。

    夏侯玦弈嘴巴抿了起来,看着那个狼狈不堪的女子!看着那个活的好好的女子!看着那个倚在人家身上,让人家带着她逃命,完全信赖的女子!夏侯玦弈心里猛然涌现出各种感觉。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怒。然,心里那股在听到她掉崖,或许会死掉的空洞,却在瞬间被填满,嗜血的冲动,毁灭的感觉,在看到她的刹那达到了极致,却又好似减淡消失。

    各种陌生的感觉,各种不适,让夏侯玦弈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那个女子,被人带着踉跄不稳的向他慢慢靠近,手紧紧的握了起来。

    麒肆站在夏侯玦弈的身边,心里很是不解,主子明明就看到小姐为何却不动呢?

    后面的暗卫更是不解,主子的无动于衷,让他们不由怀疑,难道他们找错人了吗?

    顾清苑跑着,感觉到前面有人在看着自己,抬头,当看到是夏侯玦弈时眼神微缩,当看到他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时候,翻白眼,大声道:“夏侯玦弈,你个木头,这个时候不知道英雄救美吗?”

    此话出,翼儿的脚步踉跄了一下,看了一眼不远处那谪仙似的男子脸好像黑了一下,心里忽然平衡了,顾清苑的语不惊人死不休,好像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不适应。

    木头!两字出,影卫迅速低头让人看不清表情,他们心里万分肯定,他们没找错人。

    麒肆迅速的后退一步,防止不该有的表情出现在脸上被主子看到。

    夏侯玦弈眼帘微动,紧绷的心因为这句话,彻底的缓和下来,放肆的丫头,她还活着,很好!

    夏侯玦弈未动,顾清苑已来到了他的跟前,气喘吁吁,转头看了一眼还在后面猛追的一干人,再看看同样气喘吁吁的翼儿,松开覆在他肩膀上的手,往前走,翼儿看此用力把她来回,皱眉道:“你干嘛?”

    “逃命,逃命呀!你累了,我找个人带我。”

    闻言,翼儿抬眸看了一眼夏侯玦弈脸色不是很好看,对着顾清苑冷声道:“我不累,我可以。”

    “弟弟,不要逞强!逃命要紧,现在要是被抓住王叔不是被侵猪笼,就是马上被人拉起成亲了。”数着看了一眼神色紧绷的王叔,道:“王叔你愿意不?”

    王叔的头摇的比拨浪鼓的还快,顾清苑很是善解人意的点头,看了一眼叫嚷着逼近的人们,抬脚上前,伸出胳膊,自然的圈上夏侯玦弈的腰身,“夏侯玦弈给你个当英雄的机会,快跑!”

    夏侯玦弈看着那个窝在自家怀里的女子,心里紧缩,可却没动,顾清苑抬眸看了他一眼,咬牙,猛然把手伸向他腋下,挠了一下,感觉到夏侯玦弈身体僵硬了一下,笑开,“世子爷,出发!”

    夏侯玦弈神色不动,看了一眼顾清苑浑身带伤的样子,眼神暗沉,伸手揽住她,转身,飞身离开,突然的动作,让顾清苑一怔,随即伸手紧紧的劝住夏侯玦弈的脖颈,向后看去,对着准备跟过来的麒肆,喊道:“麒肆,帮我带翼儿过来。”

    听到这句话,翼儿心里复杂,麒肆犹豫,顾清苑呲牙,麒肆低头屈服。

    山顶之上

    他们已经不知道麒一,现在杀的是第几个人了,他们不敢想,神色一片死寂,马上就轮到自己了,马上就轮到自己了,心里万分惧怕,同时又感觉,下一个是自己也好,省的在这里等着,受着这非人的煎熬,也第一次明白,死好像并不是最可怕的,生不如死的感觉才是最折磨的,夏侯玦弈他可怕至极…。

    曾氏,三姨娘,顾清素,顾允儿,几个人现在已经近乎麻木,心里现在只剩下顾清苑几个字,她活,她死,她们都不感觉高兴…。

    麒一看着那已经被鲜血染红的绿草,土地,表情淡漠的很,死人他见的多了,比这更多,更多的,他也见过,这些人的死他看着没有丝毫的感觉,看了一眼时辰,时间到,手动,剑欲出,一个影卫忽然下飞身上来,站定,上前,看着麒一点头。

    麒一会意,心里松懈下来,终于找到了吗?

    “这些人主子怎么说?”

    “主子令,头领之人带走,顾家之人关押,其余之人,杀!”

    一令出,结局定。

    山下

    提气兴至一段后,夏侯玦弈把顾清苑放下,看着她皱眉道:“作何?”

    “夏侯玦弈我饿了,而且,我也想如厕。”顾清苑哭丧这小脸。

    闻言,夏侯玦弈凝眉,转头看了一眼四周,荒无人烟,没吃的也没茅房,低头,“不能等等吗?”

    顾清苑摇头,有气无力道:“我一上午一粒米也没吃,就喝水了,我想如厕。”生理问题她无法控制呀!

    “可这里…。?”夏侯玦弈第一次觉得好像遇到了棘手的问题。

    “夏侯玦弈你帮我看着,我去那里。”顾清苑指着不远处的高深草丛道。

    闻言,夏侯玦弈有刹那的沉寂,顿了一下,道:“我送你过去。”

    顾清苑听了很是意外了一下,而后,笑开,惊叹道:“夏侯世子你真厉害,连君子之度,绅士之风你都会了,进步神速。”

    闻声夏侯玦弈瞪了她一眼,这是夸赞吗?怎么听都是奚落,“浑身是伤还牙尖嘴利。”说着打横抱起顾清苑,向草丛边走去。

    “浑身都痛,就嘴巴不疼。”顾清苑轻笑道,看着夏侯玦弈一如既往的清冷表情,说不出那里,顾清苑敏感的感到他有什么地方好像不同了。

    “你最该疼的是嘴巴!”

    “遗憾最好完好无损。”

    “还要不要去?”

    “去!”

    “那就闭嘴。”

    “好。”

    走进,放下,女子脚步不稳的往里走,夏侯玦弈看着脸色难看,眼里是刺骨的杀气,女子定下脚步,只露出一个头来,看着夏侯玦弈道:“不许偷看。”

    闻言,夏侯玦弈脸色黑了下来,耳根却莫名的红了起来,咬牙道:“没、人、会、看。”

    女子一笑,身体隐没,夏侯玦弈揉眉,心里是满满的无奈,可现在却没有了一丝火气,有些东西在他不知不觉间,慢慢变成了习惯,那个女子的放肆,是他仅有的风景。

    麒肆带着翼儿,还有一众影卫这个时候赶了过来,当看到只有夏侯玦弈一个人站在那里的时候,愣了一下,顾小姐人呢?想着就要走过去。

    翼儿更是脸色微变,疾步走过去,却被夏侯玦弈沉声制止。

    “等在哪里!”

    麒肆,影卫领命,立时站在。

    翼儿神色紧绷,却没停住脚步,在夏侯玦弈骇人的眼神中,走到他的面前,道:“我姐姐呢?”

    夏侯玦弈没有回答。

    “我姐姐呢?”翼儿眼里闪过担忧,上前,固执的要知道答案。

    夏侯玦弈神色莫测。

    一个男子,一个少年,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事情对持着。

    此时,女子起身,走出,听到动静,两人同时看去,当看到是顾清苑走来,翼儿松了口气,同时走去。

    翼儿看着顾清苑不自觉的上下打量了一下,确定她没什么变化才开口道:“跑去那里了?”

    翼儿质问的语气,然,眼里闪过的担忧,还有话里潜在的关心,让顾清苑稍感意外,却很是欣然接受,好脾气回应道:“去如厕了。”

    话出,翼儿脸色有些不好看,瞪了顾清苑一眼,带着戒备的看了夏侯玦弈一眼。

    顾清苑看着不由好笑,这个弟弟是个绝对的小迸板,少年老成的典范。

    看着顾清苑和翼儿的相处方式,夏侯玦弈神色莫测,扫过翼儿眼里闪过冷意。

    不远处的麒肆这个时候也已知道,主子为何独自站在那里,又不许他们过去了,原来人家如厕,主子在守门呀!主子如此,到底的是进步了呢?还是堕落了呢?不可思议的事儿总是发生在和顾小姐在一起的时候,看来刚才自己屈服做的很对呀!

    ----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