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52章 后续之事儿

嫡女风华 第152章 后续之事儿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第152章

    顾家

    老夫人早早的起身,打点好去李家接顾清苑回来的东西,准备动身之时,红缨疾步走入内间,不等老夫人发问,急切禀报道:“老夫人,大小姐回来了。”

    闻言,老夫人,齐嬷嬷均是一怔,随即,老夫人的脸上溢满喜色,赶紧道:“赶紧,赶紧让大小姐进来,快点儿。”

    “是。”红缨疾步走了出去。

    齐嬷嬷的心里也松了口气,大小姐终于回来了。

    一会儿功夫,凌菲扶着脸色略显苍白的顾清苑走了进来。

    老夫人,齐嬷嬷抬眸,快速在顾清苑身上扫过,当看到脸上那道伤痕时,齐嬷嬷到吸了口凉气,老夫人心里紧了一下。身体虚弱养养就好,可如果留下疤痕那可就很难恢复了,特别竟然还伤在脸上,实在是…。老夫人心里惊疑不定,脸上却是满满的怜惜和心疼,看着向自己走来的顾清苑扶着齐嬷嬷的手疾步走了过去。顾清苑走到老夫人的身边,还没来的及说什么,忽然就被老夫人拥在了怀里,悲戚的唱腔随即响起,“清儿,我可怜的孩子呀!…。”

    顾清苑倚在老夫人怀里,嘴巴抽了一下,超乎想象的热情,她真是不太习惯,然,老夫人如此,她怎么也该配合一下吧!抬手,轻按眼角,眼泪瞬时而下。

    老夫人看此,更是心肝肉的叫着,对那些害她的恶人,杀千刀的诅咒着。

    祖孙两个依偎着,痛哭不已,各种伤感,让一边的丫头,齐嬷嬷都跟着忍不住落泪。

    凌菲慢慢的低下头,神色不定,心里暗道:小姐手上的催泪粉好像放的有些过量了。

    “老夫人,你不要太伤怀了,当心身体,现在大小姐平安无事的回来,那就是最大的幸事。”齐嬷嬷擦拭着眼泪,劝慰道:“老夫人,大小姐的身体还没好利索,先坐下来吧!不要累着了。”

    老夫人听了点头,这才松开顾清苑,却还是拉着她的手,在一边的软榻上上坐下,看着顾清苑的小脸满是心疼,怜惜,还有怒火,“那些该蛇蝎心肠的毒妇竟然害你至此,实在是该死,该死呀!我的孙女到底做错了什么,她们狠心下此毒手,非要了你的性命,那些个恶妇…。”

    顾清苑听着老夫人仇恨满腔的言辞,还有脸上那杀之后快的表情,眼里闪过什么,伤感道:“或许孙女曾经做错了什么,她们才会如此的记恨于我吧!”

    “你做错什么了?你什么都没做错,是她们自己长了颗歪心,狼心,看不得人好的黑心。”老夫人冒火道。

    “祖母…。”顾清苑轻唤,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老夫人看着,沉下心里的怒火,冷声道:“可幸那些该死的人现在都得到了惩罚,如若不然,祖母也是绝对不会放过她们的,她们敢害你,祖母绝对让她们付出代价。”

    老夫人说着,顾清苑感动的看着老夫人。

    老夫人看着,心里满意,只要顾清苑对自己这个老婆子心存感激,信赖,那么,她就一定会站在自己的身边,把自己当成她的依附。

    心疼的话,同仇敌忾的话说完,现实的话题就开始了。

    老夫人看着顾清苑脸上的伤疤,担心道:“清儿,这伤痕可还能去掉吗?”

    顾清苑听言,眼里闪过伤心,摇头,“大夫说能淡化,可完全消除是不可能的。”

    “是吗?”老夫人眼里满是失望,担忧道:“夏侯世子可知道?”

    “嗯!他知道。”

    “那,他可有说什么吗?”

    “没有。”

    闻言,老夫人皱眉,什么也没说吗?那,他到底是在意,还是不在意呢?

    看着老夫人的表情,顾清苑眼里闪过冷意,如老夫人这样的人,说她是铁石心肠,无情无义之人都不为过。二姨娘,顾无暇,曾氏,顾清雅,这几个人虽然说不上是什么好人,在老夫人的面前却是没少尽心,虽然不单纯,可两两相处也算是有十几年了,怎么也会有一丝的感情吧!可老夫人却完全没有,在她们丢了她的脸,或者做出对她不利的事后,马上就会翻脸,迅速摘除自己,并一力打压来表现出她的高洁,翻脸如翻书的样子,看着着实让人心寒。

    就如自己也是一样,如果现在自己身后没有李家和伯爵府在。老夫人马上就会是另一番嘴脸。可以想象的到,在顾家只剩下顾挺远这一方大头后,老夫人铁定会当着他的面来大肆的责罚,训斥自己,说自己是个扫把星,把这个家拖垮的祸星,以打压自己来获得顾挺远对她的敬重,依此在顾挺远接手顾家后,她才能过的安稳。

    至于现在嘛!如果自己所料不差,如老夫人这样强势了一生的人,不到万不得已她绝对不想看人家的脸色过日子,继而,她在心里清楚,这个家除了让顾挺远接手,再无第二人选的时候,还在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力的想办法,保全自己主权的位置而不想看他人脸色过日子。而此时,自己就成了她最有力的武器。

    因为这次的事,自己和顾挺远是绝对不可能站在同一条线的,如此,这里就有了一个敏感点儿,而这个敏感点儿正是老夫人可利用的地方。

    用自己来牵制顾挺远,只要顾挺远听她的话,她可以保证在自己嫁入伯爵府后,确保自己不会秋后算账,找他的麻烦。

    反过来,再用顾挺远来抵制自己,只有自己听她的话,她可以担保,化解自己和顾挺远的矛盾,让顾挺远来做自己的后盾,当在伯爵府受到什么委屈的时候,可以有一个有力的娘家人来为自己撑腰。这其中的一个平衡,老夫人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关键,这,就是老夫人所想要的吧!

    所以,她现在对于自己的这门亲事儿可是紧张的很呀!

    老夫人仔细的问了一遍夏侯玦弈在这期间所参与的事情,顾清苑以她大部分在昏迷,具体不清楚回应。老夫人听此,更是失望。见实在也问不出什么,又对顾清苑关心了几句就让她回到自己的院子去休息了。

    顾清苑离开,刚走出老夫人的院子,就看到顾挺远迎面走来。

    顾挺远站定,眼里闪过阴沉的死气,他这个好好的家可以说到了家破人亡的地步。而他还因为曾氏的关系,戴上了身为男子最大耻辱的帽子。可眼前的这个本该死的女子竟然完好无损的站在他的面前,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让人无法忍受,也不能容忍。

    顾挺远眼底深沉的杀气落入顾清苑眼底,心里冷笑,人就是如此,不管事因何而起来,只要最后的结果是他们吃了亏,他们就会无法接受,想办法的再讨回来,仇恨就是由此而来。

    顾挺远上前,凌菲神色戒备。

    “清苑侄女可还好吗?”顾挺远脸上带着阴冷道。

    顾清苑淡笑道:“多谢二伯父关心,侄女很好。二伯父可还好吗?”

    顾清苑的淡然,顾挺远看在眼里,在他看来,顾清苑如此就是对他绝对的无视,嘲笑,是觉得他不敢拿她如何的挑衅。

    想此,顾挺远心里暴戾大盛,恼恨之色不再掩饰,低声阴狠道:“顾清苑,你给我等着,今天的一切我早晚会向你讨回来的。”

    闻言,顾清苑挑眉,明目张胆的威胁呀!看来这次的事情顾挺远受了很大的刺激。

    凌菲的眼里闪过杀气。

    顾清苑淡笑道:“那,二伯父好好准备,如果可以的话,准备好的时候通知我一声,也好让我有了心理准备。”

    波澜不起的态度,气死人不偿命的话语,让顾挺远的脸色更加难看,沉声,讥讽道:“顾清苑,你不要以为你有李家和伯爵府给你撑腰,你就万事无忧了,我告诉你,这个世上没有绝对的事儿,你这次躲过了,下次可就不一定了。”

    顾挺远听了,点头,很是认同道:“世上没绝对的事儿。二伯父你这话说的很好。”

    顾清苑是真的觉得这句话说的很有道理,然,却让顾挺远更加的恼火,“顾清苑你不要太得意了。”说着,看着顾清苑脸上的疤痕,讥讽道:“顾清苑凭你现在这副残疾的容貌,你觉得你能留住那些夏侯世子的宠爱吗?哼!彼清苑日子还很长,慢慢等着吧!”说完,不等顾清苑回应大步离开。

    看着顾挺远暴戾的背影,顾清苑神色淡漠,凌菲冷声道:“小姐,要不要做了他?”

    “顾家现在正处于风口浪尖之上,关注顾家的人太多,暂时不要动他,免得引来不必要的麻烦。”顾清苑淡淡道。

    “是,小姐。”

    聘来院

    回到聘来院迎接顾清苑的就是一片泪海,兰芝,梅香,看着顾清苑,哭的那是一个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致。眼泪好似关不住的水龙头似的,喷涌而出,哭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好了,别哭了,别哭了,你家小姐我没事儿,不是让凌菲告诉你们了吗?”顾清苑眼里溢出柔色,神色带着无奈道。

    “小…。小姐…。虽然凌菲告诉了我们你已经没事儿了,可是,我们在听到小姐出事儿的时候,差点儿没急死了,可偏偏又出不去,呜呜呜…小姐,奴婢真是没用,小姐出事儿了,奴婢却什么也做不了。”兰芝呜咽道。

    “是,每次小姐有事儿,我和兰芝除了着急,什么都做不了…”梅香的脸上也满是惭愧,懊恼。

    “好了丫头们,别哭了,再哭这房子可就要随着漂走了。”顾清苑轻笑道。

    “兰芝,梅香,别哭了,小姐身体还没好,不能太费神了,你们这样小姐会累的。”凌菲看顾清苑对于这样的场面好像很是无措赶紧开口道。心里却不由觉得好笑,原来胆子大人的小姐也有怕的时候呀!

    凌菲话出,兰芝,梅香赶紧抹泪,不敢再哭。

    顾清苑松了口气。问道:“府里如何?热闹吗?”

    梅香擦拭着眼泪,点头回应道:“在事情出来后,老夫人就病倒了。二老爷每天带着那个大公子匆匆忙忙的不知道在干什么,院子每天也是时不时的传来一阵嘈杂,听着像是砸东西的声音,丫头,婆子们,有的甚至已经趁乱跑走了。”

    “顾允儿可回来了吗?”

    “嗯!回来了。除了在回来的当天去了老夫人那里一趟之外,其余的时间都在自己的院子,一步也没出来过。”

    “是吗?”顾清苑听了神色淡淡,没有了三姨娘的佛照,顾允儿现在很不安吧!

    韦府

    韦柔儿从李家回来,刚进自己的院子,韦夫人就带着丫头过去了。

    韦夫人虽然已年过三十,可身上那股江南女子的柔顺,温婉,别有一番韵味,如此来看到的话,韦夫人,韦贵妃,韦小姐几个人还真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虽然因年龄不同,韵味各异,可却同样都是柔媚一型的,不知道是因为一家人相像的缘故,还是别有原因呢?

    “柔儿…”

    “母亲。”韦柔儿看着自己的母亲,柔柔一笑,轻唤道。

    韦夫人看着自己的女儿眼里闪过满意,女子就是该柔柔弱弱的才会惹人爱,太强势的女人只会让男人烦。

    “嗯!今天去李家可还顺利。”韦夫人温柔道。

    韦柔儿点头,嘴角轻笑,脸色柔和,眼里却闪过戾气,“很顺利。”

    韦夫人看到那抹厉色,眼神微眯,转头看着屋里的丫头,声音轻柔却不容置疑道:“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都下去吧!”

    “是。”丫头俯身,没有一丝迟疑,疾步走了出去。

    屋里就剩下,母女两人,韦夫人拉着韦柔儿的手,道:“怎么样?可有看到那个顾小姐?”

    “看到了,而且,还看到了让人意外的一幕。”韦柔儿声音柔和,却满含冷意。

    “看到什么了?”看女儿如此,韦夫人可以确定,绝对不是什么令她开心的事儿。

    韦柔儿对着韦夫人把夏侯玦弈对顾清苑说的那些话,还有那绝对宠爱的举动叙述了一遍,说完,冰冷道:“看来,顾清苑是真的很得到夏侯世子的眼呀!”

    韦夫人的眉头皱了起来,果然不是让人愉快的事,夏侯世子不打算退亲也就算了,竟然还把婚期提亲,这…。太出乎意料了。

    “柔儿,你姑姑不是说,那个顾小姐毁容了吗?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为何没有如她们所想的退亲呢?

    “是真的,虽然不是很严重,可伤在脸颊上也是个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大地缺憾。”韦柔儿说着,嘴角溢出一丝淡笑,只有这件事让她十分的满意。

    “已经毁容了,夏侯世子竟然还要,呵呵,他可真是让人难懂呀!”韦夫人无法理解。

    韦柔儿也很是不明。

    “柔儿,见了那个顾小姐,你觉得她是个怎么样的人?”

    “如果没有毁容的话,容貌倒是不错,算的上一个美人。人看起来有些清冷,不是特别活泼的一个人。在聊天的时候,我故意说了一些关于琴棋书画的东西,可,她都没什么回应。不知道是真的完全不懂,还是在装?不好确定!不过,我听李雪说,顾清苑对那些东西基本可以说的上是一窍不通。”

    韦柔儿说着,凝眉,“但是,李雪的话在我看来并不可信,在那中间的相处中,还有后来,顾清苑离开后,李雪的言语中,我都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李雪对顾清苑的不喜,嫉妒。所以,她的那些话是故意贬低,诋毁顾清苑的几率大些,不足以令人全信。”

    “装?我看不会吧!这世上那个人不希望把自己美好的一面,展现在世人的面前。怎么会隐藏呢?要隐藏那也是隐藏缺点儿,谁会藏起自己的优点儿来。这不可能,我看她是确实不会才是真。”韦夫人嗤笑道。

    韦柔儿听了,摇头,“常理如此,可女儿总觉得那个女人很不同。”

    “不同?怎么说?”

    “母亲,你说,如果一个女人毁了容貌后。被人家用各色的眼光看着会如何?”

    “一定会不自在,也会恼火吧!”韦夫人完全不用考虑,直接道。

    “是呀!忽然被毁容,本人肯定很难接受,特别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的时候,更加觉得不舒服才是。所以,就算不是自卑,也一定会恼火才是。可是,那个顾小姐却是淡然的很,对于那些目光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个也许才是装的吧!其实心里憋屈的很,只是为了面子,才做出那个样子,其实就是在硬撑而已。”韦夫人漫不经心道:“容颜受损,没有那个女子会完全不在意的。她呀!就是在装样子。”

    “可女儿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儿。”韦柔儿皱眉道:“在那个时候她还夸赞我漂亮。本来女人的心里,对于比自己漂亮的人心里不自主的就会有些排斥心里。那么,如她那样一个毁容的女子,又如何能轻易就说出漂亮二字呢!特别,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很平静,现在想想,更是什么都没有。”

    韦柔儿一席话出,韦夫人神色也变得有些若有所思起来,静默片刻,开口道:“如果真的如你所说的那个顾小姐是在装,那么,那个女人可真的太难捉摸了,这样的人让人不能小看呀!”

    “母亲,我可是从来就没小看过她。”韦柔儿神色不定道:“能从悠然公主逃脱,能在三皇子和顾家那些人的算计中生还这样的人怎么会是一个简单的白痴呢?”

    “你想的对,如果她真的那么不堪,夏侯世子那样的男子又怎么会对她如此的不依不舍呢!”韦夫人心里不愉道:“可,如果是那样的话,对我们可绝对不算是一件好事儿了,你姑姑的意思是让你为正妃,可现在有她在,我们怎么能如愿。”

    闻言,韦柔儿冷笑,低声嘲讽道:“母亲,这你可就想错了。”

    “什么想错了?”

    “姑姑她只想我顺利的进入伯爵府,是正妃当然好,可如果是侧妃她也是不会在意的,毕竟,她想要的就是和伯爵府牵扯上关系,为二皇子拉拢人脉。顺便让我做她的眼睛,监督着伯爵府的一切。至于我的想法如何,在她的眼里并不是那么重要的。”

    闻言,韦夫人眉心一跳,脸色有些难看。因为心里清楚,韦柔儿说的这些都是事实。儿子和侄女比较起来,不用想也知道当然是儿子重要,更别提这个儿子还有可能是那个位置的继承人。

    “柔儿,既然现在夏侯玦弈大婚的事儿已定,那,娘就回了你姑姑,这件事我们就不参合了。伯爵府虽然尊贵,娘却不想你去做什么侧妃,委屈了自己。”韦夫人不喜道。

    “母亲,你就算回了,也改变不了什么的。姑姑如果打定了主意让我进入伯爵府,那么,她就有数不尽的办法让我进去。这些我们是阻挡不了的,也改变不了的。”韦柔儿冷笑道:“而且,就是父亲他也不会同意你这么做的。”

    “为何?我不信,你可是他的女儿,就算她你姑姑是贵妃,他也不会罔顾你的幸福,让你去做那个名义上是侧妃,实际上还是妾室的位置吧!”韦夫人有些不相信。

    “母亲,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只有姑姑好了,父亲的官途才会更加的平顺。再说伯爵府侧妃的位置并不低,父亲他会乐见其成的。”韦柔儿冷漠道。

    闻言,韦夫人神色微变,静默片刻,才开口,眼里满是怜惜道:“柔儿如果你不想,母亲再去想办法。”

    听到这句话,韦柔儿眼里闪过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快的讥讽,寒光。这就是自己的母亲,刚才还坚决的说不让她去做那个侧妃,可现在一听到父亲不喜,马上就改了口气,如果自己不想,她就去想办法。呵呵,这可是在说,如果自己同意,她就无所谓了吗?这和刚才的坚决的态度,还真是个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致的对比呀!可真是够自私的。

    姑姑为了她的儿子,当然还有她自己。而母亲为了父亲的宠爱。最重要的是家里的孩子不至是自己一个,自己这个女儿如何,他们根本就不是很在意,这就是所谓的家人。

    不过,他们如何,韦柔儿也并不是太在意。她想要的是那个位置,是站在那个男人身边的位置,既然目标一致,那么,他们利用自己,自己又如何不能利用他们呢?想着,韦柔儿嘴角溢出一丝阴冷骇人的笑意,在这条路上,所有挡路的人都必须清除,无论是谁。顾清苑你,当然是第一个。

    顾家

    顾清苑回到院子,安抚好两个丫头,刚准备休息,就有客人上门了。而且,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慕容公主和顾无暇。

    听到这两个人上门,老夫人脸上满是不喜,看着齐嬷嬷皱眉道:“告诉她们我身体不适,不能见她们,让她们回去吧!”

    “老夫人这恐怕有些不合适吧!如果只是二小姐还没什么,可现在慕容公主也来了,如果不接待一下,会不会…。”

    闻言,老夫人皱眉,满是厌恶道:“真是,谁来不好,怎么偏偏是她们两个来了,真是招嫌,我不想见她们,你带她们去大小姐那里吧!让大小姐招待她们。”

    “可是大小姐的身体…。”齐嬷嬷为难道。

    “我看她精神还可以,招待两个人说说话应该没什么问题,去吧!”老夫人面无表情道。

    “是。”齐嬷嬷应着,心里叹息,老夫人刚还对大小姐心疼的要命样,可现在用起人来,却不见意思的心软。老夫人就是老夫人,无论什么时候最先想到的总是她自己。

    齐嬷嬷令命走了出去,老夫人神色淡漠,心安理得躺下休息,刚躺下就听到外面传来一声,清脆的女声。

    “祖母,你老可千万要保重身体呀!你要是病倒了或者是出了什么事儿,你让孙女我可怎么是好呀!”

    “二小姐…。”

    “二姨娘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淡淡的斥责声起。

    “我怎么了?我这是在关心我的祖母,难道这也做错了吗?夫人。”回应声中带着绝对的不屑,挑衅。

    “二姨娘当然做的对,只是既然如此关心老夫人,怎么来的时候让你给老夫人带些礼品来,你就那么的不愿意呢?”随意的反击回去,只是这话让老夫人本就恼恨的心里,更添一层火气。

    她不用看只是听声音就知道,这是顾无暇和那些慕容公主在外面说些有的没的,更明白她们如此就是为了气自己。一个该死的庶女,一个不检点的公主,竟然敢公然的挑衅于她,真是恼人到了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致。想此,老夫人心头火难忍,猛然起身,抓起身边的茶杯狠狠的砸落在地上。

    声音起,外面的顾无暇眼里满是痛快且得意的笑意,这个该死的老太婆,能气死她可是再好不过了。让她对自己不管不问,哼!

    慕容公主淡淡的瞥了一眼老夫人的屋子,转身,看着齐嬷嬷面无表情道:“既然老夫人身体不适,我们自然不便多有打搅,走吧!听老夫人的去顾大小姐那里吧!”

    闻言,齐嬷嬷松了口气,再这么说下去,难保老夫人不会气的跳出来。

    “柳夫人请,柳姨娘请。”齐嬷嬷客气道。然,她的那句柳姨娘称呼出,顾无暇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齐嬷嬷低头,无视。

    顾无暇咬牙,不过,她这个是懒得跟她计较,她要留着精力看大乐子。

    聘来院

    听到这两个人过来,梅香很是反感道:“大小姐,既然老夫人身体不便无法招待,你的身体也还没恢复,也没那个精力接待,让奴婢回了她们吧!”

    “不必,接待两个人还累不着。”顾清苑神色淡然。

    “小姐,奴婢觉得还是不见的好,二小姐来这里肯定没什么好话说。”兰芝附和不喜道。

    “无碍。”顾清苑自然清楚,顾无暇来此没安什么好心那是一定的,但是,慕容月也许有什么话要说,见一见很有必要。

    顾清苑话刚落下,就就看到齐嬷嬷领着慕容月,顾无暇走了进来。

    看到顾无暇的明显的变化,顾清苑眉头轻挑,怀孕了!

    “大小姐,柳夫人和柳姨娘来府,老夫人身体不便,所以,请大小姐代为招待一下。”齐嬷嬷恭敬禀报道。

    顾清苑点头,轻笑道:“好,我知道,我一定会好好招待两位客人的,请祖母放心。”

    “是,那老奴就告退了。”

    “好,齐嬷嬷慢走,兰芝替我送送。”

    “是,小姐。”

    齐嬷嬷客气着和兰芝两人出去。

    顾清苑这个主人还没来及说话,顾无暇就率先开口了,当然不是什么好话。

    顾无暇看着顾清苑脸上的那道疤痕,毫不掩饰她的幸灾乐祸,扶着肚子,上前,盯着那道疤痕看着,张扬的笑了起来,不阴不阳道:“哎呀!我说大姐姐呀!你人不简单,就连疤痕也是如此的特别呀!看看这条伤痕,可真的是太独特。看着让人想不注意它都不可能。大姐姐你是怎么弄的呀?真是厉害呀!能不能教教妹妹我呀?”

    尖酸刻薄的话语,浓妆艳抹的装扮,再加上怀孕暗沉发黄的脸色,臃肿的身材,现在的顾无暇是完全找不到一丝过去娇俏的样子了,完全就是一个刻薄,刁钻,庸俗不堪的小熬人。

    梅香听了,脸色很是难看,上前一步,冷声道:“柳姨娘请你说话客气些。”

    “哟!以前眼巴巴的巴结着我姨娘,想往我们身边凑的人,现在都开始帮着这位你一直看不上眼的大小姐咬人了?顾清苑,看来,你训导这样的奴才很有一套嘛!”顾无暇讥讽,口不留情道。

    顾无暇话出,梅香脸色微变。

    顾清苑摇头,看了梅香一眼,道:“梅香你去那些点心过来。”

    “是,小姐。”

    “顾清苑你这不会是心疼了吧!怎么?我说两句你就听不下去了?怪不得这个丫头现在如此向着你这个主子。”

    梅香走出屋子,听着里面传出来话语,手紧紧的握了起来,心里溢满苦涩,都是自己不好,让小姐因为自己受到这样的嘲讽。

    顾清苑完全不想顾无暇较真儿,也不想和她废话,转头,看着凌菲道:“柳姨娘火气如此之大,对胎儿可不是好事儿呀!凌菲,带柳姨娘下去帮她看看胎气顺不顺。”

    “是,小姐。”

    “顾清苑你想让我走,没那么容…。”然,顾无暇的叫器声未完,就被凌菲点了穴道,带着她闪身离开,顷刻消失在顾清苑的眼前,屋里一下子静了下来,连空气都好了。

    慕容月看着,啧啧称叹,“顾清苑你这个丫头可真是不错呀!很不错。”

    “很不错吧!喜欢吗?”

    “喜欢。”慕容月眼睛一亮。

    “喜欢就好。”顾清苑轻笑。

    “你打算给我吗?”慕容公主期待。

    “完全没此念头。”

    闻言,慕容月瞪眼,“那你还问我那么清楚干什么?”

    “我只是想炫耀一下而已,是你想太多了。”顾清苑一本正经回应道。

    慕容月嘴巴抽了一下,“顾清苑,有没有人说过你心眼很坏?”

    “完全没有,她们都觉得我太软弱,太好欺负了。”顾清苑哀叹道。

    “那些人的眼睛果然瞎了。”慕容月翻白眼,不过也放下心来,说话也随意起来,“本来听到你遭遇那样的事儿,还以为这次看到你,会哭丧着一张脸儿,没想到,精神倒是很不错,还有心情说笑。”

    “天理昭彰,恶有恶报,所以,我心情还不错。”顾清苑淡然道。

    “你倒是看的开,不过,你脸上的疤痕真的去不掉了吗?”

    “嗯!身伤面残不是传言,是事实。”

    “你那位世子爷看到你这伤痕怎么说?”

    “他觉得还不错,挺有特点,丢了很好找。”

    “他眼光可真是够独特的呀!”慕容月瘪嘴。

    “是呀!口味挺重的。”

    “不过,和他一样怪的人还有一个。”

    “谁?”

    “你说呢?”

    “那个伟大的太子哥哥?”

    慕容月点头。

    “发生的事情这么快就知道了?”

    “我身边那几个暗卫可不是吃素的,你的事儿一出来,他们立马就传消息回大元了。这些我知道,可我却无法阻止。而且,我本来也想着如果太子哥哥知道你毁容了,应该就会打消念头了。可是,让我们没想到的是。他不但没有一丝放弃的意思。甚至还拍了人过来,接你回大元的事儿开始行动了呀!彼清苑看来你就算是毁容了,魅力依然无法阻挡呀!”

    慕容月说完,紧紧的盯着顾清苑,满是不解道:“他们到底看上你那里了呢?嘴巴坏,心眼也不好,而且恶趣十足,真是不明白他们是怎么想的呀?”

    闻言,顾清苑翻白眼,心里也开始怀疑,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潜在里自己和他们一样都是坏银,磁场相近?丫的,这念头刚出,就被顾清苑甩出脑海。

    “派了什么人过来?”

    “这个我还不是很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绝对不是什么小虾米。”

    听言,顾清苑神色莫测。

    “顾清苑该怎么办你好好想想吧!”

    “嗯!”顾清苑点头,而后问道:“你在柳家如何?”

    “我还好,不缺吃喝,她们那些人虽然心里不屑我,可公主的身份在那里摆着,所以,也没人敢对我太放肆了。总体来说过的还错,比在皇宫轻松多了。”

    慕容月随意道:“美中不足的就是府里那位二姨那太能折腾了,自从怀孕后每天花招不断。柳琳儿刻意刁难,说,照顾好姨娘是我这个主母的事儿。所以,我现在每天的基本都在和顾无暇耍嘴皮子。我那个婆婆也不管乐意看我被折腾。日子很是不无聊。”

    “顾无暇什么时候怀孕上的?”

    “她运气不错,第一次就怀上了,要不然,那里能安稳的活到现在。就是我不动手,她那个舅母,表姐也容不下她。”

    顾清苑听了不再说话,不过心里却很清楚,现在慕容月无聊才会留着顾无暇,如果有一天她烦了,顾无暇会如何就难说了。

    又说了些有的没的,慕容月起身告辞,那位二姨那由凌菲亲自送了回去。

    顾清苑静静的躺在软榻上,闭目,开始思考,夏侯玦弈准备成亲,大元太子准备劫人,那么,在这期间要做些什么呢?顾清苑慢慢的想着,慢慢计划着…。

    几日后

    皇宫放出消息,大皇子南宫凌和洪御史女儿洪欣三日后准备大婚,皇上,皇后主持大婚,百官到场臂礼,祝贺。

    听到这个消息,顾清苑才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忘记问什么了,比如,夏侯玦弈说婚期提亲,而,自己却忘记问他日子了,到底是哪天?